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专稿】艺术家工作室风险管控:乍暖还寒时候 最难将息

2020-07-15 08:41:25 来源: 雅昌专稿 作者:陈耀杰 
    收藏 评论

摘要:【编者按】村上隆突然宣布工作室破产了,在人们的印象中,村上隆是世界一流艺术家,“不差钱”应该是他的标配,但现实是连他都没能在疫情中坚持下来,那么疫情对艺术家们的影响究竟是怎样的?艺术家们又是如何管理自己的工作室的?尤其是在国内,工作室对于艺术家来说,不仅仅是承载创作和梦想的地方,更关乎生存和尊严,在…

【编者按】村上隆突然宣布工作室破产了,在人们的印象中,村上隆是世界一流艺术家,“不差钱”应该是他的标配,但现实是连他都没能在疫情中坚持下来,那么疫情对艺术家们的影响究竟是怎样的?艺术家们又是如何管理自己的工作室的?尤其是在国内,工作室对于艺术家来说,不仅仅是承载创作和梦想的地方,更关乎生存和尊严,在疫情和自然灾害以及各种不可控因素的影响下,艺术活动和展示空间被极大地限制,进而影响到艺术的创作以及收藏, 相互作用之下,当收入和支出不能很好的平衡的时候,日子自然就会变得难过,面对如此困境,艺术家们是如何应对的?他们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陈文令:在疫情中雕塑裝置类的创作生态受到严峻的挑战

2019年底,陈文令大型个展“绵延”的寓言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作为一个大型跨年展览,刚开幕一个多月就遇到了疫情的爆发,不得不暂时关闭,陈文令用“损失惨重”来形容这件事情,因为他为这场展览投入了几百万的资金,同时还有大量的人力和精力,更为重要的是展览呈现了他2006年以来的艺术创作,共展出大型装置作品3组,雕塑作品50余件,绘画手稿80余张,充分展示出其新的艺术探索历程和成果。

Q9fS8R4afIdXLtduQYiEKV1FUCtnVsHULTF0szjI.jpg

艺术家 陈文令

除了展览之外,陈文令过年期间回到了福建老家安溪,由于疫情他困在老家四个月的时间,这期间雕塑作品都没有办法创作,疫情缓和之后回到北京,结果又赶上疫情的反复,所以这半年的时间,他雕塑的创作基本上都停掉了,只是在做一些行为摄影和当代汉字的实验性作品。

dKo3oxxmJwS35tEOX8WZEvfdULRtHbwfwXUlQWkg.jpg

陈文令《共同体》 1800x1000x500cm 不锈钢 2014-2018年

4cJ2mgZSG6mtqqfDvY29S4eZGM6lk2BOZ81xpJsY.jpg

mBJt6SWdvIB7S0CDrKQPIqaHHB0tgyQC7oCTzu9d.jpg

陈文令《平庸之恶》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19

LOBASqMrvviCtBpZh3zBqpZs2iH0rOIefwvC9neS.jpg

《英勇奋斗》,综合材料,750x480x210 cm,2006年

“回到北京之后,本以为会好一点,没想到疫情又爆发了一次,并且现在北京做雕塑也不像以前那么理想了,所有的工厂都搬到了河北,我的创作又比较特殊,需要去到山西、杭州、深圳、福建等城市,做一件大型装置的话需要三到五个城市才能完成,所以遇到疫情,雕塑的创作只能停掉。好在我个人的创作状态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在老家我拍了几百张照片,今年年底法国阿尔勒摄影与三影堂一起会给个做一个个展,回北京之后,我还一直在写一些带有实验性的汉字,是带有行为、观念以及造型艺术的当代汉字,这些作品在国外将会有一个展览。”

aE5gyzEBDlhXBVOv0UO4EBUOwFNs6mLvyzdcAeIf.JPG

陈文令在老家的即兴创作

Sl1paUzt8sgufD1PwrRtxsXyrnuEKbLMtp2PpnBL.JPG

陈文令在老家的即兴创作

4U6zbkgwQrdk2KXY7GOdvtSagPEl9OGV7Cu7fRnD.JPG

陈文令在老家的即兴创作

对于陈文令来说,影响确实有,但也要在困境中获得一种新的生机,产生一种新的知识生产模式。

陈文令的工作室位于北京和福建,两地工作室加起来有5000平左右,严格意义上来说,北京有两个工作室,他现在住的房子有1000平,另外一个工作室位于李桥,一般创作方案他都是在家里面进行,李桥的工作室主要用来放大,陈文令表示,北京的工作室很不稳定,艺术家很多时候像流浪汉一样,可能随时会被拆除。所以他购买了一栋大面积的别墅,作为工作室来使用,为的就是可以稳定,不用担心被驱赶。而创作作品中的金属加工、铸铜、焊接、玻璃钢化膜、喷漆烤漆等等都是在福建的工作室完成。

由于疫情的影响,陈文令所有的工作室现在都处在停工状态,他两地工作室的租金一年差不多要七八十万,如果加上别墅的话,一个月的租金在七万左右,所以总体上的支出要将近150万左右,“这个是不能细算的,算下来就会很头痛,如果再加上展览的话,要雇用很多的工人,再加上运输,就要投入大几百万,比如民生美术馆的展览,我从安溪老家往北京运了9车大型作品,从山西运了2车,武汉运了1车,还有其他一些小的作品总共运了有十几车,运费就要几十万。现在市场也不好,雕塑停一停也好。”

NOXzCVpJJaSTOomhxN9ILxZBCM16CsefJRl4X2Tj.JPG

4A5020caNYfvxzZhY3SvLOIszocNTdJ0PwGaoRvn.JPG

陈文令实验性当代汉字

陈文令表示,北京的工作室,相对来说自己还是比较良性的,创作上也比较的自由,相比很多年轻艺术家真的是要庆幸很多,但也是自己积累了大半辈子才能有今年这样的局面,他讲到自己来北京已经有16年。像他这样的投入,对于年轻艺术家来说太难了,疫情以及各种因素综合到一起,对艺术家们来说可以算是重创了。

当然,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不能太悲观,真正有才华的人还是可以在危机中找到转机的,重新再造一种全新的知识和经验,所以艺术家很多时候也需要一种魄力,来适应时代的变迁,在陈文令看来,今年可以算是二战以来最为动荡的一年了,疫情加上各种灾难,人类真的是一个共同体,所以我们要对社会、现实、人生、自然规律进行反思,只有每个人做好自己,才是真正的爱国,也只有这样国家才能够渡过难关。

工作室除了场地之外,还要有自己的团队,陈文令讲到自己每天在艺术上投入的时间至少有8个小时,再加上其他的时间经常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团队是很好的一种方式,可以让他不断的处在高产中。

Uh5HkQ1h8yf1aLE4iEYJDoa1PJgqqUdHnZv3eegJ.JPG

RIjtcq4AbJff4nTPDpTB2yh7yF6rFCV0OgJhO5cj.JPG

陈文令实验性当代汉字

“我工作室的人员配置比较齐全,从基本的加工到设计制作到财务等等是比较完善的,今年受疫情的影响,雕塑做的比较少,前段时间也做了一些方案,可是一动工就觉着感觉不对,所以停一停也好,我会做更多的实验性作品,并且也非常有挑战性,未来也会影响我雕塑和装置的创作维度。”

由于大环境的原因,今年陈文令的收入今年减少了很多,所以他也在平衡自己的开支,由于团队每年的运作需要百万考上的开支,如果遇到大型展览,开支会更大,所以他保留了团队的核心,一些临时工都不再聘请了, 目前专注于实验性作品的创作,雕塑作品基本上都停掉了。

高孝午:疫情期间受影响很大结果又遭遇拆迁

对于艺术家高孝午来说,疫情已经让他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6月份又赶上了工作室拆迁,让艰难的日子更雪上加霜,在之前媒体的采访中,他曾讲到自己在北京的十五年间经历了6次的工作室搬迁,对于艺术家来说真的是太难了。

ertqOtVLJL1vmHNrS3SREF4NIFRdAkEH0jsZ2CI3.jpg

著名艺术家 高孝午

“6月份我又遭遇了拆迁,在顺义水坡的工作室就不能用了,现在搬到了李桥,由于时间太紧,只能暂时先把所有的东西转移过去,还没来得及整理,现在工作室只有原来的一半,也没有办法装修,只能先暂时过渡一下。”

高孝午的工作室团队目前有七八个人,团队的管理大部分时候靠的是大家的自觉,该做什么工作就各自分工进行,如果碰到障碍的话,就会集中到一起进行讨论解决。

6twJHblIDVywmssbjOz3AG1DUArwHeWNNIT0xQjP.jpg

高孝午《我们这一代-Hello No.2 》铸铜烤漆66x90x250cm 2007

DOHbHmgMmJ00AADKpjNSHE0byHXU56cCUzymG23K.JPG

高孝午《缘-爱》玻璃钢 铸铜 120x100x180cm 2010

而在团队的开支方面,高孝午讲到还是挺大的,“一年至少要大几十万,虽然今年遇到了疫情,我还是尽量保证大家的福利待遇不减。”

对于高孝午来说,疫情影响最大的还是展览的举办,今年计划的国内外展览项目以及一些跨界合作,都没有办法落地,或者时间后延或者取消,直到现在很多还没有具体的时间。比如在北京,原本他有一个新装置作品的发布,现在还没有实现。

5sp7z6xoLgHLD9Bq67XS7Akq3A2gGhw7towVD9Lc.jpg

高孝午《再生-鲤鱼》铸铜着色 60x33x99cm 2018-2

4gYo6yTHKEUcCclJ2mFppSqWeZhXH2odc7n0oO84.jpg

高孝午《再生-鹿 》铸铜 60x45x99cm 2016

而在个人创作方面,他表示其实还好,现在他的创作思维也在改变,最主要的影响集中在与工厂的交流,他现在很多作品要在工厂里面加工,工厂大部分在河北,几乎没有开工,并且这部分是没办法通过线上交流来完成的,还是需要人去到现场进行把控的,所以从作品的进度上来讲,影响还是很大的。

每年高孝午在作品上的投入在三百万左右,虽然今年收到疫情的影响比较大,他还是会进行大件作品的创作,“其实每件作品都不是说今年突然想做的,都是积累了好几年,我的创作一般都是有计划的,一般会有一个系统性的推进,还是会适当的做一些,当然会进行一些平衡。”

在收入方面,高孝午表示相比往年要少很多,刚开始国内发生疫情的时候,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之后全世界都爆发了疫情,收藏放缓是很正常的,大家都在缩减开支,就自己个人来说,收藏确实少了。

iBCmpTrlAOYGIwPWjH8uD7bBUA8mHEZQBy1Na7IJ.jpg

高孝午《再生-鹿》不锈钢镀色 110x95x100cm 2020

wS7vPeQA0dWf5NA8EyhZTUZB758C44UizwukxYpK.jpg

高孝午《再生-鹿》不锈钢镀色 200x180x355cm 2016

“目前只能继续坚持着,这种情况下个人改变不了太多,能做的事情会继续积极的做,除了创作之外,展览能推进的也尽量的往前推,目前的情况下,大家都很难,还是希望能够共享合作。目前我们的经济发展还是处在上升期,尤其是近几年,公共艺术的普及不断推进,民众的需求也在不断的提升,总体上我并不消极,只是在做具体事情的时候,大家不会像以前那么冲动了,会更理性和谨慎,不会做规模太大的事情。”

如果下半年还是延续当前的状态的话,高孝午会策划一些公益项目,其实之前他的工作室也一直在策划相关的活动,今年做的话会采取线上的方式,当然他也在和一些组织和单位在谈,看看能不能有一些合作。

“其实,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公益的声音,也是现在可以主动做的事情。”

卢征远:只要信心还在就没问题

卢征远的工作室同样位于北京顺义区李桥镇,他的工作室面积有五百多平,一年的租金大概在30万左右,团队核心成员有三个人,在创作大型作品或者石雕作品的时候,就需要额外的聘请工人,卢征远讲到,其实艺术家真的很难像企业家那样善于经营,多少还是会有一些冲动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管理团队也不是自己擅长的,更多是有了好想法就去尝试,有可能做出来一件作品或者项目,也有可能会浪费,但不做的话就会不开心。

艺术家卢征远

疫情期间,由于在中央美术学院担任教师,所以还有很多的教学任务,平时还是挺忙的,而在创作上同大多数艺术家一样,也不能很好的工作,因为雕塑的创作,很多时候还需要加工厂的加工和很多人的协作才能完成,比如铸铜和石雕,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由于疫情期间人员不能来往,工厂也不能开工,所以影响还是挺大的。

但另外一方面,卢征远讲到这也给了艺术家更多地思考和研究的时间,疫情对人们的冲击不仅仅体现在物质层面,更为重要的是精神层面,比如对社会的理解和反思,当下的艺术该如何走?尤其是艺术市场震荡的时候,我们真正该做的是什么?如果没有艺术市场的情况下,我们是否还需要继续做下去?这时候真正该做的作品是什么?

卢征远《人造假花之折枝》油彩画布、手工水晶画框 φ75cm 2015

卢征远《一角之一 》油彩画布、手工水晶框 30×30cm, 47×47×8cm 2014

卢征远《不确切的黑色想象之一》油彩画布、手工水晶画框 40×50cm 2014

在卢征远看来,艺术家的运营费用里面,很大一部分是材料费用,尤其是雕塑艺术家,在实验的过程中会浪费掉很多的材料,在他的理解里面,工作室更多是艺术家试错的地方。“而这一过程中产生的费用是很难估算的,也不敢去算,哈哈。”他表示,雕塑是消耗比较大的艺术,比如自己的工作室看起来有五百多平,其中有将近三百平是用来放置作品的。

而在创作上,卢征远比较的灵活,“我本身的创作也比较的多元,比如我有影像作品、绘画作品等等,不需要投入也可以做作品。”

同时,他还讲到,其实经济上的影响并不可怕,最担心的是整个社会的心态是否有变化,信心还是要有的,否则的话就会引发很多比较长远的问题,短期的艰难咬咬牙就扛过去了,但是信心如果没有了,就比较难办了。

卢征远《慢性7》黑色天然大理石雕刻 78×46×27cm 2013

卢征远《慢性5》黑色天然大理石 48×22×14cm 2013

卢征远《慢性4》黑色天然大理石雕刻 61×25×43cm

受疫情的影响,今年的展览或者延期或者取消,卢征远也同样遇到的相关的问题,他在海外有五场展览,从开始的延期,到现在基本上办不了,国内也有展览在讨论,但都很难落地,现在确定的8月份他会策划一个与网络有关的展览,网络也是卢征远最近关注的话题,当然从2009年开始他就已经在关注网络问题了,当时他在尤伦斯做的展览中,就把自己的博客放在了展厅中,包括后来的合作公社等等,都与互联网有关系,疫情期间互联网又变成了我的一个空间,觉着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并且大家现在开始在互联网中举办展览,交流互动,这都是具有未来可能性的东西,所以这时候,方法总比困难多,尤其是艺术家这个行业,在面临困难的时候,尤其需要智慧的解决。

在收藏方面,卢征远讲到海外的影响比较大,国内的还好,比如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我的两件作品还参加了支援武汉的义拍,成交的价格也都还可以。

结语:疫情的影响对于艺术家们来说,虽然很大但他们还是在积极的面对,主动的寻找各种新的可能,在寻求新的突破,反而是很多其他的外部因素对于他们的影响更大,伤害也更大,希望艺术家们能够在如此艰难的日子里面坚持下来,创作出更多好的作品,能够更加的专注而不被外物所扰。

(责任编辑:陈耀杰)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文雅致趣——中国古代器物
北京惜奇堂国际文物鉴定有
预展时间:2020年8月18日-21日
预展地点:惜奇堂网拍
2020年秋季亚洲古董艺术精
金洲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31日-9月5
预展地点:2255 Clement Str
2020季度网络大拍
上海呗美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10月-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呗美网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艺术头条研学游】顶级学者带
  2. 2 吴鸿:沙数
  3. 3 烟云过眼山犹在——画家何昌林先生杂
  4. 4 【艺术号·专栏】季涛:“结构牛”下
  5. 5 【雅昌快讯&视频】重装上阵再出发 20
  6. 6 【艺术号·专栏】马学东:直播带货艺
  7. 7 【雅昌快讯】国博200件作品 展现中国
  8. 8 嘉兴这八景,因吴镇而永载史册
  9. 9 2020西泠春拍8月5日盛大启幕
  10. 10 精品推荐-------皇宋通宝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