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专栏正文

【雅昌专栏】陈履生:“挪用”的底线——与陆蓉之商榷

2019-03-06 11:45:04 来源: 陈履生美术馆 作者:陈履生 
    收藏 评论

摘要:叶永青《鸟》布面油画2008年人们常说“帮忙不添乱”,真朋友一定是“帮忙不添乱”;帮忙要帮到点子上,否则,就会添乱。帮忙如果添乱,那个“乱”可能就不是一般的“乱”。网上流传的栗宪庭在最近的事后言论中说:“我一生的短板和最大弱点是过不了人情关”,我想,难过人情关的不仅是老栗,我也是,我也常常暴露出这一…

Wqgqf5Xbr2jGNMvfMQFYSltKZWevLCKy5MjgCvAV.jpg

叶永青《鸟》 布面油画2008年

人们常说“帮忙不添乱”,真朋友一定是“帮忙不添乱”;帮忙要帮到点子上,否则,就会添乱。帮忙如果添乱,那个“乱”可能就不是一般的“乱”。

网上流传的栗宪庭在最近的事后言论中说:“我一生的短板和最大弱点是过不了人情关”,我想,难过人情关的不仅是老栗,我也是,我也常常暴露出这一弱点。但是,最难过这一关的可能要算萌奶奶陆蓉之女士了。在事发之后,她不断在朋友圈中发表她为之洗白的言论。感谢她对我的信任,多次单独微信给我,让我了解了她的一些真实的想法,也知道了她的人情。可是,她的有些理论我则不敢苟同。而她在5号发出的关于“挪用”的辩辞,更是难以接受;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因此,提出来与之商榷。

萌奶奶在言论之后,特别附了《后现代主义中的“挪用”》,并强调:“我建议不懂的人,可以参考一下。”我作为“不懂的人”,特别学习了这篇文字。署名的作者是“东方艺术▪大家”,最初可能发表在“艺术国际”之上。读完之后,第一感觉是后现代主义中的“挪用”和本次事件没有关系,萌奶奶有转移视线的嫌疑。不管怎么说,她的立意是清楚的,就是这一事件的本质归之于后现代主义的“挪用”。而在萌奶奶看来,“挪用了一位前辈艺术家的作品及其作品中的一些元素,在后现代主义创作里,是后现代与现代主义对立的主旋律,案例多到不胜枚举。”但是,萌奶奶的一句“不胜枚举”晃过,没有说出历史上或现在有如此“挪用”的具体事例,哪怕是有一二,也能说明问题。看来萌奶奶确实难过人情关。

关于“挪用”,不管在哪一行都有一个基本的规则;而艺术,不管是传统的还是当代的,对于“挪用”都有一个基本的底线,否则,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否则,也就没有了“挪用”与“模仿”“借鉴”“抄袭”“剽窃”的差别。艺术中“挪用”的底线,就是不能改变创作的本质。所谓“挪用”,可以理解为挪作他用,重要的有“他用”。这之中,一 是出现了不同于被挪主体的“他”,二 是另有“用”。这个“用”是“运用”,对于艺术创作来说,就是进行属于自己的创作,而不是把“挪用”转变为整体的拷贝。

如果杜尚把他的那个小便池从别人家拿来安在自家的洗手间中,那叫“挪用”。如果,杜尚是从商店里买来,或者从其它地方拿来,签上自己的名字放到了展厅,这是后现代主义中拿来之后的一种观念创作(但这在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而安迪·沃霍尔“挪用”了一些现成的形象和物象,并用他的语言和方法创作了属于他自己的又被业界认同的作品,这种经由“挪用”以后的创作,并不是拿甲机器上的一个螺丝挪用到乙机器上,也不是把属于甲的旧机器上的螺丝挪用到与甲同类型的新机器之上。因此,“挪用”作为一个动词,“挪用”作为当代艺术创作的一种方法,只是,创作中的一个过程,不表现为创作的最终结果。如果“挪用”一棵树、一个红叉、一只乌鸦等等,那不为过;关键是基本的观念、构成、形式、语言等等都表现出了像拷贝一样的相似性,那就不是“挪用”的一般意义。这如同照哈哈镜,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变形,但镜中的形象还是自己。总不能说因为变了形那就不是自己吧!

“挪用”的限度,一方面表现出对被挪用者的尊敬,如事主那样的“影响至深”;另一方面则必须表现出对被挪用者的尊重。尊重必然表现为“挪用的适度。尊重别人的创作成果,这是属于知识产权的约定俗成。就本事件而言,退一万步说,也不是萌奶奶让我学习的后现代主义理论中的“挪用”——“人们已经将‘挪用’固化为‘反叛、讽刺’的态度。”因为,事主的“挪用”看不出任何的“反叛、讽刺”。这一事件如果发生在当初,事主就明确是“挪用”比利时画家的作品,而表现出“反叛、讽刺”,并告知那些为他写评论的评论家,那可能不是今天的状况。问题是,那位比利时画家名不见经传,即使“反叛、讽刺”了,也难以引起共鸣。因此,“挪用”往往发生在名家名作之上,发生在能够引起大家关注的共同点之上。另一方面,中国的很多艺术家“挪用”了民间艺术中的一些符号,包括吕胜中当年成名的“抓髻娃娃”,没有人认为他的”挪用“有问题,相反,都认为他是极好的借鉴、利用了民间美术的资源。

看来,关于“挪用”的概念以及在当代艺术创作中的使用,尤其是对后现代主义中“挪用”问题的认识,我与萌奶奶之间有着明显的不同。而这之中,我与她的不同是因为我没有“人情关”,而萌奶奶还是过不了“人情关”。

另有不解的是,萌奶奶面对如今的不堪,却鼓励事主“你要维护你的发表自由,你的艺术表达是你的权益,与他人无关!”——这有点太感情用事了。你过度“挪用”了别人,甚至像窃取一样,却说“与他人无关”。对于艺术家来说,确实有“发表自由”和艺术表达的“权益”,可是,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自由”“权益”与“挪用”是有限度的,这应该是基本的道理。如果某贼偷了萌奶奶家的东西,抓住了小偷,小偷却振振有词的说“这是我的自由”——萌奶奶该如何?或许您大量,如同您给事主的支招,“如果有后生晚辈挪用了你的绘画内容或风格,鼓励他们,指导他们,要他们青出于蓝胜于蓝!”这样的逻辑关系运用到具体的本次事件上,好像不太合适。允许了别人的“挪用”,就可以抵消自己的过度以及剽窃般的“挪用”;允许了别人的剽窃,就可以抵消自己的剽窃?这样的逻辑关系是不成立的。

关于“道歉”,如果错了,“道歉”是必须的。“道歉”不丢脸,反之,死扛则丢人。萌奶奶说“你成功了,就不能屈膝倒下!绝对不能!”这世上人无完人,成功人士也有错的时候,也有错的地方,为何就不能“道歉”?错了而道歉是君子的品格,绝不是萌奶奶说所的“这才是我们中国人的文人风骨”。现在老栗说要“道歉”,萌奶奶让死扛,这让事主该如何?萌奶奶让死扛并搬出了不知从哪里来的“文人风骨”,确实有点帮忙添乱了。相形之下,老栗有“文人风骨”。

(责任编辑:王璐)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叶永青 陆蓉之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20现当代艺术拍卖会
Mallet Japan
预展时间:2020年2月25日-27日
预展地点:日本东京江东区东阳
中华瑰宝春季拍卖会
纽约贞观国际拍卖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3月10日-15日
预展地点:纽约市曼哈顿西56街
2020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
上海金沪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3月4日-5日
预展地点:上海市黄浦区王宝和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2020年全球首份艺术市场报告发布 数读
  2. 2 【雅昌快讯】841万人次!新增2174件藏
  3. 3 蘇富比当代艺术市场报告出炉 年轻藏家
  4. 4 中国嘉德:足不出户的日子,让生活依
  5. 5 【雅昌专稿】生而平凡 艺术家们的“隔
  6. 6 北京保利拍卖:灵仙祝寿,福满人间
  7. 7 热点 | 艺 术 圈 聚 众 吸 猫 珍 香
  8. 8 【雅昌专栏】陈履生:用博物馆记载为
  9. 9 奥佩拉画廊香港空间今年三月向女性致
  10. 10 【防疫创作43】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学生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