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专稿】疫情之后 乔治·巴塞利兹新作开启高古轩展览序幕

2020-05-21 19:01:11 来源: 雅昌专稿
    收藏 评论

摘要:关于乔治·巴塞利兹的作品,总是让人一眼难忘。从上世纪60年代起,巴塞利兹就开始了义无反顾的叛逆之路,他的艺术一直带有挑衅的姿态。巴塞利兹是源于战后德国的新表现主义运动的先行者,擅长以充满力量与直接的手法创作,展现他对艺术历史脉络的敏锐触觉。巴塞利兹深受威廉·德·库宁(WillemdeKooning)…

关于乔治·巴塞利兹的作品,总是让人一眼难忘。从上世纪60年代起,巴塞利兹就开始了义无反顾的叛逆之路,他的艺术一直带有挑衅的姿态。

巴塞利兹是源于战后德国的新表现主义运动的先行者,擅长以充满力量与直接的手法创作,展现他对艺术历史脉络的敏锐触觉。巴塞利兹深受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和菲利普· 古斯顿(Philip Guston)启发,他亦以坚毅的创作手法和批判态度著称。

YFgxnD8Fb24G118kzb28CsqGUOdXZ1aFlPQoGM89.png

Georg Baselitz, Ammersee, Germany, 2018, Photo: Martin Müller. Courtesy Gagosian

1963年,本来在沃纳&卡茨画廊参加展览的两幅作品,因为被攻击为主题淫秽下流被迫撤下;1965年,巴塞利兹发展出一种颇具表现性的人物画风格,将传说中的英雄人物和神话故事中的人物在被焚毁的德国土地和风景上重现出来。这些画面中的“英雄”形象,全然不同于人们一贯的认知,反而更象是受伤无助的人物,这些英雄形象令人不安。

从1969年开始,巴塞利玆对绘画的纯粹图像因素感兴趣,而开始有意忽视叙事性和象征性。他开始改变主题,描绘处于混乱世界中的人形。他尝试用一种“形象倒置”的方法创作绘画,在这样的画作中,上下倒置的人物似乎在向上升,重力颠倒,强烈的色彩和宽大而粗犷的笔触渲染出独特的画面形象。

Ug6GMJrWIlVhWPKHN1DCa4dorekpF1GJcn6IfwbE.jpg

Georg Baselitz’s studio, Ammersee, Germany, 2019. Artwork © Georg Baselitz. Photo: Ealan Wingate. Courtesy Gagosian

巴塞利兹就像一个充满奥秘的盒子,一经打开,似乎创作的灵感就源源不断地流动出来。数十年的艺术生涯,他仿佛从来未曾停止过、固化过或定型过,他总是在改变,总是有新的想法冒出来,总是有新的实践在发生。在巴塞利兹这里,时间不是问题、年龄不是问题,也许正如他自己形容的那般:“艺术是源自本能和原始的──是一种爆发。”

5月21日,香港高古轩画廊欣然呈献“数年之后”展览,展出乔治·巴塞利兹的最新创作的油画和纸本作品。这是巴塞利兹在香港高古轩画廊举行的首场个展,也是自受新冠肺炎影响封城投疫以来,在全球高古轩画廊中首场重新开幕的展览,别具意义。

cqI04sNal09beWKMhZC9tXzmr0j7EZCtoCDVt1Nu.jpg

Installation shots, Georg Baseltiz: Years Later, May 21-Aug 8, 2020. Courtesy Gagosian.

展览聚焦在13幅巴塞利兹以“对印”技术创作的⼤型油画上,与他在“如果…”(What if…2019年)系列作品中所用的技巧有关,该系列于今年初在旧金山高古轩画廊展出。创作新黑金色的画作时,巴塞利兹利用模板在空白画布上绘制倒转的人物,并只在背景涂上颜色,形成夺目的剪影。然后,他将一块黑色画布盖在这块画布上按压,再将之揭起,形成比直接绘画更加柔和的图像。这种混合手法不仅强调媒材多于图像,更带有一种不可预知的特性,体现自由与活力。 在唯一一幅粉红色的画作中,巴塞利兹在没有模版的情况下以正像刻划人物。

N53JO7HF2Iyz9O1jtMEOzqg3QLcAT1UQOpsuIeNd.png

Installation view of Georg Baselitz: What if..., March 12–May 2, 2020, Gagosian San Francisco, Artwork © Georg Baselitz. Photo: Robert Divers Herrick. Courtesy Gagosian

由于部分物料受转印技术影响耗损,“数年之后”展出的作品带有明显的变化,结合了巴塞利兹进行触觉干预留下的痕迹,以及“对印”过程中形成的印记。这种变化为表面增添了一种张力,而画板之间的微妙相似之处和差异,亦为整个系列增添动感节奏,呼应移动中的人体。当一个图像衍生出另一个图像时,人物变得模糊,并逐渐与背景融合,将主体融入背景、人性融入现实。巴塞利兹透过这些画作充分展示了时代现实黑暗和混乱的本质。

据高古轩纽约总监Ealan Wingate介绍,高古轩在这一系列展览中首次展出了使用金色颜料和漆料的混合物绘制而成的单色画作品。这种颜料的使用是巴塞利兹从他近期作品中得到的灵感,从而进行的大胆尝试。

6u9rSuaL7vDgFAWxdlAMyNcp6Vl0AWHjLPF0M2xO.jpg

Installation shots, Georg Baseltiz: Years Later, May 21-Aug 8, 2020. Courtesy Gagosian.

“巴塞利兹一直在寻找并创造新的绘画方式来完成画作,包括全新的技巧和指导原则。在这些画作中,与早期《跃过我的影子》(Jumping Over My Shadow)系列作品相关的画作曾于2016年秋季在高古轩纽约展出。该系列是我们第一次展出仿佛在黑色背景上漂浮着的完整人像画作。这种绘画方式是他在过去几年间一直在探索的。他一开始用模板创作出人体轮廓,作为画作中的负空间。之后再用转移的技术,先将颜料涂在一张用作中间介质的画布上,再将它转移到最终作品中。巴塞利兹在他过去的50年艺术创作生涯中探索了许多不同的艺术技术和方法,不仅局限于画作的描绘技巧,还包括在绘画中使用和涂抹颜料的方式。” 

Ealan Wingate强调,这13件作品间一个重要的联系是它们一致的创作理念,用金色创造出负像,而且画中的人像完全是平面,不用任何笔触来进行渲染。环绕人物的金色背景并没有描绘出人体的形态,而是清晰地表达出每件作品的主题。如他早期的系列作品一样,这些全新的画作也是艺术家一直以来推动自己在艺术中做出全新尝试的一步。

vVcLCrITeEQHvDFyX9p9AYVQ4armryhj2V6ksV7F.png

Georg Baselitz, Da sind zwei Figuren im alten Stil (That’s two figures in the old style), 2019, Oil and painter’s gold varnish on canvas, 118 1/8 x 83 1/2 inches (300 x 212 cm) © Georg Baselitz, Photo: Jochen Littkemann. Courtesy Gagosian

在经历了社会动荡、新冠疫情,香港画廊无一例外都遭遇了极大影响,不少画廊都在这一时期“闭门谢客”,甚至转战线上,开拓新的销售渠道。据高古轩亚洲董事总经理Nick Simunovic介绍,高古轩在疫情期间关闭了全球所有画廊。而随着实体画廊和展会一一关闭,科技体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重要性。 “为了那些受到疫情影响而取消了精心准备的展览的艺术家们,我们推出了全新的艺术家聚光灯(Artist Spotlight)计划。每周为一位艺术家展览,每周五从他们的工作室选出一件作品展出并销售。我们发现效果非常不错。到目前为止,每件作品在推出的第一天就都顺利售出,而且在聚光灯计划的一周内还会卖出该艺术家的一些其他作品。 ”

U7UoHkX8osQoRqiwXBLo2wzQ9Zno5L3DcUITwYM5.jpg

高古轩亚洲董事总经理Nick Simunovic

同时,画廊还推出了高古轩故事在线系列,主要展出现代和当代艺术家的杰出作品。每件精选作品都配有Instagram Story视频,并在gagosian.com上独家展示72小时,同时用见解丰富的历史注解向观众介绍这些非凡的艺术作品及其创作者。

Nick Simunovic坦承,其实高古轩并不是在这一特殊时期才开始注重线上开拓,在过去的两年多间,画廊一直在努力创造出尽可能贴近亲眼观赏艺术作品的在线体验。这包括超高分辨率的摄影、视频、采访、市场分析和专家参与。 “艺术品销售向在线转变的趋势不可避免。我们在过去几年中也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图像来出售艺术品,所以这种发展趋势对我们而言也并不是全新的冲击。然而,这种转变也让整个行业的透明度大大提升,这是最近的一种变化。”

u4ihhHwdAhrNVrnLkhtmzTf8vPSOc0dzUvVofWI9.jpg

Installation shots, Georg Baseltiz: Years Later, May 21-Aug 8, 2020. Courtesy Gagosian.

“最近在线艺术展的兴起也极大地刺激了销售活动。 虽然我们对在线活动的提升兴奋不已,但还是希望能重新开放画廊。亲眼看到艺术作品的体验是无法替代的。 ”Nick Simunovic说。所以,乔治·巴塞利兹这场《数年之后》,不仅是香港高古轩画廊举行的首场个展,也是自受新冠肺炎影响封城投疫以来,在全球高古轩画廊中首场重新开幕的展览,别具意义。

“我们从去年就开始准备巴塞利兹的展览,而且一直计划在2020年5月举办。很幸运,香港积极警惕、严格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让我们能如期开展,但也需要采取适当的公共卫生预防措施。我们非常高兴能与公众分享这些作品。 ”

oNfvaflUb26nTjrOD0gWj17dkntWClCV4SUwDahd.png

Georg Baselitz, Madame Demoisielle weit weg von der Küste (Madame Demoiselle a long way from the coast), 2019, Oil on canvas, 118 7/8 x 168 1/8 inches (302 x 427 cm) © Georg Baselitz,Photo: Jochen Littkemann, Courtesy Gagosian

 虽然香港在2019年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动荡,但Nick Simunovic依旧对这座城市充满信息,“亚洲当然有许多很棒的城市,它们的文化市场环境也在蓬勃发展。但我认为香港显然还是这个区域艺术市场绝对的中心。香港仍然有很多结构性优势,而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大型拍卖行和M+等非营利性机构的出现也大大提升了本地市场。很难想象短期内会有另一座处于亚洲中心位置的城市能提供这种类似的平台。”

而对于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它对于全球艺术市场的影响不言而喻。Nick Simunovic觉得,短期内市场会在三个基本方面发生变化:首先,收藏家会更容易获得历史上很难得到的一手艺术品市场商品;其次,他们能获得更大的折扣;第三,收藏家会提高并完善他们的购买标准。“他们的决定会更加周全、明智、有选择性,也很可能会出现“向高质量商品转移”而减少投机性购买的情况。就像2008-2009年,在全球动荡的时期中雄心满满又果断的收藏家在之后的几年中都很满意其收藏作品的实力和深度。”

(责任编辑:梁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1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昌盛国际第三期网络拍卖会
天津昌盛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5月29日-6月1
预展地点:昌盛国际网拍
嘉德四季第56期拍卖会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6月18日-19日
预展地点:嘉德艺术中心(北京
中国书画 防伪 备案 在线拍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5月29日-6月6
预展地点:赏苑艺拍网络拍卖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品高艺自超——汪友农画集序
  2. 2 吴鸿:沙数
  3. 3 佳士得高层拆解“2020+”、“全球连线
  4. 4 佳士得香港七月拍卖中国瓷器及工艺精
  5. 5 【雅昌专稿】三位企业家谈“禅”与禅
  6. 6 佳士得“丹青荟萃·中国书画网上拍卖
  7. 7 【雅昌专稿】线上毕业展 考验毕业生
  8. 8 专访仇国仕 | 拆解苏富比HK$3.5亿「
  9. 9 直播回顾 | 陈俊良LIVE!制书实话
  10. 10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2020窗口档案 征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