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号·专栏】吴笠谷:论当代砚文化式微的成因及复兴的机缘——《名砚辨》自序三

2019-08-08 16:02:40 来源: 红尘煮酒吴笠谷 作者:吴笠谷 
    收藏 评论

摘要:以博以深砚之亟定专门学与可将砚上升到“道器”之高度相似,在此尤要指出的是,复兴“砚文化”的又一重要举措,是须将砚的研究明确定义为“砚学”此一专门学概念。在界定“砚学”之前,先须界定何为“砚文化”。“文化”概念,人言言殊,梁启超先生在《什么是文化》中称:“文化者,人类心能所开释出来之有价值的共业也。”…

neCMgxTut3U2CSssQsthLfv1b0BbPVcFqwLsweYf.jpg

以博以深  砚之亟定专门学

与可将砚上升到“道器”之高度相似,在此尤要指出的是,复兴“砚文化”的又一重要举措,是须将砚的研究明确定义为“砚学”此一专门学概念。

在界定“砚学”之前,先须界定何为“砚文化”。“文化”概念,人言言殊,梁启超先生在《什么是文化》中称:“文化者,人类心能所开释出来之有价值的共业也。”此所谓“共业”,应是指人类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对事物形成的共同感知、历史记忆。砚文化,亦即指以人对砚的感知为主体之一切“共业”。换言之,砚石本不具文化意蕴,经人工琢磨,便被赋予人类之价值观念及工艺技能,从而进入“文化”范畴,故砚文化其含义是将砚“人化”或“人类化”。对有关砚之事物展开研究,亦即将“砚文化”理论化、学术化、系统化,是谓“砚学”。因此“砚文化”是纲,“砚学”为目;“砚文化”是爪圃,“砚学”为藤蔓,砚则为瓜本身。

砚学研究之范围,广义而言,包括所有与砚有关之事物,如砚的制作、利用、鉴赏以及砚史学等。传统意义上的砚学,则是“国学”在砚上的投射。学术史之规律:学术愈发达则分科愈细,以前为某学之附庸,而今蔚然成一门独立科学者,比比然也。然并非每一种传统工艺种类皆可成“学”,即以文房四宝论,笔、纸,因其可供研究之内容相对较少,似难以专门称“学”;墨,范围略广,专门称“学”在两可之间;而砚,以其材质之多样性、制作之工艺性、铭文之文学性,尤其就人文价值而言,上下五千年,纵横文史哲。纵向而论,旁及吾国传统学术之文字、考据、训诂、谱录诸学,上通儒、释、道,可归类“国学”范畴之一专门学。横向而论,还可包括西方概念之史学、美学、博物学、地质学等。细分之,雕刻工艺、雕刻流派、砚种石品、砚诗砚铭、砚式砚题,更是多姿多彩。凡此种种而外,古贤今人所记关涉砚之不实、不尽、不均处,亦皆砚学家们须广辑资料而辨析之、叙论之的内容。如此鉴赏批判,约定正误、雅俗、优劣之辨,才能有“学”可研,有“文”可化。米芾撰《砚史》,以“用品”、“性品”、“样品”分类,考据尤属极精,足为文房鉴古之助,乃“砚学”之一经典范例。

近年来,虽偶有称言“砚学”者,但和者寥寥,甚至不乏质疑之声,所疑无非:砚之其伎,小道尔;砚之为器,玩物尔。虽时下因砚市看好,加之出版环境日趋宽松,于是砚书迭出,然多数所谓“砚学专著”不过图录而已,无非就器说器,罗列尺寸、材质、砚式,照录铭文罢了。对砚形、纹饰之文化含义,铭文之史学、文学乃至哲学价值的阐释,多付阙如。此更凸显今日“砚学”之研究,其在“砚文化”式微中所占之“短板”性质。

“文化”中之“文”,指正确也、优美也,人类生话中,凡事凡物须有“文”的渗透,方能使人感动生活、享受人生。“砚学”的意义,便是考析砚之流变与存在,以求达到约定砚之正误优劣,提炼出砚的民族气质、人文精神,使砚“化”的更“文”更雅。

要之,倘以“砚文化”比之身,则“砚学”为之脑。可以说一个时代“砚学”之高低,乃是衡量一个时代“砚文化”高度之标杆。此吾侪有心于“砚学”者之更须有使命感也。

辑古有功  今世亟需好事者

传统砚文化之精深,之博大,固然毋庸置疑。但其回归,其发扬,却又兹事体大,任重道远。首先,藏砚家与砚雕家,应有“为往圣继绝学”的担当。

在此传统文化青黄不接之过渡时期,期望出现黄任、林佶之类大藏砚家以启迪群伦,短期内似乎难以奢求。退而求其次,砚道之复兴,藏界中之好事者类型藏砚家,似可扮演重要角色。

米芾《画史》云:

好事者与赏鉴之家为二等。赏鉴家谓之笃好,遍阅记录,又复心得,或自能画,故所收皆精品。近世人或有赀力,元非酷好,意作标韵,至假耳目于人,此谓之好事者。

此虽论画,而一切玩古皆同一理。收藏家须具学养、识见及持之以恒的求证精神。而好事者,多备孔方兄即可。

鉴赏家,本乃玩古之最高境界。其可贵,在于能去伪存真、正本清源,既扬前人之遗泽,又度同好以金针。好事者,因其多金,收藏多以炫世为目的,有收藏能力却缺乏鉴赏手段,故被米颠奚落。细究之,米氏此论,实有失公允。

学养富,家资厚,精于汲古,淡看名利,因时代局限,今日此种鉴赏家寥寥无几。投机者外,今日主流玩古者实以“好事者”居多。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从量变到质变,附庸风雅或曰“媚雅”,终究以风雅为美,陶冶日久,亦可蜕茧化蝶,成真风雅。

俗云,具眼者无赀,多金者不识。其实,研古之道甚需“好事者”。盖以其搜古不吝金银,虽不乏入手珷玞,但往往亦能获重器、成规模。且“好事者”多好炫世,乐将所藏示之大众。如晚清大吏端方,嗜古如命,幕中博识名士济济,故斋中名品多多,刊专谱种种行世,其辑古之功实不可没。

按米颠所定“赏鉴家”、“好事者”标准,近人藏砚大家徐世章先生,藏古低调,不属“好事者”;但其择砚之精,得益于假耳目于行家甚力,似又难称严格意义上的赏鉴家。清人名士洪亮吉云:

上则补石室金匮之遗亡,下可备通人博士之浏览,是谓收藏家。(《北江诗话》卷三)

以洪氏之“收藏家”定位徐氏,极其恰当:其虽无“补石室金匮之遗亡”之功,然为“备通人博士之浏览”之举,亦功莫大焉!

今世严格意义上之鉴赏家虽少,类似徐先生之类收藏家有之,更不缺“好事者”,惜彼等皆志在官窑“清三代”;缺者,端方之类嗜古集古之“好事者”类爱砚家耳!

各取所需  雅艺俗雕可共赏

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此乃西洋一哲学命题,套之当代砚艺,亦是一发人深省的问题。

鉴赏家之回归传统,须多看古人砚著,多看古砚珍品,这点,藏家以其切身利益故,都较自觉钻研。而继承传统对于砚艺之重要性,今日砚工群体对此问题之认识,似乎远嫌不足。    今日“大师”帽子遍地,但实又亟缺真正大师。就砚艺而言,各地新砚,多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所恢复生产,传统工艺几已不继,多有砖雕、玉雕之类艺人被招来改行制砚,故诸砚雕刻工艺本皆少前人传统,加之砚工关心砚史者尤少,于是,今日目不见一古砚高品,而辙师心独创,惟雕镂一龙一凤,一山一水,即悬之市中以易斗米之人,比比皆是。    砚,原称为研;研,又有个由动词转化为名词之过程,故其功用与品赏之属性,两者皆不可或缺。似今日种种无水之源的作品,因无传统底蕴,全从花俏上用功,或失之石雕之犷,或失之玉雕之碎,或将之刻成一平面之图画,或将之琢成一立体之雕件,就“砚”字而论,徒有虚名而已。

不过,虽是纪晓岚说“刻鸟镂花,弥工弥俗”,愚见,“弥工”也并非全然“弥俗”、必然“弥俗”,且“俗”,又有“通俗”、“民俗”、“恶俗”之分。陈端友先生制品,逼真物象,直观易赏,可为“通俗砚”极品;明人所制澄泥砚“童子牧牛”等,为“民俗砚”上上品;今日端砚、易砚中“百龙”、“百蟹”之类,方是堕入“恶俗砚”境地之劣工。又则,“雅”与“俗”,本相对而言,陈端友相对于高凤翰,无疑是“俗工”,但相对于今天普遍匠气十足的砚雕闻人,则陈氏几可称得上“凌波仙子”了。况大俗亦可大雅,如明代陕州卢敬所制澄泥砚,民俗味十足,亦别是雅品一种。反之,“大雅”亦可大俗,如今人刻些文人雅士、山水小景,甚至只刻几句唐诗宋词于砚砖,题材、文辞固“雅”,但刀法拙劣而书法平庸,亦何雅之有?

客观而言,有些砚种其工艺采用镂空琐雕实颇合理,如湘地菊花砚,即以镂空雕为主,盖此法极适宜其石质粗疏、石纹粗放的特性。陈端友先生常取苏州雘村石磨砻,此种凡石,倘非出自陈氏手精雕细镂,何人取赏?即便端溪名石,其杂坑石如绿端、梅花坑之类,以材之易得,质之平庸,亦不妨“刻鸟镂花”,以博好事者之金,为作装点百宝阁、博古架之用。

因之,鉴于今日之浑沌世态,取雅艺品赏与借俗雕显摆,在当今之世,原可并行不悖。此种古香今艳,各有攸宜,或可谓别是一种“雅俗共赏”。

砚道复兴  源头活水是法门

所以,论清代以来砚雕俗刻,可分两说,凡品常石,从繁工琐刻上着力,亦不失为一变通之法,其风格可大胆尝试无忌。但此种砚艺之雕品摆件化,只可算砚艺之枝叶、别类。而上品美材,材同珍璧,寸璞寸金,万不可轻率下手“千刀万剐”,刻工宜求素雅,题材风花雪月,以案头把玩为主,方是砚艺之正道、之主流――石有不足,以工补之;石已至美,须做到工不掩石,石因工显。此砚刻之创作要义,无论“传统派”、“创新派”,皆不外乎此理。

《易经》“革卦”卦辞:“革,已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乃言万事万物之变革规律。砚之发展轨迹,由研磨器而辟雍,而箕形,而抄手……其款式之递次演变,无不是一个推陈出新的变革过程。传统本是创新之沉淀,创新之动态魅力,是一切艺术发展的生命。但变革、创新,说时容易做时难,政治强人王安石“改革”豪言:“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后世史论却有北宋亡于王氏“新法”之说。故纵是旷世天才,亦须善借前人之力始能大成,否则,不知传统而妄言创新,倘非无知者无畏,则必是欺世盗名。即便凭旁门左道创出一套自家招势,也只可称骚首弄姿的一种“腔调”而已,算不上艺术风格。

正本是为清源,继往方能开来,故砚雕工艺之回归传统,乃当务之急,此并非守旧,实与革新互为表里。其法,宜从历代砚式之流变,各地砚雕之特点,诸种砚石之特性上着手,取精用宏,融会贯通,然后始能独出机杼言创新、树风格。

当然,破坏只需激情,复兴则需智慧。“为往圣继绝学”,其“绝学”自然须是优秀之学、先进之学,方值得继承、值得发扬;客观而言,今日国人之种种:对历史的反思,对人性的自省……皆亟需一场全方位的“文艺复兴运动”,而此种“文艺复兴运动”,又必须以一场“文艺复古运动”为奠基。

砚艺,虽小道,亦可在,亦应在此场民族复兴、文化复兴运动中,扮演一要角。

楚人有弓  柳暗花明别有村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砚道兴衰亦本乎社会大势。

否极转泰来,凤凰可涅槃。食不果腹,无心风花雪月;丰衣足食,遂多精神追求。用砚、赏砚乃陶冶情操之需要,“吃饱饭”又“懂文化”的收藏家日众,则华夏文化之回归,砚文化之复兴,必为时代之召唤,历史之趋势。

上述对当代砚林种种时弊之痛下针砭,揆诸现实,直面惨淡,行笔之际,跌宕意气,无他——爱之弥深,责之弥切耳!

现状虽不尽如人意,但也并非全然一团漆黑,亦有可让人大感欣慰者。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东洋人来华购砚甚勤,“文革”劫后馀砚,流失者众;然祸福相倚,近二十多年来,“盗墓运动”与基础建设致使高古砚大肆出土,彼国却因经济停滞,向慕汉学之老一辈爱砚家相继凋零,来华购砚风潮退却,使众多汉、晋、唐、宋佳砚得留本土,此天惠我辈国人好砚者也。因之,日人所谓“研究中国古砚要来日本”,并不尽然,至少高古砚部分,楚人并未失弓。且月有盈缺,彼消此长,近年文物回流,亦渐有声势,古砚亦然,当年流往东瀛者,今又时有反棹西来,合浦珠还,物归原土者。

时下拍卖会上之砚,数十万一方者寻常见,数百万一方者时有之,逾千万一方者亦已出现。然距名砚应有之人文价值,多乎哉?

投资也好,炒作也罢,附庸风雅也好,效颦跟风也罢,总之,广度推动深度,涉砚群体之日益壮大,客观上必然导致对砚的研究日趋精深。近年来,高层中的一些有识之士,也逐步认识到继承传统文化的现实意义。尤其值得大书一笔的是:解甲提笔,挂剑赏砚的刘红军将军,相继筹建聚砚斋砚台展览馆和创立中华砚文化发展联合会,办砚展、办论坛,致力于推动砚文化的发展,使更多的人认识到砚的文化价值、民族精神,投入到弘扬砚文化的行列中来。

部分公藏古砚,亦陆续见诸图谱,这点,曾供职津博的蔡鸿茹女士和曾供职故宫的和张淑芬女士与有功焉。

民间更不乏好古敏求人士,潜心于古砚之藏玩、研究。新砚推广则砚文化学者及制砚名家之著书立说,广为宣传,功绩居多。一些制砚艺人从砚艺上对古砚的借鉴,可圈可点,的是正道,诚是可喜可贺之事。

陶写寂寥  路漫漫其修远兮

黄任《砚》诗云:“青花白叶蔚蓝天,古款新铭小篆镌。每日摩挲三两遍,共君上下百千年。”此爱砚家之赏砚观。北宋唐庚《古砚铭》,阐述其从砚“以钝为体,以静为用”之特性,悟出养生之道。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美人之光,可以养目;诗人之光,可以养心。”砚材、砚艺之观赏性,可比美人之光,饱人眼福;砚铭、砚式之文学性,可比诗人之光,陶冶人的情操;砚本身之特性,如唐庚所言,极具哲理性。是名砚之光,不仅可养目、养心,更可养生矣。总之,砚中意趣,说之不尽,取之不竭;而我之与砚为侣,与砚对话,要在于:抚摸历史,品味人文,进而追求——“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人能好骨董,即高出于世俗,其胸次自别——董其昌《骨董十三说》尝如是说。而最具文人气息之骨董雅器,愚见,当推古琴、名砚与宜壶,三者皆属极富“内美”者。“内美”,内在之美、深沉之美也。黄宾虹先生论画重“内美”,暮年尝预言其身后三十年,作品必为世人所识。其言果验,当代画人奉宾翁墨法为圭臬者众。

虽然,时下之爱砚家,相较古人:官位,固然难以比肩纪大学士、徐大总统;财力,难与周庆云、徐世章相埒;学养,难望朱彝尊、阮元项背;影响力,更不可与东坡、米颠同日而语,但今人亦有前贤所不具备的优势:信息便捷,资讯发达,可借图谱揽天下美砚于胸中为我所有,这给砚学、砚文化之研究带来极大的便利。故经有心者之筚路蓝缕,必能所得已觳;涓涓细水,终成巨流。

曩日,曾请张中行先生为我题“陶写寂寞”一轴,悬之寓壁,以作自励。今日砚学,虽仍属寂寞之道,然而,春风乍起,一池静水已初现涟漪。钟情于砚者日众,柳暗花明,前景可期。相信远不必待三十年后,更多国人定能走近赏识砚中意趣的门径,登临领略砚之“内美”的堂奥。——此我之祈愿,亦我撰此书之宗旨。

是为序。

(全序完)

ukMy5zYU2rdV0AtYJHqhfH6vNiI9Ry32VdYYMXOV.jpg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吴笠谷专栏]

吴笠谷简介:

吴笠谷,安徽歙县人,现居北京,号斫云楼。古砚收藏家、砚文化学者、学者型砚雕家代表人物,中华砚文化发展联合会副会长兼制砚委员会主任、专家工作室主任。

也可以直接下载艺术头条,订阅“红尘煮酒”艺术号,观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砚文化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夏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湖南省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
预展时间:2019年9月26日-27日
预展地点:长沙美庐美术馆(长
邦瀚斯中国书画与工艺精品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19年9月5日-8日 上
预展地点:纽约麦迪逊大道580号
2019年秋(三周年庆典)艺
江苏汇中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11日-12日
预展地点:江苏省宜兴市人民南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当前指数:6,25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艺术人物 | 有一种风格叫做“大卫·霍
  2. 2 【雅昌专稿】2019半年报 | 艺术市场的
  3. 3 【雅昌快讯】中贸圣佳2019夏拍预展启
  4. 4 【雅昌专访】大肉庄竹林:如何把蘇富
  5. 5 顾铮:沈浩鹏的摄影宣言
  6. 6 当艺术品可以避税时,捐赠还纯粹吗?
  7. 7 刘益谦2019年春拍入手四件重器,总价
  8. 8 【展览预告】人间值得吗?大肉庄年度
  9. 9 【雅昌专稿】“天才”雨果:一位被文
  10. 10 【雅昌快讯】中拍协发布2019春拍十家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