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专稿】深圳当代艺术地图:起步尚早仍需细细耕种

2020-02-15 21:06:32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收藏 评论

摘要:在2019年即将结束的12月底,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曾举办了群展“二线插花——深圳当代艺术二〇一九”,此展邀请了工作或曾工作于深圳的十二位艺术家,意图通过对在地生产结果、文献的呈现,探讨走过四十年的今天深圳当代艺术的现状。这一精彩展览不仅呈现了身在深圳的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的艺术探索,更将深圳这一城…

在2019年即将结束的12月底,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曾举办了群展“二线插花——深圳当代艺术二〇一九”,此展邀请了工作或曾工作于深圳的十二位艺术家,意图通过对在地生产结果、文献的呈现,探讨走过四十年的今天深圳当代艺术的现状。

这一精彩展览不仅呈现了身在深圳的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的艺术探索,更将深圳这一城市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进行了抛砖引玉的勾连。策展人郭赟所形容的“二线插花地”——“文化与艺术在其中野蛮生长,既与二线关外的内地无法割舍,又与一线关外的海外往来密切。”这样的描述虽然让这座城市略有些尴尬,但却无比精确地点出了深圳当代艺术的真实状态。

aXhTKUHlMuJHBtKd8KtRZGjhk1NOcYICH8B8ByzF.jpg

“二线插花——深圳当代艺术二〇一九”展览现场

人们对深圳的认识很长时间内都停留在工厂式生产的“大芬村”阶段,鲜为人知的是,深圳当代艺术的起步其实很早,而郭赟认为,只有对艺术抱有热情的职业艺术家进入深圳之后,才开始真正赋予深圳艺术生态以生命力;另一方面,担负不同功能的艺术机构的建立和布局,高质量展览的集中举办,也才能为艺术生态的发展提供稳定的基石。

Q78bPZ30Hyxx8GqtoOKcVOx8DPugKPBs6FwT2pW7.jpg

位于罗湖区东湖公园的深圳美术馆幽静宜人

       一个漂亮的开局:艺术机构自东向西逐步推进

从深圳的艺术机构来看,一份漂亮的“艺术地图”,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初具图形了。1976年深圳展览馆成立;1986年,深圳画院成立;同年,深圳艺术学校创办;翌年,深圳展览馆更名为深圳美术馆。1991年,深圳雕塑院成立。由于深圳是呈东西向的狭长地形,所以不难看出这一阶段,东边的罗湖区毗邻香港,因此深圳画院、深圳美术馆都在罗湖区先后成立。

48xbQwowoI6GqTOOesiYu7bZXwRMpigdrPGhGLH8.jpg

作为第十届水墨双年展分展场的深圳画院

到了九十年代,这一地图发生了微妙的变化,1997年到1998年,关山月美术馆与何香凝美术馆相继开馆。关山月美术馆位于深圳福田区的红荔路;何香凝美术馆则选址在南山区,毗邻著名景点世界之窗,慢慢地,艺术机构从东到西,开始蔓延整个深圳。同期,深圳水墨双年展与深圳雕塑双年展拉开帷幕。而关于深圳水墨双年展,到2019年已是第十届,并更名为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

hn3Kv62LlLcCeMaZJWtw4yn9MMumhk0eO5nW6tPy.jpg

背靠莲花山的关山月美术馆

1998年举办的第一届中国当代雕塑艺术年度展 (群展)在何香凝美术馆开幕,学术委员会由邵大箴、乐正维、孙振华、黄专、鲁红组成,如今已蜚声当代艺术圈的李象群、傅中望、刘建华、隋建国、展望等均是当年的参展艺术家。

NhZGe5eKbWIXAm5CvBu6YeQsLNs0VPDLU6glUGmE.jpg

毗邻世界之窗的何香凝美术馆

1997年,曾参与策划1992年首届广州双年展的艺术理论家和策展人黄专受聘成为何香凝美术馆研究员与策划人,2005年1月28日,以“做中国当代艺术的航空港”为理念的OCAT(时亦名OCT当代艺术中心)在华侨城创意文化园成立。黄专成为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OCAT)的灵魂人物,随后,OCAT以它高水准的学术精神和专业性、从历史角度观察当代的深刻视野,迅速吸引了国内外的目光,并且备受艺术界、学术界认可。

ltUpvOsCyC4f7CX3vjyfIumn4fOGJWzNGKo8vc00.jpg

OCAT深圳馆

而地处南山区黄金地段,占地20万平方米、由旧厂房改造的华侨城创意园也开始崭露头角,成为深圳艺术聚集的中心。2006年,OCAT的进驻、首届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在这里的举行,都让这个园区逐渐成为深圳文艺爱好者打卡的胜地。

jQDkNe7ufbniITIVGScI6oGWqPa0mrA7JEl58Tyi.jpg

由旧厂房改造的华侨城创意园

2008年,外形酷似“水立方”、国内首家以设计为主题和定位的华·美术馆也在华侨城创意园附近成立,这不仅呼应了深圳“设计之都”的定位,同时伴随着这个新馆的建成开放,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心、华·美术馆等3家不同定位的艺术场馆,共同构筑起一个在文化艺术资源上相互补充、联动发展的“艺术三角”。华·美术馆开馆的第一个展览就是由冯博一主策划的“移花接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后现代方式”。该展览是中国当代艺术中利用后现代方式进行创作的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中展示。

ISzQYbtOWBgdHdesHCtqf8pIgv8JJOnKBgpfiBqH.jpg

华·美术馆外景

2017年,总部位于北京的深圳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在华侨城创意园内开设分馆,桥舍画廊、谷仓当代艺术中心等也相继进驻。至此,以深圳南山区华侨城创意园的艺术布局日臻完善。

而在与深圳艺术地图同步发展的是各地前来的艺术家、批评家成为新的“深圳人”,“伤痕美术”主要成员之一王川早在1984年便因工作调入深圳;从九十年代初到两千年初,艺术家黄佳、梁铨、严善錞、蒋志、周力、邱世华等先后因为各种原因进驻深圳,他们多数在进入深圳之前已经有非常丰富的艺术履历,但在深圳最终走向了个人艺术表达的成熟期,他们既是深圳当代艺术生态的拓荒者,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参与者。此外,九十年代到两千年活跃在深圳的批评家鲁虹、严善錞等均以不同的方式推进了深圳当代艺术的前行。

oVvZiqeajMhcGyOMXKgXAHYcERmwhX99JhKqB17B.jpg

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

2018年,设计互联在海上世界中心的隆重开幕,更是将整个深圳艺术生态的范围强势推进到了西边,至此,由华侨城的艺术三角,福田的关山月美术馆为中心,东有深圳美术馆、深圳画院,西有设计互联遥相呼应,主体布局蔚然可观。

YPix1OEeV2mqszuUtP3bjz3h1b1uUMsGwiA58uCP.jpg

由日本著名建筑师槙文彦设计的海上世界文化中心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由南山区华侨城的艺术三角——何香凝美术馆、OCAT深圳馆、华·美术馆以及福田区的关山月美术馆为中心,东有深圳美术馆、深圳画院,西有设计互联遥相呼应,深圳艺术机构主体布局蔚然可观。而除了地域上的布局之外,各个艺术机构也担负着不同的研究方向和展示功能,这使得整个深圳的艺术地图并非是地域上的横向排列,也是内容和功能上的纵向组合,使得整个艺术生态往多元方向良性发展。

作为深圳艺术龙头机构的关山月美术馆一直以来在“关山月研究与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当代美术研究和美术馆学研究”等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果。近年来,关山月美术馆不仅关注当代设计艺术研究,并且正以一种日趋成熟的姿态,向专业化、国际化和规范化迈进。

EN7oLt9xeEmD97bLpFfTnPS2enJNx89hXGTCwa40.jpg

关山月美术馆曾举办的“展卷图新——20世纪50年代中国长卷中的时代图景”

何香凝美术馆则是中国第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国家级美术馆,也是继中国美术馆之后的第二个国家现代博物馆,以收藏、陈列、研究何香凝书画作品为主。在早期OCT当代艺术中心隶属何香凝美术馆期间,关于当代艺术领域的研究一直走在前列。近年来,何香凝美术馆不仅组织了多场高品质展览,而且对海外艺术家以及女性艺术家的梳理研究日渐增多。

Eb9kqKbViDhQ3T0gYcX2E3uU2nt64ZxT98hbk4Qd.jpg

何香凝美术馆正展出的“莫德•刘易斯与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当代艺术展”

OCAT从一开始就定位为一个研究型的艺术机构,将当代艺术作为历史学研究的对象,希望用一种历史的方法、历史的视野和历史的逻辑来解释自己的艺术史,研究和梳理中国当代艺术,同时关注和推动国际前沿理论与艺术实践的交流。OCAT深圳馆还通过OCAT工作室、OCAT表演和OCAT放映等多样化的项目,实现跨学科的连结和讨论。2012年OCAT建构了布局全国的五个美术馆和七个分展区,包括OCAT深圳馆、华·美术馆、OCAT上海馆、OCAT西安馆、OCAT研究中心,形成了不同学术方向的美术馆群网络,在中国率先开启了美术馆馆群模式的实践,探索一种新型的机构模式。可以说,OCAT为整个艺术生态提供了一种研究型机构实践的样本,建立了一种美术馆群的机构实践模式。

kIPJGzmJacK0RrwIckjHgPaeaN5ic0CWmjVwZAdG.jpg

OCAT深圳馆2019年度大展“1342ºC——刘建华作品 ”

深圳美术馆则在关注本土、关注当代的学术定位下,加大对本土艺术家作品的展示,作为城市美术馆,用多样化的展览来满足不同人群的审美需求。近年来,深圳美术馆对自身馆藏的梳理展示上也是不遗余力。

深圳画院多年来则致力于水墨,并且一直希望打造一支深圳市的“国家队”。

不止提供平台  深圳本土力量有待培育 

那么,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开始起步的深圳当代艺术为何最终没有形成强势的合力,将影响推向全国?这也许跟深圳所处的“二线插花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众所周知,艺术品市场的繁荣,离不开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以及藏家圈子的齐头并进。深圳的艺术机构虽然布局较早,也很早重视当代艺术研究,并连续举办了不少高质量的群展、个展。但不得不承认,毗邻香港的深圳,在一级市场的发育上就面临着尴尬的处境。毕竟香港从六七十年代起,就有不少本土画廊崛起,随着其逐渐成为亚洲金融中心,国外画廊也陆续强势进驻。一墙之隔的深圳让画廊两难,一方面内地市场近年来潜力巨大,但如果在深圳开设画廊,似乎又面临着和香港竞争或者重复的风险,相比而言,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无疑是更高效的选择。虽有艺术机构的研究展示,缺乏成规模的大牌画廊的深圳在培育藏家、构建市场方面就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8qrASCTzc9rxTR7nG0ux7OFfz3s0odWPVtiB6Eh5.jpg

2019年艺术深圳现场

其次,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不少艺术家的输入都是来自全国各地,虽然数量不少,但略显分散。尽管对当代艺术家的创作而言,自由的氛围是一大优势,但过于分散的单点却很难引发爆发式的反应。而且自身人才的培养和流失似乎一直是深圳发展的阻碍。

再次,艺博会在深圳并未完全深化生根。虽然在当代艺术领域也有“艺术深圳”这连续举办了五年的品牌,并吸引了众多北京、上海、香港的画廊前来参加,圈内评价不低。但围绕艺术深圳,画廊、艺术机构并未形成互相呼应的集群效应。而在这方面的优秀范例则是香港巴塞尔、上海西岸、art021等艺博会,每年举办期间,几乎全城艺术机构联动,举办展览,共同吸引大批藏家前往,使得整个城市的艺术影响力得到提升。而深圳当代艺术的艺博会无论是数量还是辐射力,都未完全达到联动全城的地步。

“深圳在国内很多美术馆没有做当代艺术,没有自主策划品牌展览的时候,深圳的一些艺术活动受到全国的关注,有一定影响力,近年来国内很多城市兴建美术馆或分馆,资本的支持,使得很多美术馆策划了很多颇具影响力的展览,在这样的背景下,反而觉得深圳的活动似乎没有难幺有影响力,再加之,深圳自身专业人才的队伍流失和缺乏培养,似乎深圳一直都在担任,经费支持下,外来和尚念经的平台作用。”深圳美术馆策展人游江曾说。

EReP4NxMpWYDjBJY3P7T9Z4hQ8yI5ZZN3ZjwuWXP.jpg

2019年开业的KennaXu画廊

在前不久开业的KennaXu画廊是“深二代”徐文所创办。他认为深圳需要更多的具备专业性、国际性的画廊,“深圳是中国经济发展一个极其重要的地方,虽然香港是现在亚洲的艺术中心、市场中心,但香港有很多做不到的地方,深圳和香港完全可以形成很好的互补。”

香港、深圳都不是盛产艺术家的地方,徐文觉得我们可以将思路反过来,从培养艺术消费开始。当这里有更多人进行更大金额的艺术消费、收藏,就会吸引更多艺术机构过来,这样也会带动艺术家聚集这里。

而截止目前,至少大部分机构、藏家对于深圳的判断都是充满希望的上升期,“从第三届开始,我们连续参加了三次艺术深圳。这两三年里,我觉得深圳对艺术的关注越来越高,毕竟大家有钱了,总希望生活的品质也能升上去。我发现深圳买家有个特点,看到喜欢的就出手,并不太在意艺术家是否有名气。不过,深圳的年轻人多,海归的也不少,我感觉他们对当代艺术是有一定理解的。”经营了28年的老牌画廊索卡艺术董事长萧富元谈到。

x8h2cHvkz9Zs6cTbOYueaX5InOXvdQxAbjmXhEUL.jpg

2019年在深圳保税区开幕的木星美术馆

“深圳的地位和受关注度都处在一个上升的状态,他们现在有意识地在培养当代艺术的环境,这是好的,所以吸引了我们参加。”广州的5Art空间在停了两届之后,今年仍旧回归艺术深圳。

“我们参加过很多北京、上海的博览会,深圳倒是第一次来。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试试水,看看深圳市场到底是什么状况。我在这里遇到很多在北京、上海博览会遇到的藏家,说明深圳艺博会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另外,我们互相交流发现,这边的展览、艺博会的质量一直呈现一个上升的态势。另一方面,我认为深圳市场毕竟有经济基础,加上这两年政府大力扶植,我相信在一个有经济基础的城市需要文化积淀,所以我觉得艺术的发展只是时间问题,虽然现在北京、上海的艺术氛围似乎比深圳浓烈,但它们也经历了十来年的培育。当大家普遍把艺术当成一种消费时,深圳的艺术市场将会更加欣欣向荣。”首次参加深圳国际艺术博览会的、上海蛙汇空间艺术总监张妮谈到。

OCAT深圳馆副馆长方立华人为,我们可能还需要给深圳更多的时间沉淀。“其实深圳在推动当代艺术的研究与实践上,确实起步很早,1997年何香凝美术馆成立后,很快就在关注和推动当代艺术;2005年成立的OCAT,从一开始就以艺术家个案研究和综合课题研究的方式,展开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和梳理,形成独立的展览和具有史料价值的出版,但这些工作相对比较缓慢,需要长时间持续性的推进。展览、出版和公共项目。如果说大家看不到这些工作产生有力的声音和力量,那么也说明它还需要持续性的‘耕作’。其实艺术生态就像一片田地,它需要不同的机构和个体共同努力,如果机构和个体都能够持续地投入,细细地耕种好各自的一小片田地,尽管每块小田地耕种东西的都不一样,但是这一整片田地一定会有非常可观的面貌。”

(责任编辑:梁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当代艺术 深圳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西泠网拍·四月大拍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4月19日-24日
预展地点:www.yesauc.com
2020春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北京鼎兴天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20年7月3日-4日
预展地点:北京亚洲大酒店二层
Private Collection of
Pauling's
预展时间:2020年3月18日-4月1
预展地点:https://epailive.c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老来红”的乔治•康多:他完整了美
  2. 2 易英:翻越阿尔卑斯山
  3. 3 写字不如画画
  4. 4 太和:守望诚信 播种理想
  5. 5 《我所理解的四川美术学院的传统》系
  6. 6 段炼:我的第一堂现代艺术课
  7. 7 不依靠传统,依靠创造力(三)
  8. 8 廖上飞:Venus
  9. 9 无主之地——岳敏君“名画系列”分析
  10. 10 今天不存在单纯的“水墨问题”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