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号·专栏】吴笠谷:论当代砚文化式微的成因及复兴的机缘——《名砚辨》自序一

2019-08-08 15:54:54 来源: 红尘煮酒吴笠谷 作者:吴笠谷 
    收藏 评论

摘要:(原标题:魂兮归来吾道不孤——论当代砚文化式微之成因及复兴的机缘)今夕何夕梦里不知身是客2001年秋,我应韩国大韩佛教天台宗有关方面邀请,旅韩月余。甫至东国,承好友汉学家金君雅意,偕游汉城(首尔)文化街仁寺洞。小街书铺古肆,朴实无华,仿佛江南寻常老街旧巷,颇富人情,令我讶异,盖与帝京琉璃厂文化街的新…

(原标题:魂兮归来  吾道不孤——论当代砚文化式微之成因及复兴的机缘)

今夕何夕  梦里不知身是客

2001年秋,我应韩国大韩佛教天台宗有关方面邀请,旅韩月余。

甫至东国,承好友汉学家金君雅意,偕游汉城(首尔)文化街仁寺洞。小街书铺古肆,朴实无华,仿佛江南寻常老街旧巷,颇富人情,令我讶异,盖与帝京琉璃厂文化街的新亮光鲜,绝然别调。

游览一过,金君携我登街边一木阁茶肆少歇。室内陈设简而不陋,古色古香,令我心生欢喜。须臾,楼梯响处,二人入室,长者美髯,少年清癯,均着宽袍素衫,纱笼玄帽。正疑其为鬻艺歌手,孰知竟是金君兄长与弟子。原来,彼国习传统文化者,皆以此为常服,金君兄长即一主持书法工作室之书法家也。

晚间,与吴君诸画友聚饮。吴君小写意花卉之传统根柢,几夺吾人之席。诸人且觞且画,酒酣,金君起而吟唱苏子《赤壁怀古》,载歌载舞,古风古调,使人动容。恍惚间,仿佛中原衣冠,汉家台榭——作客异邦,宛若隔世,竟生梦蝶之叹,真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FHoXVz4S25vEHUxOacINJBlGHofIRjuAnGVNzk3C.jpg

2001  韩国故宫――汉城(今首尔)景福宫(左二为笔者。原序无图,现补之)

“道不行,乘槎浮于海”。文化的难堪,本乎人文环境之不堪。当代就继承东方传统文化而言——日本尚唐——韩国崇明——国人颂清。

稽之往史,有礼仪之大,有章服之美,此我华夏族之民族传统、文明符号……所谓“礼失而求诸野”,传今年曲阜祭孔,便弃旗装而改为参用韩传明式汉服古礼模式。今日韩人所传儒家统绪,犹可称完备,祭孔礼仪可见一斑,然于砚学之道却远未得要领。仅就此而言,与东邻日本国之差距,竟难以道里计。

中国,作为砚的发源地,今日砚文化之几近式微乃为不争的事实。尤令国内砚人尴尬者,是日本爱砚家竟有所谓“研究中国古砚要来日本”之说!

浮槎东渡  墙里开花墙外香

无须讳言,相比国人,当代东瀛人士对砚的理解,就“文化”二字而言,或更传统,更纯粹。“祖上阔过”,不过是阿Q先生的“精神胜利法”。因此,以复兴吾国砚文化计,借镜东瀛,不失为一良策。

所谓“研究中国古砚要到日本”之说,其来有自。晚清以来,流往日本的古砚极多,国人好砚者无缘谋面,惟兴望洋之叹。此种“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局面,原因简单,自明治维新以来,彼人政治上去华入欧,而文化犹守东方传统,源于中土之茶道、书道及花道等,传续不绝。又因“皇国万世一系”,流传有续的唐宋文物至今存世甚多。古砚即为其一。

日本国今藏中土名砚,较早者,有大阪道明寺天满宫所藏多足白瓷圆砚,为唐末彼国遣唐使菅原道真自华携归之物,被定为彼国“国宝”;最著名者,当推欧阳修南唐官砚。此砚清末民初由国内流出,被矿石学家坂东贯山氏获得。其馀明、清两代名家遗砚,应有尽有。沈汝瑾去世不久,《沈氏砚林》所收砚百余品,亦为日本名画家桥本关雪氏囊括而去。

因爱砚者众,近代以来,日人洗砚会、砚石研究会之类砚学组织甚多;以所好侧重不同,又分为铭文派、名坑派等。因品石赏砚之风蔚成,故彼国出版之文房杂志、名砚专谱甚众。

国人所称之古砚收藏家、藏砚家,日人称为爱砚家。窃以为“爱砚家”之称名更为妥贴,更富人文精神,不妨仿效“政治、民族、美术、国粹”等自日舶来词,借用之。

呜呼!国内文博界之足令人悲哀者久矣:敦煌虽在,敦煌学却在国外;殷墟仍存,读甲骨文须往东瀛。不计新砚,日本今藏中国历代古砚竟以十万计,晚清民国时流出最多;近三十年,古砚外流仍令人触目惊心,故日人所谓“研究中国古砚要来日本”之说,实也并非全为妄语,良有以也。

平心而论,当年众多古砚浮槎东去,固是落花春去,琵琶别抱,但毕竟躲过“文革”秦火,未致灰飞烟灭,实与前清大肆焚书,众多古籍(如《天工开物》等)仰赖日人保全可同一叹。

此其祸耶、福耶?念之不禁苦笑。

泰西不重  无可奈何花落去?

相视今日东瀛砚文化之仍多传续,反观国内,则滋味有别。

前人鉴古,首重金石书画。金为青铜器,石指古碑刻,砚为其一。因文物政策所囿,青铜器非今日私家所宜玩。书画,自古为收藏家所争宠,今日依然。砚,则今日仅为瓷器、字画、家具收藏之后一“小跟班”而已。

李杜、韩柳、欧王、苏黄米蔡等等文艺巨匠,皆不吝笔墨用于砚之品赞,孰闻于瓷器趋之若鹜?

何以昔日士人书斋乃至尚方禁苑中之掌中宝、案头珍,竟沦落成今人眼中之“破落户”?

或以为砚文化之没落,理固宜然,因其实际功用价值业已丧失。此说民国时赵汝珍已论及,不妨赘引:

在唐、宋之时,千百金之砚,比比皆是,甚至万金、数万金一方之砚者,亦所恒有;元明相承,价格日升,直至晚清,砚价仍保持其历来之平衡。乃至清末,变法维新,西洋文化东来,不用毛笔者,亦可在社会上占重要之地位。于是,国文失去其固有之重要地位,古砚之价值遂愈趋愈贱矣。在以前值五百两者,今最多不过五百元。虽元、两相去无几,而实在则跌价甚多矣。说者谓此种跌价乃自然之结果,以前有用,今日用之者少,理固宜也。骤闻之,理由似甚充足,但细考之,仍非也。夫古玩者,均无用之物也,其价值不得之于用途。以前有用,今日无用者甚多。如古玉器、古铜器等,均昔人之所必须用者也,今则均无所用矣,然其价仍今贵于古,何也?盖中国今日之古玩,其价值完全操之西洋人之手。西洋人所认识者,所收买者,即有价值,否则,即无价值。对于古砚之精妙,西洋人绝不能理会,绝不能认识。故西洋人之来华者,任何古玩均可收可买,未闻有收买古砚者,此其所以愈趋于贱者也。然因此而楚弓楚得,不致流入西洋,亦天惠吾华之意欤!(《古玩指南》)

赵氏之意,民国时砚之地位即已江河日下,大受冷落。其缘近代以来,除西洋硬笔的冲击外,更因古器皆由西洋人定贵贱,而砚纯为东方诸国特有,与西洋少有渊源,彼辈不取,砚自日贱。此说固不无道理,实亦不尽然。毕竟东洋人乃赏砚内行,来华购砚者前赴后继,惟声势逊于大肆搜求古瓷等之西洋人而已。

赵汝珍氏本古玩名贾,在商言商,所论多着眼于古物之商业价值。然其说虽仅指民国砚,假诸今日,仍是实情。除西洋人不重此因素外,若深究今日砚学之式微,则国人对砚之漠视,洵为第一要素。

国人冷落  欲觅知音难上难

早在晚清道咸间,已出现集砚墨功能于一身的便携文具——铜墨盒。只此种砚的代用品,材质平凡,款式简单,除陈师曾、姚茫父等少数雅流对此饶有兴致外,其主要使用者不过私塾童子、账房先生者流。墨盒之诞生,尚未动摇砚之文房至宝的地位。

同光间,各种“改革”纷至沓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之结果,其一即是砚,虽未完全退出历史舞台,毕竟日渐式微。舶来品西式硬笔,其操作便捷显而易见。随后墨汁问世,无需磨墨,砚之器用功能日渐消弭,其为明日黄花,确乎有势之必然。

民初“新文化运动”,其颠覆传统不乏过激之处,不但要“打倒孔家店”,更有钱玄同、陈独秀之主张废汉字,鲁迅之宣扬不读中国书……此即赵汝珍氏所谓砚愈趋于贱的因素之一——“国文失去其固有之重要地位”也。

尽管风光大不如前,视今日沦为不入流之境地,民国砚学尚可圈可点。即以藏家而论,前有周庆云、沈汝瑾,继有许修直及徐氏昆仲(世昌、世章)、林氏叔侄(柏寿、熊光)诸家称名于世。迨至当代,即书画名家也多用墨汁,砚仅为石雕工艺品之一种。逮至今日信息时代,毛笔无论,硬笔且可为键盘、鼠标所取代,砚则更无容身之地矣。

凡物用之既久,自然生情。古时藏砚家,多是由用砚而藏砚,藏品由少及众,至有大成。不用砚、不知砚,何来藏砚家?然笔耕谋食的器用功能虽失,品石赏砚之怡情功能犹在。上品美石,谁肯用之?如赵汝珍氏所言,古玩多为前人实用品,后人只重欣赏,谁见藏家用古碗盛饭、古鼎烹脔?

再者,何以东瀛异邦,现代化、信息化更称先进,砚却不曾退出历史舞台,今日仍用之者多、好之者众?——此无他,国人类似昔日之玩砚主体阶层不复存在,且今人赏古之审美观又大有缺失耳。

砚田乾坤  旧时王谢斋中宝

“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读书做官,此科举本质。统治阶级主体既为读书人,即“士”之阶层,而读书人又莫不与砚终生相守,故官僚士大夫自然成为玩砚的主流。两宋时,士大夫与天水赵氏共治天下,文化昌盛,亦为砚学之高峰期。蒙元一朝,统治者崇拜“暴力美学”,恃武功,轻科举,砚学乏善可陈。明代文官集团亦势大,只政治、文化已难达宋时高度,砚学亦然。前清集权专政,但尚打儒家招牌,故清代砚学甚是兴盛,几有中兴之势。迨至民国,议会政治、政党政治粉墨登场,但彼时执政基础犹为缙绅阶层,故砚学仍延前清余绪。

统而观之,士大夫玩砚、藏砚,有以下诸多优势:

爱砚——或寒窗苦读,或红袖添香;其出身,无论贫民子、富家儿,自幼与砚相亲,一生和砚相守乃至去世以砚为殉。与砚相亲相伴,用情往往至深。

识砚——既是日常文房所用,对其性能必多有所知悉。又,官僚士大夫中游宦各地者,对砚种、石质异同,更易有心得体会。

能题——夫子门人,腹有诗书,笔能翰墨,题辞、撰铭不过案牍馀事。金石久寿,铭文借以不朽;锦词佳句,题于砚石,本为玩砚之重要意趣。

财厚——“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即便两袖清风之循吏,凭干俸,购石玩砚亦非奢想。

势强——官宦玩砚,可引领时尚,号召群伦。宋之欧阳修、苏东坡,清之纪昀、刘墉等钜公胜流玩砚,皆领一时风骚,遂使时人赏砚之好,如风行草上,蔚为大观。

上述种种,足以说明“文官体制”之兴衰,对砚文化发展影响之巨大。

笔耕谋食 最数文人相亲傍

古代爱砚者、藏砚家,以在朝士大夫藏砚家为主力。

中唐大书法家柳公权,喜爱笔砚与图籍书画,专辟斋室珍藏之,并撰有《论砚》一则,评论当时诸砚优劣。中唐名相李德裕,藏砚甚多,其中一方妙绝者,取以砚为邻之意,命名为“结邻砚”。柳、李应为有史可考最早的藏砚名家,亦是士大夫藏砚家之代表人物。柳、李以降,著名的士大夫藏砚家计有:宋代唐询、蔡襄、欧阳修、苏轼、米芾;明代严嵩、李日华、屠隆、高濂;清代朱彝尊、余甸、林佶、黄任、纪昀、刘墉、铁保、阮元、黄易、高凤翰及近代徐世昌、许修直等皆是。帝王藏砚家如李后主、宋徽宗、乾隆,以文化属性论,亦应归入士大夫藏砚家之列。

在野的文人墨客藏砚家,著名者有明人项元汴,清人高兆、吕留良、金农、计楠、张廷济、朱栋、沈汝瑾等。

以数量计,在野文人远逊于在朝士大夫。较之在朝士大夫玩砚之诸种优势,在野文人之势弱,明矣。故以影响论,在野藏砚家,自然难比高居庙堂之名公钜卿、风雅大吏,但砚学修养未必不及,如计楠、朱栋等,造诣颇高。

古时玩砚名流尚有儒商。如近代藏砚名家周庆云,本江南巨贾,有物入眼,何患无赀?此外如清中期我徽名流程瑶田(著《纪砚》)、汪启淑(有《飞鸿堂砚谱》)、程庭鹭(所著《小松园书画跋》附砚铭五十馀则)诸人,虽自己并不经商,但皆出身商贾大族,财学两富,故玩石藏砚,自无计楠、金农等囊中羞涩之窘境。

晚明雅流陈继儒云:“文人之有砚,犹美人之有镜也,一生之中,最相亲傍。”当然,无论在朝之士夫官宦,在野之文人墨客,在市之儒商巨贾,一生所用,多不过一二砚而已;但因古代文人士大夫群体庞大,文人玩砚之规模自然可观。市场有需求,奇货自可居,于是,藏家争相抬价,同好互为攘夺,致上品身价,在唐宋时代,千百金之砚,比比皆是;万金、数万金之砚,亦常有之,宋人米颠甚至以一座砚山换得晋唐名宅,未足奇也。

此曩日文人士大夫玩砚之大略格局。

疏闇国学  雾里难窥花真容

经“文革”种种反智运动之涤荡,往日作为文化担当者的主要群体,玩古之主流——官僚士大夫及乡绅阶层,彻底不复存在。传统文化之皮已不存,砚文化之毛将焉附?金农铭砚有云:“不识字人曾见否?”读书既已无用,砚之境遇可知。

且赏砚之道,本属象牙塔中小众之雅好,譬如汉赋,譬如昆曲,属雅文化、精英文化,崇尚阳春白雪,与民间文化乃至流民文化迥然异趣,甚至冰火不能兼容,此审美观之有“阶级属性”的局限。一时之间,实难以蜕蛹化蝶。

同称文化人,古人熟习诗词歌赋,流连诸子百家;今人学数理化、文史哲及ABC。看似今人文史哲与古人所学经史子集,同属人文学科,但其意识形态、知识背景之全然不同,显而易见。所以,套用时下流行语“文凭不等于文化”,就“国学”而言,今日知识分子或曰“文化人”,显然与古代文人不可混为一谈。

隔膜,源于文化的疏离、传统的断裂。古人以诗词歌赋作砚铭,今人不谙此道,品古砚,铭字难辨,铭文难解;题新砚,腹笥空虚,拙于词翰。如此,即便有心于砚,也难免力有不逮。用白话题之者,譬如牛饮香茗,大失其趣。其玩砚,仅止于在石品雕工中赏新觅奇,如此自然难窥砚学真谛,此所以近年新进知识分子对赏砚之道仍有缺失也。

王安石诗云:“欲寄荒寒无善画,赖传悲壮有能琴。”大贵如王氏者,赏画却取“荒寒”之境,今者几人解此滋味?

与古代玩砚群体中之在野文人相对应者,今日颇难定位。体制外之文化人,其地位及影响皆微不足道,实难与前人相匹俦。至于商界大亨,如古代赏砚之儒商者,今日亦远未成气候。

(未完待续)

GkEjSv60reZJaEVkqNzhppNW2tTKkLkDL0DbFx5i.jpg

ukMy5zYU2rdV0AtYJHqhfH6vNiI9Ry32VdYYMXOV.jpg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吴笠谷专栏]

吴笠谷简介:

吴笠谷,安徽歙县人。1993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现居北京。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砚文化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吴笠谷制砚艺术高级研修班”导师,国家开放大学书画教育研究院研究员,中央电视台《一槌定音》栏目鉴定专家,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湘潭大学、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韩国秋史研究会特聘研究员。高级工艺美术师,当代学者型制砚家代表人物。

也可以直接下载艺术头条,订阅“红尘煮酒”艺术号,观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砚文化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夏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湖南省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
预展时间:2019年9月26日-27日
预展地点:长沙美庐美术馆(长
邦瀚斯中国书画与工艺精品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19年9月5日-8日 上
预展地点:纽约麦迪逊大道580号
2019年秋(三周年庆典)艺
江苏汇中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11日-12日
预展地点:江苏省宜兴市人民南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当前指数:6,25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艺术人物 | 有一种风格叫做“大卫·霍
  2. 2 【雅昌专稿】2019半年报 | 艺术市场的
  3. 3 【雅昌快讯】中贸圣佳2019夏拍预展启
  4. 4 【雅昌专访】大肉庄竹林:如何把蘇富
  5. 5 顾铮:沈浩鹏的摄影宣言
  6. 6 当艺术品可以避税时,捐赠还纯粹吗?
  7. 7 刘益谦2019年春拍入手四件重器,总价
  8. 8 【展览预告】人间值得吗?大肉庄年度
  9. 9 【雅昌专稿】“天才”雨果:一位被文
  10. 10 【雅昌快讯】中拍协发布2019春拍十家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