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快讯】王璜生出任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总馆长

2019-05-31 12:53:21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收藏 评论

摘要:(雅昌艺术网讯)据悉,2019年5月31日上午,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原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正式受聘为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总馆长、广州美术学院新美术馆学研究中心主任,聘任仪式在广州美术学院昌岗校区国际报告厅举行。广州美术学院党委书记谢昌晶为王璜生颁发聘书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李劲堃…

tuatn5ZiChs7AGsxKXDl1GX6E37hrBxA22i6Jf1p.jpg

(雅昌艺术网讯)据悉,2019年5月31日上午,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原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正式受聘为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总馆长、广州美术学院新美术馆学研究中心主任,聘任仪式在广州美术学院昌岗校区国际报告厅举行。

SymlIAi786msEmanhcvL9CZfGIeAQR4hSBh6YJRR.jpg

广州美术学院党委书记谢昌晶为王璜生颁发聘书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李劲堃致辞,他表示,相信通过王璜生总馆长的加盟,将让广州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研究成为中国美术教育新的样板。

作为我国著名美术馆研究者、美术理论家、策展人及艺术家,王璜生曾参与广东美术馆的筹建工作,并担任广东美术馆馆长达12年。在任期间,他成功地将当代先锋艺术力量召集到广州,使之成为华南实验艺术重镇,其中尤以他亲手打造的“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和“广州三年展”最为人所熟知。

2009年,王璜生出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一职。他的到任,也使得这所拥有超过半个世纪收藏史的美术馆,迸发出令人惊叹的生命活力。短短8年里,他举办了一系列学术价值和前瞻性兼具的展览,相继推出的“泛主题展”和“未来展”两大双年展品牌,让世界看到了不一样的中国当代艺术。

7627zssUEyY3YdV3jF9tzTgb5WofjREcVnIuXmAV.jpg

游·象 系列25,纸本水墨,365×145cm,2011年

3dwJJyj7layOaePLxxl4IAcBfEWRxNAKOJmGEXr6.jpg

线象·《南方周末》2013.1.10,报纸水墨,69.5×54cm,2013年

2017年,王璜生卸任中央美术馆馆长的职务,正式转型为专业艺术家。作为艺术家的王璜生显得更加自由与随性,熟悉他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现在那种放松与无所谓的状态。对于王璜生而言,做艺术家并非是转型,其实他一直都是一位艺术家,在担任馆长的同时,也从未停止过艺术创作,只是多年来人们对于他作为馆长这个身份的固有认知,容易忽略他作为艺术家的身份。

在艺术创作方面,王璜生是实验水墨的重要推动者。他出生于广东揭阳一个有着浓厚书卷气的艺术世家,其父王兰若先生是粤东地区著名的艺术大师,天真苍劲的笔底功夫既得古人笔墨之灵韵,又兼容西洋的创作理念。

然而,王璜生并未沿着父亲艺术道路走向传统的中国画创作,而是将自己塑造成一位极具当代气息的文人艺术家。其作品往往夹杂着传统文人的品性修养与突破自我的独立不羁精神,以及现代知识分子对文化、现实及历史议题的深刻关注,通过对文化记忆的重建,让人们对当下现实产生思考。

在他退休两年后,再次履新美术馆馆长,期待王馆长的更多佳绩!

7L212l3rmwlZjRc3BjMbfE7OuUCyPmtSgXJCkgMR.jpg

墙20170603,纸本水墨拓印,123×123cm,2017年

ox5ljjiocNvyRvOEN7i4SpZyxnAsBVR77E3biIIM.jpg

痕·象161020,纸本水墨拓印,69×69cm,2016年

kr8VSgEWWwxUruXyztue7RUOibJmK8qn62Wkxxcc.jpg

箴象17020402,纸本水墨拓印,35×35cm,2017年

c0UB4Li3Gn0XYquuRP8l9UqWtvcl7yCtzmIndxbr.jpg

《缠》(装置、影像,铁丝网、纱布),铁丝、纱布、风、火,尺寸可变,2014年

Xh4GdOHrFb23nZUnwCmtqVqI7BnbSmqHdGFLIc1N.jpg

《谈话》(装置),树脂、铁丝,90×90×55cm×2,2014年

(责任编辑:罗书银)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