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带你看展览】以水为问:中国水墨如何与西方有效对话?

2019-11-10 02:43:50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李家丽 
    收藏 评论

摘要:自唐以降,中国水墨已经历了千年历程。笼统的讲,水墨画自王维始,成于五代董源、范宽等人,至宋代,马一角、夏半边奠定了中国水墨画的风格典范,即强调禅学式的疏朗空寂,并以此方式体悟宇宙本源。及至元代,这种追求最终得以确立,并被后世文人画家奉为圭臬。明清时期,虽画面更为具象,笔墨技法仍有创新,哲学方法并未有…

自唐以降,中国水墨已经历了千年历程。笼统的讲,水墨画自王维始,成于五代董源、范宽等人,至宋代,马一角、夏半边奠定了中国水墨画的风格典范,即强调禅学式的疏朗空寂,并以此方式体悟宇宙本源。及至元代,这种追求最终得以确立,并被后世文人画家奉为圭臬。明清时期,虽画面更为具象,笔墨技法仍有创新,哲学方法并未有大的变动。

但在今日,时代快速更迭,中国与国际接轨,生活方式与古人完全割裂的情况下,水墨应该如何继续?完全东方的水墨与文化哲学背景全然不同的西方对话,如何成为可能?当代的水墨有可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吗?

苏宁艺术馆展出的水墨现场·水问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iUjGzcLXtEL1oggioUTTaoG4NGsCygi3GcjJPz0J.jpg

水墨现场·水问展览现场

水墨现场(INK NOW)是全球首个以当代水墨艺术为题的文化品牌,以”东方根性,当代表现”理念为立足点,推广水墨艺术,探讨水墨未来的发展方向。此次展览“水问”即是水墨现场推出,旨在探讨如何使当代水墨与西方对话,如何以水墨向世界讲述中国文化?

aNCttujqmKEMiIoDUj9Rji5FFZFa5ZtrOgOXOUWf.JPG

展览现场

3xMYh2ei4zgXzz5NGqGKs3lmuXl7jZfXQj8zl3oA.JPG

参展艺术家王劼音观看展览

展览为何以“水问”为名,水墨现场创始人及主席、“水问”策展人许剑龙告诉雅昌艺术网:“‘水’是东方哲学最基本的主题,是对生命本质思考的关键词,同时也是极具东方色彩的精神词汇。‘水’以它的包容性孕育着东方世界的宇宙与时空, 而又蕴含着生命的智慧与行为。东方人讲“上善若水”, 水的流动使其遇山绕行, 见坝积蓄, 汇俱成浪, 滴水穿石。这样的特质不仅意味着当代的水墨现场正处于流动的发展状态, 同时也试图为这个世界提供多向度而辩证的思维模式,这是一套去除本质主义,为文化冲突提供解决途径的方法体系。然而,何以为‘问’?以何为‘问’?‘水问’不再针对传统语境下的‘水墨精神’,而是在当代艺术现场对东方根性、中国文化的追问与反思。与此同时,它又是展览之问、艺术之问、民族之问,即在全球文化转型的过程中,如何与西方艺术进行有效的对话?如何确立水墨艺术自身的方法论体系?”

Z84iO0BWV9mTTLbTaLWmdoYi7bHf4SzsCgtG5yAb.JPG

展览现场

因此,“水问”从东方山水和书写性出发,向无穷于水墨展开,将水墨视为可供试验的开放性场域,为东方的精神性提供一条新的路径。包括研究水墨的未来性是什么,以及寻找其中的盲点,推动中国水墨艺术与国际文化交流与对话,并在这种对话关系中形成对水墨艺术更深层次的探讨。“本次展览希望水墨艺术能够在社会文化的综合系统中被关注,并直面当代局势、游弋于东方与西方、历史与文化的边界,寻找水墨的精神与自由”,许剑龙如此说道。

“水问”以一件影像装置作品开启。

VKHhMljpNOsu35HUr4sSoqktVjsP1Py24CeHKijM.JPG

影像:黄宏达 拍岸 动态影像投射 2018

雕塑:任天进 东风 (大) 白铜 114 x 95 x 255 cm 1300kg 2018

影像中,水墨绘成的水流像浪花一样轻轻拍打海岸,远处墨山连绵不绝,山石凹凸处显露阴影,仿佛有光在山石上折射。影像装置成弧形,“苏州园林讲移步换景,一步一景,我想,这和传统水墨绘画有异曲同工之处,因此,我将这件装置放在门口,观众绕着装置走动,会体验到移步换景的妙处,也能多视角观看水墨。与此同时,水墨影像装置极具动感,可以使观众沉浸其中,全感官地体验水墨的精妙之处”,许剑龙介绍道。在影像装置的正前方是一块幕布,幕布下方放有一块太湖石形雕塑,颇有苏州园林之感。

如果说这件装置以新科技为水墨与国际对话打开了一扇窗的话,那么,刘国松的绘画则是为这一探索打开了一道门。

s8nrhrNnNAazZis2e5p72GrwoequPi6gPXMGUZBu.JPG

刘国松作品在展览现场

YgUlDJYXKqNLtU7NTKq2Lz7RvOAVqkSX3pPHvaFx.jpg

劉國松 地球漫步B 110 x 57cm  2005 

此次展览展出了刘国松创作于2005年的《地球漫步B》。在某种程度上,《地球漫步B》属于刘国松太空系列的延续。太空画由画面多表现宇宙空间,即太空而得名,最典型的视觉元素当属硕大的、红色的圆、以肌理象征的地球表面,及茫茫无边的宇宙中的混沌。

太空画同时受到中国传统与西方文化的影响。硕大的红圆源自元宵节花灯,而对宇宙空间的描绘则源自阿波罗7号的成功登月。刘国松曾回忆道:“元宵节上,走马灯长长的,底下摆蜡烛,上面有圆的洞,里面有马在转,我把这个构图记了下来。后来又受美国太空发展的启发,看到了阿波罗7号第一次拍回了地球的照片,觉得应该把这个时代的变化记录下来,于是开始了这个主题,结合之前走马灯带来的构图启发,动用了一些剪纸拼贴的呈现方式,太空画就出现了。”

1969年到1975年,刘国松创作了400多张太空画,在视觉上拓展了中国传统绘画表现的时空。古代水墨画中,通达宇宙时空的途径是减笔,用最稀疏的笔墨营造疏淡的画面效果,以小氤氲多,以有限氤氲无限。但这种表现手法的缺陷在于对观者的审美素养,及其对中国哲学的理解要求过高。但在刘国松的绘画中,他用东西方都可理解的视觉元素通达中国传统绘画追求的境界,无疑降低了观者对绘画的审美难度,使西方观者理解中国绘画的终极目标成为可能。

mTY6lUneuWxUBjKq2dB0Il0hXh7rihWzj48eGoBw.jpg

萧勤作品在展览现场

4xeqr1HCR5OxMgAba6sW2JWYQjgSEKq5bnNdOu0H.jpg

 萧勤 力聚-1 布上丙稀 45 cm x 45 cm 1965

同刘国松相同,萧勤汲取了西方文化的精华。萧勤一生的创作都以“东方精神”为核心,但他选择的路径是以东方哲思与美学思维,融汇西方自我省思的辩证精神,从而发展出极具特色的艺术风格与创作视野。正因如此,萧勤被誉为“台湾现代抽象艺术之先驱”。

eyOm8pkJ0hgvjIE0HgtDmFudnm3PiPuJkQ5hRWhX.jpg

萧勤 相倾 纸上丙稀 38 cm x 51 cm 1966 

此次展出的是萧勤创作于1965年、1966年的丙烯绘画。那时,萧勤到欧洲已有十多年。异国他乡不断受到西方现代艺术思潮冲击的萧勤,更能体会东方文化的价值。从60年代开始,他开始重新研究禅、道等东方哲学思想,寻求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养分,并发展出有别于西方抽象主流图式的创作风格。其画面以粗线盘踞成的大圆点或单纯的粗直线为特点,在萧勤的绘画中,往往有一画面中心,其余元素皆归向这一中心。这巧妙地呼应了中国古代哲学中所讲“万法归宗”。石涛曾言:“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一画”即指宇宙大化的本源,也指绘画中的第一画,而绘画中的第一画则是由“点”构成。对“点”的追求,呼应了中国哲学中“点”的观念——万物由点而来,由点而终。圆圈或者说点,是萧勤艺术极具代表性的符号,赋予其作品无尽的能量。

ZeY3hCT3cjI76TsAEziCb857mt6A94n3PEY8kjRv.JPG

王劼音作品在展览现场

1HoBSVysVqoIvEczNEGcBbWqCbtEm67KsBHV4gzr.jpg

王劼音 江山胜景图 136cm x 426cm 2019

THckNP6rFeQwkeZcjuzhMk1Lv22srkRF3quOYA5s.jpg

王劼音 树石图 99cm x 148cm 2018

bgiWTRhI2s1fb4sysnHrLpoY1QSdWVbQimeibZQs.jpg

王劼音 树石图 250cm x 66cm 2018

zrxRtdBGc7IV3HtIGpyVmBCzCx0XAVydEug9PDUu.jpg

王劼音 竹石图 136cm x 333cm 2019

王劼音为这次展览带来了近两年的新作。无论是《树石图》、《竹石图》,还是《江山胜景图》,都呈现出王劼音对绘画的经典处理——硬边处理。“树”、“石”、“竹”,是中国传统文人十分偏爱的意象。古往今来,以这三者命名的古代绘画数不胜数。但王劼音却在前人辈出的题材中画出了新意。版画出身的他,总是可以灵性把握各种形构,也使其画面看起来十分纯粹。在此次展出的绘画中,艺术家将“树”、“石”、“竹”、“山”等视象作了硬边处理,并通过装饰化的色层、线条的穿插和铺盖,进行肯定和强化。这赋予中国传统绘画题材以当代表达形式,并融合西方抽象绘画的线条与肌理,使西方观者得以进入中国传统绘画。

70EaBbOg3yPpRstQIiLYrR8mZRhF3xWQNpUbIYUf.JPG

仇德树作品在展览现场

2sYZTLDuqHnk9SkcQgKUOEv6lLeAVhBvcUtngbFo.jpg

仇德树 裂变-灵动 222cm x 430cm 2019

lqXVFDJdfpc0Sc8937SHAG1SsW0vQviwlJkOQ6tJ.jpg

仇德树 裂变-心迹 190cm x 500cm

刘国松、萧勤、王劼音在绘画中注入了西方社会可理解的视觉元素或绘画精神,为西方提供了理解中国水墨精神的途径。他们的绘画在某种程度上依旧受着西方的启发,而仇德树的“裂变”系列的灵感来源则十分东方。师从王一亭,让仇德树不仅学会了中国传统水墨的表达方式,也学会了装裱。长期与宣纸打交道的他,在一次散步时观察到地上石头的裂纹,便想到将宣纸撕裂。他发现,浸过水的宣纸撕裂后,会出现毛边,这种自然形成的肌理有一种特别的视觉效果,他尝试利用这种独特的纹路与肌理效果创造一种崭新的绘画语言,并利用宣纸这种绘画媒材的渗水性、透明性以及柔韧性,经过“撕裂”,底部上色再打磨,让墨汁或丙烯颜料从宣纸的背后渗出来,再“拼接”叠层,形成一种全新的绘画语言。这里没有传统水墨的笔墨,宣纸本身取代笔墨成为创作语言。然而,虽是东方的材料,在全新的创作技法中,依旧呈现出了西方式的视觉效果。此次展览展出了仇德树“裂变”系列的《灵动》与《心迹》两幅作品。

X9YvGGMbtwYvIdSuTtikrAZhYY1sqV1GW23aypgM.JPG

徐永进作品在展览现场

XvFzmLmd4GHtIvBjWtwkVV5Gz7LscyVvCWKuMuJA.jpg

徐永进 狂・野・悚・动 ・劲 ・爆 ・猛 ・酷・辣 墨、纸 68 x 68cm x9 2000 

iQDQHLUvWKMk7lGRhPRf8iAtbTCNWw5wGczbogzZ.jpg

徐永进 宁静热情 贝壳金粉、万年蓝宣 135×135 cm  2014

CsrgumkKDGl57GVPhfRugUau10NAymXtSbBmaHZ7.jpg

徐永進 万物负阴而抱阳 冲气为和 贝壳金粉、万年蓝宣 135 x 68  cm x5 2016

仇德树绘画的视觉效果仍有一丝西方绘画的味道,而徐永进的书法则完全是东方式的了。那么,完全东方式的书法线条,如何走向国际,与西方对话?徐永进采取的途径的剔除“字形”。传统书法以线条写字形,书法美包含两层:字意与字形。字意即是所书写内容的美感,字形则是书法线条呈现出的形式美感。而传统书法的字意往往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如“义”、“理”、“忠”、“孝”、“家国”。但在此次展出的作品中,徐永进将字形剔除,仅保留了书法线条的形式美感,从而祛除了西方观者在理解中国书法时的一大障碍。他从传统书艺出发,融入当代艺术的有机元素,以富有饱满生命力的笔触,创造出风格独特的“视觉系”书法。

GZLK3D76zW7rDfrOSTNlyR2R5XlBBNIJqpv1bncE.jpg

王璜生 日课•心经191022  纸本水墨 138x138cm 2019

JT3SOV3yiMbCu2nrZhG9TPj4IVJpM1dApBYsqBz3.jpg

王璜生 日课·杂词181219 纸本水墨 54x69cm 2018 

olegqpnpvUEm30AbhyBGbo5mfcDsbtZgf5LxktXH.jpg

王璜生 日课·杂诗181220 纸本水墨设色 248x62cm 2018

C1TxpmobWNkYpbSH2Troebg2h2ldQ9xp5sOWDFGq.jpg

王璜生 日课·杂诗181222 纸本水墨设色 248x62cm 2018 

王璜生的作品以实验性著称,“线”始终是贯穿其艺术创作的核心。此次展览展出了王璜生的“日课”系列。《日课》系列来自于王璜生对自己1970年代青少年时期古典诗词习作的重新书写。他将黄色、紫红、绿色、红色等多种颜色注入到流动的草书当中,强调了草书的绘画特性,艺术家试图通过可视的形态,将思想从有限的物象解放至无限的“象外”,最终洞见精神的自由。

6SDkwPPkSX6TAy52oOVhercjeOUSq6Wb09itPevl.jpg

 王璜生 日课·杂诗181223 纸本水墨设色 248x62cm 2018 

8dnRmXvK2r57MtxWUQxZ1LVI1UAEdye664I2XzhB.jpg

王璜生 日课·杂诗181224 纸本水墨设色 248x62cm 2018

他的作品往往夹杂着传统文人的品性修养与突破自我的独立不羁精神,以及现代知识分子对文化、现实及历史议题的深刻关注和介入态度,使其艺术创作不再是对高雅文化和视觉愉悦表征的调用,而是通过对文化记忆的重建,重新审视全球背景下政治与多元文化的现实。也就是说,他在全球化的社会背景下,以为草书注入颜色,强调草书绘画特性的方式,对中国传统绘画进行了创新。

zllr4z7J3e1WA7v32coBIh788XjH7ymACS24SV73.jpg

 王天德 后山圖——书院 宣纸、墨、火焰 238.5×125cm 2017 

DR5hREnwXQ5wetRCFs8xoXL70Etl8pd5POf3rqAr.jpg

王天德 佘山渔隐图 宣纸、墨、火焰、拓片 35.5×188.5cm 2019

王天德以火灼取代毛笔书写的手法,将灼空的山水或书法创作覆于古代石碑拓片和册页之上,两层的作品形成局部镂空的线形,给人一种历经岁月风雨侵蚀的沧桑感。艺术家无意间对当代水墨如何与国际对话作出了回应。火灼的创作方法来自于一个烟头。2002年王天德在巴黎时,有一次烟头偶然掉落在宣纸上,产生了意外的燃蚀效果,这一场景让他灵机一动,由此将“火灼”发展为一种新的创作手段。在这次展出的作品中,王天德将火灼绘画与碑帖结合起来,一黑一白,一灵动一肃穆,意趣横生。对于水墨的当今表现,王天德曾说:“其实水墨中它有几大因素存在,一个很大的因素必须对水墨理解和超越,包括书法的因素和前人对不同流派的表达,以前我都是看八大、弘仁、倪瓒的,现在我比较多的是看五代北宋的作品,这类作品对我的思维改变比较大”。五代北宋作品的影响在此次展出的作品中亦能看出端倪。

3JXLsXUxW53C6LUycbVf3wyRiulkS6Umnk9Rt7LO.JPG

李磊作品在展览现场

rmjqX8WOk2oFpaoWnW9wNHRK6UMszmvdzKMGrVOd.JPG

李磊 水问 布面丙烯 200x300cmx2 2019

在李磊的诗性抽象中,透过抽象的图像传递他内心的感受,而他的作品也无法以特定的形式定义。李磊透过层层笔刷的堆栈创作,在颜色的建构中,色彩与笔触达到和谐的平衡,画面中毫无冲突留下的痕迹,进而呈现出充满悟性的体悟。他所用的媒材、抽象的画面形式是十分西方的,但所表达的意境却十分诗意,十分东方。他的艺术创作试图以中国的传统文化精髓与西方现代艺术的实践,诠释他对于“止观”的感悟。因此他的作品透露出音乐的律动性,以及戏剧性、具有张力的情感。透过大胆的用色与富节奏性的笔触,李磊创作出一幅又一幅既有现代感又充满恬静诗意的作品,带领观者从宇宙的起源与发展,延续至时间与空间的关系,从中探讨生命的意义。这种恬静诗意与现代感,以及对生命的意义探讨,恰恰是东西方文化互通的所在。此次展览展出了李磊专为此次展览创作的《水问》。

7PAkoASI06AoQVhK4bx7lJXB7hojBLMPvACbnO8B.jpg

展览现场

WyjT7Jx5GyCYG2jLsaDHwhiYrbgQDMOAvJCoJgOK.jpg

任天进 东风 (大) 白铜 114 x 95 x 255 cm 1300kg 2018

c5WPlSeoCRfIpfWln2bdz0OJgOYOnXi1jLlRztxY.jpg

任天进 水问 纸本水墨 2019 

任天进的艺术语言建立在传统艺术形态之上破而立的过程,通过重复切割和层叠的方式,消解了传统书法在原有二维空间所叙述的内容之后,通过重构的方式形成了一种全新的艺术语言。这种重构得益于其在几十年里游走于东方与西方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的生活经历,多元的社会文化生长环境,令他深入吸收了东西方的文化精髓,也更容易让其发现东西方哲学、文化乃至艺术在精神上的共同之处。他在艺术创作中融会贯通,超越东西方、传统与当代之间的文化界线,认识传统与创新,思考创造的意义。

WO6dWvftpJMeIVvVILYWLB3O9SoClGyDF4aEWJ4g.jpg

展览现场

Hf17XcCvQ1Qqc0HgGOL0ay3zYHIukS63CZgDRjF4.jpg

 张淑芬 无题01 布上油画 50 x 70cm 2019

UOG6eDAagFed0pFbaTkB9p5gTYx3zeWLLxgWUuXm.jpg

 张淑芬 无题02 布上油画 50 x 70cm 2019

QHhR3ylsekMNL9LEyjgRsO2XuU8MAzIfyKjLrRT1.jpg

 张淑芬 无题03 布上油画 50 x 70cm 2018

0CkN20dT9dW3Lc5Ic9zXVeGXoJZ9z3FZLvBtFhMz.jpg

 张淑芬 无题05 布上油画 50 x 70cm 2018

对于中国大陆的观众来说,张淑芬也许是个陌生的名字。但其作品却呈现出生命的律动与浪漫的诗意。通达生命律动的渠道之一便是水墨。水墨与油彩的搭配,加上中国式的运笔技法,使抽象艺术表达无限情感。这同样是借鉴西方的材料来推动中国水墨走向世界。尽管用到了西方媒材,但张淑芬的作品却是东方的,受到多年冥想和内心反思的影响,张淑芬与东方文化的哲学和精神思想产生共鸣。她将注意力集中在大自然上,通过抽象艺术来表达她的主观思想和灵魂,每一笔都记录了她当中的情感变化,每一层油漆都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内部景观”。

N649qw5svp3fo36YX92bZG8FRgu6dFCMwWGb34E6.JPG

展厅的文字介绍

23p7GDNHWT7Xzayo3rHIJmmlL1pOxIbRhEyIariD.jpg

黃宏达《月球背面 0009》 人工智能 水墨纸本 2019

zQatg7CCWtnLtDroNrgOvMIvamCmRhIMM3kLfMV2.jpg

黄宏達 逸 0006 人工智能 水墨纸本 46 x 118 cm

在此次展览所有参展艺术家中,黄宏达是唯一一位“跨界艺术家”。但其带来的作品,对当代水墨走向国际问题的启示,却不可小觑。作为一位视觉特效师,运用科技是黄宏达的强项。喜爱水墨的黄宏达一直在不断思考,怎样扩充绘画材料,新的绘画概念如何开启。科技给了他灵感。作为最前沿的科技,AI在西方通常被如此运用——先让AI看几千幅画,然后再创作。但黄宏达对此并不苟同,他说道:“这样AI画出来的画,只是像我们,而没有特性。然而,艺术最美妙的地方恰恰在于不同”。因此,黄宏达仅仅告诉AI水墨的使用方法,落笔及留白位置的选择等绘画基本原理。主题限定之后,剩下的全部由AI发挥完成,“不确定才是最好玩的地方”。有趣的是,中国传统山水十分强调 “搜尽奇峰打草稿”,而AI则只有“打草稿”的过程。黄宏达坦言:“AI与我是相互启发的过程,AI创作的作品都会和当时的天气、温度联系起来,每次他的创作成果都和我想象的不同,而这种不同也给我更多的创作灵感”。黄宏达的作品向观众提出了问题:AI可以表达中国水墨精神吗?中国水墨精神是否独属于人?当一个个体不了解水墨精神是什么时,TA有没有可能创作出具有水墨精神的作品?在水墨精神方面,人与AI可能是互相启发的关系吗?

此外,此次展览还以3D投影技术再现了南宋陈容《戏珠龙图》,让观众在古与今、传统与科技之间,反思当代水墨新路径。

JXTol5V7R2KSofjhjk8fRxYwm8oaKYTnxCO0CO0x.jpg

展览现场

DBHDBCKNRX83YSrYXFbARTxwZu4YTtktHYvZAa8Y.png

  黄宏達  拍岸 动态影像投射 2018

YOZ2nVoyHLyBmXeajo6iONsLs2vT2GN9linA7LWS.png

黄宏达 徐悲鸿马水墨动画

中国当代水墨如何讲述自身文化特性,如何走向国际,与西方对话是个永恒的话题。但不可否认的,此次展览呈现出的路径:借用西方视觉元素与文化精神、以水墨媒材表达东西方文化共通之处、适度取消西方理解中国水墨的障碍、借用当代科技等,不失为一种思路。或许,未来还会有更多艺术家,更多展览为这个话题提供更多可能性,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李家丽)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艺道长青”
    “艺道长青”

    地址: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9-12-10 - 2020-02-09

  • 三少
    三少

    地址: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

    时间:2019-12-07 - 2020-02-06

  • “美育人生”
    “美育人生”

    地址: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9-11-01 - 2020-05-03

拍卖预展

保利厦门2019秋季拍卖会
保利(厦门)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20年1月1日-2日 上
预展地点:厦门瑞颐大酒店 厦门
集友精舍迎春古典艺术拍卖
集友精舍(广州)拍卖行有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5日-27日
预展地点:广州市荔湾区龙津西
2019特邀精品书画拍卖会
中典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2日
预展地点:香港九龙香格里拉大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1%当前指数:6,798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张颂南的视觉叙事
  2. 2 段炼:抚摸文字,或煮熟的鸡蛋变生了
  3. 3 周文翰:我看画廊博览会
  4. 4 段炼:人类学视野中的图像传播与视觉
  5. 5 段炼:“中国性”的三种模式
  6. 6 段炼:德国艺术双城记
  7. 7 当代艺术的观念痴肥症——从艾米莉·
  8. 8 段炼:美酒之祸
  9. 9 段炼:后现代语言的枯竭
  10. 10 段炼:文化政治——当代艺术的陷阱?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