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栏】孙欣:艺术家的梦无需翻译 可以借助作品体验另一个世界

2017-12-07 09:03:06 来源: 雅昌艺术网作者:孙欣
    收藏 评论

摘要: 艺术家张江舟 艺术家罗伯特·哈特曼 轻的重 艺术家拓展思想的视觉维度,在作品中探寻、发现、表达自我,即使投身于人类共性命题的阐释中。探究张江舟与哈特曼两位艺术家的个体美学,即是证明。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曾这样表述:“我们可以回忆起自己的梦,但如果别人不告…

艺术家张江舟

艺术家罗伯特·哈特曼

  轻的重

  艺术家拓展思想的视觉维度,在作品中探寻、发现、表达自我,即使投身于人类共性命题的阐释中。探究张江舟与哈特曼两位艺术家的个体美学,即是证明。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曾这样表述:“我们可以回忆起自己的梦,但如果别人不告诉我们的话,我们无法知道他的梦。”与众人不同,艺术家的梦无需多言,观者可以借助他们的作品去发现、理解、进而体验另一个透镜中的世界。

  张江舟创作于2011-2012年的《天地词》、《月光赋》、《大梦典》、《晚钟》、《清月》等作品,脱离了日常化的视觉经验以及偏于写实的形式语言,与此同时笔墨趣味从中获得强化,一个极具象征性、超验性的精神空间被悄然构建——图式的塑造依循纪念碑式的几何形态,将人物形象囿于平面化的构成体之中,这一刻,张江舟彻底拉开了梦的帷幕。

  曾经的军旅生活、越战经历使得作为艺术家的张江舟骨子里多出了军人的使命感与担当感,这使得他的画面具有坚毅、勇敢、荡气回肠甚至略显冰冷和严肃的气息,以至于我们很难在这样的作品面前玩笑、嬉闹,进而不由自主地听从他的指令陷入思考……某种程度上,被军旅生涯裹挟着的历史记忆是挥之不去的梦,代表着他所历经的人生,而他一次次试图自沉重的历史记忆中蜕变,想要飞起来,毕竟身处和平年代是另外一种属性的生活体验。

  两种情绪相互抵牾,昼夜交替进行着意识的拔河,其结果便是我们几乎在他的人物形象之中找不到一对稳立的双足——一切都是失重、轻盈、流动、往复的描述,漂浮的沉重感推搡着被聚合成群体的人从一张画跃入另一张……每一件作品都不同,又似乎是同一件作品。

  而创作于2015年的《记忆之霾》,则在历史记忆的入口处打开了之于现实生活所处情境的反思。这件作品类似于文学中的闲笔,上下文的节点意义:不仅在于将之于历史化英雄主义的追慕与怀恋转为一种落生于当下的“通感”情绪,而且意味着一个全新的视觉叙述的开启。在无数次迂回之后,张江舟终于将内心那些纪念碑式的人,融化为鲜活的舞动的人,进而像云一样“轻”。“轻”是张江舟一贯的美学,隐喻着硕大无边的虚无,折射出沉重的历史、现实、甚至每一个平凡生命。过往作品中,失重的人被几何结构赋予了稳定的玻璃罩,成为被封存的瞬间,物象的边缘线虚拟出历史与当下、理想与现实的对抗,呼唤着两种自由:一种是笔墨形式表述的自由,另一种则是囿于记忆试图穿越的自由。在张江舟这里,即使承载了难以承受之重,“轻”也依然存在,被瞬息凝固的之于英雄主义及生命意识的赞美与仰望从来都显现以双脚离地。

张江舟 潮起地中海 纸本设色 200cm×500cm 2016年

罗伯特·哈特曼 傻子,一直想知道原因 布面油画 210cm×280cm 1982年

张江舟 舞者 纸本设色 160cm×160cm 2016年

罗伯特·哈特曼 跳跃咂嘴的人 布面油画 210cm×280cm 1982年

  由此看来,创作于2016年的新作显现出被强化的“轻”美学,一切都有迹可循。以俄罗斯舞蹈家尼金斯基为创作原型的《舞神之殇》以及《时光》中松散、富有弹性的线引来丰富的视错觉,被重构的人物以模糊化迹象呈示出视觉图式的新构。又如《惊蛰》、《臆语》、《陨石》,线条与墨色的空处分离出一个个硕大的黑洞——尽管显现以留白的方式,隐喻虚无、流动多变的悲欢离合,俨然一部抒写人类命运的交响乐。直到《清明》、《谷雨》、《绿风》、《冷月》,我们发现,伴随着色彩语言灵动鲜活的发生,历史的内在主体性以及沉重的纪念感正在画面中消隐,转为天真烂漫、生机勃勃、众人皆我的景象:似乎所有此前的沉重都是为了这一瞬息空灵、生气、生命力的触发!

  除此之外,作为精神载体和形式手段双重意义的水墨本身所特有的灵敏度和表现力含有“轻”的属性,长于微妙触感的把握。毛笔毫末与宣纸接触之时所产生的气息自有其弹性、粘性、似有若无的内容,即使徐蒋体系试图以西方艺术的造型激发和拓展水墨的语言空间,但经过数十年的美育教化,就语言材质自身的属性而言,依然难以脱离“轻”的品质。

  而哈特曼的梦则是另一种“轻”,2015年他重新创作了1982年的四件作品,并将之命名为“神秘”系列,其中包含了四件作品:《无瑕者》、《弱的骑士》、《无名骑士》、《过去的国王、未来的国王》,不难发现其中天马行空的童趣与极具洞见的反思。多次出现的骑兵形象作为文化符号,是英雄的象征,意味着勇敢、忠诚、甚至牺牲——即使没有带过兵、打过仗,哈特曼也不能掩盖自己对于英雄主义发自内心的仰慕与触动。

  尽管油彩材料本身并不显现“轻”的品质,较之水墨而言,它更突出的是饱满的视觉冲击力,然而这丝毫不阻碍哈特曼“轻”美学的传达,他在组织历史、战争、宗教、神话、寓言、哲学并将它们落实为个人化精神图像的过程中有着不着痕迹的自由。而这种自由显现出“轻”的品质,单纯的色彩与块面形成的图式极具隐喻性,观者经过图像轻松逸入假想,甚至不会有过多的恐惧与悲悯,即使是以表述战争、杀戮、灾难为主题的《我们有炸弹》、《白龙必要杀红龙》。哈特曼运用德国新表现主义富于抽象性的创作手法营造出荒诞不经的哲学性精神空间,始终与现实保持距离的同时极大程度地拓展了精神边界,这使得沉重的事件有了“轻”的质感,观者在艺术家率真的语言叙述中升起一个可供想象的世界。

  若说张江舟的水墨是以情境触动众人,那么哈特曼则是以捕捉刺点激发。若仔细观看,哈特曼画面中的某个局部仍然隐藏着令人不安、焦虑的元素,或许是《瑞士》中飞奔的狗身上的十字、《翻译》里人体发出射线般的光、《我是谁,猎人》的那些环绕着猎人的绳索、《奇怪系统、狩猎游览》中被束住腿的以耳朵倒立的兔子……哈特曼尽可能地摆脱自然世界的逻辑,借助纯粹、理性的哲学思考落回情感的内部,此时产生的则是一个全新的视觉逻辑——在这里,内在精神获得恰切的理性结构——而这一逻辑的基座正是艺术家长期进行哲学视觉化论证的结果。

  一个人对于“轻”的向往程度往往与负重程度呈现正比关系。或许正是对于自由的无上渴慕,使得张江舟与哈特曼的画面都具有“轻”的意味。前者是游离的自由,源于现实、世俗的精神化游离,逸入自主桃源的心灵居隐;后者则是在场的自由,源于处境的天马行空的自由,发掘理性精神回归内在情感的意义。正如法国思想家梅洛-庞蒂在《塞尚的疑惑》中所表述的:“如果有一种真正的自由,它只能是在生命的流动当中,在对我们的起点和处境不断超越的进程中,同时不中断我们在这种处境中的存在。”

张江舟 陨石 纸本设色 160cm×160cm 2016年

罗伯特·哈特曼 旧时代和新时代 布面油画 180cm×220cm 2012年

张江舟 臆语 纸本设色 160cm×160cm 2016年

罗伯特·哈特曼 追逐阳光 布面油画 170cm×215cm 2010年

  折射

  目光投射在宣纸或者画布之上形成不同的视觉形态,如同光进入不同介质的交界面产生不同的结果。我们有过这样的经验,当长久凝神一件物品,就会发现它慢慢变得有所不同。对于张江舟和哈特曼,都有面对宣纸或者画布长时间不着一笔的时刻,或者说,这个状态正是腹稿的形成过程。

  在一次无意的对话中,张江舟曾经表示自己会经常立于宣纸前,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片空白,慢慢地,有意味的形式就产生了,开始他看到的或许只是一个轮廓,而后内容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具体,而自己莫名就变得胸有成竹起来,上来就画,气息连贯,那可真是带劲!这让人不由想到塞尚所理解的:深度并非出于精神的凝视,而是源于身体经验。它使得那一方可见的空白在与目光连接时生发出镜像般的映照,暗示出艺术家隐秘的内在精神,进而指引着他对这一抽象形式进行构建。哈特曼也总是在“温习”以往的视觉经验,在他凝视旧作的时刻,那些已经被附着了油彩的画面或许带来了更为模糊的镜像,其中不仅包含了可见与不可见的距离,还多出了艺术家源于不同时空的思想维度差异,进而构建出一个自我与它物、与世界、与过往自我的多重关系,很显然,哈特曼非常乐于进行多重关系的纯化与梳理,正如《笼罩爱情》、《修炼的天使,天使》、《破坏偶像主义》所显示的那样。

  人物形象最早“折射”在新石器时代的岩画上,记录以人形的符号和图案。在那个尚未出现文字的时刻,作为表达内心活动的图像记载了早期人类对于自然世界最原始的看法以及所处的现实。即使后来出现之于未知力量的描述也源于一种基于现实的精神寄托。水墨人物画自古注重形神关系,以形写神、传神写照都是对人物神态的描绘方式,而油彩人物画在文艺复兴之后,以凸显人文精神为核心的艺术家更是强化其描述的精微使笔下人物精神毕现。

  无论中西,起初作为精英传载工具的人物画在时代的变迁中逐渐走下神坛转向日常生活,由皇族到平民,由宗教到世俗,然而也因人物画裹挟了中西方不同时期的人文思想、价值取向,生发出隐含的图像学意义。张江舟与哈特曼正是在各自时代背景、文化环境中生成的个体,二人共性在于:以“人物”为载体传达内在精神。“人物”亦非人物,而是知见的折射,是历史学、人类学、社会学、哲学、文学、心理学等作用于内心产生的视觉逻辑,这一点无论是历经戎马生涯、尝试过多种形式艺术创作、深具文化责任与担当意识的张江舟还是辗转多校、始终对事物抱有好奇和怀疑态度的哈特曼都以个人的方式予以回应。

  张江舟的作品如同两片海——内心深处的微敏与深思熟虑的理性——交汇冲蚀出的岬角,其上驻扎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他拒绝肤浅、低俗的图像,强调社会担当意识和人文品质,那些未经消费时代沾染的原生态地区给他带来宝贵的心灵共振和生命体验,他在那里汲取创作原型;立于这个物质丰富精神匮乏的年代,他借助擦笔、没骨捕捉支离破碎或者浮光掠影的情绪,整齐中求变化,束缚中求自由,关怀人自身的问题并从中体验内在自我。

  创作于2016年的新作大多以二十四节气命名,意象化的图像被赋以精神化色彩,反复提炼的粉红、粉紫、浅绿被符号化地选用,附着在人物群体以及他们的周围,何尝不是张江舟城中远思、俯仰古今、复又遁于现实的一梦。哈特曼借助一系列动物形象,诸如狮子、鹅、蛇、松鼠、鹿、羊、兔子、狗、驴、骆驼等隐喻性元素将观者引入戏剧化场景中,在无时性叙述的内部寻找时间的循环。场景中的人物以想象力为基础,以真实事件为参照,也或者完全虚构。大大小小的元素彼此交叠、镶嵌、并列生成客观世界中尚未出现的意义组合,以及有关于它的所有想象。

  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说:“各种学问,最根本的目的,是要解决‘人怎么活着’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必然关联到艺术家的所处环境,知见形成的来源。哈特曼出生于二战以后,几乎是伴随着德国新表现主义的发生而成长起来的艺术家,不仅潜移默化受到德国文化系统的影响,而且他善于广泛吸收养分,画面可以看到来自毕加索、莱热甚至导师博伊斯的启发,多年来倾心于人类共有的命题:爱、战争、宗教、哲学、神话、寓言等,并将后现代主义之后的当代情绪,诸如无可奈何、无所适从、不确定性毫无保留地渗入画面之中;而生于60年代的张江舟则一路历经文革、越战、从中国近三十年天翻地覆的改革开放中将内在的农耕情怀与都市情结、征战英雄与知识分子、体制与自由、理智与浪漫充分搅拌,浑然一元。或许是两位艺术家内心共有的英雄主义、文化的使命感,以及对于内在情感象征意义的寻找,使得张江舟和哈特曼有了某种对应。

张江舟 霞色天堂 纸本设色 149cm×166cm 2016年

罗伯特·哈特曼 我是谁,猎人 布面油画 200cm×160cm 2008年

张江舟 女神简历 纸本设色 142cm×299cm 2016年

罗伯特·哈特曼 黄蜗牛的符号 155cm×120cm 布面油画 1994年

  结语:

  任何一种艺术形式,无论水墨还是油彩,艺术家如果长久浸淫其中,以足够的时间与劳动侍奉,作品会自然而然显示出一种与己相关的品格与气质。生长轨迹、知识结构、视觉经验、悟性与智性……它们统统作为隐秘信息构建出形式语言背后的个人性,成为一件作品得以言说的内在原因。即使是一件精微的小画,同时容纳历史、哲学、舞蹈、音乐、宗教以及偶发的情绪也是完全可能的。事实上它的能量来自于艺术家的文化基因库,即使是信手之作,也显现出某个瞬间的人的真实,艺术家个人的真实。而当作品一旦完成,就成为了一个“它物”,正如美国艺评家苏珊·桑塔格所认为的那样,它成为了它自己,不是为了物象而存在的存在。它完全可以脱离现实的视觉逻辑,使一个意象、不切实际的看法或者偶然产生的精神状态长久存在,并为之提供了所有存在依据。这就是为什么张江舟与哈特曼如果单纯以绘画进行交谈,话语反而显得冗赘的原因。

  他们的艺术观具有某种一致性,尽管选择的是相异的形式语言。他们都认同一点,倘若艺术创作受制于资本市场的牵绊,仅停留在表面形式的制作与翻新,不能给人们以触动、共情、反思的心灵体验,不能承载和传达人类共有的精神性质,便不具备深入探讨和研究的价值。新风格不只在于形式的新生,而在于其被赋予的新内容、新观念、新思维角度的发生。真正的艺术近于灵魂,不仅仅是对纯粹形式的探寻。相较于当代艺术领域流行的低智化反叛意识、快餐式投机性的图像制造,他们的作品是缓慢生长的作物,显现出思维状态的持久性与延续性——比如我们会发现张江舟作品中造型方面一贯保有流动、失重的韵律,尽管这韵律在不同状态里呈以富有差异性的精神空间;又如哈特曼那些标注以“1982/2015”为创作年代的作品,一个自二维空间中爆发的时间张力,一颗叠加了多重审美经验迟迟凝结的果实。在他们的作品中,更多的是真诚内省的艺术态度,弃离娱思风味的人文景观,自我与世界关系的发掘与传达,朝向人类感知维度的视觉创造——而作品,是张江舟与哈特曼分享给观者的通用语言。

  或许不仅如此,当美术馆往来的观看者缓步离去,匀散于画面的灯光消隐,馆门闭合,只余他(她)们窃窃私语……

  2016年2月21日于望京

  (注:此篇文章原名《无需翻译》,写于“当水墨邂逅油彩——张江舟、哈特曼艺术交流展”前,题目为编者自拟)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孙欣专栏]

  孙欣简介:

  孙欣,1982年生于山东,现生活工作于北京。美术评论家,策展人。先后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曾任今日美术馆《东方艺术·大家》杂志责编、《画刊》杂志“走进艺术家工作室”栏目特约专访主笔、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推广中心展览策划团队成员、筑中美术馆首任执行馆长、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当代书画部负责人。现为“视觉之秘·艺术个案系列”丛书主编、中国书画杂志社艺术交流部编辑兼书画院副秘书长、安徽大学兼职教授、中央财经大学39号艺术空间学术总监。著有艺术评论集《如面》(2015年,广西美术出版社),主编有“视觉之秘·艺术个案系列”丛书(田黎明卷,2015年,文化艺术出版社)。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展览 油画 哈特曼 张江舟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3%当前指数:7,658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