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易英:心灵的对应——李婧的作品

2021-01-07 15:37:08 来源: 雅昌发布
    收藏 评论

摘要:我看过李婧作画,有点不可思议。我们都在写生,面对如画的风景。李婧也在写生,但不是画画,而是在“做材料”。她很认真地在一块小画板上不规则地贴着纸片,刷着颜色,颜色涂满了贴着纸片的画板。然后把纸片撕掉,纸片的间隔处留下刚才的颜色,然后又粘上纸片,换一种颜色再来一遍。在“制作”的过程中,她总是抬头看一看风…

我看过李婧作画,有点不可思议。我们都在写生,面对如画的风景。李婧也在写生,但不是画画,而是在“做材料”。她很认真地在一块小画板上不规则地贴着纸片,刷着颜色,颜色涂满了贴着纸片的画板。然后把纸片撕掉,纸片的间隔处留下刚才的颜色,然后又粘上纸片,换一种颜色再来一遍。在“制作”的过程中,她总是抬头看一看风景,也不知她看的什么,低下头来还作原来的事情。最后完成的作品,肯定不是写生,因为没有任何具象的痕迹,有的只是色块的组合,颜色极其响亮。一般的情况下,她使用白色的底子,高纯度的颜色更加突出,有时她也做一个灰色的底子,上面再用一些中性的颜色,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如果那天是下雨,或者是很低沉的天气,她就会多一些的灰色,当然,如果是阳光下,颜色自然就明亮许多。

G95RA55DnPdbrgXcscULICwhClQ0zPZRI3Zkyh1f.JPG

《痕迹的肖像VIII》,2016,布上丙烯,61cm x 50cm

看起来这是个简单的道理,抽象艺术的色彩构成总是有自然的出处,总是客观对象的抽象反映。事实上,情况并不是这么简单,一个抽象的元素并不能对应一个具体的形象,抽象艺术的本质在于(形式)构成和(自我)表现,而不是具象的联想。如果我们是写实的,那我们的写生总是要和对象一致,要有基本的形似。但一个抽象艺术家在面对自然的时候,即使她是很真诚地面对自然,我们也无法判断,自然会被她怎样地抽象。李婧更多的作品还不是来自自然的抽象,而是从形式到形式,这个“形式”可以理解为形状、图形或色块。对于自然的抽象来说,形式的构成来自物象的抽象化,抽象的过程即体验自然的过程。体验不是对自然的复制,而是体验主体的精神活动,她要抓住的是这种精神活动呈现出来的物质现象,她称之为“痕迹”。我们的作画,无论是想象的、随意的或是写生的,都是无数“痕迹”的组合和堆砌,有些是刻意的笔触或线条,有些是无意的偶然的碰撞,但我们无法知道,选择什么样的偶然的“痕迹”作为抽象扩展的基础。同样,“调色板”也是这个道理,虽然调色板的痕迹比一般作画的痕迹要复杂得多。如果我们觉得调色板作为一个画面非常好看,那纯粹是那个无意识的画面与我们联想到的某件作品的偶然相遇。实际上,偶然的笔痕与调色板的痕迹是大不相同的,虽然它们都是偶然的,笔痕产生于偶然的瞬间,调色板则是无数偶然的积累。李婧看到了这一点,“这些偶然的痕迹没有任何主观能动性,它们层层覆盖,形成了眼前的面貌,痕迹是时间的表现形式。”问题在于,是痕迹积累的最终效果还是积累过程的某一个层次,最终作用于李婧的抽象构成。这就有一个选择的问题,她是根据什么样的条件以这些痕迹作为她的抽象构成的基础。痕迹产生于偶然,选择就是刻意与理性吗?其实也不是,仍然是偶然的或无意识的。

XkZthrPqEx98VCbllTgeh6vdygHGikJo2xfQqUNZ.png

《山西左云风景》,2017,布上丙烯,24cm x 18cm

YHaY5VKmy1reIJaWap7z8iDselVAadaRaGheuQcZ.png

《无题》,2017,布上丙烯,30cm x 20cm

YMTEeSoptI6fx6pgdybV6MzvSKQNDUoJ5SrKUNxF.png

《无题》,2017,布上丙烯,92cm x 73cm

在偶然的选择的背后,还有一个预成图式。预成图式是一个心理结构或图式,它不受意识所支配,由集体无意识和被遗忘的记忆所构成,当你在构造一个图像或形象时,预成图式会先天地决定你的构成方式。正如心理学的“情结”一样,一种无意识的纠结,作用于行为和思考,而偏离理性的轨道。如果是具象的艺术,预成图式会在心理上预先决定你的图像样式,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总是要突破这种定势,创造出自己所预定的形象。但是,预成图式还有另外的意义,那就是预成图式的构成是和人的本质及自我相联系,集体无意识和被遗忘的记忆总是融入自我,当人在行为或思考的时候,潜在的自我就会就会以各种方式不自觉地显现出来。这种显现有可能反映了人的本质,也有可能干扰理性的设定。如果是作为艺术创造的活动,那就是预成图式的作用,图像心理的定势可能使图像的创造在固化的模式中,也可能使集体无意识的文化构成的心理图式突破理性的屏障,表现自我的实质。

56rbiq0MFP3R2EDVcXWDzbxCYg6nmAkdx7xSrkm5.png

《调色板I》,2016,布上丙烯,22cm x 16cm

bxFyigBREeyvuJoP9Z45wKEp6qe3BoM3piwdWayj.png

《调色板V》,2017,布上丙烯,146cm x 114cm

由此,我们来看李婧的作品,特别是她的“痕迹”。波洛克说过,形式有它自己的生命,艺术家只要行动,有生命力的形式就会在行动的过程中显现出来。这很像是说的李婧的艺术,不论是写生的对象,或调色板上的痕迹,或计算机的代码,都不是她再现的模仿的对象,她是在寻找心灵的对应。可以假定,她并不知道心理的图式是怎样的,那是在无意识的深处,只有通过外在的行为,设计与作画,使它显现为具体的形式,这个过程就是无意识的偶遇与选择。“痕迹”首先是外在于主体的,但却是引发构成的动机,痕迹本身不会成为构成的目的。痕迹是展开想象与创造的原点,从这个原点出发,身体随意地运动,痕迹也在“运动”,痕迹不断地扩展、变化和延续,自我的无意识的显现。关键在于停顿,也就是偶然的碰撞,无意识的显现与美的规律不期而遇,也就形成了李婧那样的画面。有表现的,有构成的,有恣意的线条,也有沉稳的抽象,有的色彩像大众文化的经验,有的颜色又似抒情的牧歌。

zpUxoTOHr5t6l4uWTCINlMB77DG1M1e23ByFxMQJ.png

展览现场,2018

9JMoguHZq4RnYUwzPqq0GsgnW1soPA6a6ywoEq35.png

《调色板》,2018,代码绘画,尺寸可变

李婧的这种抽象艺术的创作方法,可以称为“心灵的对应”。心灵、灵感、感悟,都是艺术创作的感性现象,李婧的不同就在于她不是一蹴而就地灵感显现,而是选择和漫游,直到无意识深处的自我真实地显现在形式上,才实现了心灵的对应。当然,每一次选择和偶遇并不都是“无缝对接”,它只是心灵或自我的某一角落,但这也足够了,自我的心理图式的构成本来就是复杂而丰富的,李婧做到的就是在多种条件下,运用多种手段,在某一方面实现成功的对接。因此,她的作品总是新鲜的、充满生气的。

原载于《世界美术》2020年第4期

xZlafRJRGew0CsAVUt1GE1oFGb5AZAcdg41NoGGz.jpg

易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Uhcz7nnKad9pujzXpxm2pPIRBjPjTqaXSNCyKIcV.JPG

李婧,1990年出生于大连,现工作生活于北京。201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获学士学位。2016年在法国南特美术学院学习。2017年在法国阿维尼翁艺术学院学习。201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获硕士学位。2019年至今博士在读。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iART 第67回拍卖会
iART 拍卖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2月17日-19日
预展地点:〒105-0004日本东京
第55期 名家书画(同一藏家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23日-2月2
预展地点:赏苑艺拍网拍
文房至宝——笔墨专场拍卖
北京伍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22日-24日
预展地点:北京伍伦网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83%当前指数:7,203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保利拍卖 • 网拍第四季】​古代书
  2. 2 逝者|西安美术学院教授赵步唐因病逝
  3. 3 中西方画中女子大比拼,绝了!
  4. 4 快讯 | 董希文作品《王玉芳大娘像》入
  5. 5 行者老贾|冰冻鸿燊湖上的“一条小溪
  6. 6 2020年,谁是价格飙升最快的中国艺术
  7. 7 2021年迎春书画作品网络系列展
  8. 8 乌中文化合作与友谊当代艺术展开幕式
  9. 9 姓国名画
  10. 10 咖啡在普洱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