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专稿|伍伟如何转化上古神兽的那些事儿

2020-12-24 09:26:42 来源: 雅昌专稿
    收藏 评论

摘要:2020年,伍伟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做了两个个展《异质》和《无阻》,一个在年初,一个在年尾,一个是偏重纯粹艺术语言的呈现,一个是伍伟对语言的推进和演化和对现实的思考,以及对整体方向的把握的展示。这两场展览这也让我们对伍伟的最新实践有了完整的认识。伍伟的作品中总是充斥著触感慾望,涉及文明、野蛮、神话的议…

WjY6gE4SJ5czQzB87Pe8tsIiyo6aR8uH2t0fZykx.jpg

2020年,伍伟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做了两个个展《异质》和《无阻》,一个在年初,一个在年尾,一个是偏重纯粹艺术语言的呈现,一个是伍伟对语言的推进和演化和对现实的思考,以及对整体方向的把握的展示。

这两场展览这也让我们对伍伟的最新实践有了完整的认识。

伍伟的作品中总是充斥著触感慾望,涉及文明、野蛮、神话的议题,在材料与空间中寻找新的感受和可能。

就像此次展览《无阻》中的大型装置作品《提丰》,以希腊神话中的巨神命名,此位敢与宙斯较量的失败者曾诞下了许多可怕的怪兽,同时展览中还呈现了另外一件作品《穷奇》,是一种上古巨兽,2016年他的个展《白泽图》、2019年的个展《龙伯》,都与神话有关。

n40Y6ImhkFeAs65qP3G5uxt9vCYYxPsvqD3Bbep5.JPG

js89tNVx24ijNJdT5GDwIQWOUdWUyJUy8MKlyqD4.jpg

jwmklGogyY6ZubUkfLg8QSCzpghJIP5uSmCdXKSd.JPG

《无阻》展览现场

对于伍伟来说,神话是人类最古老的想象力,也可以说是超现实主义的解读。他不希望对一件作品的解读是漫无目的的游荡。

“我想让观众走进一个想象的领域,在已有的故事逻辑中建立自己的理解框架。”

同时,他所传达的也并不是神话本身的含义,它只能是一个“药引”,最终作品所指向的还是现实。

就像作品《提丰》,运用的材料是汽车零件,“汽车背后所带来的速度、冲击、工业化、工艺美学,都是我选择它的原因,桑塔纳也是在九十年代进入中国的公用车型,具有时代感,在童年记忆里也是某种力量的象征。”

g0GocbKt3czN7QT2E4OzNpCf48s1tYK0KHciMY0p.JPG

WOwcOCLxWTPWiowLH8tr9r1Ss0hSYLaumBeQbToQ.JPG

《无阻》展览现场

在展览中,除了装置作品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到他的架上作品,似乎在语言上变得更加的纯粹,而装置、影像等多种艺术形式的呈现,也使得他的创作看起来非常的多元化,对此伍伟讲到,自己的创作方式其实不同与现代主义的形式演练和推进,也不同于早期艺术家的概念先行,它不是核心化的,它更像一张拼图,他不断的在增加和调整内容,已有的点还在发挥作用,但是已经不同于之前的逻辑。在不断更新和连线的过程中,有可能触碰到新的范畴,以此来建立一个新的概念,而已有的概念像是一个基因,仍在推进的过程中继续生长。

V2Ql6ccgzdV09eqSMgaMutilonOtdYin9X0vXFnV.jpg

TO6ZTbEUHzbinwGyZOACTHsYM3YCQO9PVwh7JoTM.jpg

《无阻》展览现场

“多元化也不只是在作品中体现不同的材料和形式,我希望它在如此多变的、不确定的外部环境中拥有持续的活力。”

而在策展人杨紫眼里,伍伟没怎么变过。

“语言纯粹和形式多元不是目标,它是一个过程。可能下一个阶段,伍伟的语言又繁多了,形式又单一了。他的不同阶段,都是同一个内核的变体。这不是说,他的每一步不充斥着挑战和刺激;而是说,保持一种运动的状态和自由,比‘纯粹’或‘多元’更重要。”

FAX2EuhZROGDwF66TebOffiP3Eu3qpbNKdCosi61.jpg

伍伟

伍伟:我想让观众走进一个想象的领域

雅昌艺术网:首先谈谈此次展览的背景,三月份在唐人做了双个展,此次是个展,此次个展对您个人来说有怎样的意义?

伍伟:今年实际上做了两个个展,3月份的双个展《异质》主要展出的是架上形态的作品,以及五组装置作品。上一次展览偏重纯语言的方面,架上的基本都是2019至2020年的新作,装置部分有以前作品脉络的体现。12月的展览《无阻》以装置为主,是一个完整的项目,我也为此准备了全新的作品,都是在2020年内完成的。《异质》是对个人语言的强调,让观众看到一种材料语言的可能性和独特的形态,属于基础工作,《无阻》则更具有观念性,也可以看到我对语言的推进和演化和对现实的思考,以及对整体方向的把握。

TCHZI6Nwl4WKbFuD806duQyHQoKw0OrBEXhJpQbK.jpeg

《提丰》,金属、纸张,380 × 170 × 140 cm,2020

ORt2Gr3HWbF232CyYKNwQep8xPHjdaumSIRao8yf.jpeg

《提丰》局部

mPKrmYbOHunuFDDk7yWEalrbFPXMyOkdIT1fZ7QG.jpg

《提丰-20》,金属、纸张,146 × 125 × 15 cm,2020

雅昌艺术网:展览呈现的作品均为2020年新作,尤其是此次展览的大型装置作品《提丰》,谈谈这件作品的创作,首先是材料的选择,为什么是“汽车”零件?将纸制“毛皮”附着在汽车零件上面,一方面像是自然生长出来的,另外一方面又很像是异物的入侵,两种材料的结合和碰撞是如何考虑的?

伍伟:《提丰》这件装置作品,我采用了双线并行的叙事的方法。一条线是来自于“无阻”这个概念,美国社会学家理查德·桑内特(Richard Sennett)在《肉体与石头》一书中,讨论了城市几何学对人类身体的驯化,而“无阻”(Freedom from resistance)描述的是人驾车在公路行驶体验到的由城市所创造的某种“无阻挡的自由”,这种自由也令人类陷入“被催眠状态”的被动感受。汽车背后所带来的速度、冲击、工业化、工艺美学,都是我选择它的原因,桑塔纳也是在九十年代进入中国的公用车型,具有时代感,在童年记忆里也是某种力量的象征。另一条线,我把它命名为“提丰”,并把所有的零件拆卸下来,用突出的形态和皮毛赋予其生命感。而在形式层面,从空间置景的极简主义风格连接到中国古代的工艺美学,比如青铜器的饕餮纹,也连接到比工业文明更久远的原始时代。“提丰”来源于希腊神话中一位战斗失败的巨神,他的身体演化为各种怪兽。这种比拟的手法在我以往的作品中也曾出现过。

71OjkcfSa8CCyGY9BGW0ZaiHA2ZCerGjOk2CaAgR.jpeg

《突出的形》,木板上纸张,200 × 300 cm,2020

6BXvtAT2NsSagdqEbfUGpGn3PqekSuPdNGpMVkjz.jpeg

《缝隙》,木板上纸张,40 × 40 cm,2020

7HgxlRPh9fryeZAstp6g2oE9ogc4Z2xmSqbtdpRY.jpeg

《穷奇》,金属、纸张,65 × 65 × 120 cm,2020

雅昌艺术网: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作品叫做《穷奇》,是上古神兽,像您2016年个展《白泽图》、2019年的个展《龙伯》,也是如此,为什么会对中外的神话这么感兴趣?您的作品想要给观众传达的信息是什么?

伍伟:神话是人类最古老的想象力,也可以说是超现实主义的解读。我不希望对一件作品的解读是漫无目的的游荡,我想让观众走进一个想象的领域,在已有的故事逻辑中建立自己的理解框架。从《白泽图》到《龙伯》再到《提丰》,所提供的都是这样一种方向,实际上作品本身也在沿着这个方向走,从材料、形态、色彩到作品背后的含义,“提丰”的悲剧感和破碎的身体,“龙伯”描述的是一群无知的巨人,“白泽图”展现了一个充满精怪的世界,而“穷奇”则是一个不断扩张不断吞噬的怪兽。从另一个角度讲,我所传达的也并不是神话本身的含义,它只能是一个“药引”,最终作品所指向的还是现实,《无阻》所要体现的就是这一点。

um8mbvYP8xxy8jxBUlizUhH6O1WDBcsUNrDiovod.jpeg

《分裂与聚合》,木板画布上纸张,300 × 600 cm,2020

3l5dNViMLNM574zAU4sC6ibMoWkggKbugSF0dKpw.jpeg

作品局部

雅昌艺术网:展览中还展示了您的《分裂与聚合》、《缝隙》、《突出的形》等作品,相较于之前的个展有了很多不同的面貌,比如同样是架上作品,此次展出的作品在视觉语言上更加的完整和纯粹,能否谈谈这几年在创作语言上的探索和变化?

伍伟:这次展览中,所有的装置作品都是以一个具体的名字命名,比如“提丰“、”穷奇“,而架上作品都是以一种抽象的状态命名,比如”分裂与聚合“、”突出的形“,这是处于对整体概念的考虑。架上作品的边框更像是隔开的另一个空间,而装置与雕塑更接近于实体,也就是极简主义提出的媒介性,所以架上作品更像是想象层面,而实体空间的作品更靠近现实层面,就像是中国古代的帛画,有着明显的空间界限。另外,这次的架上作品尺寸更大,但是所呈现的反而是一种瞬间与直觉的状态,”分裂与聚合“的草图甚至是我在手机绘图软件上的随意勾画。架上语言的推进会自然的走向极致化,其实也不是所谓的”做减法“,形式的演变早在现代主义时期已经提供了很多种路径,我的工作不是闯出一条新路,而是在已有的逻辑下建立自己的系统。

6It4foSrwBo8gJwEOTbKXk4hC0cBzF8ErdjjjvQe.jpg

ycnvwYQw9ZHvIxmibnuS52rNpOevFlxEO16W0Mw0.jpg

NHSGzjWf43o3SECqWwT2SPh6fTQcn2QgItrQo4PG.jpg

n7iSQTUHHgXRcecazz2SxSiE2sgNNpq5W6ecuxhQ.jpg

pBxeF8IBXwUyKDk6AJZwBAkPonpbGY7MXERJb0ye.jpg

“异质”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您的创作始于“书”,然后发展到“纸”这种材料的实验,这一过程是怎样的?是否与您开书店的经历有关?

伍伟:2008年我在老家经营过一家书店,主要卖一些艺术类和文史哲的书,当时应该是当地当代艺术书籍最多的书店。我个人也喜欢收集旧书,每天在那个氛围里,自然就想要用这种感受来做作品。与此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书籍和传统带来的充实感和压力,所以我的早期作品是用书籍作为材料,比如《藏书》系列,把原始的动物性和书籍的规制感结合。后来逐渐演变成印刷书籍的原材料——纸张,想要把书籍的内容去掉,指向更广一些,之后的《皮毛》系列作品即使是看不到书的形态,也都有这么一个线索,它跟阅读经验和历史都有关系。

JLJBC5slY5fuWbsd5OX9Xxl7DWSfN6FE0QXVNjuD.jpg

“异质”个展作品 伍伟《皮毛》 ,纸,170 x 170 cm,2016

3GHVRN0IScJjRraCl0HxnRWTlg6R8BvXU6xwJGws.jpeg

“异质”个展作品 伍伟《虎落-3》 ,纸,35 x 35 x 18 cm,2018

雅昌艺术网:从现在的作品,可以看出,您对纸这种材料的运用已经非常的熟练,也在不断的进行新的拓展,除了创作的形式、材料和语言的建构之外,您的创作思考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或者您在创作中想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伍伟: 我的创作方式其实不同与现代主义的形式演练和推进,也不同于早期艺术家的概念先行,它不是核心化的,它更像一张拼图,我不断的在增加和调整内容,已有的点还在发挥作用,但是已经不同于之前的逻辑。在不断更新和连线的过程中,有可能触碰到新的范畴,以此来建立一个新的概念,而已有的概念像是一个基因,仍在推进的过程中继续生长。多元化也不只是在作品中体现不同的材料和形式,我希望它在如此多变的、不确定的外部环境中拥有持续的活力。

杨紫:伍伟的不同阶段都是同一个内核的变体

雅昌艺术网:此次展览的主题叫做“无阻”,这个主题我们该怎样来理解?

杨紫:展览名“无阻”的英文是“Freedom from Resistance”。这是桑内特在《城市与肉身》的序言里面提出来的,大概说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被精密计算过的道路系统里,开车的时候不用太耗神,但是也会令人神智麻木。按他的意思来说,这是城市对肉身的控制术。这个题目不是在说艺术家的工作方法,而是在为他的创作提供个总体的现实背景,也捎带着提示他这次是用汽车的框架做作品。

雅昌艺术网:为此次展览准备了多久的时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经验?

杨紫:今年做了四个个展,基本都是2019年底或2020年初接手的。因为在香港M+艺术学人研究启动后,按照约定,我就没有再增加新的展览策划的计划了。“无阻”是这些个展中的最后一个。

DKuayEdmqjQQxmqxuA8IxyMfW4i7lIHruO9rXqw9.jpg

“异质”个展作品 伍伟《上山图-2》,纸,35x35cm,2019

SXLdufMBWwgv96S5SJJfvPXjOWpQ5asIMPCh71Hz.JPG

“异质”个展作品 伍伟《巨兽-9》,纸,120x90cm,2019

雅昌艺术网:这是伍伟在唐人的第一次大型个展,在具体的策划上面您是如何考虑的?比如作品与空间的关系?作品与作品之间的关系?

杨紫:策划个展时,我的工作方法主要是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猜测艺术家心底的想法。做决定就那么几个瞬间,但是要捕捉到那几个瞬间,要等待很久。去年在柏林的时候,我跟伍伟去看了汉堡火车站美术馆,看了很多极简主义大师的作品,Tony Smith,Carl Andre什么的,我们也聊了很多。这些人的作品对伍伟影响很大,也提供了某种空间的范式。但伍伟总是以自己的“误解”去解读他们,我想,这样很有效,很好。今年,我又跟他去了巩义的宋陵,开封的旧皇城,我想了解这些“误解”打哪来的。这些“误解”就是他的个人经验,他的成长经历,他的世界。这些决定了他作品和空间的关系,作品之间的关系。我是一个他的世界的后来者和观察者,只能说点“依据你的生长轨迹来看,你的作品应该或不应该被呈现为这般模样”这样的话。

oQb1g6BokGZgRH1ohXltCXflQ4B2jUQumgu2hsRm.jpg

“异质”个展作品 伍伟《藏身 - 1》,纸,170x140cm,2020

mBNbSQ2Vzd3jkWfx1CjYdwHEiWuI3Hr0fX3ddhdh.jpg

“异质”个展作品 伍伟《藏身-2》 ,纸,180 x 150 cm,2020

雅昌艺术网:了解到伍伟在柏林的上一次个展《龙伯》也是由您担任策展人,对于伍伟的创作方式您是如何看待的?

杨紫:上一个展览之中,词语、能指和所指被突出了,物质性的部分反而减弱。这可能跟陌生的语言环境有关,在这样的环境中,表达和沟通显得特别重要,但总又是没法表达和沟通成功的。

雅昌艺术网:还有近几年他作品的变化,您又是如何看待的?比如创作语言的变得越来越纯粹,形式也越来越多元。

杨紫:在我眼里,伍伟没怎么变过。语言纯粹和形式多元不是目标,它是一个过程。可能下一个阶段,伍伟的语言又繁多了,形式又单一了。他的不同阶段,都是同一个内核的变体。这不是说,他的每一步不充斥着挑战和刺激;而是说,保持一种运动的状态和自由,比“纯粹”或“多元”更重要。

qeQL7evTWWameWhmT64eOeFpCEJ4pTjH6VJi6GnU.jpg

“异质”个展作品 伍伟《祥瑞 -1》 ,纸,150 x  150 cm,2020

bnFQcHb9AKZV96vmqGzyrOl4GvvPPq8iNWtgaey8.jpg

“异质”个展作品 伍伟《祥瑞 -2》 ,纸,150 x  150 cm,2020

雅昌艺术网:在您看来伍伟的独特性在哪里?

杨紫:他找到了“纸质皮毛”这种语言,这种语言和他生活和学习的经历密切相关,也和他对神话的持续兴趣密切相关。以上这些种种,与此时此地我们的现实,有着晦涩却又精准的联系。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伦敦收藏日本绘画拍卖会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21年1月19日-2月4
预展地点:邦瀚斯网拍
2021年迎春拍卖会
江苏盛得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17日-23日
预展地点:南京市建邺区河西万
集雅迎春玉器及书画拍卖会
集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20日-23日
预展地点: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81%当前指数:7,169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無同空间2021年首展陈子丰个展“阁楼
  2. 2 【保利拍卖 • 网拍第四季】看尽鹅黄
  3. 3 雅昌指数 | ​当代书画2020年度拍卖高
  4. 4 “方向——湖南省油画学会第二届高级
  5. 5 艺术号·专栏 | 杨卫:论闫平
  6. 6 【保利拍卖 • 网拍第四季】​古代书
  7. 7 红山良渚​双璧同辉!
  8. 8 BROWNIE签约艺术家余若婕个展
  9. 9 海外馆藏:康里巎巎《李白古风诗卷》
  10. 10 2021年特殊青少年艺术作品展暨首届爱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