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专稿&视频】张郎郎:艺术是照亮生命的光

2020-11-18 14:19:39 来源: 雅昌专稿
    收藏 评论

摘要:古人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但如今77岁的张郎郎看起来却像一个“老人中的孩童”。他曾经历过最深刻的绝望,也曾感受过人性最真挚的温暖,在人生的大起大落中,他拒绝被悲观腐蚀,在困境中寻找真实和美,坚持以孩童般的纯真去绘画、写作。在理想中最好的时代,张郎郎用艺术的光照亮他人。张郎郎,1943年出生于陕西省…

古人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但如今77岁的张郎郎看起来却像一个“老人中的孩童”。他曾经历过最深刻的绝望,也曾感受过人性最真挚的温暖,在人生的大起大落中,他拒绝被悲观腐蚀,在困境中寻找真实和美,坚持以孩童般的纯真去绘画、写作。在理想中最好的时代,张郎郎用艺术的光照亮他人。

nWxOh3SPGRaf6SrhwWmySTYhvjqi0luzFa65DhdP.jpg

张郎郎,1943年出生于陕西省延安市,我国知名美术设计家、作家、自由撰稿人。他是共和国国徽设计者、绘画大家张仃之子,母亲陈布文曾是周恩来的机要秘书。1968年,张郎郎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美术理论系;同年,遭遇了巨大的人生苦难,入狱9年。此后曾担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员、院刊编辑;普林斯顿中国学社研究员,华盛顿美国国务院外交学院汉语及中国文化教师等。


雅昌艺术网:您的人生经历十分坎坷,但画面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纯真,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差?

张郎郎:对一个创作者而言,无论是做绘画还是文学,初衷除了是内心对往事的回顾,还有对未来的憧憬。我年少时受过一定的挫折,但后来之所以能回归社会,继续在大学里教书,并没有愤世嫉俗或是充满怨恨,是因为我明白一个道理:如果生存在仇恨中,那你自身也同样会被扭曲。这同样是我想在画里表达的: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人都可以保有当年的纯真,保有最美好的东西。实际上经历十年动乱,重归社会的我们反而变得比监狱外的人更天真,因为在那十年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特别复杂。我今天的性格一方面是环境塑造,另一方面也是自己的选择。

FBPJkYktsdwsfcmkudg5AL5tcJ7GG766J1F68oS8.JPG

张郎郎《印象》布面 丙烯 100x75cm 2016年作

AlxLwZqrF2YlY0x9IrdQ2Ca0M89DCHmZH0Iv9zrX.jpg

张郎郎《心中自有莲花》布面丙烯 100x75cm 2014年作

雅昌艺术网:您觉得绘画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怎么定义自己的艺术

张郎郎:我觉得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都可以有记录和表达,只不过个人有个人的方法。从在央美附中读书起我就喜欢画画,因为它能最直白地表达瞬时的感受。在它还没有上升到逻辑、概念之前,用一种形象的方式固定在画面上,这是文字做不到的。当然我知道很多人画画,混杂了许多使命感和意义在其中,但我不同。从学院毕业后,我从事了很长时间的文字工作,后来觉得还是得回到绘画。因为绘画可以表达文字无法触达的领域,只记录一种感觉,好像儿童的心理状态,而且不同年龄、文化背景的人都可以从中有所感触。

c28Tf1nd52GkpwYtCrg3HcL2t3oWanvw8wA1zd17.jpg

1963年,张郎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

雅昌艺术网:上世纪80、90年代,绘画风格和潮流已经演变了很多代,您为何没有选择其它绘画语言,而是一直沿着现代而诗意的方式走下来?

张郎郎:现在的风格主要和我的教育背景有关。我是在1963年起在央美学的画,当时美术的教育体系大概分两种:一是以中央美院为代表,实际上延续的是苏俄美术系统,以写实为主,强调艺术为社会服务的理想。另一个是以中央工艺美院为代表的装饰美术派,他们借用了西方二、三十年代的装饰风格,有大量印象派后期的影子。虽然当时我是在央美上学,但由于住在工艺美院,耳濡目染,加上受到丁绍光等一批工艺美院的画家的影响,就走上现代性的绘画道路,而且这样更适合我的表达习惯。

joEOALABZT8Xv6jQHtNgCirXoV6uTbJ4TKIbsmBB.JPG

张郎郎《迷茫》布面丙烯 100x75cm 2017年作

k3GrcdTt08j4TBiQ62XCrS0O4wNcOcCcLvU2LfSS.JPG

张郎郎《难忘》布面丙烯、微喷 150x111cm 2014年作

雅昌艺术网:除了丁绍光,还有哪些艺术家对您产生了影响?

张郎郎:受过的影响很多。比如夏加尔,我们的固有印象里夏加尔是一位西方画家,但实际上他是俄国人,受到共产主义的影响,同时他的画有音乐性和强烈的叙事性,这一点我和他很像。还有像法国的卢奥,我喜欢他强烈的色彩和粗犷的线条;莫迪尼亚尼,法国的毕菲,他们的色彩运用、线条和构图都对我有所启发。

dNfcPN1IWUOy5kNemoN2f0JacRSSPkezTluhBhMX.jpeg

1979年,北京首都机场壁画《哪吒闹海》前,张仃(左)和张郎郎合影

当然我也受父亲张仃很多影响,当年华君武调侃我父亲是“毕加索加城隍庙”,他的画既受西方现代的影响,又回溯中国的民间艺术。从小的耳濡目染,让我也从中国民间艺术汲取了造型、线条的营养,尤其是线条和造型和轮廓和用笔,受益颇多。但是不管你受再多人的影响,最终还是要把他人的化为己用,形成个人风格。

83yJQDoZSJYZnbcB9I4x8QDh9PEQuxhGJg6wIovV.jpeg

张郎郎《好汉有泪不轻弹 有时不弹也得弹》布面 丙烯 微喷 150x85cm 2014年作

雅昌艺术网:《好汉有泪不轻弹》这幅画能否为我们解读一下?

张郎郎:这幅画叫“好汉有泪不轻弹”,画的是年轻时经历波折时的心路历程。那个年代的年轻人特别讲究理想主义,但是一腔热血的年轻人一下撞了巨大的南墙,就是一个好汉也不禁潸然泪下,我就是画的一种尴尬的状况。当年形容这种人是“在血水中洗三遍,在强酸中洗三遍,最后用净水洗三遍”,如果是用精致的线条,或是细致的肌理就不符合这种激烈的情感冲突。所以在画的时候,我用了民间木刻版画里类似门神的粗线条,呈现他们情感激荡的人生境遇。

mwDneFEAcvihmM73VCJQI70ZYDuQ4fr3xqKSLQpG.jpg

张郎郎《红与黑》布面 丙烯 微喷 220x164cm 2014年作

雅昌艺术网:还有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红与黑》,您能否为我们解读一下?

张郎郎:《红与黑》实际上我是受王鲁湘一篇文章的影响,他说我父亲这一生一直是在红与黑之间纠结。我说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也有两个纠结,一个是文学和美术的纠结,后来我就发现这个纠结,你可以用另外一种心态将它们融合,所以我写东西也可以用很多画面,在画画的时候也可以有很多寓意。如何把它划分是理论家的事儿,关键是你自己能不能做出来自己喜欢的东西。另外一个纠结就是,我生在延安,一直是红色的家庭背景,你和朋友聊天的时候,你不经意中别人就会觉得,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我也没有想要特意回避,这是你降生的家庭,不是你可以选择的。另一方面,我生活的经历又特别坎坷,是一条黑线,所以纠结在一起。但是也可以让它们相处,就把坎坷的经历变成一种财富,把红色的线变成可以推进的正能量。从这个角度说,你的人生实际上也是在画一张画,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条件,怎么把这些有利和不利的条件,也就是不同的色彩和不同的线条,在一个有效的情况下组装起来,可能就是属于你的一张人生的大画。

雅昌艺术网:和您的父亲那一辈相比,当下艺术的使命和责任有什么变化?

张郎郎:现在美术回到纯粹的表达,不必再承担批判现实的使命。美术之所以称为美术,是要画出美的东西,无论表现主题是怎样的,所画出来都应该是美的,这是我自己对美术的想法。当然我知道当代艺术里玩什么的都有,有的甚至没法看,但他有他的理由。从我的角度,我需要美术是令观众舒服的。另一方面,今天的艺术需要找到更加普世的语言,不能单单是一时的风潮,而应该让未来者也能产生共鸣,让更多人的心灵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及到。

39neeZpLR8JqvTAZiPH3tSAqVin9mLFVcuE2f642.png

2017年7月,在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张郎郎《从心童话》个人画展上讲话

雅昌艺术网:您的画看起来很阳光、纯真,这代表了您对社会、历史和人生怎样的态度?

张郎郎:过去常有人说我们生活在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但实际上好坏完全取决于你如何判断。在我学画之前,我妈就说过一句很中肯的话:“想当艺术家,你得先准备当叫花子”。因为那个年代要吃饱饭都不容易,艺术家生活就更艰苦。但现在对我来说,物质和空间的要求都有保障,可以任意创作,就是最好的时代。而生活在最美好时代的我,创造出来得作品也是阳光的,同时我也希望这阳光也能照亮别人。

DwSQFK4Nn74ZkWGAk72YWxPgg0XVjs8FPt5MUF4T.jpeg

张郎郎《丁月印象》布面  丙烯  微喷 75 x 62cm 2011年作

mpVmwolfVKO7Tj9ASPgA0Z1bodcMjOFmDdX3gQwK.JPG

张郎郎《剔透玲珑》布面 丙烯 100x75cm 2016年作

XgXcNntYNKvWZLSiVpfWBu4ufVoXocgGNMSrVzPN.jpg

张郎郎《微光岁月》布面 丙烯 100x75cm 2016年作

(责任编辑:刘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张仃 张郎郎 绘画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北京贞观18周年纪念拍卖会
北京贞观国际拍卖有限责任
预展时间:2020年11月27日-28日
预展地点:北京贞观网拍
东洋国际美术2020第三届古
东洋国际美术株式会社
预展时间:2020年11月25日-30日
预展地点:东洋国际美术网拍
中溯国际2020秋季拍卖会
中溯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12月25日-26日
预展地点:海南省三亚市天涯凤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63%当前指数:6,70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吴鸿:沙数
  2. 2 寓言于药,独抒性灵:祝允明《桑寄生
  3. 3 程亚杰油画《池塘印象》赏评
  4. 4 中国嘉德2020秋拍丨栩栩如生 永恒之美
  5. 5 欣赏程亚杰油画《向莫奈致敬》所想到
  6. 6 又见池塘-程亚杰油画《池塘印象》欣赏
  7. 7 宋皓对话吴铮强:如此难得的南宋詹仪
  8. 8 四展齐开庆百年: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
  9. 9 【拍卖前瞻】一念之故再续前缘·南宋
  10. 10 遂安詹氏旧藏南宋詹仪之告身简述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