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号·专栏】李昌菊:民族化再讨论

2019-12-13 14:41:47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李昌菊 
    收藏 评论

摘要:编者按:2017年11月,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李昌菊的最新著作《中国油画本土化百年(1900—2000)》在人民出版社出版。20世纪初,油画作为改良中国画的重要画种引进中国,参与到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经过几代油画家的努力,油画已成为本土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油画本土化百年(1900—20…

编者按:2017年11月,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李昌菊的最新著作《中国油画本土化百年(1900—2000)》在人民出版社出版。20世纪初,油画作为改良中国画的重要画种引进中国,参与到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经过几代油画家的努力,油画已成为本土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油画本土化百年(1900—2000)》中,李昌菊大致依循20世纪前期(1900—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1949—1978年)和新时期以来到世纪末(1978—2000年)三大部分,探讨中国不同时段的油画本土化现象。本篇文章为第三篇《开放、多样的格局》(1978—2000)的第一章节《走向开放》的第四节内容,详细介绍了文革之后,再次讨论“油画民族化”的意义和目的

第四节   民族化再讨论

在各种艺术创作观念争锋之时,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也颇引人注目,即多年来一直持续的民族化和民族风格探索。作为中国人的一种文化追求,20世纪早期如王悦之、潘玉良、张弦、陈澄波、关紫兰、常书鸿等人,对“油画民族化”已做过不同程度的尝试。新中国建立后,民族化更是曾作为一种创作方向加以提倡。可以说,大半个世纪以来,民族化既是一些油画家的自觉追求,也曾是一种国家意识形态从上至下的贯彻(虽然后者导致了一些简单化、概念化处理)。不过,民族化提法本身并无不妥,新时期到来后,油画民族化便再一次被讨论。

1979年,艾中信在《美术研究》第4期发表《再谈油画民族化问题》,阐述了他对“油画民族化”的看法:建国三十年来,我国的油画,已经出现了不少新颖的面貌,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们的时代精神,也可看出画家的个人风采,已经出现了民族化的端倪。我国的油画是有成绩的,不要妄自菲薄,在这个基础上主动积极的加强艺术实践,油画民族化的前景是光辉灿烂的。显然,作为老一辈油画家,艾中信对油画民族化是肯定的。不过,虽然迎来了新的开端,但由于长时间停滞不前,油画表现基础已经很贫弱,加上之前“油画民族化”的口号是国家行为,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艺术家的个性发挥,所以,一经提出,不免招来抵制之声。

为了推动油画的发展,北京、上海的油画界,分别举行了油画研讨会。其中,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分会和北京油画研究会发起,召开的北京市油画学术讨论会,到会的有北京的中青年油画家三十余人和一些美术理论工作者。在三天的讨论中,大家本着学术研究百家争鸣的精神和对油画创作的现状和发展、民族化问题以及美术创作形式与内容的关系、艺术个性和自我表现等问题,进行了热烈的探讨。

在研讨会上,有关油画民族化的观点中,以詹建俊和陈丹青为代表,他们极为鲜明的表示出油画民族化的口号不提为好。不过,作为油画界的有影响人物,他们是否真的在反对“民族化”?詹建俊说:“油画民族化,从方向和总目标上来说,是必然的。……长远来看,民族化是艺术发展的必然,……”。他认为中国的油画也正在民族化,画家们自觉不自觉的已经在这样做,我们的油画已经是具有中国民族特点的油画,拿到世界上去也可以这样说”。[1]显然,詹建俊是认可“油画民族化”的,陈丹青也并非反对油画的民族化发展,他说,油画应该说是已经在中国生了根的,我们已经有了自已的油画。[2]他们之所以反对“油画民族化”,是因为担心它成为一个口号,局限画家的创作思考和的手法,从而影响艺术家对油画艺术的学习。詹建俊强调:“学习一种外来艺术,重要的应该首先是学过来,”“就我们亲身体会,这个口号在某些人的手中,往往变成了一根棍子,一提油画就说不行,没民族特点,没民族化,或者指责为太洋气、太像外国某流派,这个口号成了排斥外来艺术,影响油画国际交流的障碍。”陈丹青则指出,针对中青年画家来说,民族化的口号就起了束缚学习和创作的作用,我在画画时如果老想着民族化,只会妨碍我画画。我们有一个坏习惯,一提口号,就产生一种排它性,不符合这一口号的就要遭到排斥、打击,一提民族化,就意味着不民族化的东西不好,不能要。……不要随便地肯定或否定某些东西,最好的办法是不提口号,绘画基本上是艺术家个人的事,要允许艺术家按自己的理解去探索……。”[3]

从严格意义上说,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79年改革开放初这30年间,美术界对西方油画的学习与研究,有一定基础,但比较单一。改革开放之后,画家们渴望冲破一切艺术观念的束缚,放开怀抱不受限制的学习与创新,民族化的提出显得不合时宜,虽然他们都认同油画一定会民族化,但面对眼花缭乱的西方现代艺术,大家更需要研究油画本体语言,以及多样化尝试,而非预设一个既定奋斗目标。

1981年4月,美协上海分会组织绘画组、理论组的部分成员讨论了油画民族化问题,之前有半年的酝酿,参与者三十余人各抒已见,最后达成了一些共识,第一:清楚了究竟什么是油画民族化,认为民族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感情、气质的体现。它是用本民族习惯的艺术手法反映民族生活,扎根于民众之中为本民族所喜闻乐见,而在形象上,形式上又符合本民族的特点。第二,可以促成油画的民族化。与会者认为,只能作为思想上的提倡和统一,艺术上都不能统一和一刀切,应该因不同作者而有不同的面貌,应深入学习西画后,再探索民族化的表现。因当前油画现状是底子薄、眼界窄,所以首要应鼓励多种形式风格的探索的创新,关于口号的提出有无必要,人们也分为两派:持肯定意见者认为,是一种使命,有所提倡比自生自灭好,持否定意见者认为,会产生唯一和绝对的感觉,不应过份、过早的提口号,而应自然的去化。

除了会议之外,民族化的讨论在1981年至1984年间的美术期刊上断断续续的展开着,[4]传达出不同艺术家对这一命题的思考,其观点的差异也分为否定与肯定两派,否定者认为它们是“文艺上的政治法则”[5]或限制了对外来艺术的认真学习,[6]肯定者认为“民族化”问题,并不象某些人理解的那样狭窄,它是在发展中逐渐形成的。[7]也有画家认为民族化是“多种多样的‘民族化’。[8]还有画家认为“民族化”是画家忠实于自己亲切感受的自然结果。[9]肖峰认为,只要画家们“努力实践和创造,具有时代精神和我们民族特色的油画艺术一定会出现”。[10]画家闻立鹏在对自己油画艺术的思考中谈到,先要学习油画艺术,“又要回过头来,自觉地去重新学习研究祖国文化传统而与西方油画传统融会贯通,最终创造出当代中国的新油画艺术”。[11]

WBQEdP6uKRdH7VBAH2IeB7hlmOHgFFPdGma3ILAZ.png

​图3–1–4 黄山会议

到了1985年,在重要的油画艺术研讨会“黄山会议”上(图3-1-4),油画的相关问题又一次得到广泛讨论。如前文所述,这是一次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和中国美协安徽分会主办,中央美术学院、北京画院和《美术史论》编辑部共同参与筹备的会议。会议以创新问题为中心议题,油画民族化问题也再次被提出来。在呼吁艺术创新、艺术个性的同时,不少理论家、画家都意识到其终极目标是为了油画特色。会议上,闻立鹏在《时代的挑战与油画的思考》的结语处指出,中国人学习油画,当然是为了创造中国的油画艺术以丰富世界艺术宝库。油画家周正也强调“中国的油画应有自己的民族特色是无疑的。问题是如何恰当地把中国艺术的特质,溶入到油画中去。”[12]油画家雷正民对油画民族化的态度是,“对于油画民族化这个口号,我抱赞成的态度,因为成熟的艺术总是具有时代的格调、地域的特色、个人的风貌的。”[13]

不过,会议上也有一些画家对此提出了异议,画家张华清指出,“油画民族化”无非是要求油画家们创造出具有民族特色的油画艺术作品来,但在实践中也有人利用这一口号,限制油画家们的大胆创作,使这一口号成了一种模式,……。因此产生了一些消极的作品。[14]有意思的是,一直着力探索民族特色的油画家妥木斯也说,“民族化”或“现代化”,都不必作为奋斗目标的口号来提。[15]持反对意见的一方认为需要先熟悉与掌握油画表现方法,不要因为强调民族化而影响对西方油画的学习与借鉴,从而束缚了油画的表现。

可以说,两方观点与之前的角度没有多大变化,仍强调要避免强制,避免规范,避免模式,不应使之成为口号,无论哪方,也都是立足于发展中国油画来看待“油画民族化”这一命题,并探讨它将会对艺术观念与艺术实践产生的或积极或消极的影响,他们无一不是希望中国油画可以得到良性的、正常的发展,自然形成有中国精神与气质的油画。

[1] 《北京市举行油画美术讨论会》,《美术》1981年第3期。

[2] 《北京市举行油画美术讨论会》,《美术》1981年第3期。

[3] 《北京市举行油画美术讨论会》,《美术》1981年第3期。

[4] 文章见:孙津《民族性 民族形式 民族化》,(《美术》1981年第9期),陈丹青《杂感》,(《美术》1982年第1期),冯法祀《喜看油画结新蕾》,(《美术研究》1981年第1期),张颂南《发展中国油画之我见》,(《美术研究》1981年第1期),吴冠中《油画之美》,(《世界美术》1981年第1期),肖峰《对于油画民族化的几点拙见》,(《新美术》1982年第3期),闻立鹏《人过中年所想到的》,(《美术研究》1984年第4期)。

[5] 孙津:《民族性 民族形式 民族化》,《美术》1981年第9期,第52页。

[6] 陈丹青:《杂感》,《美术》1982年第1期,第14页。

[7] 冯法祀:《喜看油画结新蕾》,《美术研究》1981年第1期,第40页。

[8] 张颂南:《发展中国油画之我见》,《美术研究》1981年第1期,第37页。

[9] 吴冠中:《油画之美》,《世界美术》1981年第1期,第46页。

[10] 肖峰:《对于油画民族化的几点拙见》,《新美术》1982年第3期,第27页。

[11] 闻立鹏:《人过中年所想到的》,《美术研究》1984年第4期,第3页。

[12] 周正:《油画创新的思考》,转引自《油画艺术的春天》,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年1月版,第80页。

[13] 雷正民:《油画艺术创新琐谈》,转引自《油画艺术的春天》,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年1月版,第93页。

[14] 张华清:《略谈我国油画艺术的发展》,转引自《油画艺术的春天》,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年1月版,第84页。

[15] 妥木斯:《对我国油画艺术发展的看法》,转引自《油画艺术的春天》,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年1月版,第101页。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李昌菊专栏]

  李昌菊简介

  湖北荆州人。1994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2000年获该院美术学硕士学位。2008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获博士学位。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大学文理学院美术史系访问学者。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近年在《美术》《美术观察》《中国文艺评论》等专业刊物上独立发表论文60余篇。出版专著《民族化再探索——1949至1966年中国油画的重要实践》(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年),《中国油画本土化百年(1900—2000)(人民出版社,2017年)。主持并完成国家社科艺术学青年项目1项,2篇文章分别入选第十一届(2009)、第十二届全国美展(2014)“当代美术创作论坛”。曾获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优秀博士论文奖(2008年),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二等奖(2014年),2016中国文艺评论年度优秀评论作品,“历史与现状”首届青年艺术成果优秀论文奖(2017年)。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油画民族化 黄山会议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艺道长青”
    “艺道长青”

    地址: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9-12-10 - 2020-02-09

  • 三少
    三少

    地址: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

    时间:2019-12-07 - 2020-02-06

  • “美育人生”
    “美育人生”

    地址: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9-11-01 - 2020-05-03

拍卖预展

2020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
上海金沪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3月4日-5日
预展地点:上海市黄浦区王宝和
四季雅集·新春 精品拍卖会
香港华辉拍卖行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2月17日-19日
预展地点:香港上环皇后大道中
2020新年线上拍卖会
日本京都瑞龙株式会社
预展时间:2020年1月1日-2月4日
预展地点:http://www.uniaukt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8%当前指数:6,478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快讯】抗击病毒!武汉多家博物
  2. 2 【艺术播报】 “开车进故宫”事件发酵
  3. 3 【艺术城市之六】杭州:少年心气犹在
  4. 4 春和景明——第二届中国美术博士高峰
  5. 5 【2020新春展】广东省博物馆:春节我
  6. 6 热点|刚成为世界首富的LVMH老板
  7. 7 【雅昌快讯】国家博物馆2020年春节19
  8. 8 【雅昌快讯】李世南艺术研究中心西安
  9. 9 北京保利总经理王蔚:拍卖就是在做平
  10. 10 【雅昌专栏】朱浩云:“南张北溥”谁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