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国内办Workshop要面临的问题

“对影成三人”工作坊与摄影教育

2015-03-16 15:09:16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收藏 评论

摘要:【导言】关于中国摄影教育的现状一直都被认为有很大的问题,人们为摄影教育经常担忧和焦虑。三影堂这些年也做了非常多的摄影的教育项目,不论是从实践还是到理论,在国内走了一个非常不同的路径,在体制之外独立地用自己的角度和态度去做。所以今天我们请到了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创办人荣荣聊聊三影堂的摄影教育项目。还有艺…

  【导言】关于中国摄影教育的现状一直都被认为有很大的问题,人们为摄影教育经常担忧和焦虑。三影堂这些年也做了非常多的摄影的教育项目,不论是从实践还是到理论,在国内走了一个非常不同的路径,在体制之外独立地用自己的角度和态度去做。所以今天我们请到了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创办人荣荣聊聊三影堂的摄影教育项目。还有艺术家付羽,付羽将在今年夏天参与三影堂的workshop(授课),也是三影堂教育的一个部分。

  所以围绕着这个体制外的摄影教育或者摄影教学来探讨一下它的未来,也可以回顾一下过去。讨论一下目前的教育现状,国内这种官方的、官办的体制内的摄影教育是一个什么状况,并且能够结合着你们各自的角度来对摄影教育展开批判。

  国内办Workshop要面临的问题

  荣荣:是多好是多好,但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在这里头老师来讲三天的课我们要付机票,给他讲课费然后他要呆两个星期我们就要赔得一塌糊涂。

  蔡萌:你们真的赔了吗?

  荣荣:基本上应该赔一点点,肯定合起来是赔的,但是名声非常好,因为策展人这个班开了这个先例。

  蔡萌:偏理论的。

  荣荣:对,而且有的年龄大的(老师)还要公共舱还是什么的,我们就很惨了,而且一般来如果讲三天的话但是他要呆两个星期,这个等于这个费用就很贵了,很多都是国外的策展人。

  蔡萌:其实我觉得这个班你可以结合着找国内的一些出版社,比如说跟出版社合作来办这个班。有一些出版社现在慢慢开始重视理论翻译出版了,像浙江社、民族社,包括中国摄影出版社、世界图书、人民邮电这几家,你可以比如说跟他们谈,比如说请这些国外的专家,从推广图书的角度,因为这些专家学者都有专著翻译出版,然后再结合着版权或者是谈出版这个事情的时候就借这个由头叫他们也出一部分费用呗,把他们就请过来了。

  荣荣:这需要人,包括教育我也都找人,你看我这个教育里头,像去年你也都参与了,但是还是其实还是这个做这个教育的班也是面临着你得要有人去张罗这个事情。这个里头因为是一个怎么说呢?要招生,你要服务老师,你这个中间有很多环节,有很多,包括宣传这个都很重要,跟进这个都很重要。

  蔡萌:你不是申办成功Oricl嘛,天哪!那得来多少我外重要摄影策展人和理论家啊,那个就是顶级的全世界的范围内的摄影理论家、策展人的一个论坛,都申办到中国了;三影堂他们把这个申办成了,今年去奥地利,下一届明年就在中国举办,它这个是每年要从全世界汇集一百多名甚至两百名来自重要的艺术机构的,摄影批评家、理论家、策展人。

  荣荣:我现在头大了是什么?这些人来到中国了,他们要看中国摄影在哪儿。

  蔡萌:找不着。

  荣荣:前几天我为什么去请教陈老师,这些人,因为最重要的是这些人他们真的是要看真东西,他们来到这里不是只是开会表面上的,他要看真东西,比如说我看到他们,我们参加了三四年了,每一个国家的主办方都带看他们去进入他们国家摄影博物馆的库房,看最重要的文献库,来中国呢?我要头大了,好吃好喝、逛长城都可以,可照片呢?

  蔡萌:就是没有能拿得出显摆的东西。

  荣荣:现在是我们还活着的这几个人容易,拿出来没问题,但是至少你说我们中国摄影史里近一百年的代表人物有一些老东西在哪儿呢?

  蔡萌:可以去故宫看慈禧。

  荣荣:够呛,那很困难的,要有关系。故宫他们的照片算什么,我们有的瓦当还有什么字画跟照片比,照片算什么。他们根本就不重视这个。

  蔡萌:不重视摄影。

  荣荣:据说很难,我觉得……

  蔡萌:跟他们那些历代的那些绘画比起来那照片确实还太新,太新。

上一页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佟雯)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