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号·专栏】吴笠谷:论当代砚文化式微的成因及复兴的机缘——《名砚辨》自序二

2019-08-08 16:00:31 来源: 红尘煮酒吴笠谷 作者:吴笠谷 
    收藏 评论

摘要:争居奇货炒古岂是真赏古?相较昔日玩古主体之文人士大夫阶层,今日玩古或曰收藏群体之缺乏渊源,亦是致使今人之赏古难达一定高度之要因。灿烂之极归于平淡方为真平淡,不为名利所囿之好古方为真好古。今日“玩砚文人”群体的消失,其实质,亦可谓世家或曰旧家的风流云散。玩古,本为有钱有闲者之奢侈事。旧日文人士大夫藏砚…

争居奇货  炒古岂是真赏古?

相较昔日玩古主体之文人士大夫阶层,今日玩古或曰收藏群体之缺乏渊源,亦是致使今人之赏古难达一定高度之要因。

灿烂之极归于平淡方为真平淡,不为名利所囿之好古方为真好古。今日“玩砚文人”群体的消失,其实质,亦可谓世家或曰旧家的风流云散。

玩古,本为有钱有闲者之奢侈事。旧日文人士大夫藏砚家,往往为世族旧家,有家学,富财力,即便不仕不商,承先人余荫,亦足可享受品古赏今之诗意人生。有钱,可得见真品名物;有闲,可潜心品味研究。如此,则见他人所未见,得他人所难得,识见自然高远,所藏往往高品。于是,或撰文辨石,或摹图说砚,可感染同好,可引领雅流。琴棋书画、品茗赏花,乃至斗鸡走狗、养鸟品虫之道,莫不如此。所谓“术业有专攻”,玩得纯粹,往往也玩得极致,玩出境界,如古书画收藏家项城张伯驹先生,古砚收藏家台北板桥林伯寿氏即是。

“文革”之后,世家、旧家一扫而光,如清代福州林佶家族那种延续数代之藏砚世家,遂成空谷绝响。

所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与林佶家族相似,史上之书法世家琅琊王氏,书画世家吴门文氏,竹刻世家嘉定朱氏,乃至日本收藏世家細川氏(其家族博物馆称永青文库),无不证明,一家一族的文化传统,非一朝一夕之功可成。而今人收藏则多急功近利,但求事功,而非陶冶性情,汲古得绠。多年来,“炒古”几与炒房、炒股成鼎足之势,而芸芸玩古众生中,居奇货以待贾者众,其深层次原因皆在于此也。

EJqag3SazTvNCFhjQ697NXs7KX5kPsuFbysd7Q79.jpg

置今日收藏热之实质不论,古玩炙手可热,固为不争事实,依常理,砚本应在此热潮中分得一席之地;然而,较之瓷器、家具之被热捧,砚仍大受冷落。何以至此?——亦无他,此又今人“重器轻道”之趋俗收藏观所致也。

重器轻道  黄钟大吕久毁弃

两百年前,拒绝三跪九叩见乾隆的英国首任驻清国特使马戛尔尼勋爵,如此记其眼中的所谓“康乾盛世”:

(中国)自从北方或满洲鞑靼征服以来,至少在过去150年里,没有改善,没有前进,或者更确切地说反而倒退了;当我们每天都在艺术和科学领域前进时,他们实际上正在变成半野蛮人。(《马嘎尔尼见闻录》)

今人玩古偏好艳俗之器,其流俗根源实可上溯至有清一代。就我国宫廷文化而言,其格调之高,观止于两宋;其庸俗化,滥觞于前清――这点,北京故宫内所陈设原清宫色彩花俏之瓷器、雕工繁冗的家具,即可为证。上行下效,近三百年逆淘汰的后遗症,便是今日所谓“国粹”,其实多为“清粹”,如将旗装之变体称为“唐装”即一显例。

因之,前清专制皇权文化的流风影响,官本位思想之幽灵难去,此今人争崇清人俗工及清代官器之病根也。三流洋画师朗世宁所设计的清宫园林建筑构件“牛头、马面”们,被奉为天珍,除却所谓“国耻”因素,皇权文化之影响实为要因。

“清工”流弊,于砚影响亦深。今人砚刻之俗工种种,雕龙镂凤,令人观之心乱,触之神伤。又,“红光亮”本与“高大全”互为依傍,今日各地争相加封大如床、长似船者为“砚王”,即此种浮夸时风下的流弊一种。此种巨石繁雕,干砚何事?

清人瓷器,色彩大红大绿,内容花鸟虫鱼,即便“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流”亦能同赏;陈之几案,琳琅满目,更可极尽炫耀张扬之能事,此今人之好捧清瓷也。而砚之特性,形非摆件,不宜陈列;石品微妙,难以粗观;铭文深奥,不易解读,以其对观赏者文化要求之高,多为今人所不取。可见清人俗工与今人“大众趣味”合流之一斑。

但清人玩砚品味,尚可算泾渭清浊共存,文人雅士之审美亦取雅工为主。倘借古人论画逸、神、妙、能四品之美学标准,以量化定位砚及诸艺雅俗:清代雅俗参半,当代则要更为不堪。

取法乎下  斤斤小伎瓦缶鸣

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藏砚家是砚工之衣食来源,其审美取向对砚工之影响极大,故负有高屋建瓴,引导砚艺风尚之责任。今日藏砚家修为之多不可持,对今日砚工之负面影响甚是致命。而藏家与艺匠,又为互动关系,大环境如此,今日砚工本身之识见也大有局限。

砚艺,以审美观论,可分“文人砚”、“宫廷砚”、“民俗砚”。今日称共和,“宫廷砚”绝迹,然号称“文人砚”者不少,只是,并非刻历史题材,或唐诗宋词于砚,即是“文人砚”。而质胜文则野,“民俗砚”,或曰“匠人砚”,虽有生活气息,但格调不高,历来不入文人士大夫法眼。东坡名言“论画以神似,见与儿童邻”,更是道尽“文人砚”与“匠人砚”艺格的云泥之别。事实上,历数史上砚雕名家,亦以能书擅画者居多。借董其昌以禅论画之“南北宗”论砚,“南宗”写意,尚士气,可比之高凤翰、谢汝奇等人之“文人砚”;“北宗”写实,多匠气,近人陈端友先生可称先进。陈氏砚艺,镂瓜琢螺,惟妙惟肖,此种高妙手段,固是一代作手,可称仿生砚艺之高峰。然此种写实工艺,并不符合文人士大夫之审美情趣。因之,虽然陈氏与沪上书画名流有交往,但似乎受到文人墨客的垂青不多(今传吴昌硕题铭之陈氏款数砚,应是伪品)。

陈端友氏制砚,苦心孤诣,呕心沥血,十天一凿,五日一刀,甚至多年方琢磨成一砚,乃严肃的艺术创作。而今日砚界时风,刻工囿于识见,不仅以低俗为美,甚至堕入恶俗魔道,且多急功近利,于是难免有工无艺之“行活”遍地了——多少美材,被庸手所戕害,诚所谓唐突西子、作贱嫦娥!

眼高手低者,可改可救;眼低手高者,无药可医——诸艺莫不如是。

急功近利  墨客无心磨闲墨

金农《冬心斋砚铭》自序有云:

文房之用,毕世相守。尊如严师,密如执友,宝如球璧琬琰,护如头目脑髓者,惟砚为然。墨次之,笔与纸又次之。

此文房四宝排位,后三名之墨、笔、纸,今仍用之;头名之砚,今反沉沦。这点,恐怕既是文人墨客又是砚史大家的冬心先生当年所绝难预料。

令人遗憾者,倘说今日“文人”对砚冷落,尚不乏情有可原之处;最该用砚的“墨客”群体——书画家们,今日往往也弃砚如敝屣,则不能不让人为之扼腕太息矣!

古人作诗填词、抄书录文、修书记账,文人学士、塾师蒙童、账房商贾皆需用砚。今日蒙童塾师、账房商贾不用墨砚,且不必说,自从取用硬笔、键盘,则文人所谓勘书、著书、填词、写经、点易,种种名目之砚,亦无用武之地。惟书画家,仍须借重笔墨以成作品,故案头多还备砚一二。可惜者,彼砚多为墨海(类旧日学童砚),仅以调和墨汁,用于研墨者罕少,甚至去砚而取碗碟代之者亦属常见。

“墨客”不磨墨之原因,盖与今日功利主义深入国人骨髓,导致“假大空”泛滥之时弊有关。今人凡事皆求“大”,画大,“气势大”、“魄力大”,悬之楼堂馆舍,占地盘、抢眼球。笔不精墨不妙者,得以尺幅之巨压人。又,今日书画家润格,多以作品大小论价,小幅价贱,不为人重。故今日书画家作画,须用大盆盛墨汁,磨墨自然不足敷用。大帧如此,即便小品,也用墨汁应景,早已无古人之悠闲心态,更遑论“十日一山,五日一石”之苦心经营。

替代品墨汁成为主角,案头之砚,自然可有可无,遂“灰不溜秋靠边站”了!

藏家之“炫耀性收藏”也好,书画家之弃砚不用也罢,皆是今日国人急功近利、心役于物的体现。

笔砚精良  曼妙翰墨续因缘

《文心雕龙》云:“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人类感知、感悟世界而想表达,于是产生语言,进而发明文字;吾国文字由刻甲骨而刻简椟,而书帛纸,皆借笔、墨、纸、砚以为载体,故说中华文明赖砚等文房四宝以传,亦不为过。

视今日砚之落寞境遇,不免唏嘘不已。但佐中华文明传续有大功之砚,随器用功能之消失而完成历史使命,亦可谓大德圆满,功成身退,似乎乃顺理成章之事。所谓器以用为功。论器用,硬笔优于毛笔,键盘又优于硬笔,此历史演进、文化发展,似乎不必抱残守阙,为砚之途穷黯然神伤。然而,砚之功能,除实用以外,犹可欣赏,上品良璞,更属宝石之列。故其生命力,与版刻书籍等的必然被淘汰,不可同日而语。

然则,如何使砚文化这一蒙尘明珠重放光彩?

如上所述,今日砚学式微,究其症结,其“病因”不外乎八个字——传统割裂,文化断层。

“病因”如此,何以下药?愚见,使砚之器用功能得以回归,及对砚之鉴赏价值的再认识,乃复兴砚文化之不二“良方”!

北宋名士苏舜钦有论文房名言,的是文士会心之语:“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良砚研佳墨,挥毫时能使墨分五色,云烟满纸。用墨汁,则黑气弥漫,燥味充溢。墨法大师黄宾虹先生作画,纸、笔可不择,墨、砚必上佳,故其画深得“黑墨团中天地宽”之笔墨真谛。画如是,书法亦如是。

物质追求有穷尽,精神生活无际涯。人类衍进至今,工业文明发达,物质日趋丰盈,然物欲横流,国人之精神家园却日见荒芜,心为形役,神为欲伤。何以解缚?——超越金钱、物质、权力崇拜的罗网,生命之花始能更舒展、更拙壮,社会始能更健康;故回归自然,追求本真,乃解吾人精神匮乏、心灵荒芜的灵丹妙药!

因此,去急功近利之躁动心,此国人亟需恢复研习书法的传统;享烟云供养之真意趣,此今日专业之文人墨客尤宜用砚也。

片石清幽  卧游烟云堪供养

砚,既有实用性又有文化属性;功用而外,玩砚之旨趣更在于鉴赏。此则可分为两个层面:美学欣赏与哲理感悟。

先论美学欣赏,此又可分为赏石与鉴砚。

赏石:所谓“孩儿面、美人肤”,此言石材之温润可人。紫端之瑞气,黑歙之玄远,绿洮之奇幽,红丝之炫目,五色纷呈,此言石色之多姿多彩。鸲鹆眼之明眸,眉子纹之妩媚,金银晕之奇幻,胭脂晕之美艳,此言石品之瑰丽可人。或如日月山河,或如虫鱼草木,或如老僧枯坐,或如天外飞仙,此言石品之意象万千。天生美材,产地不一,坑口有别,故能色品万千,此客观物象之天然真趣。凡此种种,不可方物,实造物主赐于有心人者,为广大爱砚者之兴致所在。

品砚:蟠螭汉砚之气势,双足唐箕之开张,宋式抄手之温文,明人玉堂之洗练,此谓时代气象。文人砚之逸致,宫廷砚之精工,民俗砚之朴拙,此谓审美意趣。王岫君之清雅,顾二娘之圆润,谢汝奇之文心,高凤翰之画意,陈端友之象形,方见尘之写意,此谓名工意匠。凤池、玉堂,寄托登科美意;兰亭、鹅形,向慕书圣情思;井田之祈愿,夔纹之古风,此谓题材丰富。质润喻君子之德,形方喻秉性刚烈,形圆喻内涵圆融,石眼青白比世态炎凉,秦砖汉瓦怀兴亡之思,此乃题者笔底乾坤。无论红尘名利客、荒斋素心人,皆可寓砚以个人感悟,有感而发,题之赞之,以铭心志;辞之为丽、为素、为庄、为谐,皆可见心性,显境界,此本砚之人文价值,又不可徒以玩好视之。

上述砚的器用之功、鉴赏旨趣,并无新意,古贤领略久矣,如金农《冬心斋砚铭》自序所谓:

李唐以来,砚之产不一地,形不一式,藏不一人,衍石墨相著而黑之语,为铭者不一家。

人类文明不断演进,而人类本能之审美天性不变。即如“环肥”“燕瘦”,以杨妃之丰腴、飞燕之窈窕,今人见之依旧惊为天人。赏砚之道,亦同此理。

禅语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所谓物我两忘,物我无尽,以此心境赏砚,自然处处光霁澄明、绮花万点——东坡居士云:“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明乎此,鉴砚之道得其三昧矣!

(未完待续)

ukMy5zYU2rdV0AtYJHqhfH6vNiI9Ry32VdYYMXOV.jpg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吴笠谷专栏]

吴笠谷简介:

吴笠谷,安徽歙县人。1993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现居北京。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砚文化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吴笠谷制砚艺术高级研修班”导师,国家开放大学书画教育研究院研究员,中央电视台《一槌定音》栏目鉴定专家,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湘潭大学、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韩国秋史研究会特聘研究员。高级工艺美术师,当代学者型制砚家代表人物。

也可以直接下载艺术头条,订阅“红尘煮酒”艺术号,观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砚文化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夏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湖南省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
预展时间:2019年9月26日-27日
预展地点:长沙美庐美术馆(长
邦瀚斯中国书画与工艺精品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19年9月5日-8日 上
预展地点:纽约麦迪逊大道580号
2019年秋(三周年庆典)艺
江苏汇中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11日-12日
预展地点:江苏省宜兴市人民南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当前指数:6,25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艺术人物 | 有一种风格叫做“大卫·霍
  2. 2 【雅昌专稿】2019半年报 | 艺术市场的
  3. 3 【雅昌快讯】中贸圣佳2019夏拍预展启
  4. 4 【雅昌专访】大肉庄竹林:如何把蘇富
  5. 5 顾铮:沈浩鹏的摄影宣言
  6. 6 当艺术品可以避税时,捐赠还纯粹吗?
  7. 7 刘益谦2019年春拍入手四件重器,总价
  8. 8 【展览预告】人间值得吗?大肉庄年度
  9. 9 【雅昌专稿】“天才”雨果:一位被文
  10. 10 【雅昌快讯】中拍协发布2019春拍十家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