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讲堂4211期】对话:跟着《细读文艺复兴》来解读被建构的形象

2018-09-13 08:44:02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樊玮
    收藏 评论

摘要:主讲人介绍: 杨好 杨好:艺术史学者、一好阅读(BoundlessBooks)创始人。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艺术史和伦敦苏富比学院艺术商业双硕士,中央美术学院特聘讲师。先后学习电影、文学、艺术史等专业,专注于文艺复兴艺术史研究,并对欧洲大师画作进行系统的收藏,著有《细读文艺复兴》一书。先后主持《一好阅…

  主讲人介绍:

杨好

杨好

  杨好:艺术史学者、一好阅读(Boundless Books)创始人。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艺术史和伦敦苏富比学院艺术商业双硕士,中央美术学院特聘讲师。先后学习电影、文学、艺术史等专业,专注于文艺复兴艺术史研究,并对欧洲大师画作进行系统的收藏,著有《细读文艺复兴》一书。先后主持《一好阅读费顿经典:时间的回归》《从A到Z:当代艺术关键词》等图书的引进出版。

秦思源

秦思源

  秦思源:艺术家、资深策展人、“声音博物馆”发起人及《frieze》杂志特约编辑。2009年至2010年任ShContemporary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上海当代”总监;2006年至2008年任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副馆长兼首席策展人;2003年至2006年任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艺术经理,策划了一系列试验剧场、声音艺术和当代艺术项目。

冯梦波

冯梦波

  冯梦波:艺术家,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是中国最早关注和运用数字技术的艺术家之一。他连续受邀参加两届卡塞尔文献展,被视为中国媒体艺术的领军人物,尤以运用电子游戏创作闻名。

  导语:

  UCCA诚邀《细读文艺复兴》的作者、艺术史学者杨好与资深策展人秦思源、艺术家冯梦波以“被构建的形象”为主题,引导观众审视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形象,并由此进行当代人的个体关照。当下大众美学的建构日渐失真,这次对话希望以“形象”入手,带着“如何看待文艺复兴时期的视觉形象”“美学构建与当今视角之间的联系”和“还原艺术中的形象与以形象为范本进行重构之间的选择”这些问题进入当代语境下的真实的文艺复兴。《细读文艺复兴》一书尽管以艺术史作为切入点,但也一直在挣脱艺术史对于形象的架构。作者杨好和几位嘉宾试图通过对话,赋予艺术史另外一种可能。

  主题:被构建的形象

  第三部分:跟着《细读文艺复兴》来解读被建构的形象

  秦思源:我最大的一个印象是看杨好的书结构特别清晰,她有佛罗伦萨派、威尼斯画派、北方画派,这里面的结构特别清晰,对结构清晰的了解特别重要,因为文艺复兴不是现在,它是一个过去,可是你知道它的过去还得知道它的上下文,刚才我们说的是它的工作室制跟商业之间的关系,这都是上下文,我们是现在当下人去看,作为参考,对我们现在有什么样的价值。

  我小时候看画的时候,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因为我没有任何上下文,我也不知道好坏,这个有名,那个有名,一头雾水,只能长大以后,因为我没有像你一样受过严谨的艺术教育,我是从其他专业直接进入艺术这个行业,其实看你怎么看过去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种书特别有用,因为它给你一个结构,有这个结构以后,你再看原作就能知道,比如杨好说有一些地方有战争的问题,有一些地方是巨大的商业港口,其他的文化影响不一样,威尼斯为什么跟东方跟阿拉伯跟那些文化那么像,可能过了一百公里跟那些没有关系了,跟港口有关系,我想问杨好,考虑这本书的时候,你想的结构是怎么想的?

杨好《细读文艺复兴》

杨好《细读文艺复兴》

  杨好:上下文就是我想说的,所以说思源老师看的特别准确,因为每个人对文艺复兴都是有一个上下文的概念,我记得第一次分享会,欧阳江河本身是诗人,他从文学角度尤其是从知识考古学角度,对文艺复兴这个词的词源学印象非常深刻,他会想到“renaissance”这个词到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要叫这个词,它跟“重生”之间是什么关系,和古希腊、罗马的关系,和拜占廷的关系,它和西欧的关系,所以说文艺复兴,当然我们今天用这个词的时候,是当一个词来用,但是文艺复兴其实折射的就是一个大时代。

  在我的观念里,文艺复兴更像是一个形容词,如果写成书,很多东西需要给到一个框架,但是我依然不希望大家把它看成一个知识框架或者是知识系统,可能就是拿在手上伴着你去看画,或者说你看完画跟它去交流的这样的一个神往载体,如果真的当成一个被挤压的知识系统去看的话,会丢掉很多时代精神,也就失去了文艺复兴的特性。

卢浮宫里的《蒙娜丽莎》

卢浮宫里的《蒙娜丽莎》

  因为我觉得文艺复兴最伟大的地方在于它的先锋、它的复杂、还有它的好多扑朔迷离,我们今天看到的画作看到的这些形象,它究竟带给了我们什么,它究竟揭示了什么,《蒙娜丽莎》这么有名,为什么?今天中午咱们还聊到说蒙娜丽莎那么有名,其实是很多传奇的附加增加了价值,而并不是说这幅画真的比《岩间圣母》好,真的比《抱白釉的妇人》好,定义这个有很多传统的艺术史的东西加进来,比如蒙娜丽莎它的偷盗可能使它一夜成名,它的复制品使它一夜成名,商业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我们不断地把蒙娜丽莎印在体恤上,这不是《蒙娜丽莎》这张作品本身的价值,可能问在场不超过三个人告诉我蒙娜丽莎是画在什么布上的?这是蒙娜丽莎的问题,但是我们对这个形象太熟悉了。

  秦思源:上下文包括文艺复兴那个时代特征,那时候是多元性,文艺复兴不像孙悟空,从一个石头蹦出来一个完整的东西,前面有好多铺垫,又是有好多跟历史其他的来源,其他的文化区域,那个时候的阿拉伯文化,他们有很多科学、哲学、数学,这些不同的领域比欧洲先进的多,这怎么跟解剖学,怎么跟艺术结合在一起,包括他们又利用了数学,又通过跟艺术家的合作,透视学的影响,这些学科和其他的学科和艺术之间的关系,我觉得是特别可爱,这样才造就有一些说法“Renaissance man”多元化的一个组合体,又可以画画,又可以写东西,又可以是数学家,又是科学家,又是发明家。

  达·芬奇是最典型的,从这一点最能够给我们的一个启发,不见得是他的技法,也不见得他的画面感,如果你是学画画的一定要参考,我不是画画的,所以我参考能力是有限的。对冯梦波有点儿相似于这个意思,又做音乐,又做艺术,又做摄影,有电脑,又有绘画,这方面是特别值得参考的。好像就是那个时代最有多元化、最有合作精神,之前没有单一,之后又回到艺术特别纯粹的一个专业化的东西,那个时候是非常特殊,不知道冯梦波有没有一些感想?

  冯梦波:文艺复兴平常一聊到的时候,老觉得是一个特别明确的界定,其实文艺复兴也不是从某一天开始,也不是到某一天结束,尤其是进入到美术馆里,这种感受特别强烈,因为美术馆这种摆法,我还是得说到我最喜欢的老画美术馆那儿去,杨好这本书简直像是那个美术馆的结构一样。

  杨好:有偏爱。

老画美术馆

老画美术馆

  冯梦波:中央大厅向各个方面前进,又回到中央大厅,它有这样一个框架和线索,老画博物馆不光有文艺复兴,还有中世纪,还有后面很多,一直到18世纪左右,前后都有。特别能够感觉到文艺复兴时期跟前后的区别,文艺复兴的东西极其丰富,比前面和后面更丰富,中世纪看了以后确实有一种浑身发紧的感觉,能够理解从乔托开始如何产生那么了不起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如此的重要,如果没有乔托这样勇敢天才的这些人,文艺复兴中世纪的这种紧绷绷的东西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到文艺复兴之后,好像看起来更加自由,但是文艺复兴从紧张向自由的这种东西又没有了,后边变得更加随便更加模糊,但是文艺复兴的时候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愿望,就是人要站在舞台上面,要站在世界的中心,这种东西特别的不一样。

  杨好:我记得老画美术馆第一个厅中世纪最大的一张祭坛画是《圣安东尼受难》,赤裸裸地看到一个箭头插在圣安东尼俊美的身躯上。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曼特尼亚也画过《圣安东尼受难》,我们之前讲身体的时候讲过这个事情,可以看到到了曼特尼亚开始,他的圣安东尼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基督徒式的殉道者,他的眼睛里开始充满感情了,这个感情是人的感情。

  中世纪特别忌讳把后面的蓝天画的像风景画一样美,因为他们觉得那是不高级的,有了装饰感就不高级,这是中世纪的想法。我倒是没觉得中世纪是一个特别和文艺复兴割裂的时期。甚至在我的观点里边,中世纪和文艺复兴也有一定的相连性,但是确实在视觉形象上,可以看到中世纪的问题在于它非常排斥艺术史的装饰,艺术品可以拿来做装饰,但是排斥艺术品里的装饰感,因为他觉得这是跟审美的高级趣味和低级相关。

乔托:阿西西上教堂圣方济各生平

乔托:阿西西上教堂圣方济各生平

  到了从乔托开始,第一他特别勇敢,乔托最有名的阿西西礼拜堂,进去看会发现他的画跟礼拜堂之间的关系,他把礼拜堂作为自己的画布去画,不仅仅是我去膜拜和装饰上帝的灵魂,更多的当然了,乔托也是受到他委托人的嘱咐,把委托人画在了里面。所以刚才说到中世纪和文艺复兴观感上的不同,但是这个主题确实好多时候是从中世纪沿袭而来的一些主题,文艺复兴开始有赋予它的意义和新的想法。要不然我们可以就身体来做一个例子。

  秦思源:我要延续刚才你说的,中世纪和文艺复兴的一个很大的区别是你说的“装饰性”,装饰性有另外一个层面是之前这种表情的呆板,后来开始有表情了,乔托也是一个分水岭,后来表情和戏剧性越来越强,特别是威尼斯画派,戏剧性强度是感情的注入,以前中世纪是特别的像神像,都是呆板的,不能有表情,哪怕是受难场景大家也是没有任何表情,所以特别怪。后来注入了表情,不仅是艺术,其实音乐也是一样的。

  举一个例子,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人了解古典音乐,古典音乐有一个特别大的区别,是钢琴的发明,我们都习惯钢琴是有轻有重,比如郎朗那种感情比较夸张,弹钢琴的典型,如果卡通化都是这样轻-重这种感觉,中世纪之前钢琴发明之前,那个乐器叫大键琴,那个琴再重再轻,它的音量是一模一样,因为它是钩弦,弹的重量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整个音乐结构,就像那些面孔一样,面对上帝不能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就得特别庄严地面对这个事情。巴赫所有的音乐是非常平的,有逻辑有结构,结构的起伏是有的,可是音量几乎是平的。我哥哥是做大键琴的,他特别反对有感情注入音乐,觉得很俗气。

  杨好:觉得不高级。

提香《神圣与世俗之爱》

提香《神圣与世俗之爱》

  秦思源:像你说的一样,后来注入很多感情,其实你做到这一步,早晚要进入其他的,比如说把神圣的身体变成躯体化,这是必经的,因为之前不能触摸不能碰,这不是一个身体,它是一个神圣的代表,它是一个耶稣的代表、圣母的代表,它不是躯体,更不是肉体。可是有了提香,有了纯粹的肉体化了,有了感情,其实很多门就打开了,你就必定要离开宗教。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分析或者是讨论,文艺复兴是从宗教去往非宗教的一个重要桥梁。所以欧洲后来有了科学,那些神主多么慌,科学代替宗教,从这个桥梁正好可以谈到你说的躯体,就变成有躯体这个概念了。

  杨好:可能从badly变成flash。

  秦思源:以前只有神圣Design,神圣慢慢被那些艺术家通过解剖学,耶稣也有肉体感了,圣母也有肉体感了,圣母可能只是脸,耶稣在皮耶塔整个是裸体,受难也基本是裸体的,连耶稣也有裸体,这门就打开了。

  杨好:刚才思源在说的时候我突然有一个想法,为什么宗教那么反对解剖?可能是因为解剖揭示了一个真相,就是发现身体里面是有血液流动的。我们说身体变成躯体,它在变成躯体之前,我们看到的形象是没有血的,圣安东尼没有血,圣母不能有血,耶稣不能有血,当然画上受难可以有血,但是躯体里不能有血,因为是有颜色,灰黄色的,但是提香的躯体、鲁本斯的躯体,可以看到健康的血液在里边流动,以至于提香好多作品,他的女性裸体的作品,我一直觉得他就是给宫廷里的,软色情的这种作品在里边。因为他画的女性太逼真了,感觉很有弹性,这种弹性是胶原蛋白和血液供给的,一解剖这些人体的真相就都出来了。

提香《乌比诺的维纳斯》

提香《乌比诺的维纳斯》

  秦思源:所以提香这幅画如果看到现在,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刚才说的维纳斯那幅画里面,看不出任何其他主题的可能性,其实就是关于“色”。

  杨好:他发明了艺术史上最美丽的倾斜的躯体。

  秦思源:男人看这幅画和女人看这幅画,我估计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们看的画就是一个经典的画,如果是提香那个年代看那幅画,应该是很刺激的作为男性来说,他在这里面已经远离了又走了一步,它不仅仅是一个躯体,还是女性躯体,还加入了另外的层面是男人的观看。

  杨好:这个也特别好,我们说的第二个“观看”。观看成为一个“观看者”,文艺复兴领域的女性是非常少的,甚至艺术家全部都是男性艺术家,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委罗内塞有一个女儿,非常有天赋,委罗内塞的女儿也画一些画,可惜她画的都是商业式的肖像,没有太大成就,到了19世纪出现了莫里索,才出现女性画家,或者是17世纪简吉列斯基,但是她没有到达完全独立思考的程度。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秦思源:那种观看后来到了鲁本斯更明确,到了19世纪越来越明确。后古典主义不消化了,等待着等待着是现代主义的开始,所以那个时候马奈的那张画《草地上的午餐》,革命性很强。其实文艺复兴也有一张画,是乔尔乔内的《田园合奏曲》,两个男生两个女生,男生穿着衣服,女生基本上是裸体的。那个构图有一个女生是拿着水壶离开了,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如果不排开左边拿着水壶的一个女生,那三个构图特别像马奈的那幅画,两个男人穿着衣服面对一个裸体的女生,可是那个时候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刚才所说的人的躯体化色情化,或者是怎么更雅致的一种说法我不知道。就是色情化的感官化,一定要有色在里面,没办法,它就是成分,没有这个过程就没有后来这些,男人观看女人裸体在画面上,女人不能参与到画面工作里面,阶级越来越恶化或者是分裂化。

  一直到19世纪后古典主义,基本上就是色情画,可是批评家都把它称赞的非常高雅,真正的艺术家看着就骂,可是自己又没有实权。所以到了马奈那个时候,他画同一个构图,意义完全不一样,因为乔尔乔内不是为了揭露什么,他纯粹是要做一个神秘的构图,我们分析几百年都分析不出来的这么一个构图,这是他的一个分水岭,他的一个革命。

  可是在19世纪艺术非常堕落的情况下,马奈画了一个裸体的女人,这个革命是巨大的,因为他在揭露非常腐朽的一个文化。再说传承好几百年,一个没有人说也没有人去意识到,一个人存在的画,从古代文艺复兴乔尔乔内的构图回到现在的构图方法,就做了一个区别,女人面对我们就看我们,做一个巨大的变化,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咔碴了一下。

  杨好:我觉得马奈他本身很喜欢去卢浮宫,那幅画就在卢浮宫。补充一下思源老师,为什么说艺术当时非常腐朽,因为19世纪是一个退步的年代,文艺复兴是一个非常自由、非常实验性、非常开放的时期,但是19世纪基本上巴黎沙龙的出现,其实意味着所谓的“纯美术学院历史化的画派”占据了主流。它开始有几个级别的评奖制度,所以安格尔也是一个很复杂的人。

乔尔乔内《田园合奏曲》

乔尔乔内《田园合奏曲》

  马奈有可能是在追溯文艺复兴的乔尔乔内式的精神,因为乔尔乔内是一个太特殊的艺术家了,我第一篇论文写的就是乔尔乔内,自打研究文艺复兴开始到现在,对乔尔乔内依然我不能说我了解了多少,因为他是一个太神秘的人物,关于他的资料又太少了,可知的根本不像米开朗基罗记载的那么多,那张《田园合奏曲》非常有趣,在卢浮宫就在《蒙娜丽莎》的背面,所有人都涌在《蒙娜丽莎》前面,《田园合奏》面前根本没有人,大家根本不可能绕到背面去看,我不知道冯老师您去柏林美术馆的时候,有没有太多观众去看柏林美术馆,比之卢浮宫?

  冯梦波:完全没法比,基本上是空的。

  杨好:您在空的柏林美术馆看的时候,有没有不一样的感觉,或者是有没有看《田园合奏曲》,关于它的一些描述?

  冯梦波:看了,包括那儿也有马奈的画,但是没有那一张,刚才谈的两张都不在,有别的马奈的画。因为我看的角度跟你们有点儿不一样,我是从小学画画,画素描、速写、色彩,特别呆板、刻板的一种美术教育成长起来的,所以我看到那些画的时候,除了第一眼那种震惊,是因为跟我脑子里的那些书、图片做了对比给惊呆了以后,再往下看,我脑子里又绕过以前教育里的东西。

老画美术馆

老画美术馆

  包括伦勃朗,老画博物馆有伦勃朗一个厅,收藏的非常好,十几张太难得了,包括很小没有画完的画,又会绕到老的从以前研究世界美术杂志看到最早的介绍里边去,确实挺头疼的。因为文艺复兴太复杂太重要,所以我们有特别多的这种是非艺术以外的,不管是情感、精力、期望,都给压在这个上面了,很大程度上是阻碍了像思源说的从小他不是受美术教育长大的,他到里边再去看的时候,睁开一个新鲜的像小孩一样的眼睛看美术馆,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同时再有像杨好写的这本书,这种在一起比我们这种看可能更理想。

  杨好:冯老师其实我们可以绕回到“被建构的形象”这个主题上,我们在观看之前或者是观看之后,脑子都已经被构建的东西或者是历史上被构建的东西,我们不得以地去接受了它,感知了它,所以今天究竟如何去看艺术史、去看艺术品,这是一个发散性的话题,这是一个发散性的思考点,每个人会给出自己的答案,这就是文艺复兴,谁都能参与其中,谁都能给出答案,它永远不会是一个过时的话题。

  秦思源:杨好这本书的结构清晰以外,她不是给你一个思想方法,她是比较开放的,她写的都是给一些历史的背景,每一个艺术家或者是每一个艺术风格背后的一些发展的前提,可能影响到哪些事情,还是一个开放的态度,这个特别重要,跟以前的美术教育方法不太一样。

  所以从我的角度,我相信也是从冯梦波的角度是一样的,我们看文艺复兴不是为了学习古代,肯定还是为了现在的启发,现在的感觉看多古老的东西,看到再不一样的东西,再古老的东西,它的有效性是因为它们可以启发我们现在的感知。

  所以刚才我们谈的一些关于文艺复兴的事情,因为它多元化,它背后的参与性,不同的科学、知识、数学,不同东西的参与性,还有那个时候文化多元性。看了一篇东西关于丢勒,丢勒第一次看到南美的一个形象很怪兽的东西,他觉得是天才无处不在,竹藤。如果不开放会觉得这个东西丑陋不堪,我们的这个东西是写实的,是美妙的,是代表上帝的这种精神,你这个东西像妖魔鬼怪,他没有,他就觉得这个东西太天才、太不一样了,这种开放性是一种觉得天才无处不在,太伟大了。

卢浮宫

卢浮宫

  当然后来欧洲有很大的艺术家,可是一直到现代主义的出现,在文艺复兴到现代主义之间这一块有很多伟大的画家,可是开放性和启发性远远不如文艺复兴,所以文艺复兴对我们的参考价值是极高的。如果大家对文艺复兴不是那么了解,杨好写的这本书是一个非常好的入门点,现在都有经济条件了,去欧洲玩儿,去一次卢浮宫,去一次乌菲齐,去一次伦敦的National Gallery,还是柏林的老画博物馆,都不是什么难事。

  回到刚才杨好问冯梦波关于观众的问题,如果去柏林和伦敦,这两个博物馆几乎没有什么游客,里面待着的人都是喜欢看画的人,有大量大师的原作、画作、名作,可是名作数量远远不如卢浮宫和乌菲齐,就是因为这一点,它成明星制了。所以在卢浮宫和乌菲齐那里面大量的游客,人挤人的情况,很难静下心来面对自己,面对一个作品,或者是面对一个艺术史的片断。

  所以我们只是说这一点,如果你是特别重点要看某些画,当然卢浮宫和乌菲齐是逃不过去的,因为大师的原作太多了。如果你没有针对性,不一定要看某一张画在卢浮宫,或者是某些画在乌菲齐,建议可以去伦敦National Gallery,或者是柏林的美术馆,因为特别清静特别好,有杨好这本书作为一个结构、思想、框架,还有好多里面的故事,帮助你理解文艺复兴上下文,再看原作,这个事情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合。

  杨好:谢谢思源老师和冯老师。

(责任编辑:樊玮)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永恒的丝线
    永恒的丝线

    地址:北京松美术馆

    时间:2019-03-24 - 2019-06-23

  • 妙笔传神
    妙笔传神

    地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8-18

  • 陶韵瓷魂
    陶韵瓷魂

    地址:武汉博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6-20

拍卖预展

2019春季艺术品保真拍卖会
上海宏大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5月29日-30日
预展地点:上海黄浦区四川中路
2019年春季拍卖会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6月27日-28日
预展地点:北京五环大酒店五层
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百高(北京)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6月20日-22日
预展地点: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6%当前指数:6,52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2019毕业季】清华美院毕业展海量图
  2. 2 【头条战报】莫奈《干草堆》7.6亿元创
  3. 3 雅昌月度(2019年4月)策展人影响力榜单
  4. 4 【雅昌快讯】纯净而刚正 赵大钧个展“
  5. 5 【2019毕业季】首个AI都毕业啦 央美
  6. 6 杰夫·昆斯凭6.26亿《兔子》再回世界
  7. 7 【雅昌快讯】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导刘万
  8. 8 广东古今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5月
  9. 9 【雅昌专稿】大英博物馆爱德华·蒙克
  10. 10 【拍卖前瞻】追光者莫奈,和他光芒万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