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用最震撼的画作感动人心——谈康勇峰的绘画

2016-05-18 09:04:38 来源: 艺术家提供 作者: 李依依
    收藏 评论

摘要:起初,是被康勇峰的自画像系列(「不要在意我是谁」系列)吸引。 在厚实的颜料下,在轻盈的色彩中,流露出主角脸上那股精准的神韵,如果凑近看作品,却仅是一整片非具象的颜料罢了,画面上的力度感,始终紧紧抓住了观者的目光。画中的这位主角似曾相识,仔细思索脑海的记忆库后,原来是梵谷。梵谷一生描绘了多幅自画像,从…

  起初,是被康勇峰的自画像系列(「不要在意我是谁」系列)吸引。

  在厚实的颜料下,在轻盈的色彩中,流露出主角脸上那股精准的神韵,如果凑近看作品,却仅是一整片非具象的颜料罢了,画面上的力度感,始终紧紧抓住了观者的目光。画中的这位主角似曾相识,仔细思索脑海的记忆库后,原来是梵谷。梵谷一生描绘了多幅自画像,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轻易辨认出梵谷的脸庞特性:黄帽子、红发、红胡子、崚角分明的脸与目光炯炯的双眼,同样从这些作品中,在梵谷逝世之后,世人还能够感受到梵谷生前的精神状态,时而流露出坚毅无比的创作热情,时而流露出空洞焦虑的不安,艺术家的自画像在艺术史上,向来都是让人们更认识这名艺术家的一大重要线索。回到康勇峰的作品本身,令我好奇的是,他画的不是自己的自画像,而是梵谷的自画像,又或者可说是,他透过梵谷的自画像,把自己的自画像给融解进去,合二为一地成为同一张画作。

  梵谷对于世人的影响,可说全发生在他逝世之后。一是梵谷短暂一生的悲怆生活,另一是梵谷在绘画上的独特风格。终其一生无法销售自己的作品,始终被精神疾病困扰而精神状态不稳,在穷苦至极、精神备受折磨的状态下,他无法停止绘画,这彷佛是他唯一的出口,因此,梵谷的画作之所以感动人心,就因为梵谷是用他所有的生命力量来绘画,这些力量一旦在画布上诞生,就不会消失,而是随着作品传世下去。对于康勇峰而言,梵谷就是他的启蒙导师,透过阅读,跨过时空,艺术家们找到了心灵上的契合,这无疑是艺术之所以永恒当中最迷人之处。

  除了梵谷之外,另一位目前康勇峰所描绘的自画像对象则是林布兰特。日前不久走访了一趟阿姆斯特丹,这两位艺术家无疑是荷兰最重要的艺术巨匠,而林布兰特一生的命运也可谓跌宕起伏,虽然从小家境富裕,后来艺术事业志得意满,却在妻子、儿子相继辞世,画作又惨遭无情抨击,穷困潦倒之际又身染重病而逝世,这般人生情节不禁令人唏嘘。

  在康勇峰的作品〈不要在意我是谁No. 2〉中,画面有四个基本色调:蓝色帽子、肤色面容、绿色上衣、淡紫红色背景,简单却也繁复地再现了林布兰特的严肃神情,绿色眼珠的描绘则特别具有神秘感。而另一幅〈不要在意我是谁No. 20〉,则取材自林布兰特1630年的一幅自画像素描,当时林布兰特的画作虽然受到欢迎,但名气却不是太大,这件自画像的神情格外有趣,艺术家睁大的双眼彷佛看到了令人吃惊的景象,或许也可以轻松解读成被观看者吓了一跳吧!然而,在康勇峰的笔触下,不仅色彩缤纷,粉绿、粉蓝、粉红色构成的背景下,主角的金发、绿衣、黑帽格外被凸显出来,睁大的双眼与微张的双唇,完全捕捉了生动的神情。

  从康勇峰这批最新的「不要在意我是谁」系列中,可以看到艺术家对于经典作品的挪用,而他所选择的题材——艺术家的自画像,尤其现阶段只画了梵谷和林布兰特这两位艺术家自画像,这点无疑与其他同样是挪用经典作品的艺术家有着出发点的不同,正如康勇峰所言,他更在意的其实是「人的问题」而非「艺术的问题」,透过自己在21世纪的当下重新诠释,探索的是艺术家最本质的状态,出于景仰,出于共鸣,虽然画面的主角是梵谷、是林布兰特,但画面的核心精神,却始终围绕在康勇峰身上,可视为是当代艺术家的一种精神寄托,康勇峰也相当成熟地表现出他的艺术技法、他的艺术概念、对于形体、色彩的高度把握,甚至也刻划了属于他这个时代的当代氛围:一切看似热络、轻松、活泼,实际上各种金融危机、食安问题充斥,现代人的生活进步了,但现代人不见得比旧时人们来得幸福。

  「不要在意我是谁」系列往前推,康勇峰在场景上的处理也可看出他的绘画脉络。比如以梅花为主题的「风景碎片」系列,这组系列的背景约略可分为两类,一是犹如暴风雨般的暗灰色系,另一则是春意盎然的粉红色调,每一件作品的构图和谐而完整,或是白色梅花,或是粉色梅花,共同之处在于,除了梅花的意象之外,画面还多了一份浓厚的爆裂感、冲撞感、冲突感,强而有力的笔触与花朵的娇柔相对。康勇峰说他之所以画梅花,是因为梅花的「气节」。

  自古以来,咏梅早已经是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题之一,诗人寄予了梅花高洁的人格美,或咏其意志坚强,或吟其君子之风,或颂其节操凝重,比如宋代欧阳修写的《对和雪忆梅花》:「穷冬万木立枯死,玉艳独发凌清寒,鲜妍皎如镜里面,绰约对若风中仙」,赞美梅之风骨;辛弃疾在《临江仙.探梅》中写的「冰作骨,玉为容,常年鬓云松」、「更无花态度,全是雪精神」,赞美梅之精神;钟爱梅花的陆游在《落梅 》写的「雪虐风饕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过时自合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赞美梅之气节。从这点切入,康勇峰虽然是以西方的油画来表现,但潜意识的动机却又回归到东方文化,而在他所营造的画面中,梅花俨然流露出另一种桀骜不驯的性格,倾尽全力的绽放是一种宣示,是一种挑战,是一种不朽。

  至于近期的纸上油画作品「丛林」系列,又可以看到康勇峰依然继续在探索绘画的实验。画家在挑选主题时,总会有一段时间被本身的技法牵着走,画家会有自己喜欢的特定事物,但可能不是因为自己真的那么喜欢画那些东西,而是因为本身的技法适合那样画。从康勇峰的创作脉络来看,他总是画自己喜欢的特定事物,而从中放弃或修正原本已经极度熟练的创作技法,画家总是必须在实验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最擅长什么,发现哪些主题最为棘手,如果一味继续耽溺于自己熟练的技法中,久而久之,观者也会对于那些了无新意的画面感到厌倦。

  「丛林」系列奔放有力,在狂乱的笔触中,维持一种理性的和谐结构,以及潜藏的动感、力量感,这一切在在回归到康勇峰一开始所言,「让自己是用一种『感觉』的方式去看待自己的作品」,在各系列作品中,一以贯之的是他所喜爱、所欲传递的力量感,无论是废墟、汽车、花卉、自画像、丛林⋯⋯,这当中的各种不同技法的磨练倒是其次,因为无论要使用哪一种技法,以他原本的扎实基础,大概没什么可以难倒他,于是,画作的精神便显得至关重要,如果缺乏了这股精神,康勇峰或许无法达到现今这般绘画成就了。

  「艺术真正需要的是,画家的想法与时俱进。要做到这样,就必须改变态度,而不是改变主题。因为改变态度对我们最有帮助,也最有可能发展出新的技法。」康勇峰的绘画生涯正朝向人生的高峰迈进,在目前看到的所有作品中,他的艺术基石俨然其稳无比,期待他未来带给观众、收藏家们的「惊喜」。在这个时代,要当一名艺术家很容易,也很困难,另一方面又经常听到朋友们抱怨找不到好的作品,找不到好的艺术家。在纷乱的环境下,无论艺术创作或艺术收藏,保持本心,终能遇见乌云之中的曙光。

  专访如下:

  李:谈谈小时候对于「绘画」这件事的印象。

  康:小学时住在农村里,也不可能有画画的机会,我也完全不喜欢画画。后来因为户籍的问题,刚好有亲戚的户籍在湖南的冷水江市,家里给我买了户口,于是我就到都市上学,同时也住在亲戚家中。那时我的表哥是画画的,就因为这样我表哥谢军介绍了我去美术班,因此也就接触到了绘画。当时我无意中看了梵谷的自传《生命的渴望》,看完相当感动,我从农村到城市,从家里到寄人篱下,心情是很复杂,那些文字读了觉得特别亲切,完全激发了我的欲望和渴求,我当时大约十三、十四岁的样子,就有一点很单纯的想法,既然要画,就希望做到最好。

  李:因为就读美术班的原因,也就以考美院为目标吗?

  康:当时我们那个美术班很小,没有关于高考的书,所以一开始就看大师的书,同学都很狂热,许多人都想当大师,考美院油画系是唯一的目标!回想起来,地方虽然小,但老师却是很好,老师不会对学生说:「你这画得不对!」,反而会说:「画得不舒服!」这种不舒服的原因当然很多,包括形体、色彩等,这种教育态度对我很有影响,在无形中养成了我评画的看法,也让自己是用一种「感觉」的方式去看待自己的作品。每个人都应该建立一个自己的美术史,用一个自己的方式去看艺术作品,所以任何人的作品在我眼里都会有不同的方式去解读它。

  后来我也很庆幸考上了天津美院,因为天津美院的教育特点是对艺术本质的追求,以及对人的尊重。艺术家不是被教出来的,而是老师给你一块自由的土壤,让艺术家自然地成长,我根本不需要老师的鞭策,因为喜欢,自己就会很主动地去画画。

  李:进入美院之后,应该发现美院跟你原本想的不太一样吧?有没有什么新的启发?

  康:这方面我是比较理想主义的人,这也是我的人生态度,觉得既然要做了,就要把它做到最好,我一直都是这样要求我自己。至于艺术的影响,这不需要老师介绍,我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很多艺术大师。不过我也有遇到特别好的老师祁海平先生,他能根据个人的特点、性格、追求上去引导学生,让学生自己在不断实践和思考中成长,并逐步找到自己的艺术思维、方式和语言,在大学时期能遇到这样的老师是很幸运的!

  李:在天津美院的创作就是以油画为主吗?那时多半画些什么主题呢?

  康:对,因为我是油画系。大二的时候画了一张14公尺的画作,当时也没想太多,就愈画愈大张了,我的画作通常满有力度的,因为我喜欢有力量、能震撼人心的视觉。

  李:大学期间创作的状态如何?最感兴趣的是什么?或是题材?

  康:我从大一开始就一直画得很好,大二的某一天,突然觉得画得好没什么意义,就开始很崩溃,也觉得很痛苦,一直想着怎么样才能让作品更有意义、更有价值。我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写写东西,有时深夜写得很绝望,还写得哇哇大哭!

  当时我看了一些哲学的书,比如尼采,我发现他跟梵谷的精神状态都比较自我。我不敢说是研究,可以说是一种体验,就是我尝试把自己深层的一种精神状态体现在我的画布上。刚刚我提到,我喜欢画面有力量感、悲怆感、能够令人振奋的视觉,大学时期画了一幅废墟为主题的画作,当时完全不考虑其他因素,单纯就画我喜欢的,透过想象力,把画中底藏的精神、意义给画出来。我其实一直在寻找,我不是为了艺术而艺术,是为人生,艺术跟我是一种平等的关系,我成就了绘画,绘画也成就了我。

  李:起初比较完整的系列是?

  康:研究生时期画了关于废墟的系列作品,那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是我所有艺术最开始的地方。当年带着我画画的表哥突然去世了,人活着最可怕的是,死的时候还有许多未完成的事,没有按你的心做你的事,我觉得这很可悲、很遗憾,我不想要这样的遗憾,所以希望自己用每一天的生命状态去要求自己的绘画。我对生命的理解与常识是创作的原因,画的各种废墟,都是逝去的东西。人应该用生命的状态去面对人生,而不是用人类的状态去面对人生,因为人有悲欢离合,生命则没有,生命极度纯粹,生命可以像鲜花一样盛开,而死亡也是生命的一种状态。画废墟的时候,可能别人看起来是悲伤、消极的,但我其实是赋予它一个全新的意义及状态。

  接着汽车与梅花的系列是同时进行的。我喜欢梅花的「气节」,但我从来没看过真正的梅花,所有图片都是在网络上搜寻的, 我常说:「让全世界所有的摄影师都在替我拍照!」如今的网络世界才有这种条件,有时我也会把梅花画得特别大朵、特别粗暴,跟大家理解的现实生活的素雅梅花或许不太一样,但这就是我所赋予作品的一种状态吧!

  李:梅花系列(「风景碎片」系列)现在也还正在进行吗?

  康:是的,因为每次都有新的感觉。后来我开始画自画像系列,因为自画像对我说是很私密的,艺术家自己画自己是一个转化,自己抓的感觉跟别人是不一样的,这并不容易。一般自画像就是临摹,而我画的则是一种省视,若干年前我一直想画肖像,但是找不到这个理由,后来终于找到这个点,让我开始画自画像。

  李:自画像系列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康:2012年直到现在都持续在画,这几年一直在做各种尝试,觉得没想好,就一直没有特别展出,所以这次的自画像系列算是首次曝光。

  李:这组自画像系列中,融合了意境、技巧,以及神韵,你是如何捕捉到的呢?

  康:其实他们都有故事,都有自己的语言。我们在一起时有很好的状态,是一个很好的结合。我喜欢力量感、粗暴感,喜欢泥土肥沃的感觉,他们的精神状态本身就很有力量。通常我会画好几张素描稿,找到一张最适合的来画,在画的时候,觉得是把自己的艺术语言、当下的情绪给画进去,比如我们现在看到梵谷的自画像,还是有实实在在的解读,我希望我的画能有个具体概念出来。

  李:会不会觉得自画像系列的困难度比较高?

  康:这是我目前画画最困难的系列,困难的地方在于,已经存在一个根深蒂固的形象,要再重新诠释,还要加入自己新的技法的实验,比如我以前的画作都是有一些步骤的,绘画方法相对比较可控制,可是在自画像系列中,我把所有的步骤融合起来做,又讲求速度,又讲求时间,最后只能靠意志来画,因为前面完全没有任何路能告诉你该怎么做,完全没有任何借鉴。因此这个展览名称就订为「绘画的意志」,不仅仅跟艺术有关系,更是跟人、跟生命本身有关系。

  李:从你的画作来看,似乎都会融入较喜悦的色彩?

  康:对的,最早是从汽车系列开始,将悲剧以喜剧方式释放出来,让背景很美、很诗意,颜色会影响人的意识。

  李:画面的颜料很厚重,希望藉此营造力量感?

  康:其实现在我不是用绘画的要求去要求我的画面,而是用自己的感觉去要求,现在也画得很慢,就是做回原本自己的样子,不再是简单地去画一件画作出来!

  李:你如何选择自画像的主角呢?

  康:我选择我了解的人。目前选择了梵谷跟林布兰特,我为什么选择他们?因为他们的作品都表现了生命的意志,表现了人的尊严。最后选了「不要在意我是谁」做为系列名称,这个名称我想了一年多,一直在想怎么让这个题目有意思一点!

  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环境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会不会感到很焦虑?你是如何去适应大环境的变化?

  康:从一开始,我的创作一直都有自己的喜好,依着自己的心在走,比起艺术的问题,我可能更在乎人的问题,艺术都是暂时的,都是人决定的。很多现在所谓的当代艺术,一看就知道是空虚的,没有价值,而且不真实,我不喜欢这样的东西,不会有什么直接的影响。艺术就是艺术,绘画就是绘画,以前只是单纯地去表达,现在会从画面本身,从画面的整体状态去进行思考。

  并不是说在一个好的环境里,就可以诞生出一名优秀艺术家,中国的艺术环境最好的地方在于它同时也是最混乱、最不可思议。回到我自己来说,我的目的不是去讨好别人,而是坚定地做自己,回到生命的本体,让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接受我的作品,也不是处在自己孤单的小世界里,所以我一直是用坦然的心情去接受、去适应这个大环境。我始终希望,我的艺术可以超越时代。

(责任编辑:张彦红)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艺道长青”
    “艺道长青”

    地址: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9-12-10 - 2020-02-09

  • 三少
    三少

    地址: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

    时间:2019-12-07 - 2020-02-06

  • “美育人生”
    “美育人生”

    地址: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9-11-01 - 2020-05-03

拍卖预展

2020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
上海金沪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3月4日-5日
预展地点:上海市黄浦区王宝和
2020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
上海元贞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3月2日-3日
预展地点:上海市徐汇区淮海中
2020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开禧国际拍卖(北京)有限
预展时间:2020年3月27日-28日
预展地点:北京天伦王朝酒店B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8%当前指数:6,478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河北美术家在行动
  2. 2 “生命无价 艺术有力”公益拍援助武汉
  3. 3 那是一座大山——我画“钟南山”手记
  4. 4 【雅昌专稿】2020年启动 疫情影响下画
  5. 5 2020年TEFAF MAASTRICH
  6. 6 疫情牵人心 山东高校大学生手绘真情
  7. 7 关注:当代开创了自己独特风格的 陕北
  8. 8 【雅昌快讯】豪瑟沃斯原计划香港巴塞
  9. 9 冯朝辉:说说几点易错的中国画论知识
  10. 10 【雅昌专稿】为你揭秘青年艺术家的成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