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全息书写:2018国际跨媒体艺术节亮相北京时代美术馆 百余件新作回应时代关切

2018-11-06 02:51:25 来源: 艺术中国 
    收藏 评论

摘要:展览现场2018年10月27日,“全息书写:2018跨媒体艺术节”在北京时代美术馆绚丽亮相。作为北京时代美术馆“旋构塔”项目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的合力发声,本次展览系统整合了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年轻艺术家和来自瑞士、土耳其、美国、日本、俄罗斯的国际艺术家共约80人的一百件最新作品,划分…

HMSYtK6j13kk6QwLpOY3XhZxWT0sioKVjlz5E4SM.jpg

展览现场

2018年10月27日,“全息书写:2018跨媒体艺术节”在北京时代美术馆绚丽亮相。作为北京时代美术馆“旋构塔”项目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的合力发声,本次展览系统整合了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年轻艺术家和来自瑞士、土耳其、美国、日本、俄罗斯的国际艺术家共约80人的一百件最新作品,划分为赛博、出逃、漫游三个板块,借助虚拟现实、机械装置、实验影像、激光、声音装置、VR影像等方式,构建当下全球,尤其是中国最前沿的跨媒体艺术动态,也为观众带来极富新鲜感和冲击力的观展体验。

同时,开幕式启动了“北京声纳十五周年”特别演出,在三个半小时的先锋音乐律动中,回顾并致敬国内媒体艺术十五年的发展历程。

“忘器存道”:全息作为一种书写方式

本次2018国际跨媒体艺术节的主题是“全息书写”,与当下流行的“全息影像”不同,策展人姚大钧告诉记者:“我们对这个(全息影像)并不感兴趣,我们关心的其实是‘全息’这样的一个概念与‘书写’之间的关系。”

正如他在“策展人·序”中的诠释:“‘全息书写’,我用英文 holographia来指代 holography(全息影像)目的是提醒大家回到希腊文 graphia的原意,去探究其本质指向的更广义的书写。这种书写不仅是据实以记,更是创造性的全面书写。以书写来定义全息,是避免将其认定为影像记录的技术;而反之,全息意义下的书写既是一种创意的表述,更是强调切身手感的匠人精神。”

因此,展览将“全息”与“书写”相容,从单纯的技术层面,拔升至打通过去现在未来,超越媒介平台,解放思维模式的创作意识,真正完成一种富于“文思”的书写行为。正如姚大钧在开幕式致辞上谈到:“真正在创作的人,无论用什么媒介,最后的目的其实是‘忘器存道’”。

展览设置了赛博、出逃、漫游三大板块,分别回应三类不同的全息书写方式,透过大量的创作后设地反思跨媒体艺术在媒介拓展与媒介穿越方面所作的实验与创新。

“赛博”,试图呈现艺术家面对进阶的赛博时代,遭遇虚拟与现实的不断交错而产生的恍惚与倒错之感。

艺术家马正阳的作品《你的话语》使用机器人感知算法,抽取中文现代诗和微博用户实时发言,利用人工智能生成诗歌,并用机器手臂在现场进行书写。通过智能机器进行人类所引以为傲的情感抒发和诗性表达,试图思考,如果由机器执掌话语权,类人的机器是否成为另一种“高等”“生命体”?如此一来,人类又如何同机器平等对话?

与之类似,土耳其艺术家瑞非克·安那度尔(Refik Anadol-Archive Dreaming)的作品《档案库之梦》使用机器学习的算法分析了170万个文档之间的关系,这种多维数据的相互作用使画面变为一个包罗万象的空间,时而是快速流动的数字,时而变成拆分的字母、符号,时而又幻化为几何图形。

《虚拟瓶》:蝴蝶飞舞,在瓶子的影子中,却不在瓶中

艺术家傅冬霆的作品《虚拟瓶》将预先制作的影子的动态视频,投射于玻璃瓶之上,模仿真实的光影关系。通过实时计算真实空间与虚拟空间中的物体在承载面上的投影来描绘空间,进而讨论现实与虚拟空间的物体,如何同时呈现在真实的空间里。

《太空迷走》:当意识已经不受空间时间约束,漫游宇宙我们人类将成为什么,将追逐什么?

艺术家吴远安的作品《太空迷走》,则采用激光和声音装置营造出一个充满科技感的“太空”之地。

《第二十二条军规:一种连接》第一空间

《第二十二条军规:一种连接》第二空间

《第二十二条军规:一种连接》第三空间

“出逃”是以文学名著《第二十二条军规》为本的跨媒介巨构,将装置、影响、声音等多个媒介“拼溶”在一起,形成一个叙事场。

依照原著内容,“出逃”分为三个空间,第一个空间中黄沙遍地,通过弹坑、壕沟等微缩景观和飞机残骸,表达战争主题;第二个空间则通过纯白色的手术室表现死亡;第三个空间浸淫在一片红色之中,表达宗教和永恒。每个空间都有一侧单面玻璃墙,观众可以在展厅外的走廊观看展厅内的一举一动。展厅内的观众在观看作品的同时,自身也成为被观看的“演员”。

通过将多种媒体和观众纳入其中,《第二十二条军规:一种连接》实际构建成一个表演性装置,使所有进入其中的人都被卷入一个情境之中,成为演员与场景的一部分。

《第二十二条军规:一种连接》:透过单侧玻璃,走廊上的观众正在观看展厅内的观众

“漫游”是由装置与影像交叉构成的幻觉体验,以“漫游”的概念来贯穿真实和虚幻的叙述。其中,作为艺术家,同时也是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师的朱玺带领创作团队完成了大型装置作品《平行世界》,与同一空间的《低语》(郑丽镇)和行为影像《发芽》(姚纯纯)等作品,共同构成了一个作品序列,来探索时间的流动感。朱玺在接受艺术中国记着采访时表示:“我用两条轨道类比慢时间曝光星空时形成的轨迹,用轨道上球体的运动体现时间的流动,轨道的交错则产生出信息爆炸的感觉,上方的动物残骸则呈现时间的流逝和永恒。”

国际跨媒体艺术节:检验年度教学成果,激荡鲜活的艺术实践

随着新媒体艺术的蓬勃发展,近年来,中国美术学院在学科建设上特别注重新兴科技和传统艺术的结合,尤其注重在新媒体、跨媒体、融媒体等归属艺术创作的最新领域进行探索。

2015年,中国美术学院成立跨媒体艺术学院,并于同年开启年度国际跨媒体艺术节项目,借此检验媒体艺术学院当年的教学成果,并为年轻艺术家提供更多展现机会,以艺术活动助推学校教育和学生创造力的博兴。本次展览的三大区块,分别对应着三个研究创作系统:赛博(开放媒体系)、出逃(媒介展演系)、漫游(实验艺术系),参展艺术家很多都是在校的研究生和本科生,通过类似命题作文的形式,将不同的创作观念和手段统一于“全息书写”的主题下,共同完成了对当下媒介艺术前沿的触摸。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士明在致辞中谈到,举办跨媒体艺术节有两个动机,“一是要把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建设成为一个没有学院派的学院;二是要探索超越现行当代艺术工作方式的途径。在这个展览中,跨媒体艺术学院形成若干个创作集体,多个创作个体在同一个创作情境中互相激荡,互相挑战,形成更加剧烈、更富创造能量的状态”。

如其所言,展览中涌现出多个“创作集体”,作品《第二十二条军规:一种连接》便是由媒介展演系的研究生与本科生历时141天共同完成;《平行世界》也是由多名师生合力打造。这种爱森斯坦式的创作集体,让个体融入群体创作,在打造风格统一的史诗性作品序列中显示出独特的优越性,也折射出整个学院的艺术推动力。

北京声纳十五周年展演:致敬国内媒体艺术十五年风雨兼程

本届跨媒体艺术节还设置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北京声纳十五周年展演”现场演出。2003年,首届“北京声纳”囊括并引进声音行为、人机互动、软件硬件即兴、audio-visual实时声音影像、实地录音等演出形,开创国内媒体现场艺术之先端。15年来“声纳系列演出”透过不同形式在纽约,巴黎,根特,台北,香港,上海,杭州,广州,深圳等地持续演进,推动了国内媒体现场艺术的发展,并孕育出一代新人。

这次“北京声纳5.1”特别邀请了来自台北的VR剧场团队NAXS湼所开发,带来《Render Ghost》大陆首演。这支年轻的队伍中不少成员还是在读的研究生,但毫不影响演出带来的沉浸体验和视听刺激,策展人姚大钧称之为“生理、心理、精神上感受最深的作品”。

在展厅中的圆形舞台内,演员们身着宇航服,头戴VR眼镜亮相,他们在虚拟世界中绕圆心行进,两侧墙面上投射出演员身处的虚幻世界。随后,他们摘掉眼镜,围坐在圆形舞台中央,蓝色镭射光构成数个平面切割空间,中央的金属半球被镭射光所贯穿——现场光线急速闪动,电子音牵动听觉神经,观众沉浸其中,真实与虚幻在此照面。

随后,本次演出邀请的另外十支表演团队依次登台,除了中国美院跨媒体学院的新秀之外,还有国际著名艺术家及团体,如美国类比合成先锋 Richard Devine,日本声音前辈 KK Null(岸野一之),台北 VR剧场团队 NAXS湼所开发,日本实时 audio-visual/Unity编程专家高桥启次郎,Dub-Russell,TeamLab程序工程师中村将达等。

模糊现在与未来、颠倒观看与表演、交错事实与虚幻,2018国际跨媒体艺术节,无限可能,在此发生。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11月21日。

(责任编辑:彭菲)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