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对话|岳敏君:我们无法看清这个世界和我们当下的处境

2021-01-11 11:08:44 来源: 雅昌专稿 作者:刘倩 
    收藏 评论

摘要:刚刚过去的2020年,当疫情席卷而来的时候,艺术家岳敏君在云南待了几个月,画了一批和花儿相关的作品。依然是标志性的大笑,闭眼的人脸变成了盛开的花朵,更加魔幻和怪异。显然,岳敏君笔下这些盛开的花朵,只有在日照充足的云南的阳光下,才能开得那么绚烂和妖艳。鲜活的花瓣和花蕊似乎还在生长,张牙舞爪地试探着这个…

刚刚过去的2020年,当疫情席卷而来的时候,艺术家岳敏君在云南待了几个月,画了一批和花儿相关的作品。

依然是标志性的大笑,闭眼的人脸变成了盛开的花朵,更加魔幻和怪异。显然,岳敏君笔下这些盛开的花朵,只有在日照充足的云南的阳光下,才能开得那么绚烂和妖艳。

鲜活的花瓣和花蕊似乎还在生长,张牙舞爪地试探着这个世界;画面更加明亮,色块对比更加直接,看上去很美好,却传达出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无比契合疫情以来的社会现状、人的情绪,以及这个魔幻的世界。

U1LU3up7M9zu0Hkcg2r6W5WD5e6niWml6kMD6DCz.jpg

岳敏君 《百合花》布上油画 120X100cm 2020年

ZRxiTih8n0CK13W29jjKL2BzFg9gxO1Y8UQSxWnw.JPG

岳敏君 《月季花》布上油画 250X200cm 2020年

“怒放的花朵是美好的,但这种美好又似乎是浮于表面的,背后可能隐藏和遮蔽了什么,让我们没有办法看清这个世界和我们当下的处境。”很多年来,岳敏君始终用他的绘画表达着他所观看到的现实背后的问题,关乎社会和文化。

这位1962年出生于黑龙江的艺术家,在过去的30多年里,作为玩世现实主义的代表艺术家,始终处于关于当代艺术不同话题的风口浪尖上。近几年来,当艺术领域不断涌现出来诸如科技艺术等各类新趋势与新话题,作为绘画艺术家的岳敏君参与并不多。当疫情让世界停摆,诸多话题回到艺术本身,关于当代艺术本身,岳敏君是一个很好的个案。

FNMVrWG0PBhId5DjXRDLNpe9CYWSZkGNEYbJJRUr.jpeg

艺术家岳敏君

谈及艺术的话题时,他本人的神情与他画面中的表情反差极大,始终严肃、皱眉,不苟言笑,甚至每一句话都是深刻反思而来。

画了大笑很多年,依然没有结束,岳敏君也反问自己,但他觉得用大笑去尝试探究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外界对于大笑的理解,有人觉得他是在用灿烂的笑容去面对这个悲伤的世界,有人认为他在隐喻和嘲讽很多现实,有人认为他用赖皮的嬉笑去表达犯忌般的快感,有人认为一笑皆春,开怀大笑,整个世间都成了春天,他对这一切的解读都欣然接受与尊重,并继续以自己这种独特的方式去诠释自己的回答。

关于变与不变,岳敏君并不愿意刻意去分析,他强调绘画就应该跟着直觉走,认为绘画更像是一种心理和生理感受的表达,跟着直觉表达出来才是对的。当然,这么多年来,他的绘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画面更平面、色彩更明亮,色块之间对比更明显,在视觉体验上,一切都变得更加简单直接。不变的,还是那张笑脸,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用色习惯,还有那令人琢磨不透的气氛。

1w9stKYZWJTz0amaUxebaQMruFGrYPZb4QlmlZoV.JPG

kBF2TRhk6GlWSEDzHiSPtTedDkn2pRbMNeYF80k1.JPG

DQmvleqyDtEXx5V1HAK6Fd3WmlV2pFieeYCdlItp.JPG

正值2020年即将结束之际,他的最新个展“我们这个时代让人迷惑不解的笑声”在韩国Hangaram美术馆开幕,首尔展出之后,并将前往釜山市市立美术馆展出,展期长达18个月。此时再看他的创作,有了诸多不同感受,理解了那句“他以绚烂和诙谐的画面应对这个时代”。我们借此机会,与岳敏君聊聊他的作品,和他近期关于艺术和社会的思考。

作为早年进驻宋庄的艺术家之一,岳敏君的工作室如今依然位于宋庄,在某个胡同的尽头,一处安静之地。大笑的雕塑,大大小小,分布在院子里的各个角落,让这个冬天的院落并不萧瑟。室内空间并没有特别大,不同时期不同题材的创作布满了工作室的每一面墙,“场景”系列、迷宫系列,还有在创作中的花朵系列,以及几张小画的最新尝试。

岳敏君说,相对于从前热闹的时光,他更喜欢现在的安静,让自己处于一种持续稳定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每日按部就班地从家到工作室,每天都有几个小时坐下来画画的时间。这是一位当代艺术家疫情后的工作状态。

对话岳敏君:关于新作

雅昌艺术网:岳老师您好,能否跟我们谈谈您在2020年的新作?一系列和花儿相关的作品?

岳敏君:当疫情发展为全球性的,突然改变了世界的节奏,也在考验人类在面对疾病的时候所采取的行为。我们也看到,不同文化之间,不同人之间,不同国家之间的选择也形成了某种冲突,当然这种冲突并非是战争性的冲突,而是基于不同文化导致的选择。

依据这种感受,我画了一系列和花相关的画面,花代表一种美好、快乐,这批作品带给人的感觉像是人笑的像花儿一样美好、灿烂。怒放的花朵是美好的,但这种美好又似乎是浮于表面的,背后可能隐藏和遮蔽了什么,让我们没有办法看清这个世界和我们当下的处境。

TUpUtky7eIjrw6qmmdpvWsHxr1J8fXatkK34ULCN.jpg

岳敏君《扶桑花》布上油画  150X120cm 2020年

RJmcgPytWQcvCQHSNf5Dqe7mw5EQMTSJe0RfjxMy.jpg

岳敏君《玫瑰花》布上油画  150X120cm 2020年

这似乎也带给人们一种警惕,当我们选择了一种面对灾难的方式,付出了什么代价,会带来什么结果?当我们回看,历史往往都是相似的,当灾难到来之时,人类总会面临着很大的危机,一方面是要规避灾难,另一方面也要警惕。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选择这种特别绚烂的呈现方式?尤其是对花朵的描绘,那种花瓣的形体、色彩,都是非常具有视觉冲击力的。

岳敏君:我觉得这是画家的一种心理诉求,当我有了这种生理和心理感觉的时候,就是要把这种感觉给展现出来,我使用了非常过分的颜色和夸张的形体,对我来说,这是一种从生理传达到视觉上的一种需求。疫情期间,我也尝试了那种看起来比较雅致的画法,但是还是觉得用看上去血淋淋的色彩更对一些。

我的作品指向的都是个体跟社会关系之间的问题,艺术创作是无法逃避开地域束缚的,比如我没有办法去创作那些和西方有关的问题,我觉得我关注的问题都是我们当下的问题,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文化的视角和问题意识

雅昌艺术网:跟很多60后老师们聊天的时候,有一种共同的感受,那就是您这代人所关注问题大多是思考的很多根本问题,可能和历史、当下、文化、民族都相关?

岳敏君:我最近在看杨炼写屈原,写流亡故事,还是挺有启发的,实际上我们现代中国的很多词汇都来自西方,比如革命、统计、物理等,很多概念都来自于西方,先翻译成日语,再翻译成中文,其实很多现代词汇和概念都是我们传统文化中没有触及到的问题。

我们的传统文化是根深蒂固的,我们的传统和我们的现在存在一种割裂,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将全世界各个民族的文化看成自己的文化,摆脱历史对我们的束缚。其实我们最怕的就是和不同的民族文化划清界限,划清界限的时候,我们就会屏蔽很多优秀的知识和文化,更容易把自己限定在某一个特定的区域中。

yFBJzThrmRt0nY6zihgtHNhugNNI3QXhWI1IktUS.jpg

岳敏君 《粘贴-1》布上油画 170X140cm 2019年

hJZVzzx0pQBqoU1OwCte6hRmXuaEP6nV1TElQgl0.jpg

岳敏君《粘贴-3》布上油画 60X50cm 2020年

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叫“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觉得一个真正的民族,不仅仅是面向世界,也应该面向宇宙,把整个世界中其他人类文明都看成是自己的,不应该分地域、人种、男女。我们总是这样,当我们遇到了国际问题,我们总会排斥其他文化。

我始终觉得应该把全世界的文化都看成是自己的文化,而不应该有对立的区分。否则我们可能就在自己的眼前竖起一个大屏障,拒绝有时候并不是好事,我始终认为民族主义的视角是有问题的,我们应该开放地拥抱世界,拥抱整个人类的文化。

当我们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是一个保守者,只拥抱自己文化的时候,这的确会给我们带来某种安全感,我们会感觉很幸福、安宁和踏实;但是当我们和世界发生关联的时候,总是不稳定的,总会有一种紧张、慌乱和刺激,但是我们又不能固守于自己,所以我们总是在这种面对本民族的文化和外文化之间之间博弈和较劲。

雅昌艺术网:所以当你在用艺术语言来表达的时候,是脱离不了这些关于社会和历史思考的。所以很多人在评价你作品的时候,总会提及讽刺现实、隐喻社会等话题?

岳敏君:其实我也始终认为,艺术家理应专注于纯粹的艺术语言,我也认为那才是一种更健康的艺术语境,艺术应该更加纯粹,艺术应该无关其他,如果艺术家们的创作都非常纯粹我认为才是健康的艺术环境,但是我的作品却始终无法进入那种专注于艺术本身的境界,我的艺术做不到不和社会问题关联起来。

或许这和我成长的时代背景,接受教育背景、生活状态都有关。我受教育的时代是70年代,面对的都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问题,甚至是阶级斗争等社会化的问题,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像更年轻的艺术家那种可以不关心社会问题。

曾经,我觉得我也可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断的意识到当我们自身文化和社会中的问题如果没有解决的时候,最终还是要爆发。我始终觉得问题如果不解决,是无法进入一种新的探讨艺术的状态中。所以我还是要回到问题中,用艺术的方式去表达问题。

RxgbpmSMF7p1yEvkz9wmHzJEf8jhk17gItsNxKiw.JPG

岳敏君《拳头花》布面油画 170X140cm  2020年

vgReU0nY0iQnwDUEmcOdA7u0Nu4ePrQaAAGrbYun.jpg

岳敏君 《三剑客》布面油画 80x100cm 2019年

画了很多年大笑 依然没有结束

雅昌艺术网:所以你的大笑画了很多年,这么多年来,对于这个标志性的画面所要表达的思考有变化吗?

岳敏君:画面中的大笑,从一开始到现在我觉得本质上并没有什么改变。我自己也会反问为什么能持续这么长时间画大笑,没有结束,我觉得还是关注问题。或许中间有一段时间,这种笑会倾向于日常化的表达,或是纯粹的艺术语言的表达,但是过了一段,那种问题意识又回来了。

雅昌艺术网:迷宫系列呢?

岳敏君:迷宫系列其实就是我想表达的那种我对我们自身文化的困惑,我们总是受困于我们自我营造的迷宫中,从一个空间到另外一个空间,似乎有一种变化,但现实却是没有变化的。这个迷宫指向的是,看似有些东西被外来文化打破了,但其实并没有被彻底打破,可能只是在表象上产生了一种刺激,看似觉醒,但核心问题却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x3Hde955SQhuKAYWnUrTBJbrMgjTuyjSVGkpSN1K.jpeg

岳敏君《孔丘-迷门系列》 布面油画 2012

雅昌艺术网:您刚刚说您的绘画指向的是无法逃脱开地域束缚的,在探讨地域性的话题。但是一直以来,作为当代艺术的代表艺术家,很多人一直将你的艺术和西方关联起来。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岳敏君:这个问题其实是我们的视野问题,就像是我们如果是一个村子,有人看到你画的画跟村里的人画的不一样,大家就会觉得你画的不是这个村子的东西,认为你是外来的。但是别人一看,这只能是你们这个村里才能画出来的,但是我们却不自知。我们总是处在某一种境遇中,但你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境遇是什么。就像是80年代,很多朋友出国的时候就聊到过,中国就像是在一个宝塔里,你不知道宝塔有多高,但是当他们走出去的时候,才知道宝塔有多高,但是我们置身在其中的时候却是看不到的。

rEkQBHJF0Cf0kLFfAlufQ4IPnaYdLhcODTfuyFCC.jpg

岳敏君《蔚蓝的大海》布面油画 250x200cm 2018年

雅昌艺术网:所以其实您的作品是非常东方化的作品,比如画面的色彩和那种营造出来的视觉冲击力。

岳敏君:我觉得我的作品的色彩起码是跟优雅谈不上的,这可能是我从小就养成的颜色之间的习惯,总有一种相互不搭界的感觉。我画画更多的是靠直觉,并没有特别推敲过我对色彩的搭配和选择,如果从分析的角度来看,确实我是在寻找一种差异。这种不协调感让我会感觉比较舒服,真的是太奇怪了,可能会产生一种视觉上的冲突,这种冲突有时候会在展出的时候看的比较清晰一点,一看会觉得很各色,可能是两个颜色之间的冲突造成的不协调。画画的过程中,其实是一个很不自觉的状态,现在看来的确画面越来越平面化,早期的画面还是有一些空间感的,后来变得越来越越平面化、越来越概括,可能也跟画面的内容以及视觉需求相关,也和我要表达的东西相关,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些因素被慢慢提炼出来。

雅昌艺术网:有没有思考这些画面中变化的原因呢?

岳敏君:对于画面上的一些变化,我觉得没有办法上升到一种理性的分析,我觉得就是听命于直觉。总体而言近年来的作品色彩更加靓丽了,一方面这和早年用的颜料质量不好,容易变色也有关系,当然近期的画面中把很多过渡的调子去掉了,用色越来越单纯。

uf1ZCH1HKNEj0l2Og9Buf7455bOARPutPdMRxkgX.jpg

岳敏君《旁观者》布面油画230 x 200cm 2011年

N39V7zz7dfvXm6FCQzVQ90dkcZrHQDihtoWiON2Y.jpg

岳敏君《眼神》布面油画240x200cm 2013年

JEjbD5M1s4hFqRa8W6VSMY1o386D84FWIUIIzVT2.jpg

岳敏君《起死回生》布面油画240 x 200cm 2014年

当代艺术的门槛

雅昌艺术网:但您在画面上对问题的表达,在观众看来可能很多人甚至是大部分人无法理解到您关注的真正问题,这也是当代艺术的问题。您如何看待?

岳敏君:所谓的当代艺术是有门槛的,这个门槛指向的是你必须要对艺术有一种自己的认识才能看明白这个艺术家在做什么。当代艺术和传统意义上的绘画艺术是不一样的,传统意义上,你画一张漂亮的风景,可能所有人都能看懂这是一幅漂亮的风景,你画一张抽象画,即使看不懂但也会觉得看上去很舒服,观众在画面上感受到舒服、美、平衡、优雅;但是当代艺术却完全变了,不是纯粹靠直觉就能理解。

要理解当代艺术,很多时候需要知道艺术创作的背景,知道他们的态度他们所从事的环境才能够明白,我觉得当代艺术不管什么样的作品,都隐藏了某些东西,也会遮蔽很多东西,不同的人在看作品的时候都能从不同的角度挖掘不同的感受,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讲的就是在这种遮蔽的状态下人的主动性。

雅昌艺术网:那始终小众的当代艺术,在当代社会中的处境会改变吗?

岳敏君:这个问题是一直以来不断探讨的问题,但是如果放在当下再来探讨的话,我觉得当代艺术的小众的语境始终是无法避免的,确实这也是它存在的一个理由。如果你创作一个作品大家都能看明白,我觉得这反而可能存在问题;如果不明白,反而有可能会激发他那种思考,他要主动地去挖掘他看到那些东西是怎么回事,有可能就激活他了。

从古至今,人们对于艺术最本质的需求是没有变的,虽然不同时期会呈现出来不同的内容和形式,但人们想通过艺术这种视觉的载体去感知这个世界,把遮蔽在大地上的,触及我们视觉思考的东西提取出来,让我们去感受。

如果没有艺术家,我们可能没办法去感受什么是一根线、一块墨、一个颜色,线、墨、颜色蕴含的情感和状态是艺术家挖掘的。

回溯近几十年来,可能90年代的艺术更多的倾向的是对社会的质问或提出问题,当时很重要的一点是源于他们需要一种自由的表达,从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艺术家们持续着想在表达上有一种自由度,当社会在变化的时候,人的情感和状态也会发生变化,有时候可能会很剧烈,比如文学家可能想去创造一些语言和词汇来面对这个时期我们所碰到的一些困惑和问题,艺术家则是通过形象、色彩去体现问题,让人们感受到那个时代的人思考的是什么。比如60年代几乎没有什么自由表达,艺术家们画的是宣传画,指定你画什么你就画什么,即使有人想要自由表达,但那不是主流状态,90年代则是强调自由表达的重要性,当然这种自由表达也是受制于时代背景之下的,也会受制于当时的现实状况。

FggS79hMuVr8Mj8VFsNCfkSPMt6SR0n3BZ8dr8Ea.jpg

岳敏君《记忆-2》布上油画 140x108cm 2000年

z7iBmlz06fUD3MNuzGVhQ1ch1TLE9J7bZk7vokMZ.jpg

岳敏君《公元3009》布面油画300 x 400cm 2008年

FyK0dWOBK9H4MQC5p0XSu3L0UM47HXCokn9Dwkmd.jpg

岳敏君《孤岛》布面油画300 x 300cm 2010年 

J9dSfOVz0gm7D9XUprofAAsFLkvSqHPSLlixfOHl.jpg

岳敏君《草地上的打滚》布面油画 280 x 400cm 2009年

从“生猛”到“理性”  当代艺术追求的是什么?

雅昌艺术网:您也是从90年代一路至今,经历了中国当代艺术30多年来的发展。如今,当我们谈到当代艺术处境的话题时,总会谈到市场的影响,能否从您个人的经历来谈谈您对市场的态度?

岳敏君:80、90年代,当自由经济开始发展,社会有了钱,资本开始进入艺术领域,一定程度上对艺术的自由表达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经济有了自由度之后,很多作品开始被市场接受,当然今天我们先不谈市场泡沫的问题,我觉得重要的一点是,有了相对自由的经济,也就有了对自由表达的支持,而恰好符合了当时的社会和艺术创作背景,并且能够通过这种自由资本的支持,持续支持艺术的自由创作。

但是近些年来又不太一样了,当艺术品市场开始越来越成熟,艺术家的创作已经不纯粹是对自由艺术的追求和表达了,反而呈现出一种“理性”,出现了一种“理性的判断”,判断我画哪种绘画一定会升值,比如在绘画中加入一些传统因素会获得更多关注。

如果说最初的自由经济给艺术带来了自由的表达空间,那么现在则更多的是被规定,自由的状态表达的状态少了。当然不是说形式上的问题,还是骨子里的那种劲儿被弱化了。

如果说90年代的艺术有一种生猛、野蛮,甚至是生硬的“傻劲儿”的话,那么今天的艺术家们都在寻找一种“巧劲儿”。那时候的艺术给人的感觉是生猛野蛮地往前发展,艺术创作凭借着直觉胡冲乱撞,大家都在试图去打破。

但是今天,大家则在寻找一种能够控制的艺术,回到那种可以把握的审美中,在艺术和市场接受度之间寻找一种微妙的关联。当然也不能说这完全是市场主导的,只不过艺术创作那种野蛮和生长性变弱了。

雅昌艺术网:在谈到市场对艺术的影响时,很多艺术家是持比较悲观的态度的。

岳敏君:我觉得这跟市场真没关系,只是我们看到了很多人创作的作品更容易卖掉了,但是我们再看看那些没有卖掉的作品,是不是还依然保持着那种创造力和活力呢?我觉得没有了。当艺术变成一种艺术家可控的理性,这种理性是一种艺术上的“权力的理性”。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看待当下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处境?

岳敏君:我觉得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要回到艺术最本质的诉求上,艺术最本质的诉求是就是自由的表达,并与社会紧密相连。但是有时候,我们想表达的时候,却发现没什么可表达的,没有新的感觉,所以我们只能接受这一段是平庸的。

RTEA28ziY5LA4A9n79ENjgZtgsF0h1VXluNf5CL0.jpg

岳敏君《弥天》布面油画250 x 200cm 2016年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伦敦收藏日本绘画拍卖会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21年1月19日-2月4
预展地点:邦瀚斯网拍
2021年迎春拍卖会
江苏盛得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17日-23日
预展地点:南京市建邺区河西万
集雅迎春玉器及书画拍卖会
集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20日-23日
预展地点: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81%当前指数:7,169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無同空间2021年首展陈子丰个展“阁楼
  2. 2 【保利拍卖 • 网拍第四季】看尽鹅黄
  3. 3 雅昌指数 | ​当代书画2020年度拍卖高
  4. 4 “方向——湖南省油画学会第二届高级
  5. 5 艺术号·专栏 | 杨卫:论闫平
  6. 6 【保利拍卖 • 网拍第四季】​古代书
  7. 7 红山良渚​双璧同辉!
  8. 8 BROWNIE签约艺术家余若婕个展
  9. 9 海外馆藏:康里巎巎《李白古风诗卷》
  10. 10 2021年特殊青少年艺术作品展暨首届爱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