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稿】亚洲漆及其在国外的影响:漆器鼻烟盒作为十八世纪法国的奢侈品

2019-08-14 07:52:12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罗诺德 
    收藏 评论

摘要:简述在中国,自周朝(公元前1046年至公元前256年)起,漆就开始用于生产家用物品和工艺品。据历史记载,亚洲漆器由漆树树液处理加工,其生产和贸易遍布中国、日本、印度支那和柬埔寨,这些地方是漆树和其他相关树种的生长地。漆可用于制作具有装饰性和保护性的涂层,通常多层覆盖于竹、木等基底之上。漆器的制造成为…

tok4Z2HvyMCHMSziO3FgkAh8gqcxnUw9V97gaZdX.jpg

艺术家、作坊和行业组织

“盒子制造商”一词指一群参与了纸质鼻烟盒的制造过程、不同行业的工人。这些产品并不是由任何一个专业领域的艺术家制作而成,且由于缺少个体工匠个性化识别标志的事实,促进了这一术语的使用,用于指代一个作坊或工作流程。在这个作坊或工作流程中,车工、画师和整修工一起工作。官方记载,纸质鼻烟盒的制作方法为漆匠所保留,他们是圣吕克学院的成员,但是自1753年起,从事造纸行业的人或小饰品制造商也拥有这项权利。拉朗德区分了造纸商生产的成型纸盒和卡地亚人制作的毛坯纸盒。他进一步指出,纸盒曾经完全由漆匠生产。事实上,造纸商制造帽盒和袖套盒时没有精致的纸盒,这表明了与制作结实而轻便的纸质鼻烟盒过程中的差异。

为了扩大纸张的使用,开发或提升纸制品的质量,清漆的利用必须基于亚麻籽油以及硬树脂或琥珀清漆浸透纸张的技术优势。这些以脂油为基础的清漆仅供表面修整工使用,而非由造纸商使用,且可用于制造更精细的纸制品。清漆提高了纸盒的刚度和稳定性。但由于无论是造纸商还是卡地亚人都不会放弃自身行业,因此漆匠不会采用另一个行业使用的材料。

不同行业之间边界的价值和弱点,以及材料或技术的普遍存在导致了对立行会成员之间的许多争端。迈克尔·索恩舍(Michael Sonenscher)写道,1753年,小饰品制造商在一场重大纠纷中提出并获得了制造和销售油漆和清漆纸或亚麻布的权利。他并未提及漆匠和传统造纸商之间的任何纠纷,但他的描述清楚地表明小饰品制造商也渴望在这个有利可图的新兴市场中获利。

漆匠和车工需合作生产鼻烟盒,这揭示了劳动分工。狄德罗和拉朗德所描述的制造过程表明,如果工作组织追求效率,漆匠和车工需紧密合作,多数情况下在同一个作坊进行工作。马丁的作坊证明了这种合作模式。约1725年至1785年期间,马丁的作坊是巴黎最著名的(即便不是最大的)纸质鼻烟盒生产商之一。索恩舍描述了已签订的大量分包合同,并将画师、车工、小饰品制造商、雕刻家、金属铸件工兼装饰工、珠宝商和装饰家、镀金师和金箔制造商(这些人员均有可能雇用自身的熟练工和学徒)列为马丁作坊半成品的定期供应商。马丁作坊生产的物品和提供的服务范围表明,由于车工、小饰品制造商和珠宝商无法合法地从事家具和车厢的上漆,而家具和车厢是马丁兄弟的主要业务活动,因此在这些分包商中,较大一部分参与了后来被称为“马丁漆”鼻烟盒的生产。索恩舍提到了马丁作坊的债权人中一个车工,劳伦斯·科皮( Laurence Copi),还有三个画家的名字,分别是休特(Huet)、德勒斯特(Delestre )和加尔塞林( Garcelin)。

而生产纸质鼻烟盒的其他漆匠也值得一提。安托万·文森特(Antoine Vincent)是巴黎的一名漆匠,他的父亲埃德里安(Adrien)建立自己的作坊之前,曾是马丁作坊的一名熟练漆匠,于1746年,安托万·文森特继承了父亲的衣钵。1746年,埃德里安·文森特去世了,他的作坊规模大,雇员多,而仅仅八年后,安托万的第一任妻子去世,她财产清单显示出无偿工作业务和资产的蓬勃发展,其价值超过13万里弗,其中包括来自王室的2.2万里弗。文森特显然成了马丁的强劲对手;两人都服务于国王,且都经营着华丽的纸盒和香水。

(责任编辑:洪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秋季拍卖会
澳门瑞麟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4日-6日
预展地点:澳门威尼斯人金光会
2019年上海鸿生第13期艺术
上海鸿生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28日-29日
预展地点:上海吴宫大酒店二楼
名家书画保真拍卖会·网络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