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号·专栏】宋永进:“趣”的背后是人的味道

2019-05-08 08:49:59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宋永进 
    收藏 评论

摘要:“趣”是什么?“趣”就是画家眼中那个有意思的东西,是生活的趣味、人的情趣、文人的意趣。它是画家对待生活日常认真细致的态度和独特的观看视角。其背后是一种“人”的味道、是一种精神指向。出门画油画,我会先踩踩点,找找有“趣”的东西,勾几笔速写。今天,借我的速写作品来讲一讲“趣”。在影像传媒高度发达的今天,…

“趣”是什么?“趣”就是画家眼中那个有意思的东西,是生活的趣味、人的情趣、文人的意趣。它是画家对待生活日常认真细致的态度和独特的观看视角。其背后是一种“人”的味道、是一种精神指向。

出门画油画,我会先踩踩点,找找有“趣”的东西,勾几笔速写。今天,借我的速写作品来讲一讲“趣”。在影像传媒高度发达的今天,艺术家仅仅用画笔去客观地记录现实生活的话,是可笑的。艺术家到了写生现场,就会有所感受,有所发现。我们提倡“写意油画”,这个“意”指什么?“意”,就是你在现场的发现:什么东西触动了你?你捕捉到了什么?然后在进一步创作的过程中你又在思考什么?打算如何去处理,如何去表达?捡起什么,舍弃什么?强化什么?……画面上有了这些思考的内容,观众的心里就会“咯噔”一下立刻被抓住。为什么?因为你的画面来自对象又不同于对象,让人耳目一新。这个让人耳目一新的发现,就是“意”,就是“趣”。

为了讲的更直观明了些,下面举些实例。

PfxfEoV2BLQ9sJydDEcqajobKX3p6ghuIHVRYwph.jpg

图1 宋永进《千年古树》 (2017)

“趣”就是触动你的那点东西,有时是一种气势。这个速写本里刚好有一些旧画,包括前些日子在大港头和安昌古镇创作的,大家过来看一下。比如这幅《千年古树》(图1),画的是大港头亭子边最大的那棵。有些人画古树,画完一看,结果既不苍老,也不粗大,观察的时候明明有触动,有感慨,哇!遮天蔽日、古老苍劲,可画出来却是没气势没趣味。其中既有主观感受的问题,比如各种感受太多,都想表达,统统都搬上画面,结果不知所云;也有画面处理的问题,老实巴交地按规矩套路出牌肯定没戏。你看我是怎样处理的?一棵大树“哵”得堵在眼前,这么粗,几乎占据了画面五分之四的宽度。这样处理可以吗?你不敢这么做,因为在你骨子里是习惯性的构图和审美。当然,光胆大还不够,接下来的处理手法你得跟上。你们看,被挡在大树后头的那些树枝,画得那么细小,密密匝匝的,还有露出来的那些房子,我都有意画小了许多,小是小,但画得一丝不苟,细致深入,而近处的大树却画得非常大略,只注重特征和气势的把握。这种处理,完全颠覆了常规的那种把近景画实远景画虚的思维,反其道而行却把古树的雄伟和凝重感表达了出来。

当你捕捉到一种“趣”,表达的时候你得强化它,不惜“形不准”的代价,你不仅得调动各种已有的形式办法和语言能力,还得大胆尝试和创造新的表达方式,不怕担负“离经叛道”的骂名。当然,这种反常规的处理,必须是为了直觉表达的需要,而不是仅仅为了构图的新奇,否则只是炫技。另外,再好的处理办法,再好的构图,也不宜重复运用,否则也会僵化,形成套路。记得有一阵子,我画过一种很特别的构图,在画面上拉了一根竖线,左边什么都没画,右边画的满满的。自媒体上一发,哇!那么多人在转,在点评和点赞。过了一段时间,类似的构图我早“玩腻”了,不画了,可是没想到,许多人还在模仿这种构图,甚至把它变成了一种构图的绝招,时不时地拿到微信朋友圈晒一下。这就没意思,不好玩了。

VURluEYISCO2Snss5PkG8oWt1LKDzrlVGsvOpvTO.jpg

图2 宋永进《梧桐树、一弯蓝天》(2017)

“趣”,有时是一种独特视角。同样是画树,对象不同,感受不同,“趣”就不一样,就必须运用不同的表现手法。在安昌古镇创作那组《一弯蓝天》之前,我画过一些速写,其中就有这一幅《梧桐树》(图2),画的不是古树,不是一棵,而是一排近年刚刚种植的法国梧桐。这些普普通通的梧桐树自然没有古树有味道,那有意思的点在哪里呢?

我们来看对象,底下是水泥地面,似乎没什么值得画,上头是一整片树叶,似乎也没什么值得画,然而,透过上下的夹缝处看过去,一个半遮半露、忽隐忽现的古镇,要比那个完完整整、一览无余的古镇有意思多了。于是,我在上头拉了个波浪线,顶部空着的就是树冠,在底下画了几条直线,底部空着的就是水泥地,在波浪线和直线之间,细致地刻画了溪流和对岸的回廊、屋顶、门板、廊柱、小桥以及家家户户门前的摆设和各色商品,琳琅满目地挤在那一溜夹缝间。画的既是古镇也是树,这份恍惚和神秘与前面提到的《千年古树》的历史味和凝重感,完全是两种表达,两种趣味。有谁注意到没有,这一溜夹缝的直觉感受,恰恰就是我后来创作《一弯蓝天》系列油画作品最原始的灵感来源。你看《一弯蓝天》这组画,上下两块都接近平涂,黑黑的,虚掉了,刻画深入的是中间留下的那一段。这与速写《梧桐树》的处理和味道如出一辙。《一弯蓝天》的画面处理,正是在这次速写经验基础上的一次推进。所以说,要想有动人的画面,你不去现场感受,光靠画照片可不行!

nLh6H4xEQM2WT801xmaj2ryKMgxZxDepMjsQ8AeG.jpg

图3 宋永进《犄角旮旯》(2017)

“趣”,有时也是一种物的状态。这组《犄角旮旯》(图3),画的是一些普普通通的日常物品,呈现的是最平凡的一种状态。这些物品憨态、朴拙,常常闲居在一个角落处,虽被边缘、被忽视、被冷落,却无需装腔,无需竞争,无需听人使唤,活得真实自在,活得本色个性,活得可贵可敬。要说聚光灯下那种高大上的美,虽人见人爱,却美得掩饰,美得庸俗,美得大众化,美得缺乏个性。为了凸显犄角旮旯这种最“平凡”的状态,我采用了一些“特别”的构图,或露出半边一角,或偏安一隅,或冷不丁地贸然呈现等等。

“趣”,有时还是一种特别的造型。这棵树,那样子很怪异,上面体积特大,造型臃肿,坑坑洼洼的,底部细的很,与上细下粗的常态正相反。我突然觉得这个形很有趣,画的时候稍稍夸张了一下,“喔”,出来啦。右下角这个较为规则的黑色三角形,是路边的小溪,与树的自由形既是一种对比又是一种呼应。那颗树,造型相似但长势不同,估计是粗杆扦插,没放根的时候被大风刮倒了,没人去扶正,所以主干一直横斜着长,但发芽的新枝自然是笔挺往上,这造型也不多见,看了让人心动。底下两幅杨柳小稿,表现的是小柳条与枯枝的一种对比,一个婀娜多姿,一个老态龙钟,一个随风飘荡,一个淡定从容。(图4)

Z1sMsAn1OnzWbJjcBS2vBGiDYO96H2bpO7sj3II6.jpg

图4 《杨柳小稿》(2016)

WZ1X83wunhvXA3AxPt0MOE5oh78kpZj8sIrx2o5e.jpg

图5 《线的诱惑 》(2017)

“趣”,有时更是一种线的魅力。那天,忽然盯着书桌上正在充电的苹果手机和小平板,问自己:这个可以画吗?有意思吗?你会想,人人熟视无睹的iPhone和ipad,画出来一定索然无味,庸俗得很。你瞧这幅《线的诱惑》(图5),没味吗?庸俗吗?恰恰相反,精致而简洁的刻画清新典雅,舞蹈般的线条布局妙趣横生。

FS7R1aEthdyOIl5BiZyo2eLkY0r3fM4P0345xyQs.jpg

图6 宋永进《内大阴速写NO1-4》(2017)

AGH3c1iRxeKESPQ7rS0svLFQ4T3Bkvd55YQTs38I.jpg

图7 宋永进《内大阴速写NO5-6 》(2017)

“趣”,有时就是一种生活气息。这组《内大阴速写NO1-6》(图6、7),都是在丽水县内大阴村创作的生活速写。第一幅,视线集中在房顶部位,从左至右,外形忽高忽低的土墙与纵横交错的瓦顶,以及挤在瓦顶缝隙间的小木窗,还有横着的签名,画面平缓而多变,形成一道错落有致的水平式景观。第二幅,画的是一大摊子木料,最先放在底下的还算整齐,后来堆上去的可就没耐心了,横七竖八的,为防止雨水腐化,就近拉些树皮盖着,又怕风大吹走,捡几块破砖和几件烂家具搁在上头,估计还是漏雨,又不得不用竹竿子撑起一个支架,拿塑料布挂上,从头至尾没设计、没规划,随想随做,加上日晒雨淋,支离破碎、凌乱不堪。这是多么充满生活气息的一番景象!第三幅画的还是这个位置。本以为那只是个乱木堆,没想到还是个动物乐园。从石阶上往下看,铺天盖地的雨布下,零零碎碎的木堆旁,躲着大大小小一群鸡,真是别有洞天,像是一个大家族,或啄食,或打鸣,或悠哉,或耍斗,或嘻戏,一派乐业闲居的祥和气息。第四幅,画的是房后一堆烧火木柴,用粗糙的油毛毡紧紧地包裹着,上面又随意地压着几枝灌木和树根,东倒西歪的,造型奇形怪状,木纹变化无序,这份随性和不讲究,在我眼里却充满了丰富的节奏美感,有点萌动感,有点跳跃感。第五幅,画的是墙脚的一排木凳。说是木凳,其实不过是几只石墩上搭起几根木头,一根紧挨着一根,相互叠着、交错着,甚至还吱嘎吱嘎响、摇摇晃晃的。凳子虽简陋,扭扭歪歪的形状和木纹却很美。你还别说,木凳的使用率不比城里头精心设计的公园座椅低。老农们饭前饭后,常聚在这里喝茶、唠嗑,演绎出许多动听的故事。我用竖构图,用略带俯视的角度去表现,造型僵直,硬硬的、呆呆的。边上那个茶杯是我自己搁的,既增加了生活的情趣又丰富了形式的趣味,说无意也有意。

讲到这里,你有没有发现,刚才一幅一幅看过去,几乎没有雷同的,因为有“趣”的点都不一样,所有画面的味道也不尽相同,如果没有新发现,雷同是必然的,所以首先需要你不断地走入生活,去发现。

第六幅画的是一个乡村篮球场。乡村里没有“专用功能”这个概念。这里名义上是篮球场,实际上,农忙季节就是晒谷场,其它时候则是杂物堆放地,呵呵,这会儿又成了我们写生团的停车场。摇头晃脑的篮球架,土不啦叽的石子墙,蛮横霸道的越野车,还有善跑山间小道的“铁毛驴”,混杂同居一窝,错位、混搭、有趣、别致,在我眼中恰恰是一种不协调的协调。

或许在你看来,就这点感受或发现没多大意思。当然,你的感受和发现肯定不一样,完全可能更有趣。每个人有不一样的发现,这才体现艺术的个性嘛!或许你会说,怎么看都没觉得有意思,那咋办呢?如果你像个木头疙瘩,看什么都没趣,那的确不宜搞艺术了,对吧?或许你会辩解,不是没感觉,是因为这些景物太平常了,所以没感觉,没味道,要是面对一大片彤红彤红的枫叶林,或者像南京长江大桥那种壮观的场面,我会激动的,会有感觉的,画起来会有味道的。果真如此吗?嘿,你要明白哦!这是典型的大众思维、大众审美。这种缺乏独特个性的画面能有味道吗?一定是庸俗不堪。所以,我们讲,艺术家首先要热爱生活,要有童心、童趣,要对眼前平平常常的景色带着好奇心,对生活里的点点滴滴都发生兴趣,像儿童一样天真。别人没觉得有意思,你却觉得有意思,你才有表现的欲望和冲动。自己都没有被对象打动,你如何拿对象去打动别人?

当然,“趣”并不是孤立于形式语言之外而存在的,恰恰相反,它需要与之相匹配的形式和语言去表达,去烘托,去渲染。出彩的作品,既有形式的法则、点线面的节奏、旋律的韵味,更要有超越美之法则的情感、意趣和趣味,做到法外有趣,法外有情,法外有味,而且趣与法、情与法、味与法,共生相伴、相映成趣。

  宋永进简介:

  油画家、美术评论家,现任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写意当代油画创作室主持,《美术报》品牌专栏“尖峰视角”主笔。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宋永进专栏]

      也可以直接下载艺术头条,订阅“美术时评​”艺术号,观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当代艺术 素描 写生
9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又见大唐
    又见大唐

    地址:辽宁省博物馆

    时间:2019-10-07 - 2020-01-05

  • 以文会友
    以文会友

    地址:台北故宫博物院

    时间:2019-10-05 - 2019-12-25

  • 回归之路
    回归之路

    地址: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9-09-17 - 2019-11-17

拍卖预展

《周拍》第九周 中国书画防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17日-20日
预展地点:www.sy711.com
皇家收藏 日本艺术品拍卖会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3日 上午
预展地点:101 New Bond St
2019秋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朔方国际拍卖(北京)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8日-9日
预展地点: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当前指数:6,14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头条战报】 5件亿元超预期拍出!香
  2. 2 【数读拍场】乱局中香港秋拍:一季一
  3. 3 曹兴诚珍藏乾隆包袱瓶2.07亿港币易手
  4. 4 中国画的基本理念及现状(一)
  5. 5 【战报】7.45亿港币收官!保利香港20
  6. 6 【逝者】痛惜!艺术家武明中逝世,享
  7. 7 【战报】中国嘉德香港2019秋拍6.17亿
  8. 8 【雅昌快讯】中国嘉德香港2019秋拍:
  9. 9 一文看懂“哥窑”
  10. 10 【雅昌快讯】官宣!2019第七届艺术长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