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遇见李叔同,是丰子恺一生最重要的事

2020-09-10 11:07:56 来源: 复旦大学出版社
    收藏 评论

摘要:李叔同一生,经历丰富,身份多变。如他的学生丰子恺评价的那样:“由翩翩公子一变而为留学生,又变而为教师,三变而为道人,四变而为和尚。每做一种人,都十分像样。好比全能的优伶:起老生像个老生,起小生像个小生,起大面而又很像个大面……”“全能”二字,实非虚言。作文、吟诗、书画、填词、谱曲,以至篆刻、演剧………

李叔同一生,经历丰富,身份多变。如他的学生丰子恺评价的那样:“由翩翩公子一变而为留学生,又变而为教师,三变而为道人,四变而为和尚。每做一种人,都十分像样。好比全能的优伶:起老生像个老生,起小生像个小生,起大面而又很像个大面……”

“全能”二字,实非虚言。作文、吟诗、书画、填词、谱曲,以至篆刻、演剧……诸种艺术表现形式,李叔同几乎全般皆能。“文艺的园地,差不多被他走遍了。”这本已是传奇,但惊世的才华却不是李叔同一生最为人称道的部分。

李叔同凡事认真,他一生的诸般缘法,原无定数,终究成就了他的种种身份。你或慨叹,如此文采风流者,原非寻常人,可以说他身上具备大部分人所艳羡的才能,却毅然在声名正盛时选择了褪去浮华的别样人生。

但你若旁观李叔同这一生,旁观他为人、育人、度人、度己的一生。原来,得未曾有,也究竟清凉。他的一切,既映照着他的内心,也光亮着他弟子的人生。而那种种看似不寻常的选择,其实在李叔同身上的发生实自然妥帖。

春风桃李一杯酒,恰是在李叔同与他人的相处中,在他育人的桩桩件件事中,最真切自然地传递着他所秉持的种种理念,和这背后那个赤诚的人。

e4HotF3abnBwQVk8BNFL7SAtMcNk8twurjlVCEu7.png

1

1911年3月,李叔同自东京美术学校毕业。他在日本的留学时间长达五年半之久。

李叔同回国后,先把日籍夫人安置在上海。自己则应好友之邀,先后供职于天津高等工业学堂、直隶模仿工业学堂,担任美术教员。

李家一直经营盐业与钱庄,生意红火。后因义和团运动,政局动荡不安,李家于1902年已失去从事盐业的资格,而在李叔同回国后不久,李家经营的义善源和源丰润两家钱庄也先后倒闭,损失达百万之巨,几乎倾家荡产。李家破产了,辛亥革命却成功了,1912年1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不久,清帝退位。清政府垮台,李叔同兴奋不已,他内心因家产丧失而滋生的阴霾也一扫而空,他情不自禁,填了一首《满江红》,慷慨激昂,豪迈雄壮:

皎皎昆仑,山顶月,有人长啸。看囊底,宝刀如雪,恩仇多少。双手裂开鼷鼠胆,寸金铸出民权脑。算此生,不负是男儿,头颅好。  荆轲墓,咸阳道,聂政死,尸骸暴。尽大江东去,余情还绕。魂魄化成精卫鸟,血花溅作红心草。看从今,一担好山河,英雄造。

不过,辛亥革命似乎未能给李叔同带来好运,他所任职的两所学校相继关门。好友杨白民此时正在上海主持城东女学,邀李叔同来校教文学、音乐。在上海,李叔同任教的同时还在《太平洋报》兼职,负责编辑副刊、设计版面和广告。李叔同由此也成为“中国广告艺术的开创者”。

李叔同在《太平洋报》还认识了两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画家陈师曾、文人苏曼殊。

陈师曾就是陈衡恪,号槐堂、朽道人,大名鼎鼎的文史大家陈寅恪的哥哥。丰子恺小时候,对陈师曾的大名就如雷贯耳了。他在一篇文章里回忆道:“我小时候,《太平洋报》上发表陈师曾的小幅简笔画《落日放船好》《独树老夫家》等,寥寥数笔,余趣无穷,给我很深的印象。”

民国元年,陈师曾由北京来上海。《太平洋报》为此作了大幅报道,还刊出了他的半身照片,曰“朽道人像”。陈师曾居北京,李叔同住上海,当时的人们誉之为“北陈南李”。足见两人的名气口碑难分伯仲。

李叔同出家前为陈师曾的一幅荷花小像题诗一首。诗前小序中,李叔同写道:“师曾画荷花,昔藏余家。癸丑之秋,以贻德泉先生同学。今再展玩,为缀小词。时余将入山坐禅,慧业云云,以美荷花,亦以是自劭也。丙辰寒露。”题诗只有四句:

一花一叶,孤芳致洁。昏波不染,成就慧业。

显然,“孤芳致洁”是李叔同对陈师曾的评价,也是他的自我期许。

李叔同对苏曼殊未留下具体的评价,但可以肯定的是,李叔同非常喜欢苏曼殊的作品。苏曼殊名篇《断鸿零雁记》开始发表于南洋爪哇,李叔同为扩大其影响,将其连载于《太平洋报》,李叔同还请陈师曾为这篇小说画了几幅插图。陈师曾的号为“朽道人”,而苏曼殊又被称为“浪漫和尚”“怪僧”,时人开玩笑说,这是“僧道合作”。

前文说过,李叔同特别喜欢音乐家贝多芬,他同样喜欢的外国人还有莎士比亚。李叔同曾以隶书撰写莎士比亚墓志铭(英文),发表于《太平洋报》,同期还发表了苏曼殊的画作《汾堤吊梦图》。时人誉之为“双绝”。

李叔同在《太平洋报》上还发表了一些诗作。我们不妨欣赏其中的两首,其一为《人病》:

人病墨池干,南风六月寒。

肺枯红叶落,身瘦白衣宽。

人世儿侪笑,当门景色阑。

昨宵梦王母,猛忆少年欢。

百万家产化为乌有,李叔同并未痛心疾首;由富家子弟成为一介贫民,李叔同也能淡然置之。“肺枯红叶落,身瘦白衣宽”正是他面对人生困境的姿态和宣言。至于“昨宵梦王母,猛忆少年欢”则说明李叔同怀念昔日,不是向往那时的富贵荣华,而是追忆幼年母爱的温暖。

其二为《咏菊》:

姹紫嫣红不耐霜,繁华一霎过韶光。

生来未藉东风力,老去能添晚节香。

风里柔条频损绿,花中正色自含黄。

莫言冷淡无知己,曾有渊明为举觞。

“菊花”的境界正是李叔同的人生追求。终其一生,李叔同也确实当得起他笔下这句“生来未藉东风力,老去能添晚节香”。

李叔同和苏曼殊都是革命团体南社成员,不过,在南社中,他俩均是边缘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苏曼殊去世那一年,李叔同出家为僧。是巧合,也是一种缘。

2

《太平洋报》半年后就停刊了。为养家糊口,李叔同前往杭州浙江两级师范学校(后改名浙江第一师范学校)教授音乐与图画。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李叔同度过了七年丰富而充实的生活。无论是从教书育人还是从文学创作方面来看,这七年在李叔同一生中都占据着重要位置。

夏丏尊是李叔同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任教时的同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七年中,李叔同和夏丏尊晨夕一堂,相处十分融洽。李叔同后来的削发为僧,也得益于夏的“助缘”。

一次,学生宿舍遭窃,大家怀疑是某个学生所为,却苦无证据。夏丏尊当时身为舍监,无奈之下向李叔同请教。李叔同对他说:“你肯自杀吗?你若出一张布告,说做贼者速来自首。如三日内无自首者,足见舍监诚信未孚,誓一死以殉教育。果能这样,一定可以感动人,一定会有人来自首。这话须说得诚实,三日后如没有人自首,真非自杀不可。否则便无效力。”

夏丏尊没勇气接受李叔同的建议,但他从这番话中领教了李叔同做人的纯粹与认真。

李叔同给学生上第一堂课时,便能准确叫出每个学生的姓名,因为此前他已熟读学生的名册。通过这件小事,学生们感受到老师的细致与热忱,并为此而折服。

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图画与音乐两门课对学生原本吸引力不大,但李叔同任教后,这两门课却受到了学生的热捧。夏丏尊分析,原因一半是李叔同“对这两科实力充足”,一半是他的感化力大。学生们是因为崇敬他、佩服他才争先恐后去听他的课。

当时的学生丰子恺证实了夏丏尊的推测。

丰子恺说,那时他们每天要花一小时练习绘画,花一小时去练习弹琴,不以为苦,乐在其中,是因为“李先生的人格和学问”统制了学生们的感情,折服了学生们的心。弟子们真心崇拜李叔同,所以会自觉自愿听他的话,按他的教导去做。

如果说,李叔同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高大而完美,那是因为他的人格与学问让他们深深叹服。

从人格来看,李叔同当教师不为名利,全力以赴;从学问上看,他国文水平比国文先生更高;英文功底比英文先生更厚;历史知识比历史先生更多;书法金石,他是专家;中国话剧,他是鼻祖。丰子恺说:“他不是只教图画音乐,他是拿许多别的学问为背景而教他的图画音乐。”

夏丏尊认为,李叔同好比一尊佛像,有后光,故能令人敬仰。

课堂上,李叔同多次向学生灌输“先器识后文艺”的思想,要求学生首重人格修养,再谈文艺学习。而他本人正是这样。

广博学识与高洁人品构成李叔同的“后光”。

丰子恺与刘质平是李叔同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的门生。李叔同对这两位弟子的悉心指教与热诚相助,谱写了教育史上一段堪称绝响的佳话。

刘质平家境贫寒、学习刻苦。一次,他拿着习作去请教老师。李叔同对他说,晚上8点在音乐教室见。当晚突降大雪,刘质平顶着寒风准时赴约,却见教室门关着,里面黑漆漆的。他站在走廊里等。10分钟后,教室里的灯突然亮了,李叔同从里面走了出来。原来他在考验刘质平。

刘质平考验过关,李叔同决定每周额外指导他两次。

1915年,刘质平因病休学。李叔同去信宽慰弟子,说:“人生多艰,不如意事常八九。”鼓励弟子要“镇定精神,勉于苦中寻乐”。在信末,李叔同劝弟子多读古人修养格言,因为“读之,胸中必另有一番境界”。

在老师的宽慰鼓励下,刘质平边养病边读书,学业大有长进,病愈后听从老师的建议赴日本留学。

在李叔同眼中,刘质平“志气甚佳,将来必可为吾国人吐一口气”,故对这位弟子寄予厚望。尽管弟子不在身边,李叔同仍通过书信细心指点。在一封信中,他叮嘱弟子要特别注重以下六点:

一、 注重卫生,保持健康,避免中途辍学。适度运动,早睡早起。

二、 登台演奏要慎重,避免遭人嫉妒。尽量做到抱璞而藏。

三、 慎重交游,避免是非。

四、 要循序渐进,勿操之过急。

五、 不浮躁不矜夸不悲观不急近不间断,日久自有适当之成绩。

六、 要有信仰,以求心灵平静精神安乐。

信中,李叔同还抄录数则格言供刘质平吟咏学习。

因经济困顿,健康欠佳,刘质平留学期间,常感“愈学愈难”,甚至心灰意冷学不下去。这时候,李叔同的书信便如一缕春风吹散他心头悲观的雾霾。

在一封信中,李叔同开导弟子说:“愈学愈难,是君之进步,何反以是为忧?”李叔同劝弟子切勿“忧虑过度,自寻烦恼”。李叔同指出,刘质平消沉灰心的根本原因是“志气太高,好名太甚”,所以他给弟子开出的药方是“务实循序”。

在另一封信中,李叔同叮嘱弟子要“按部就班用功,不求近效”,因为“进太锐者恐难持久”;另外,他告诫弟子“不可心太高”,因为“心高是灰心之根源也”!

家境愈来愈糟,刘质平终失去了家庭资助,眼看学业要中断。此时的李叔同尽管薪水不高、家累又重,仍慷慨解囊,决意资助弟子完成学业。在给弟子的信中,李叔同详细列出自己的收入支出:

每月薪水105元;上海家用40元;天津家用25元;自己食物10元;自己零用5元;自己应酬费、添衣物费5元。如此,每月可余20元。

他表示,这每月20元可供刘质平求学所需。

他在信中叮嘱弟子记住几点: 一、这笔钱是馈赠不是借贷,不必偿还;二、不要对外人说起此事;三、安心读书。

可见,李叔同资助弟子,完全出于爱才,出于内心的善良,绝非沽名钓誉。

老师节衣缩食资助自己读书,刘质平虽万分感谢,却于心不忍,所以他请老师设法为自己争取官费。李叔同找到主管问询此事,遭对方婉言拒绝。于是李叔同写信劝弟子,不必费神谋求官费了,自己不会辞职,一定会如约资助他完成学业。由于在信中涉及对他人的评价,李叔同要求弟子“此信阅毕望焚去”,因为“言人是非,君子不为”。

李叔同喜欢抄录格言供弟子学习,而刘质平则以大旱望云霓的心情渴盼老师寄来的这些精神食粮、文化补品。一次他写信请老师再寄来格言“佳肴”,李叔同便将“近日所最爱诵者数则”抄录给弟子,这数则格言有一个共同的涵义——躬自厚薄责于人:

日夜痛自点检且不暇,岂有工夫点检他人。责人密,自治疏矣。

不虚心便如以水沃石,一毫进入不得。

自己有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涵育以养深。

别人不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已养大。

涵养全得一缓字,凡语言动作皆是。

宜静默,宜从容,宜谨严,宜俭约,四者切己良箴。

谦退第一保身法,安详第一处世法,涵容第一待人法,洒脱第一养生法。

物忌全胜,事忌全美,人忌全盛。

世人喜言无好人,此孟浪语也。推原其病,皆从不忠不恕所致。自家便是个不好人,更何暇责备他人乎?

面谀之词,有识者未必悦心;背后之议,受憾者常至刻骨。

3

李叔同因尝试“断食”而热心佛学,终决意断发出家。入山剃度前夕,李叔同什么都放下了,亲情、友情、爱情,都已放下;唯独放不下的是远在日本的弟子的学费。他写信告诉刘质平,自己出家之前会借一笔钱做他的学费:“余虽修道念切,然决不忍置君事于度外。此款倘可借到,余再入山。如不能借到,余仍就职至君毕业时止。君以后可以安心求学,勿再过虑,至要至要!”

这番话,体现出他一诺千金的美德,更蕴含李叔同对弟子非同一般的深沉之爱。

李叔同皈依佛门后,与弟子的交往并未中断,他对弟子的开导依旧像往日那样恳切而真挚。得知刘质平幼子夭折后,李叔同去信安慰:

数月前闻仁者云: 依星命者说,今岁暮假期内,令堂或有意外之变故。今母存而子殇,或是因仁者之孝思,感格神明,故有此报欤?若母亡则不可再得,子殇犹可再诞佳儿。务乞仁者退一步想,自可不生忧戚,而反因萱堂健康,更生庆慰之心矣。

务乞仁者自今以后多多积德,上祝萱堂延年益寿,下愿再诞佳儿,继续家业。如是乃可于事有济。若徒悲戚,未为得也。务望仁者放开怀抱,广积善德。

这番劝慰是否能化解弟子心中的悲痛,难以逆料;但一位老师期盼弟子驱散哀伤走出厄运的苦心,却因了这番话而历历在目、感人肺腑。

作为老师,李叔同对刘质平的物质资助,肉眼看得见、分得清;而在刘质平的精神成长、自我形成方面,李叔同所倾注的心血,虽肉眼难以觉察却更加弥足珍贵。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会感慨: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提起老师李叔同,刘质平会忍不住流泪:“老师和我,名为师生,情深父子。”

李叔同出家后,刘质平常给老师寄去物品和用具,李叔同则以所写的条幅和佛经回赠。他是大书法家,这些手迹相当珍贵。他对刘质平说:“我入山以来,承你供养,从不间断。我知你教书以来,没有积蓄,这批字件,将来信佛居士们中间必有有缘人出资收藏,你可以将此留作养老及子女留学费用。”

李叔同前后送给弟子的书件达千件,可装满12口箱子,其中多为书法精品。

抗战时期,刘质平一家贫病交加,但他没有出售老师的一件书法作品。孔祥熙曾托人开价500两黄金,为美国博物馆购买李叔同手迹《佛说阿弥陀经》,被刘质平一口回绝。

作为李叔同的得意门生,刘质平深知老师书法作品价值连城,无论是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还是在文化遭劫的十年动乱,他都将老师的作品当做命根子,舍命相护。

如果不是李叔同的慷慨解囊,刘质平的学业恐怕会过早中断;而如果没有李叔同关键时刻的出手相助,丰子恺恐怕早被学校除名了。事实上,如果不是在人生的关键时刻遇见恩师李叔同,刘质平和丰子恺的人生将完全不同。每一位成功的弟子身后都有一位春风化雨的恩师,对刘质平和丰子恺来说,这位恩师就是李叔同。

丰子恺原本喜欢数理化,从未想过专攻绘画与音乐。因为听了李叔同的课,才渐渐喜欢上绘画和音乐。在丰子恺眼中,李叔同从不疾言厉色地批评学生。有学生在课堂上犯了错,他只在下课后和颜悦色地向对方指出,然后向这位学生鞠一躬,提示你可以走了。对老师的呵斥,学生们司空见惯也就麻木不仁了;对李叔同这样的彬彬有礼,学生们反而手足无措,觉得消受不起。一位学生说:“我情愿被夏木瓜(夏丏尊外号)骂一顿,李先生的开导真是吃不消,我真想哭出来。”

曹聚仁也是李叔同的弟子,他在回忆文章中说:“在我们的教师中,李叔同先生最不会使我们忘记。他从来没有怒容,总是轻轻地像母亲一般吩咐我们。他给每个人以深刻的影响。”

有些老师满足于学生的口服,居高临下以势压人,不过色厉内荏、收效甚微;李叔同要的是弟子心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反而不怒自威、令人敬畏。用丰子恺的话来说就是“温而厉”。

因为听从老师的指导,直接在石膏上写生,丰子恺的绘画进步迅速。正是在李叔同的指导下,丰子恺对“写生”才产生了浓厚的兴味。李叔同首次指导他画模型的情景,丰子恺一辈子也忘不了。

Lgi0COuLpaRr8hsfUmzHhdvNZKPq2n7jWDnn5KXP.png

丰子恺为弘一法师所绘画像

在回忆中,他说:“同学一向描惯临画,起初无从着手。四十余人中,竟没有一个人描得像样的。后来他范画给我们看。画毕把范画揭在黑板上。同学们大都看着黑板临摹。只有我和少数同学,依他的方法从石膏模型写生。我对于写生,从这时候开始发生兴味。我到此时,恍然大悟: 那些粉本原是别人看了实物而写生出来的。我们也应该直接从实物写生入手,何必临摹他人,依样画葫芦呢?于是我的画进步起来。”

当时丰子恺担任级长,经常为班级事向李叔同汇报。一次,丰子恺汇报完了,转身欲走,李叔同喊他回来,对他说:“你的图画进步很快,我在南京和杭州两处教课,没有见过像你这样进步快速的学生。你以后,可以……”

听到老师说出这样的话,丰子恺如同数九寒天突然置身于灿烂的阳光中,那份温暖与喜悦,令他有些晕眩。看着老师期待的眼神,他激动而郑重地说:“谢谢先生,我一定不辜负先生的期望!”那天晚上,李叔同敞开心扉,和这位得意门生聊到深夜。

在后来的回忆中,丰子恺说:“当晚李先生的几句话,确定了我的一生。这一晚,是我一生中一个重要关口,因为从这晚起,我打定主意,专门学画,把一生奉献给艺术。几十年来一直未变。”

少不更事的年轻人,遇到一些突发事件,往往处理不好,遂因此受挫。丰子恺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也曾犯下大错。

当时学校有位姓杨的训育主任,作风粗暴、性情蛮横。丰子恺因琐事和他发生口角,一言不合,竟动起手来,虽然只是推推搡搡,并未真正开打,但一向盛气凌人的训育主任哪肯善罢甘休,立即要求学校召开会议处理此事。会上,训育主任痛斥丰子恺冒犯老师、忤逆不敬,主张开除丰子恺。这时候,李叔同站起来,说了一番话:

学生打先生,是学生不好;但做老师的也有责任,说明没教育好。不过,丰子恺同学平时尚能遵守学校纪律,没犯过大错。现在就因了这件事开除他的学籍,我看处理得太重了。丰子恺这个学生是个人才,将来大有前途。如果开除他的学籍,那不是葬送了他的前途吗?毁灭人才,也是我们国家的损失啊!

李叔同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怒气冲冲的训育主任作声不得。接着,李叔同提出自己的主张:“我的意见是: 这次宽恕他一次,不开除他的学籍,记他一次大过,教育他知错改错,我带他一道去向杨老师道歉。这个解决办法,不知大家以为如何?”

李叔同的建议得到大家一致赞同。丰子恺因此逃过一劫,保住了学籍。

李叔同宿舍的案头,常年放着一册《人谱》(明刘宗周著)。这书的封面上,李叔同亲手写着“身体力行”四个字,每个字旁加一个红圈。

丰子恺到老师房间里去,看见案头的这册书,心里觉得奇怪,想: 李先生专精西洋艺术,为什么看这些老古董,而且把它放在座右?后来有一次李叔同叫丰子恺等几位学生到他房间里去谈话,他翻开这册《人谱》指出一节给他们看:

唐初,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皆以文章有盛名,人皆期许其贵显,裴行俭见之,曰: 士之致远者,当先器识而后文艺。勃等虽有文章,而浮躁浅露,岂享爵禄之器耶……

李叔同把“先器识而后文艺”的意义讲解给丰子恺他们听,说这句话的意思是“首重人格修养,次重文艺学习”,简言之就是说“要做一个好文艺家,必先做一个好人。”李叔同还提醒几位弟子,这里的“贵显”和“享爵禄”不可呆板地解释为做官,应该解释为道德高尚,人格伟大的意思。

李叔同那晚的一席话给丰子恺留下深刻印象,他说:“我那时正热衷于油画和钢琴技术,对道德和人品重视得还不够。听了老师这番话,心里好比新开了一个明窗,真是胜读十年书。从此我牢记先生的话,并努力实行之。此后,我对李先生更加崇敬了。”

李叔同出家前夕把这册《人谱》连同别的书送给了丰子恺。丰子恺一直把它保藏在缘缘堂中,直到抗战时被炮火所毁。后来,丰子恺避难入川,在成都旧摊上看到一部《人谱》,想起老师从前的教诲,当即买下,以纪念老师曾经的苦口婆心。

李叔同曾留学日本,他深知,倘想学画,赴日深造非常重要。于是,他像劝刘质平那样劝丰子恺去日本研究绘画,他说:“最近日本画坛非常热闹。他们很注意兼收并取,从而创作出极有本民族特色的崭新风格。这种经验值得我们借鉴。你今后应该多读一些日本的艺术理论书籍,最好读原文。我从现在起教你说日文。”

1918年春天,李叔同留学期间的老师黑田清辉带着几位日本画家来西湖写生。李叔同教学繁忙不能陪同,就让丰子恺做导游,一来丰子恺可以向几位日本画家学习绘画,再者也可以锻炼日语。后来,丰子恺听从师命赴日游学,虽然他没有刻意去读一张文凭,但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丰子恺重写意不重写实的画风形成,也得益于游学期间对日本画家竹久梦二作品的揣摩与借鉴。

在李叔同的教导、帮助与勉励下,丰子恺才走上绘画这条路,并始终如一、精益求精,钻研了画艺一辈子。

李叔同出家后,虽很少或不再对弟子耳提面命了,但他的一些行为举止却依旧让丰子恺从中受教、获益。

一次丰子恺寄一卷宣纸给弘一法师请他写佛号。宣纸多了些,弘一就写信问丰子恺,多余的宣纸如何处置?又一次,丰子恺寄给弘一法师的信邮票多贴了一些,弘一就把多的几分寄还给丰子恺。后来丰子恺寄纸或邮票,就预先声明: 多余的就奉送老师。

丰子恺曾请老师去家中便饭,请他在藤椅上就坐,弘一法师总是先摇一摇藤椅,然后再坐。每次都如此。丰子恺不解,问老师何以如此。弘一法师答:“这椅子里头,两根藤之间,也许有小虫伏着。突然坐下去,要把它们压死,所以先摇动一下,慢慢地坐下去,好让它们走避。”

李叔同还曾告诉丰子恺,每当黄梅季节,他就很少出行,因为这季节地上各种生物活动频繁,一不小心,路上行走的人就会踩到它们。

以上几件生活琐事貌似寻常,却让丰子恺心灵受到极大震动,他意识到在做人认真方面,自己和老师还有很大差距。所以,他感慨,无论做人绘画,自己不能存丝毫的懈怠之心。

1948年11月,丰子恺结束了在台湾的画展和讲学,特意去泉州凭吊老师,到他的圆寂之处——开元寺温陵养老院。在老师的故居和他手植的杨柳面前,徘徊良久,不愿离去。最后绘画一幅,题词曰:“今日我来师已去,摩挲杨柳立多时。”

丰子恺对老师的追慕与怀念,浓缩在这两句题词中。寥寥数语,胜过千言。

内容节选自《不宠无惊过一生:李叔同与丰子恺》

(图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江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丰子恺 夏丏尊 李叔同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阪神国际美术首届网络拍卖
阪神国际美术竞売株式会社
预展时间:2020年9月27日-10月
预展地点:阪神国际网拍
2020北京宝瑞盈大型艺术品
北京宝瑞盈国际拍卖有限公
预展时间:2020年10月12日-14日
预展地点:北京嘉里大酒店(北
宏大网拍惠民艺术品拍卖—
北京亚洲宏大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20年10月2日-3日
预展地点:亚洲宏大网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80%当前指数:6,488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吴鸿:沙数
  2. 2 “梅云堂”旧藏张大千三珍亮相北京保
  3. 3 【保利拍卖十五周年】 雍正御窑十三绝
  4. 4 第三届上海书画篆刻名家作品展开幕海
  5. 5 “霍香结十年回望写作研讨会”获得百
  6. 6 水墨画家白阳道人收徒仪式在个山美术
  7. 7 《发现宋庄》油画写生
  8. 8 董桥「旧时月色楼」藏书画 ︳香港蘇富
  9. 9 2020年7-8月古代书画艺术家指数TOP
  10. 10 2020年7-8月当代书画艺术家指数TOP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