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专稿】望尽天涯路 重读吴冠中的“美育人生”

2019-11-02 03:26:38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杨晓萌 
    收藏 评论

摘要:吴冠中曾说:“想念我,就去看我的画吧。”今年是吴冠中诞辰百年,也是其去世的第九年,在其去世之时,家属尊重他的遗愿没留骨灰,没设墓地,只留下吴冠中视为生命的作品。因此,在其百年诞辰之际,用展览的形式表达对先生的怀念就再恰当不过了。2019年11月1日,“美育人生——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在清华大学艺术…

cmRMze1mUO80X1RDRmeAffAeECXdCWdpzXg3n2Nj.JPG

吴冠中曾说:“想念我,就去看我的画吧。”

今年是吴冠中诞辰百年,也是其去世的第九年,在其去世之时,家属尊重他的遗愿没留骨灰,没设墓地,只留下吴冠中视为生命的作品。因此,在其百年诞辰之际,用展览的形式表达对先生的怀念就再恰当不过了。

2019年11月1日,“美育人生——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展览共分为三个单元:“风筝不断线”、“形式是画家的生命线”、“风格是背影”,共计展出吴冠中各个阶段的画作111幅。

此次展览的所有展品均为吴冠中及其家属的捐赠,包括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藏品62件,中国美术馆藏品8件,以及吴可雨、吴乙丁兄弟捐赠的部分作品。

在吴冠中百年诞辰之际,其家属遵循其遗愿,吴冠中长子吴可雨于今年7月,向清华大学捐赠吴冠中画作66件;在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上,吴冠中三子吴乙丁又向清华大学捐赠吴冠中绘画作品2件和手稿、画具实物28件(本)。

qGzRtALiKpEOJlLtQsnORLXy9fzmnSilhaIzMguH.jpg

《灯下人》 1999年 布面油画 高80cm×宽65cm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吴乙丁捐赠

其中吴乙丁捐赠的两件作品非常特殊,“母亲肖像是父亲2005年亲手交给我,很多朋友和机构问为什么捐献给清华?因为,清华是父亲和母亲50年代共同工作和生活的地方,那时我们全家五口人就住在现已是遗址的北院。虽然时间不长,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却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后来我的儿子也毕业于清华,特别是父亲晩年随着院校调整又回归清华,可以说我们一家和清华既有情又有缘,因此,我谢绝了其他机构的收藏愿望,将母亲的肖像捐献给清华,我觉得是叶落归根吧!”

IscjtcE05DoxJPMZvlFKShAjAzcGdaegv9gosTRi.JPG

《最后的春天》 2010年 布面油画 高72cm×宽96cm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吴乙丁捐赠

“另一幅彩墨画不是父亲亲手给我的,是他住院前留在画室还没有来得及签名,盖章和托裱,当然也没有题目,那是他最后一次住院,也是最长一次住院,整整住了85天,而他再也没能回到家中,回到他的画室。这一幅作品可以说是绝笔,意义非凡,所以捐献出来供大家欣赏。”

EAz8SyygimuZea5AgAimJtAqt1uFwOpsJkJNPolB.JPG

捐《长江万里图》设立奖学金报告及支票收据

1iLhxQxt7hzj5lxC6cqeqXkJ5bX62KpewUyvWRDg.JPG

吴冠中手稿《笔墨等于零》 吴乙丁捐赠

1B9Ltw7UdAtftSAAGMpNhC2bMdjQfwcKWlVCor2L.JPG

《长城-秦皇岛授课记》(素描写生26幅)1978年 吴可雨捐赠

“同时我捐献了200余页父亲的手稿,其中包括备受争议的文章,希望大家通过字里行间更直观领会父亲的心声。”

5Q2yH49sPOBQT08YhVfMccsTXe5XDTDSMHkQ2If1.JPG

吴冠中所使用的画架 吴乙丁捐赠

jjv1kT1dkKgXQelciEq1D80c3X2UqWHpWB0cADYR.JPG

吴冠中留法归国用以托运画册的铁箱

“还有父亲生前使用的一些画具,没有清洗原封未动,那上面布满父亲多年使用的纹迹,包括当年留法归国用以托运画册的铁箱,展现给观众。”

这些作品“只是父亲全部捐赠作品中的一小部分。”但无论油画、彩墨、手稿、画具都为我们展现了吴冠中先生寻美和殉美的不眠灵魂。吴乙丁说到。至此,清华大学共获得吴冠中捐赠共96件。

esTcwsV3p81lN29vXI75jiu39aHx10KyIqIH1fP1.jpeg

吴乙丁向清华大学捐赠吴冠中绘画作品两件、手稿、画具等二十八件,陈旭书记向吴乙丁颁发捐赠证书

吴冠中重点捐赠历程

1999年、2009年 中国美术馆 62幅

1999年,吴冠中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画展时就已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 幅代表作品,其中油画5幅、彩墨5幅,分别为《根扎南国》、《都市之夜》、《逍遥游》、《围城》、《书画绿》、《荷塘春秋》、《崂山松石》、《弃舟》、《补天》、《红莲》。

2009年初,吴冠中再次向中国美术馆捐赠36幅作品,包含油画13幅、彩墨画22幅和水彩画1幅。这次捐赠以新世纪以来创作的新作为主,其中包括他晚年的代表作品《画中人》、《朱碧琴像》、《野草》、《鲁迅像》、《建楼曲》、《播》、《高桥》、《春风又绿江南岸》等。

中国美术馆两次接受先生捐赠的作品共46幅,加上原来收藏的15幅作品其中包括西藏题材《拉萨龙王潭》、《拉萨菜市》,反映江南水乡的《太湖鹅群》、《鲁迅故居》、《巴山春雪》等,以及刘迅先生捐赠的一幅吴冠中先生的油画《漓江两岸》,迄今为止,中国美术馆共收藏先生作品62幅。

2006年 故宫博物院   3件

2006年8月17日,吴冠中长子吴可雨代表父亲宣布,将吴冠中的重要作品《一九七四年、长江》《江村》和《石榴》无偿捐赠给故宫博物院。吴冠中的名字正式登上故宫的捐赠人名录——景仁榜。《一九七四年·长江》长603厘米,高19.5厘米,是吴冠中在1974年与几位艺术家赴长江写生3个月的创作成果,曾沉睡杂物柜中30年,直到2004年被吴可雨发现,露面后引起巨大轰动。

2005年,2007年,2009年  上海美术馆   87件

吴冠中先生曾先后三次向上海美术馆捐赠自己珍藏的87件代表作。2005年,上海美术馆主办《吴冠中艺术回顾展》之时,吴先生捐赠给上海美术馆水墨和油画代表作6幅,2007年又向上海美术馆捐赠了66幅作品,2009年又捐赠了15幅。这些作品涵盖了油画、水墨画和素描写生,时间跨度从20世纪60年代至晚年作品。

2008年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113件

2008年,吴冠中将总价值约人民币3亿元的共计113件作品捐献给新加坡,包括63幅水墨画、48幅油画、2幅书法,作品创作年份从1957年跨度到21十几。

2009年 浙江美术馆  72幅

2009年12月3日,90岁高龄的吴冠中先生向浙江省人民政府和中国美术学院慷慨捐赠了72幅珍品。作为中国美术学院的“老学生”,吴冠中对浙江、对母校怀有深厚感情。在捐赠作品中,共有油画10件、墨彩画29件、《汉字春秋》系列10件、速写7件及吴冠中所珍藏的师友作品16件。不同时期代表作油画《女藏民》、《羊圈》、《春》、《岸》,墨彩画《太湖岸》等均包括其中。更令人敬佩的是,吴冠中捐赠的师友作品,有林风眠、陈之佛两位母校校长给他作为结婚贺礼的册页,也有关良、朱德群、李可染等人的书画精品。

1995、2002、2018  香港艺术馆  450件

香港艺术馆先后在1995年、2002年举办吴冠中作品展,并多次获得吴冠中收藏。2010年6月25日,香港艺术馆又一次获得吴冠中当年完成的画作,包括《幻影》《巢》《梦醒》和《休闲》4幅作品,以及2001年创作的《朱颜未改》。就在这天晚上,91岁高龄的吴冠中逝世,5幅作品成为他生前最后一批捐赠。

2018年8月22日,香港艺术馆再获捐赠,包括吴冠中上世纪七十年代画作《山下人家》,以及多幅经典的素描写生原稿,包括《宁波水乡》《汉柏写生》和《苏州水巷》等,不但能与早年已入藏艺术馆的油画、水墨作品相呼应,也展现了大师艺术创作全貌。这次捐赠还包括吴冠中生前常用的印章、留学法国证件以及法国政府颁授的勋章等珍藏,呈现吴冠中的艺术历程。该馆多年来收藏的吴冠中作品及个人文献数量累计至超过450件。将于2019年下半年新开馆的香港艺术馆将常设“吴冠中艺术厅”。

2019年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96件

正值吴冠中先生诞辰100周年,吴冠中先生的长子吴可雨向清华大学捐赠吴冠中绘画艺术作品共66件(本),这批作品均为《吴冠中全集》收录作品,将珍藏于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美育人生——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开幕之际,吴冠中三子吴乙丁又向清华大学捐赠的吴冠中绘画作品2件和手稿、画具实物28件(本)。

3kRM56XvpoArTaakJ1BubVq2X1jkq44JV68i84zz.jpeg

LDfW79fZiAMcYxR8oXSJg49cl0I1KJgM7knY3SCa.jpeg

Orr8jiOH3XSqRIKpSd4iQDiYqQcgzHaAlRuHVvLI.jpeg

5FwndiMtAZfDDuyaGSxvIh4bIWncHJef1ME9yMlc.jpeg

展览现场

一场展览与一场国际学术报告会  重读吴冠中

Aokvb9hoZRsbtCQNsl0DlE1HHZBWuxBctk1ypCuf.JPG

“美育人生——国际学术报告会暨吴冠中百年诞辰纪念”现场

“美育人生——国际学术报告会暨吴冠中百年诞辰纪念”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举办,会议从一个新的角度展现了吴冠中先生的杰出贡献,也提示我们今天从事美术教育应该把握的新方向,就是要坚持搞好美育。

CbMdyMkQtf8LpjIfG8JPaY1ADNPScdpqRXXqxIF6.jpeg

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发言(图片致谢:梁琴 名家翰墨)

邱勇:纪念吴冠中先生最好的方式 就是与美相伴 向美而行

吴冠中先生是杰出的艺术大师和艺术教育家,是中国当代美术发展的重要一员。在吴冠中先生诞辰百年之际,举办“美育人生——国际学术报告会”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追求美是人的本能,美可以引导人们超越自身的局限和有限生命的速度,有助于拓宽胸襟,构筑丰满积极的精神世界。美育在培养健全人格中有着独特的作用。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之一的王国维先生在《论教育之宗旨》一文中谈到:美育者,一面使人之感情发达,以达成完美之域;一面又为德育与智育之手段,此又教育者所不可不留意也。

美育是吴冠中先生奉献一生的事业。吴冠中先生曾在1999年的《美育的书写》一文中,提倡因材施教的美术教育,提倡向大众宣传美,使欣赏美成为一种社会倾向。

清华大学高度重视美育工作,1911年颁布的《清华学堂章程》中,将音乐课、美术课作为必修课。建校之初,学校就成立了戏剧社、摄影社、美术社等学生艺术社团,并建立了艺术教育机构。1993年,学校成立了艺术教育中心,1999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入清华,极大地增强学校美育工作的力量。进入新百年以来,学校全面加强美育工作。

2016年9月10日,吴冠中先生寄予了高度期望的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正式开馆,至今已经举办高水平展览57个,接待海内外观众180多万人次。目前学校每年开设美育课程超过220个,选修学生超过万人。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对美的需求越来越高,美育在人才培养中也越来越重要。2018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央美术学院老教授的回信中强调,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丽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让祖国青年一代身心都健康成长。我们需要进一步认识美育的重要意义,不断创新美育工作的内容和形式,真正让学生懂得如何感受美,欣赏美,创造美,进而培育美的情怀,塑造美的心灵,实现美的人生境界。

百灵生有涯,望感情无边,我们今天聚集在一起,深切怀念吴冠中先生。吴冠中先生一生都在追求美,创造美。我认为,纪念吴冠中先生诞辰百周年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一起努力,与美相伴,向美而行,让美成为社会的风尚。

nk1wwCm9pp5NK81dZe81BO74xMxKBH9Q3gvkRzUp.JPG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

范迪安:吴冠中先生秉承了美育的理想 从事艺术劳作

追求美、发现美、创造美、传播美,这可以说是吴冠中先生人生的重要方面,也就是说:美育人生贯穿起吴冠中先生的思考、创作和教学。

美育对中国的社会现代进程,特别是对中国大学教育是很重要的历练。在20世纪之初,一大批新文化运动的先贤,他们在寻求中国社会的历史变革过程中,不仅从思想政治、经济发展等方面来思考,更加注重从文化的角度来思考,而在其中就开始引进了西方学者关于美育的概念。席勒在19世纪提出的美育概念,代表着西方社会特别是知识界文化界用理性思维文化启蒙思想,冲破基督教神学的开始。

到了中国,一大批先贤致力于把美育、美学和美术,这三个以美打头的领域贯通起来。蔡元培提出了美学和美育,特别提倡美育。冠中先生正是生于100年前,1919年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背景和时代之中。如果说蔡元培、王国维等一大批先行者提倡了美育,种下了美育在中国最初的种子,而它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则需要一代一代的学者与艺术家来完成,吴冠中先生就是秉承了这样一种理想,而从事他的艺术劳作。

dFdIDB0ChGatFvi0FfDsBdVYGxxHctolt9jbPUsj.jpg

《红墙》2003年 木板油画 高39cm×宽59.2cm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捐赠

p8P5sw3QoGHOfgBYlR4DVcEkixwRTpl66PGAsF5L.jpg

《南方人家》1996年 布面油画 高79.2cm×宽59.4cm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捐赠

100年后的今天,中国社会发生了历史巨变,中国的小、中、大学的教育也都有了更新的教育理念。在这种背景下,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美育,在2018年中央美院建校一百周年之际,给中央美院八位老教授亲切回信,提出了加强美育的重要思想,并在如何实施美育,美育要达到的目的等方面有了新的阐发,所以他提出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因为美育的根本目的是要“树人”,通过“育人”而达到“树人”,要扎根时代生活,美育的发展要跟着时代前行,要围绕着时代提供的文化条件、社会环境来思考美育的主题,寻求美育的方法,当然更要遵循美育自身的特点。习总书记在回信中提出了一个崭新的命题,叫做弘扬中华美育精神。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中国文明历史为世界作出了贡献,那么蕴含在中国文化思想中的美育精神是什么?怎样使它作用于今天的美育实践?这是今天我们面临的崭新课题。因此,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全面加强和改善改进学校美育,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质,就成为中国教育发展新的方向。我们通常说美育可以分成三个大的方面,学校美育、家庭美育、社会美育。今天我着重针对学校美育谈一点体会:

学校美育也可以分为作为专业艺术教育的美育和作为通识教育的美育。作为专业美术教育,以中央美术学院为例,我们提出了在四个方面来加强美育,一是在教育教学中来完成美育,教育教学作为美术教育,本来就“美”字当头,看上去似乎美育就在其中,但是在专业教育中如何培养我们专业的人才,能够真正树立起美的理想,能够更多地通过各种专业实践来创造大美,还有方面的课题需要解决,而在艺术创作中突出美育,也是非常急迫的课题。虽然中国拥有悠久的历史,但新中国建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美术已经有了宽阔的发展,被称之为多元多样,但是在越来越多元和多样的艺术形式语言中,在越来越和国际世界美术文化相交融的前提下,我们的艺术创作怎么体现中国的审美观念的当代展现?怎么能体现中华美育精神的时代光彩?都需要更多思考。

9uIdiY7A44fOX55suSNOOJFRewD9QYSO9b8THekr.jpg

《红莲》 1997年 吴冠中 66×91厘米 布面油彩 中国美术馆藏

Z79LdnBG3sN6tZQkj6ZXqBQ8eTs0g93s3ldIQLP7.jpg

《拉萨龙王潭》 1961年 吴冠中 46×61厘米 木板油画 中国美术馆藏 

ZtXhcoU99GlTrKB401gP7lITjXv86d9EZFOX4nc1.jpg   

《眠》 2008年 吴冠中 61×91厘米 布面油彩 中国美术馆藏

与此同时,在服务社会中彰显美育,不仅是针对艺术专业而言的,整个大学在服务社会方面都承担着重要的责任,作为艺术教育的专门单位,我们服务社会无论是城市规划还是建筑设计,无论是空间中的艺术作品,还是举办各种展览,都应该贯穿美育、彰显美育。

今年适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重温共和国屹立东方、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历史时刻。比如在新中国诞生之际,我们有许多设计、艺术作品用一种崭新的形象,成为国家形象的标识,成为人民群众情感的公共载体,中央美术学院和清华美院的前身中央工艺美院的一大批先贤,张仃、周令钊、梁思成等,他们共同设计了共和国的国徽、政协会徽,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创作也是大型创作,来再现革命历史。在今年我们庆祝国庆70周年的时候,中央美院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一起攻坚克难,设计了群众游行的彩车,这些都是面向公面向社会的美的创作,这就讲到专业艺术教育的美育之外的一个话题。

大学美育普通综合大学教育不仅仅是指一般的艺术创作,更重要的是要做好情感指引、创造指引、人格指引,作为专业的艺术教育应该是艺术教育加上其他学科,而综合的大学教育应该是各个学科加上艺术教育。就世界现状而言,许多欧美国家在20世纪最后10年和跨世纪的近20年来就高度重视艺术教育在培养人的综合能力和综合素质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甚至把艺术为培养21世纪具有社会竞争力技能的主要形式之一,主要是要解决学生获得的创造力、表达自由,使人的个性发展和全面成长成为美育的体现。

Xow5gAR36fc9LxE7i73bmJ6ZvzA5k1uTh0xaCSEg.jpg

《青高粱》1995年 布面油画 高64.6cm×宽54.8cm 新加坡家美术馆藏   画家捐赠

BgYsMq7KwXgfMJuhuBWlwKQwbe3bZdkLOmmzxOM3.jpg

《童年》 2003年 木板油画 高40.2cm×宽28.6cm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捐赠

BECMykSwK13BtuhQSso6Z0PHGfrGrcUOknVEXBjK.jpg

《新城( 二) 》1996年-纸本设色 高66.8cm×宽135.5cm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捐赠

我回到吴冠中先生的美育人生,他是一个用艺术实践和绘画语言来倡导美育和推进美育,他最重要的是提出形象思维和形式思维的重要性,他的艺术可以从各个角度来进行讨论评论。比如吴先生在面对自然世界的时候,一方面尊重自然,和自然进行心灵对话,另一方面用他的眼光去捕捉自然中那些美的因素,从而提取出来,转化为艺术的创造。我们可以看到他能够把城市的景观和乡村的景观用抽象的因素提取出来,他能从横向的宽阔的河面和竖立的树林之间提取出横与竖,他能够从带有块面的黑白灰的老墙老屋里面提取出艺术语言,也能用许多细微的点和线组成比较抽象的结构。他即能做块面的表达,也能做线条描述,他既能够观察中国的景观,也能描绘外国的景观。这就说明,在吴冠中先生的作品中蕴含着抽象之美,形式之美,文化之美。吴冠中先生一辈子东寻西找,找的就是这些美的元素,组合成他的创造。

所以吴先生说:“将附着在物象本身的美抽出来,就是将构成其美的因素和条件抽出来”,我想任何一个专业都有自己面对的物像,也需要提取不同的因素,更需要展开丰富的想象。而抽象的形式之美在我们中国美术教育里面,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比较薄弱的,而抽象美和形式美的培育,对于任何专业来说都特别重要。所以吴先生关于形式美和抽象美的重要的论述,不是要把我们的思想和观念倒向西方的现代主义抽象派,而是要更多的注入在我们自己文化的基因上,从中国的问题着手,在我们任何专业里面都可以通过对美的发现、感知与追求,形成创新。吴先生无论是面对人体,还是面对大树的枝干,他就把其当做一个生命景观在对待,无论是面对阔大的景象,还是面对微观的物象,他都做深入的细致观察,这种发现和思考紧紧的连在一起,这种思考和想象又紧紧联系在一起。由此吴冠中先生在具象和抽象之间形成了一种创造性的机制,在具象和抽象这两个维度之间,自由畅想,为我们奉献了那么多美的形态,美的图景。

由此可以说,我们大学教育中的美育,情感之育最终是为了培养情怀,创造之育是为了探索未知,而人格之育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

EtOvCkn46Qg65sOqdg6zZvs8aSTJMrbV7N8M0yoX.JPG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

吴为山:吴冠中对新时代美育的意义

在与吴冠中交往的三十年多年间,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为其塑过两尊雕像,一件在江苏南京博物院,一件在香港艺术馆。在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开幕之际,吴为山又向清华大学捐赠了一件吴冠中雕像。“这件雕像是对香港艺术馆雕像的第二次制作。吴冠中先生,他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他是艺术的,更是文化的,同时还是教育的。所以在吴冠中先生名字面前有四个字,就是‘美育人生’。”

4VW34pKyfC1iJ4iRSBtZG3uvrq1nMaqLqfA2pq4s.JPG

《吴冠中》半身像雕塑 吴为山 铸铜 2019年 长123cmX宽90cmX高94cm 清华大学博物馆藏

塑像中的吴冠中,眼神炯炯,额头上道道皱纹和清瘦的面颊,凸显了风骨和诗性。精微的表情刻画和大块的身体写意,形成鲜明对比,印证了吴冠中先生苦旨追寻的抽象美。这座塑像既是写意精神的传承与转化,也是中国艺术“以形写神”的凝固与飞扬,更是表达了一位文艺工作者对先辈的景仰之情。

至于吴冠中对新时代美育的意义,吴为山从“新时代的美育和明德”、“新时代美育和中华美学精神”、“新时代美育与中国精神”、“新时代美育与传播”四个方面进行阐述。

g4bfHaysitztDOREcauX6jAmlL5pGIq4KCMC8m9J.jpeg

吴为山向清华大学捐赠吴冠中雕像一件

一:新时代的美育和明德

美育,潜移默化地沟通情感与理性,并最终促进人格的完善。因此本质上,美育是一种情感教育,一种生命塑造,它激发美感、挖掘潜能、彰显智慧,对人生具有润物细无声般的化育。

作为中国的文化传统。“以美育德”就是美育与德育结合,通过倡导非功利性的精神价值,培养人们从艺术形式中感知和接受德性之美、精神之美和思想观念之美,也就是以美明德。

二、新时代美育和中华美学精神

美育,首先要谈美、谈美学、谈中华美学、谈中华美学精神。中华美学精神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我们理解它可以从八个方面进行

1、“多元合和”的文化结构。

2、“气韵生动”的生命节律。

3、“有关洞察”的观照方式,这是一种以心灵观照社会万象和自然专项的方式,同时也是将个人小我融入人类宇宙大我的依据。

4、“虚实相生”的创作法则,创作者应融景物于情思,化实为虚,弥散出生机回转绵厚深长的意味。

5、“境生象外”的审美生成。境的生成,是创作和欣赏的结合,通过巧撷妙构,表真挚之情,状飞动之趣,传气的之灵,达宇宙之理,而观者则感受其中那盎然的生命美感,领悟其幽邃的宇宙情调。

6、“澄怀味象”的生命体验。这是一个主客体同步升华的过程,审美主体需以全部身心功能去容纳整个宇宙万物,在泯化物我的境界中与大化同流

7、“妙悟自然”的欣赏特征,审美欣赏应在自信中观照世界。

8、“高明中和”的最高理想。

以上八个方面,充分凸显了中国文化的包容性、和合性与亲和性,透现出中国人看待世界、看待社会、看待人生的独特价值体系。通过美育来大カ培植中华美学之根,可以极大增强我们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

T6YrN6VWlQbK9kOTPSYA3QeqoxXSBepqrRMVXSsj.jpg

《故乡清晨》1960年 木板油画 高60.4cm×宽45cm 画家捐赠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捐赠

bLeNAaSiN2OQIQrF33xiyzGYFQiISZjZNRnsjw49.jpg

《鹤舞》2002年 纸本水墨 高67cm×宽136.3cm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捐赠

三、新时代美育与中国精神

在新时代,我们还将通过美有来弘扬 “中国精神”。在吴为山看来,中国精神是“中国”主体意识的树立,是伟大民族内在的精神张力。具体而言,中国精神就是中国人自主自强的独立精神,兼容并包的博大精神,崇德尚礼的人文精神,勇于改革的创新精神以及矢志不渝的追梦精神。

中国的文艺工作者,只有继承传统,扎根本土、放眼世界、深植时代,将中国精神融入自己的灵魂,脉管里涌动着爱国主义的血液,对生活充满热情,对人民充满温情,对国家充满深情,对创作充满激情,才能创造出有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的不朽作品。

四、新时代美育的传播

按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新时代美育应当是超越空间的。因为当今中国已己经是全球化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也离不开中国。

新时代的艺术工作者,要通过精彩纷呈的作品向世界展示中华文化的魅力,让世界触摸中华文化的脉搏,感知当代中国的发展活力。进一步说,要从国家软实力构建、国际话语权竟争的高度,向世界阐释中华民族的进步思想,传播和平发展的价值观,特别是阐释近百年来中国历史性伟大变革中所蕴藏的内在逻辑。

pZFMBSfLJBlsxbpzuQhvAXXpKF6i8nbxUg3KEku6.jpeg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

许江:拓荒者吴冠中 东西绘画之间“造桥”第一人

吴冠中先生1936年进入杭州国立艺专学习,杭州国立艺专的前身是蔡元培先生于1928年创建的国立艺术院,国立艺术院践行蔡元培先生的两个理想:第一,以美育代宗教,推行社会美育,以美的心唤醒人心,真正的完成人们的生活。第二,兼容并蓄,研究学术,培养一流的艺术的艺术人才。吴冠中先生既是这所学校培养出来的杰出人才,也是以美育为人生事业的一代艺术家代表。而我今天的发言,就是想通过重读吴先生的“望尽天涯路”,来展现吴先生人生中的几个重要实践与理论命题。

命题之一:祖国的土,美的真心

《望尽天涯路——记我的艺术生涯》是吴先生写于1982年,发表于人民文学1982年第十期,这篇文章一开始就写到他在异国他乡,对祖国的怀念;写少年时心叶飘摇,父亲的背影,充满了爱;写母校的青春岁月,充满了爱;写巴黎苦学,去与留的苦苦抉择,也充满了爱。吴先生用自己的苦力和对祖国的爱意叙述,汇集成一种充塞着画面和故事的厚厚的土层,梳理这份感情的厚土,吴先生是要夯实他的生活之源。在1950年夏天,漫漫归舟对他生命有着的深刻意义。

国立艺专三杰,吴冠中先生、赵无极先生、朱德群先生。多少年来,人们总是不断地谈论艺专三杰的故事,反复比较吴冠中先生与赵无极先生去留巴黎的往事,甚至从这种去留中引发出两人艺术成就孰高孰低的评论。吴先生曾经亲口跟我讲过,上世纪70年代赵先生去北京看望他时,他在陋室中毫无愧色地展现他的各类作品,末了为了上个厕所却带来了诸多麻烦的往事。他的语态中带着一种豪情,也带着一份苦味,甚至还带着些微的挑战。

吴先生在文中快闪式的闪现他的人生经历,力图证明祖国的土,对于他,对于如他之流的艺术之子的意义,只有脚踏这样的土,才能靠自己的脚印踩出这样一条路来。吴先生在这里触摸到的是他生命的痛点,是每一个远行者的真正的苦心。

赵无极先生在巴黎抽取东方的书法和山水诗意的内蕴,从抽象表现的层面,成功地完成了创造性的转化。在西方现代艺术史的谱系中留下不可多得的中国人的一页,这是弥为珍贵的。吴先生脚踏东方的沃土,从那大地上汲取生命的诗意,酿造东方诗意的语言内涵,从写意表现的层面上也成功地实现了创造性转化,为东方的现当代艺术的诗性之学,树成一座峰峦,同样弥足珍贵。

60多载岁月,吴先生是艺术的苦行者,也是异常的睿智者,他千里寻觅,不懈追索,就是要在中国农民乡亲和巴黎老友专家之间,寻求艺术之美的平衡。他在文中深情地写到:“60年代他住在农民家里,每当我作了画拿出屋来,首先是房东的大娘大嫂们看,如果他们看了以后,谦逊地说:’我没有文化,看不懂。’这时候我将感到很不是滋味。有时候他们赞扬我了,我心里仍然不舒服,因为我知道画画的很糟,我不能只以像来欺蒙这些老实人。有时候我画了几张画,他们反应强烈起来,这多美!”吴先生认为,这简单的像与美的评价中,他体会到了农民们朴素的审美力。他还深情写道,他到华山的脚下看到妇女正在卖自己缝制的布老虎,“翘起的尾巴尖上结扎着花朵一样的彩线,很美。妇女解释说,不一定很像,是看花花嘛,不是看真老虎!”吴先生接着写道:“我并不以农民的审美标准作为唯一的标准,何况几亿农民也至少有千万种不同的审美趣味。我并没有忘记巴黎的同学和教授,我每做完画立刻想到两个观众,一个是相亲,一个是巴黎的同行老友,我尽力要使他们都满意。

42nOCWVMdPaxb98ATl9VOYlPoLEaEx5YcTMj92ox.jpg

《春酣》2006年 纸本设色 高96cm×宽181cm  清华大学  画家捐赠

mDQECsWTKUYZNjTJ8vPjjkSEFoUqsetg0Gc7mZy9.jpg

《春雪》1996年 布面油画 高30cm×宽59cm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吴可雨捐赠

对作品要求群众点头,专家鼓掌。所有这一切对于吴先生来说都是祖国的土,都是孕育他、滋养他、雕琢他、磨砺他的厚土,这厚土中有滋润,有劫难,有欣喜,有悲沧。吴先生以身体感受世事,以岁月承受千变,他把生命交给了这片厚土,树成他的人生。吴先生真正的伟岸之处在没于这厚土之中而感知更加敏锐,咀嚼着厚土而秉性更加朴厚,吐纳着厚土而创意更加勃发。吴先生的艺术似乎并未在西方艺术史的所谓谱系上拔尖,却自在当代的东方文化气性上呈现,恰是这种气性铸炼了他的艺术中有别与西方却有自带韵味的土味,为祖国的土塑造了吴先生的“土”,甚至这种“土”代表了东方铸炼的中国气韵的一种谱系,昭示着某种深挚塑造的美的东方根源。

吴先生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处深情地写道:“朝朝暮暮,立足于自己的土地上,拥抱着母亲,时刻感受到她的体温和脉搏。

命题之二:旅行写生,关于美的特性。

吴先生在《望尽天涯路》中提到了旅行写生,他写道:“‘旅行写生’一词本不含什么恶意和贬义,但被批判为游山玩水,但我一向很不喜欢称我的工作为旅行形式。”

吴先生回忆了他的写生的感人苦行,其实是可以拍成电影的生动故事。接着他慨然写道:“我不喜欢’旅行写生’这名词,不仅是因为它令人误以为写生是轻松的旅行,更由于它是对写生的实质的一种误解。”

时下,“写生之旅”比比皆是,吴先生是神人,在近40年前,在改革开放之初,就一针见血地道出了今日写生的弊端:写生是一个汉语词汇,指直接对着实景实物进行描绘的作画方式,又引申为以写生手法所作的画,西方式的写生,强调现场的精准的描绘,中国式的写生却是集观看和摹写的多和。诸如画一座山,西方写生,选一地望去,结构,色彩,皆历历在目。中国式的学生则不难,山脚住几天,山腰住几天,山顶上又去过无数次,得其生机生趣。一座山所谓烂熟于心,和盘托出。”西式的直观写实,中式的总在似与不死之间。这两种方法代表着美的不同特性。

吴先生在文章当中揭示了文人画的两个特点,是十分耐人寻味的:一点,文人画将绘画隶属于文学,重视了绘画的意境,是其功,但又往往以文学的意境替代的绘画自身的意境,是其过;另一点,是文人画笔墨的追求。所以吴先生说:“我不满足于印象派势力,局限于一定视觉范围内的写生,我也不满足于传统山水画中追求可居可游的文学意境。”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吴先生以他30多年写生的亲历,揭示了“西式写生优于记录,中式写生放于想象”的双重弊端。紧接着他提出了他的方法,凭借生动的想象,将几个不同地点的写生绘于一画,皆是意境。这就是吴先生的水乡、高粱地、青岛等。这就是吴先生横站在中西之间、东征西战集结而成的品相之冠。

COgRqzytJ9bxVA1yVQ2ivFD29sFQSaK1yrcaeVJT.jpg

《再绘高昌(高昌遗址之二)》1987年 纸本设色 高61.4cm×宽45.9cm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捐赠

9eVWdhKrVcKc5cPkwEP6UY8V7UDhLycWyrXX8E1w.jpg

《微山岛》1962年 木板油画 高39.7cm×宽60.4cm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捐赠

kuPtoDuUiS9YqtrCIlNmSli0cgW9R6Qoq2tLe9Yg.jpg

《直节如竹》 1993年 高76.5cm×宽69cm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吴可雨捐赠

FQ0ra4rSXFGek3zlMDhlDCbssCBf946JKP6QynmO.jpg

《藏民青年》 1961年 吴冠中 36×28厘米 纸本油画 中国美术馆藏  

既呕心沥血,含辛茹苦,又陌上花开,明月清风;吴先生在文中提到“造桥派”,在油画中探索民族化,在水墨中寻求现代化,吴先生不否认自己是艺术中的混血儿。众所周知,吴冠中先生在“融通中西”的框架下双管齐下:一管是油彩,以东方的写意性观景写物,持续推进油画的民族意蕴;另一管是水墨,以现代绘画的实验性,翻墨挥洒,促进中国画的时代变革。这双管使得吴先生横站在东西绘画之间,东寻西觅,东征西战,这位自诩的造桥人,为自己的变革工程制造了持续的风暴。他必须在这风暴中,面对多方责难,理清艺术语言的诸般根本性命题,并以自己的创作来实现油画返向民族的文化之乡,中国画返向当代的生活之乡。这双重的返乡,曾经是新文化运动“调和中西”的梦想,吴先生则自觉树立“有脊梁的文人”的担当,切身践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梦想,始终不渝地深入他的“祖国之土”,以他的肉身来承接过往的生命的苦情,来真实而持续地铸炼形式与内容、东方与西方、大众与专家的绵结无尽的苦心,并将之内化而为由新文化传统延绵而来、又被新时代变革不断锤塑着的一份罕有的心灵自由,一份他真切地感受着的东方热土的精神自由。

中国的绘画,所画往往不是静止的形状,而是正在成形之中的世界,如宋元山水的玄远清虚的境界,如梅兰竹菊亦影亦神的意写。它并不虚拟另外一个世界,而是不断地带着我们回溯某个可见的源头,在那里面对晦明之间、有形与无形之间、可见与不可见之间、此刻与恒永之间的万千意象,绘画的意象正出现在这“之间”的间性之中,这就是“美的间性”。“美的间性”正是中西艺术的融合与创新的无尽空间,艺者的使命就是义无反顾地涉入其中,让生命的意象悄然显身。吴先生深谙东方艺者的这份特性,真实地站在大地上,沉醉于“祖国之土”的呼吸吐纳,依着他人生经历,依着他的超拔的心灵与精神自由,在生命的持续危难中阅读“间性”的气象,铸炼诗的启蒙与超越。吴先生的艺术为“后绘画”时代的世界艺堂提供了某种源于东方又不止于地域性的“间性”的典型。这正是吴先生艺术的内涵,正是吴先生自比赵无极先生绝无愧色、而世界也同样选择了吴先生的底气。吴先生秉着这种“间性”的韵息和敏锐,建构起他的诗性的田园。这个田园风筝不断线,始终存留着东方式的直观和意态,以避免样式的模仿与空泛。这个田园不承认没有内容的笔墨,以放骸的挥洒引领时代新风。这个田园将人生的苦情与艺术的苦心煮在一起,熬成一份有苦味、却沁人心脾的深深画卷。

才思横溢,放笔直书,望断高城,吟咏无尽,在可见与不可见之间架澄明之桥,在文学与绘画之间架诗性之桥,在东方与西方之间架心灵之桥,在传统与当代之间架根源之桥。吴先生以始终的拓荒者的形象,无愧为东西绘画之间造桥的第一人。

我的发言,结合吴冠中先生的《望尽天涯路》,剖析美的创造的根性、特性和间性的命题,指明他的美育人生的精微与广大,并以此写给先生百年诞辰纪念。

4ybzTMkIyWVeL8c1MEepTjsrolLf2pSWSynVf7PB.jpeg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鲁晓波发言

鲁晓波:信息万变的科技时代  科学精神和人文情怀并重

吴冠中先生是一位爱美、爱艺术,一生追求美的艺术大家,他自传里说“我负丹青”,这个词最典型地反映出吴先生对艺术全身的热爱和投入。纪念吴先生是为了传承吴先生的思想和精神境界,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情感的真挚,激情的澎湃,修养的丰厚,不断的创新,足迹深邃的精神和人格魅力的大师风范。他对美的追求,他与李政道先生一起倡导的艺术与科学的对话,影响了许多人的人生,包括我自己。吴先生自己说:“在晨曦中、在黑夜里……我四处寻找美,也时时碰见了丑。”“我的画一是求美感,二是求意境,有了这二者我才动笔画。”我觉得在他的话里充满着爱和情感。

吴先生对创新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说“创新不能光在旧的基础上改一改,那是改良主义。”“知识分子的天职就是推翻成见。”在吴先生和李政道先生两位大师的倡导下,我们开启了艺术和科学的探索,也形成了清华美术学院的办学特色。

C8ybjhZGJDubkeJgvMSj4gg6PqD5L9g3SRdacw6x.png

李政道 《物之道》 现坐落在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前

30Cjr4RbSSJPIR6LnhX3fQsDSJSLAUzoim69gREg.png

吴冠中《生之欲》(现位于清华大学)

我读书时虽然不是设计学科的学生,在设计绘画中跟他有很短距离的接触,但是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去他家看他,吴先生的这个思想对我影响极深。他说:“我个人认为,艺术和科学的关系主要是在思想上,艺术与科学的结合是在思想上的结合,艺术的幻想和科学的想象是相通的。”历史告诉我们,任何一个技术创新活跃的时代,无一例外都伴随着人文创新的引导。其实文化与科技的互动推动了人类创新和文明的发展。

李政道先生说:“现在大家可以相信科学和艺术是不能分割的,它们的关系是智慧和情感二元性密切关联的,而艺术和科学事实上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它源于人类活动的最高尚的部分,都是追求深刻性、普遍性、永恒性。”

李政道先生大概在90岁的时候给我写来封信,他说:“晓波你能不能再帮我画张画?在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一百周年的纪念,你能不能为我做一幅画?来纪念这个伟大的发现。”但是我不太了解爱斯坦相对论,他就派了两个院士跟我讲了很长时间,我依然没有特别理解。后来院士跟我讲,小时候我们都在钢丝床上站过,他说钢丝床就是时空,一个高质量的东西把钢丝压弯了,就是时空弯曲了,这就是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这一理论首一次首次把引力场解释为时空弯曲。在我们讨论这个话之后两个月,引力波被发现,证实了爱因斯坦的理论。所以我在想,艺术家有想象,其实科学家有时候也远远超出艺术家的想象,这就是艺术和科学的共性。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创造了世界经济的奇迹,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那么我们的生活品质如何进一步的提高?提升国民的幸福感,赢得国际社会的更多的尊重,需要依赖文化的自觉、自信。我想面对这样的使命,艺术和设计需要担纲,我们现在处在一个讯息万变的时代,科技的迅猛发展深刻地影响到人类的社会。那么未来的冲击可能是科技的冲击,也是一种文化的冲击,每当社会处于一个高速发展中,会发生很大的冲击力,消解了我们过去追寻的永恒性,告别了单一性,创立了新体系。我们今天讲的文化从工业时代的标准化转向了多样化,单一性转向了多元性。人类在获得巨大能量的前提下同时也面临着巨大挑战,承受着巨大压力,对于艺术领域也产生很大影响。

为什么20世纪以来“艺术终结论”不绝于耳?真正改变西方现代艺术进程的,我认为有两类主要原因:一是杜尚把小电池放到美术馆,是对传统艺术的一种颠覆。同时他调侃权威;他把蒙娜丽莎画了两撇胡子,他强调的就是嘲讽、嘲讽、反理性,颠覆以美为范式的历史。另外一位就是理论家丹托,他真正提出了“艺术终结论”;还有一个对现代艺术起到颠覆作用的是摄影的发明,它取代了艺术的再现叙述功能。

我们由此可以看到艺术的发展在一定意义上就是艺术范式的转化,在每一个历史时期,都会有占着支配地位的艺术范式,决定着艺术发展的主流方向,或者形成了艺术思潮。科学技术在这里面也扮演着很重要的作用,在今天的时代,又一次提出了关于艺术本质的哲学思考,那就是艺术还要不要唯美?

艺术还要不要形式美?要不要表现力?艺术是否逐渐需要依附于哲学,才能体现自身的意义?艺术是否失去了自己的范式?我们说艺术是终结还是重生?我认为新的可能性在于转化,因为时代在变,理念、认知方式、媒介、审美体验都在转化,但不管你怎么转化,我个人认为艺术的本体价值应该坚守,这也是吴先生他的艺术思想和人格魅力给我们的启示。艺术实际上就是一种情感的教育,它陶冶情操,纯洁心灵,提升境界,获得高尚温馨的精神家园,从而通向自由与幸福。

我觉得艺术实际上是一种价值观的塑造,是审美判断力的培养,是通向精神境界的途径,艺术是有功能的,尤其是艺术的更新和创造功能。我们进入到一个人工智能时代,艺术一定有它新的方式和多元的艺术形式,艺术和科学在文艺复兴时期是融为一体的,我们知道达芬奇就是一个全才,文艺复兴经典之作是得益于对透视学的发现和理解,才能塑造出具有震撼性的艺术作品;从工具层面,油画油料提升技术,对油画的表现力也有极大的提升;印象派对光学的认识带来了新的艺术风尚;在工业化时代,动态雕塑大行其道;数字媒体时代,世界各大美术馆都有新媒体专馆,所以说,实际上艺术是以时俱进的。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艺术已经不再是人类的专属,人工智能介入艺术也成为一种趋势,去年在美国拍卖了一件人工智能的作品,拍卖结果合300万人民币。艺术风格是可能是一个艺术家一辈子追寻的,但是我们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可以很快变成梵高风格的作品。从这一点来说,艺术不可能被终结,它一定会出现多元的艺术范畴,同时,艺术家的定义可能也跟过去不一样。

接下来是设计,创造文明,既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其实最基础最主要的是造物活动,设计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如何构建我们的生活方式?

科技越是发达,人类对情感的需求和依赖就越强烈,现在有一本书《情感化设计》对设计界影响非常深远。过去包豪斯讲形式要服务于功能,今天我们讲形式要辅助于情感需要。同时,越是科技发达的时候,传统的价值和自然的智慧也越来越显示它的魅力,比如都江堰上千年来直到今天还在谋福于人类。

李政道先生都吴冠中现在倡导艺术与科学,我们连续办了五届艺术与科学的论坛。在今天这个信息万变的科技时代,我们如何应对?我们要让生命在运动中能够沉静,我们要让心灵在浮躁中得以宁静。所以我们说在人工智能时代,自然价值和人文价值应该并重,科学和艺术应该融合,承传与创新应该并举,全球化和本体化应该同样的受到重视,所以艺术与设计,艺术与科学,以科学精神和人文情怀驱动创新,美好生活,我们要让智慧随心飞翔。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3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文雅致趣——中国古代器物
北京惜奇堂国际文物鉴定有
预展时间:2020年8月18日-21日
预展地点:惜奇堂网拍
2020年秋季亚洲古董艺术精
金洲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31日-9月5
预展地点:2255 Clement Str
2020季度网络大拍
上海呗美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10月-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呗美网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艺术头条研学游】顶级学者带
  2. 2 吴鸿:沙数
  3. 3 烟云过眼山犹在——画家何昌林先生杂
  4. 4 【艺术号·专栏】季涛:“结构牛”下
  5. 5 【雅昌快讯&视频】重装上阵再出发 20
  6. 6 【雅昌快讯】上海匡时春拍:刘广云《
  7. 7 【雅昌快讯】北京诚轩拍卖2020年春拍
  8. 8 【艺术号·专栏】马学东:直播带货艺
  9. 9 “宝丰大博瓷画文化”董事长张柳松先
  10. 10 嘉兴这八景,因吴镇而永载史册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