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经学视阈下的古隶典范——关陇道东汉摩崖石刻《河峪颂》书法探赜

2019-09-09 11:58:51 来源: 荣宝斋 作者:杨清汀 窦永锋 
    收藏 评论

摘要:经学赖书法以流传,其审美思想直接影响了书法文化意蕴的形成。东汉是中国书法艺术渐趋自觉,完成隶书审美艺术转换的历史时期。《河峪颂》作为东汉晚期关陇道摩崖古隶的艺术典范,具有承前启后的文献史料价值和书法艺术研究价值。同时,《河峪颂》对《西狭颂》等摩崖石刻产生了重要的文化影响。本文在探究《河峪颂》古隶审美…

经学赖书法以流传,其审美思想直接影响了书法文化意蕴的形成。东汉是中国书法艺术渐趋自觉,完成隶书审美艺术转换的历史时期。《河峪颂》作为东汉晚期关陇道摩崖古隶的艺术典范,具有承前启后的文献史料价值和书法艺术研究价值。同时,《河峪颂》对《西狭颂》等摩崖石刻产生了重要的文化影响。本文在探究《河峪颂》古隶审美趋尚的基础上,对其书刻情境和书法生成进行立体的剖析,以此发掘经学文化对书学思想和创作实迹的历史影响。

YEXJ9sCJmVeBAfvefr0RJWLcB7nMEQMtobzNbhEn.jpg

东汉 河峪颂

两汉经学对艺术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因古文经学和今文经学的论争,由文字而衍于书法,终于到汉末及魏晋,出现了书法的自觉时代。关陇道上的东汉摩崖石刻《河峪颂》,虽处偏于一隅的陇上,但依然受传统经学的熏染,其成为古隶典范并非偶然。《河峪颂》发现三十年来,学界对其多是从考古、历史、文学等方面展开,而对于其书法艺术的本体语言进行细致分析,得出规律性的研究和论述还处于薄弱状态,即便有也是一带而过或者经验式的美学评价。现结合其书法情境综合考察,确有其特殊的文化价值,是研究汉字演进由篆而隶、由隶而楷嬗变发展中不可多得的实物遗迹。为探讨该摩崖石刻的一些现象和问题,本文从不同角度试以阐说,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 经学与东汉碑刻隶书渊源

“经学”是注解经书的学问,涵纳“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两大体系。汉武帝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儒家“五经”为官方经典即今文经学。今文经学寄托了其政治思想,具有发微阐伸特征,其文本为汉初隶变后记录的文字,即当时通行的隶书。但当时又从民间发现了用先秦文字记录的古文经,后来又兴起了古文经学。古文经学以古文经典为依据,重于述古、尊古和维护传统、正统,在学风上注重名物训诂和考证。所以,两汉虽然同重经学,但是学术风气不同。西汉多治今文经学,重在微言大义;东汉今文、古文经学并重,重在章句训诂。古文经学的发展带动了汉代文字学的兴盛,进而影响了书法理念和书风表达。东汉之际,古文经学兴起并逐渐获得主导地位,与今文经学发生多次论争。古、今文之争,自然带动了篆书和隶书之争。柳诒徵在《中国文化史》里引用《经学历史》(皮锡瑞)中的观点说:“今文者,今所谓隶书。古文者,今所谓籀书。隶书,汉世通行,故当时谓之今文。籀书,汉世已不通行,故当时谓之古文。许慎谓孔子写定六经,皆用古文;然则孔氏与伏生所藏书,亦必是古文。汉初发藏书以授生徒,必改为通行之今文,乃便学者诵习。故汉立十四博士,皆今文家。而当古文未兴之前,未尝别立今文之名。”

Ci8AfK8JzjKEujU65tPfRjj01lnTcIjLfaXnhlBl.jpg

东汉 耿勋表 局部

古、今文经之争,是由二者经文内容存在差异,孰正孰谬,牵涉到古、今文经学的正统地位的问题。在篆书已不为世人所熟悉的时代,正确辨识篆书就成为汉代儒生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古文字研究势在必行,而解释古文篆籀却又离不开今文隶书,这就是东汉和帝时许慎《说文解字》所产生的时代背景。《说文解字》用小篆使文字规范,虽然从治经学的角度编著,但仍具官书性质,是国家意识形态的体现和维护统治秩序的思想工具。东汉中期以后,今文经学与古文经学逐渐融合。当时的经学大师郑玄以古文经学为主,兼采今文经说,遍注群经,融两汉今、古文经学为一体,其时加注的以隶书写定之经籍广泛流传。

隶变的时势仍然不可阻挡,古、今文之争又使篆隶得到了融合发展,到桓帝时期,基本上渐渐沉淀下来,形成了篆中有隶,隶中含篆,适于刊石立表的古隶书体。再则,东汉时期刊石立碑之风盛行,后期官定隶书确立典则,形成字势“左右分布相背然也”(《广艺舟双楫·分变》)的总体特征,受儒家“中和为美”审美理念影响,总体呈现出雍容典雅、浑厚从容和气象恢宏之貌。直到灵帝熹平年间,蔡邕等人奏请厘定文字,以标准八分隶书书刻儒家经典《熹平石经》,才达到了古、今文与古隶、今隶的握手言和。至此,文字已从经学家的桎梏中解脱,追寻艺术的天地,为书法艺术的发展开辟出了新境界。“隶书几经嬗变最终发展为高贵的官方正体,其间经历了汉字与意识形态的磨合,与隶变中书体的磨合,与艺术审美的磨合,与两汉古、今文学术的磨合等,在各种此消彼长的撞击中、终于以成熟端庄的风致折服了一个时代。”

后世碑派书法的兴起以篆、隶为先导,其中隶书的创作以汉碑隶书为取法对象。沈曾植说:“篆参隶势而姿生,隶参楷势而姿生,此通乎今以为变也。篆参籀势而质古,隶参篆势而质古,此通乎古以为变也。故夫物杂而文生,物相兼而数赜。”古、今文经学之争,不但推动书法艺术的发展,亦助推了书学理论从文字理论中的析出。由此可见,经学对书法的影响,还表现在书学思想的催发与生成,进而推动了书法创作。

二 关陇道之东汉和平元年摩崖石刻《河峪颂》

关陇道开辟于西周时期,作为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控扼关中、西出陇右的重要通道。关陇道由西向东,沿陕甘交界的陇坂逶迤而过。因途经陇坂,初名陇坂道。西汉建陇关后,改称关陇道。关陇道之恭门镇河峪关位于今甘肃省天水市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其襟山带河,凭险坚守,雄踞陇山东侧要隘,扼控陕甘交通孔道。两汉之际为防卫诸羌要地和关陇道重要据点。汉武帝元鼎三年(前一一四),朝廷为确保关陇道畅通,在恭门镇河峪关始置驿马,史称“河峪关驿”。东汉以降,西羌叛服无常,为抗击胡羌对汉朝西境的侵扰,汉阳郡太守刘福(字伯寿)奉命率领民众整修关陇古道,为朝廷渡陇西征提供交通便利。东汉桓帝和平元年(一五〇),为纪念刘福的历史功勋,由汉阳郡郡吏赵億奉命负责,经吏民通力合作,在恭门镇河峪关东北山麓建造摩崖石刻,将刘福善政亲民的君子之德和施惠于民的显著政绩昭告后世。因石刻地处恭门镇河峪关,经专家论证依地而名《河峪颂》。《河峪颂》摩崖石刻劲健质朴,古意盎然,浑脱无拘,虽经两千年风雨而笔意魅力无穷,是关陇道乃至中国西北地区迄今所见较早的东汉摩崖石刻之一,是研究关陇道东汉历史政治及文化艺术不可多得的载体。《河峪颂》由于地处关山深处,历代金石著述均阙遗不载,使其久不为人所识。民国方志、金石学家张维(字鸿汀)的《陇右金石录》虽收载甚夥,亦不见著录。

陇右地区在先秦时就有重视教育的传统,两汉之际,中原动荡,不少士人避居关陇一带,儒学得到进一步发展。如:“开封人郑兴,‘少学《公羊春秋》,晚善《左氏传》,通达其旨,同学者皆师之’,是《春秋》学大家。两汉之际,他西至天水,割据陇右的隗嚣曾向他虚心礼请。茂陵人杜林专治《古文尚书》,此时亦在天水。史学家班固的父亲班彪‘为圣人之道然后尽心焉’,先避居天水,后因与隗嚣政见不合,又到了河西,给窦融出谋划策。这些经学大家在天水多年,推动了当地儒学的兴盛,培养出一批儒学人才。”

受这种风气的影响,本地出现了许多著名的儒学大家,如成纪人韩顺,汉阳人任棠,上邽人姜歧等都名动西州,且一直延续到东汉末年。所以,汉阳郡西县人赵壹(约生于汉顺帝永建年间,卒于汉灵帝中平年间)在《非草书》中对本郡书家耽于草书的现象痛心疾首,发出“余惧其背经而趋俗,此非所以弘道兴世也”的呼声并非偶然。深厚的经学背景,浓郁的古典情境,尚用的文艺观念,必然出现在当时来看具有传统意义的《河峪颂》。而那种篆隶结合,浑朴沉雄的古隶书体,不仅是德政颂辞的需要,也是社会时代的体现和反映。

三 《河峪颂》释辨

东汉摩崖石刻《河峪颂》刊于坐北朝南、略加修琢的石壁上。刻石整体略呈梯形,无界栏,残高约一百三十厘米,宽一百一十厘米左右,石刻主体距离地面约二百八十厘米。题额一繁体“汉”字,字径约十五厘米。正文内容依照常规碑刻由上而下、自右而左排列;字体为阴刻古隶体,字径约六厘米见方,凡十五行,每行残存五至十八字不等,存疑者十九字,脱落不辨者约七十字,可释读者计一百三十六字。由于崖面裸露,石质粗糙,中部、下部起壳脱落严重。因残损泐蚀,字迹多漫漶不清,致使铭文释读在学界存在很大分歧。同时流行的各类版本录文存在释文缺漏、臆增现象。笔者今参照多种版本考释,同时,结合《河峪颂》新拓本,释文断句如下:

和平元年歲庚寅□□□□□德∕

故漢陽太守,劉君諱福字伯壽,趙□□□□也。∕

其先漢景帝少子,封昂畢野,君□□□□浮□∕

令,幽州刺史部在者,濟民之□□

□□□寬仁∕

有慮深遠之羌,卓爾難迨,□□□

□□□遵,萌∕

忿瑕荒之不柔,數郡怨命□□□□

□□眾修,∕

乃睠西顧,命君守之,於是□□□

□□□□□∕

術懷遠人,歲豐積而有□□□□□

□□其後∕

吏民追思渥惠□□□□□□□□□

□□□∕

伊君德,深絕旅,卷□□□□□□

□執以懷遠,∕

合功實紀往古,勒銘□□□□□□

□□□進∕

□唯□□□□□□□□□□□□□

□主子∕

□□□□□□□□□□□□□□公素儉約∕

□□□□□□□□□□□□□□財費因邽∕

□□□□□□□□□□□□□隴趙億建造。

《河峪颂》文中的“汉阳”,郡县名,东汉时汉阳郡,属凉州辖境。东汉明帝永平十七年(七四)由天水郡改置而来,郡治冀县(今甘肃省甘谷县境)。郡辖冀县、西县、上邽、陇县、略阳、阿阳等十三县。其辖县大部分为西汉旧置,未有变化,但亦有新置。“刘君讳福字伯寿”,刘福其人,史传不载。审读《河峪颂》残存文字,刘福为汉景帝少子刘舜后裔。先后出任“浮□令”(或为“浮阳令”,浮阳,秦置县,两汉沿置,东汉隶属冀州渤海郡)、幽州刺史僚属官,因为政宽仁,以德为尚,故迁任汉阳太守。然刘福任职汉阳太守一职史书遗载。史载公元一四五年至一五八年这十三年中,汉阳郡地震频仍,城池毁坏,疫病蔓延。汉阳郡虽为防卫诸羌、拱卫京畿之要地,但桓、灵以来,也与关陇道政治与军事地位骤然下降有关。“汉景帝少子”,西汉孝景帝刘启第十四子刘舜(前一五二——前一一三)。景帝中元“五年(前一四五)夏,立皇子刘舜为常山王”。汉武帝元鼎四年(前一一三)刘舜去世,谥号献。“邽”,秦置邽县,汉因之,置上邽县,初属陇西郡,后属天水郡,故址在今甘肃天水,史称秦州治地。《清水县志》云:“桓王十四年,秦武公伐邽戎,取其人来,因名邽县,汉武帝始名清水,属天水郡。”“陇”,古县名,西汉置,凉州刺史部治所在。东汉时期,汉阳郡置陇县(今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境内)。据《前汉·地理志》:“天水郡有陇县,陇县有大阪名陇坻。”《水经注》载:“秦水西迳降陇县故城南。”“赵億”,此人史料无载。然延熹二年(一五九)《甘谷汉简》末简记曰:“延熹二年(一五九)四月庚午朔十三日壬午,汉阳太守济、长史億,下冀中西部督邮曹掾术亮、史叙、属县令长。承书从事下当用者如诏书,各实所部,正处。书到言,如诏书律令。”《甘谷汉简》相去《河峪颂》时仅八年。简文中之“长史億”与《河峪颂》建造者“陇赵億”若为同一人,则《河峪颂》的建造当在其郡吏职责之内。但无姓氏记载,存疑待考。

四 《河峪颂》的古隶趋尚发微

东汉摩崖石刻《河峪颂》以雄浑的气势和质朴的风致为基本美学风格,从而形成了一个具有高度历史文化价值的创作审美体系。《河峪颂》刊于东汉桓帝时期,正是隶书艺术大发展时期。其字法简古严正,无明显波挑,隶属摩崖体古隶。古隶是介于小篆和分隶之间的字体,具有较长的时间跨度,在大篆后期开始出现,是大篆内部长期演变的结果。古隶笔画简质少装饰性,方笔横势,行笔简疾,有明显的粗细变化。《河峪颂》继承了古隶的率意性与篆书的简洁性用笔,其书风庄伟淳厚而线条沉稳,是东汉各种不同隶书风格的综合体现,更是汉代经学文化背景下的时代产物。

其一,东汉中后期,汉字隶变在碑刻书法范畴中达到足够成熟。此时摩崖体“隶书特有的波磔笔画在凿刻过程中并不被强调,从而使汉代刻石中的隶书表现出更多的篆书结构与笔意特征,总体上也更具有朴茂生拙、雄强大度的气象。”《河峪颂》正是这种书风的代表。其字形朴茂厚重,以匀齐方整为主;线条圆润秀美以圆笔为主,方笔较少;长笔多带篆意,短笔略带楷意,波磔质朴不显;笔势仍然保留内敛迟缓的篆书笔意,以篆为用,以隶为体,兼有“楷变”趋向;结体保留性地融入了篆体圆通古劲的韵致,而且显露出稳健方正的楷书造型。篆法隶型楷意相参并存、谐和相生,正是缘于隶中有篆、隶中见楷的特色,使其书体呈现出势方意圆、雄强疏宕的美学特征。

pUghWCaXXwK2hxzZ3YmvZEhnnQVQ2pFls8dMPYi2.jpg

东汉 西狭颂 局部

《河峪颂》书法雄古壮美,庄严浑穆,涵纳篆书结体遗意,与东汉同期中原地区诸如《乙瑛碑》《礼器碑》等波磔分明的碑刻书风大相径庭,与“汉三颂”摩崖石刻亦大为不同;(见表一)《石门颂》(一四八)比《河峪颂》略早,风格圆劲宽博,舒展放逸;《西狭颂》(一七一)比《河峪颂》晚二十一年,风格古拙细密,圆中带方。但是《河峪颂》题额之“汉”字,用笔圆劲高古、清奇散朗,与《石门颂》《西狭颂》书风极为近似。可知,东汉末年的隶书体系中,既存在着波挑笔画突出的典型隶书,还存在着与它并行发展成序列的无波挑隶书。

dsiDyqk6qKWk3wZQlI9LczsaCSPr1UTPRPwLfx2g.jpg

其二,地域文化虽然保守,但有优良文化传承。两汉之际,中原动荡,不少士人避居陇右,使关陇道的经学得到发展,先后出现了许多著名的经学大家。东汉末年,正统经学濒临瓦解。汉阳郡西县人赵壹痛心疾首虽难济于世,但对本郡书家的草书“余惧其背经而趋俗,此非所以弘道兴世也”(《非草书》)的批判,严格遵循、体现着儒家的文教观和“文质彬彬”的审美理念,与其政教德化的尚用文艺观是相合的,具有对儒家文化与古典美学的尊崇倾向。华峤《后汉书》载:“赵壹,字元淑。汉阳郡西县(今甘肃天水市西南)人,嬴姓,赵氏。”赵壹“恃才倨傲,为乡党所摒”。又“亦屡获罪,几致于死”。汉灵帝建宁元年(一六八)、光和元年(一七八)赵壹曾两次赴京上计簿,名动京师。赵壹籍贯、生活、任职与《河峪颂》摩崖石刻所在地皆为东汉汉阳郡。史载,赵壹晚年终老于家。以赵壹其时在天下的名望,不仅会影响刘福,而且自然当影响《河峪颂》之撰文、书丹者。

其三,东汉后期,文字摆脱其实用功能而成为一种审美价值载体,而又不失其社会功用。此时,出现了专门的书法理论著作,书学体系初步形成,使书法的艺术性表现在理论思想的指导下逐渐提升。加之“东汉道家思想盛行,情感在文人意识中逐渐成为精神世界中的重要内容,书法亦逐渐成为表现人的精神品格和情感的方式之一”。《河峪颂》用笔布势十分匀整,气势古朴敛静,在方劲瑰丽中有清润放纵之神气。但是,并没有在过分强调书写便利的极端当中流入匠气,也没有脱离隶书的实用立场,而是在两者缝隙之间因为书写者的个性微显而呈现另一种特质,即文字秩序的稳定与文字形态的丰富,甚至文字内涵的彰显,维持了字形的规范庄严、和谐静穆。整体审读《河峪颂》文风朴实简洁,用词贴切,与两汉“表”“颂”辞藻华彩的文体风格反差极大。无论是简练朴素的文辞,还是对古隶体格的传承、个体审美的追求及石刻整体的安排经营等,与赵壹《非草书》尊崇书写正道的书法风尚相吻合,更与蔡邕《篆势》意志相呼应,真正体现了对汉代正统学术的忠实维护与坚守。

总之,《河峪颂》的诞生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东汉之际,儒家经典成为正统的统治思想。篆体古文字的“古文经”和隶书抄成的“今文经”,虽至终汉之际达到相融,但也不可能趋于一致。反映在由文字而生发的书法上,恰恰提供了篆隶相间,多元并呈发展的空间。《河峪颂》书体篆隶兼融,正是古文经学情境下诞生的古隶典范。

五 《河峪颂》与《西狭颂》诸石刻的关系

汉阳郡和武都郡接壤,由关陇道和陇蜀道连接贯通,两郡属同一个文化圈,都有崇尚经学的传统。如大经学家、曾任过武都太守的马融(七九——一六六)就在下辨(今甘肃成县)设帐授徒,对陇上的经学传播影响甚大。作为秦文化辐射区以及陇右文化的一个历史见证,《河峪颂》摩崖石刻不是孤立存在的。东汉时期,关陇道和陇蜀道作为朝廷的交通命脉,朝廷和地方曾组织民众大规模地整修此道,并在陇上遗存了大量修道建关的“颂政”摩崖石刻及碑记。(见表二)

kevNcPp62UW1iAh7pxH2pJY5UJbi36MX3eEraynt.jpg

总体审视,在关陇道这个较为传统和保守的文化圈内,书风呈渐变趋势。《河峪颂》独为古隶,稍兼分隶、甚至楷书的笔画。方笔太多,易于结板,故参以篆势,使其古雅;或加入楷法,求于灵动。正好印证了刘熙载《艺概》所谓:“隶形与篆相反,隶意却要与篆相用。”从时间和地域联系上看,《河峪颂》对关陇道东汉诸摩崖石刻的产生提供了重要的历史条件。同时,对其书风的形成亦具有至关重要的指导作用。从《河峪颂》和《西狭颂》的比较中,更能看出他们的密切联系。《河峪颂》与《西狭颂》诸石刻地缘相近,均就地选石、摩崖刻成;皆为记述交通改造、歌功颂德之作,刊刻自然简率,平实朴茂。经学为导,书刻为用,书风互动的情形必然存在。这种现象,在中国书法史和甘肃古代艺术史中,具有重要的文化历史价值和书学研究价值。

社会功用和书写心态影响了表现手段,某种形式将会成为社会普遍模仿的对象,从而固定为书写模式。石刻之书丹与书法、刻工与刻石这些在当时依附于太学、公文、礼俗、丧葬等文化之上的东西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河峪颂》与《西狭颂》书法风格有相近者,有各异其趣者。《西狭颂》字形修峻饱满,结构宽博。《河峪颂》笔致挺健凝重,寓圆于方,线条凝劲,其中“阳”“讳”“伯”“君”“民”等字写法与《西狭颂》神似。然《西狭颂》弧线的运用较《河峪颂》多,除书写者个性差异外,不难排除刻工人为因素影响;前者为大字,刻凿时弧线的处理较小字好控制,而后者字径除题额较大外,主体铭文字径较小,刻凿时为方便起见,故将一些不易使转的弧线处理成斜线。前者行距紧凑,后者行距时宽时窄,游刃有余;前者强调字内空间的张力,整体章法浑然一体,书写性发挥极强,显得精神焕发。后者略强调文字左右的横势,加之常年风化严重,显得斑驳陆离。(见表三)

utR4JTAuoel8L9Nl1vZ3rhRxXNKyW5fzsGAVBIQ6.jpg

iHD9uzASO8d4LdSZL3PHiysL2WT7LlzMEXcusIYC.jpg

东汉 郙阁颂

关陇道由于地域位置的重要,使经济、文化的交流更为便捷和频繁,各行业之间的相互交往成为必然。同时,社会普遍的人口流动促使文化自觉地走向大同。尽管像关陇道恭门镇河峪关如此的偏远之地,也因时代的发展而与外界相互联系并自觉影响。《西狭颂》《郙阁颂》的颂主李翕是汉阳阿阳人,故《河峪颂》在李翕故里。《汉书·地理志第八下》记载:“武都近天水,俗颇近也。”汉阳、武都两郡紧密相邻,军事、政治、经济和文化互动频繁。刘福宽仁济民的为政之道同样影响着李翕的吏治追求。《河峪颂》摩崖石刻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文化情境中横空出世。综合多种契合因素,《河峪颂》对《西狭颂》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a1VjxT63xQ1sXwbbu1DKbrt1Hm1qppDLPM3g5DTO.jpg

东汉 郙阁颂 局部

经学作为中国古代学术的主流,对中国书法的影响是十分微妙而复杂的,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给书法艺术带来诗意的精神内涵。经学时代结束了,但经学史的研究才刚刚开始。书家的文化修为不同于学者的治学、经学家的治经。知识是外在的可以量化的“知道”,文化的修为才是书法艺术“技进乎道”的必由之路。东汉末年处于隶书转向楷书的发展阶段,但字形中仍保留了篆书和隶书的艺术特点。东汉摩崖石刻《河峪颂》为德政颂辞,古隶书体,尚存篆书遗意和隶书特征,具有雄强朴茂、气象静穆的艺术特点,从用笔、空间布局和审美感受上又呈现出楷书特征。因历史久远,《河峪颂》个别刻字已经剥落,在书法文献学的研究上是一个重大缺憾,如果能够对剥落之处做以补遗,将会对研究《河峪颂》摩崖石刻产生重要的影响。东汉摩崖石刻《河峪颂》发现较晚,由于学界的厚古薄今,使其经典性受到难以避免的冲击。但是理性审视,《河峪颂》在风格上表现出来的多样化,足可称汉隶经典,为后世隶书临习和创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作为东汉晚期由古隶向八分过渡的实物佐证,其自身书风特色鲜明,对丰富中国书法史意义重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当代审美知识范型及博古观念的转变,《河峪颂》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定会实现由“发现”到“再发现”的历史转变。

​(本文作者杨清汀供职于甘肃省天水市文联,窦永锋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节选自《荣宝斋》2018-09 总第166期)

(责任编辑:邢冬妮)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书法 碑刻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年拍卖会
墨尔本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日-3日
预展地点:澳大利亚墨尔本南岸
费立哲神父珍藏中国书画拍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3日-8日
预展地点:Suite 2001, One
2019秋季拍卖
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9日-21日
预展地点:上海福州路108号国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当前指数:6,25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专稿】学艺路上遇名师 艺术大师
  2. 2 2019画廊调查报告二:哪些海外画廊签
  3. 3 【雅昌专稿】《五牛图》《伯远帖》原
  4. 4 【雅昌专稿】纸、银盐和一些梦想:马
  5. 5 【艺术人物】郑艺:欢乐着农民的欢乐
  6. 6 【策展人系列】冯雪&吴洪亮:策展是建
  7. 7 拍卖前瞻·香港蘇富比 | 2亿的“包袱
  8. 8 佳士得纽约专家解读琼肯三世旧藏唐代
  9. 9 万花敢向雪中出——韩川野老蔡瑜中国
  10. 10 中秋节特辑 | 月,真的是故乡明吗?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