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栏】朱浩云:走近张大千(画论篇)

2019-04-08 08:47:21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朱浩云 
    收藏 评论

摘要:导语:大千先生的画论尽管大多通过摆“龙门阵”形式表达,但字字珠玉,句句良言,精彩绝伦,魅力四射,令众多的书画家、鉴定家、评论家为之倾倒。据笔者观察,张大千的画论时常成为一些人的话柄,主要是他没有像黄宾虹那样留下很多著作,落伍于同代大家。他一生亲笔撰写的理论文章,只有简短的几篇,但他却喜欢摆“龙门阵”…

导语:大千先生的画论尽管大多通过摆“龙门阵”形式表达,但字字珠玉,句句良言,精彩绝伦,魅力四射,令众多的书画家、鉴定家、评论家为之倾倒。

据笔者观察,张大千的画论时常成为一些人的话柄,主要是他没有像黄宾虹那样留下很多著作,落伍于同代大家。他一生亲笔撰写的理论文章,只有简短的几篇,但他却喜欢摆“龙门阵”,在谈天说地中,常常涉及到对于艺术的真知灼见,发人所未发,具有很高的学术理论价值。

正如他的好友罗荣才在《张大千摆龙门阵》一文中所说,大千知识非常渊博,阅历尤其丰富,每个“龙门阵”都有内容。罗曾问大千先生:“为什么不写出来”,大千先生明确表示他不写文章,也反对用口述,最讨厌录音,感觉录音有点像审讯,只同意罗提出的由他黙记后整理出文字。

所以,《画说》一书就是有心的朋友适时地把它记录下来,陆续地发表并收在《画说》之中,这也是大千先生一生中最为系统的一篇文字著述。在笔者看来,大千先生没有留下很多著作固然是一种遗憾,但著作多不等于著作好,更不等于著作精。大千先生的画论就像八大山人的画一样,简约、精到。(图1、2、3)

4ebwNQ4SCygFobvsp8KtM2fTh4o5HHNtjPcfJRKf.png

图1.张大千(右二)与挚友黄君璧(右一)、弟子孙云生(站立者)赏画

r2c3GcuYP2QuOE4vWHnhBW7VrF4eDCNjobQuBJmY.jpg

图2.上海书画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张大千画说》

1idfwwRC5s7kQm4ypqCaneJ4V2ZSWKzxXTSmBjNT.jpg

图3.张大千与方召麐合影

比如:1970年,大千先生由巴西八德园迁居美国西岸的卡梅尔居住。弟子方召麐应召唤由伦敦赴太平洋海岸随侍老师,整整一年。

有一天清晨,大千先生在与方召麐散步时提及毕加索、石涛、金冬心、齐白石等几位画家,以及当代其他几位画家作品的“巧与拙”、“生与熟”的问题,他说:“前些年看不懂毕加索的画好在何处,认为他的画玩世不恭,但近来逐渐了解他的作品,每过几年就变一次,画出来的东西,由于题材、画风都是异于往昔,所以俱有‘生’的性质,叫人看了不得不佩服他思想前进、感情丰富、想像力高人一等,的确不同凡响!石涛的画也有‘拙’的味道。这是非常不容易达到的艺术境界。一幅画能兼具‘生’与‘拙’,就比别人高超,可以百看不厌。”

张大千这段与弟子散步中短短的闲聊话语,竟让弟子方召麐刻骨铭心,终生难忘,也正是这段谈话,使得方召麐坚定不移地将自己的风格走下去,走向成熟,走向辉煌。

大千先生的画论能有这般功力与他一丝不苟、持之以恒的好学和用功是分不开的,他早年的血战古人、广阅名迹,中年的云游四海、见多识广,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即便在晚年,大千先生的学习仍就非常用心,记得美籍华裔大收藏家曹仲英先生回忆,有一天他请大千先生吃饭,席间请其欣赏一件八大山人的作品,没有想到大千先生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

大家知道,八大山人的作品是以简取胜,曹从来也没见过哪位艺术家、鉴藏家用这么长时间看八大山人的画,于是,曹曾不解问大千先生为何看那么长时间,大千先生回答:“大师的作品哪是一眼能看穿的。”

可见大千先生的认真严谨。也正是因为大千先生对古字画研究付出的精力和财力要远远多于一般鉴藏家,加上大千先生见多识广、学问渊博,对历代名家的感悟非同一般,所以他对历代字画的点评自然精彩和到位。

大千先生的画论主要涉及古今字画鉴赏和创作技法。由于他的评论或言简意赅、一言九鼎,故请他鉴定古字画或是品鉴当代书画家作品的人非常多,有不少人甚至远涉重洋赴巴西或美国请大千先生品鉴,可以说,大千先生除了画画外,品鉴古今字画也是他的日常工作之一。

在笔者收集地资料中,发现张大千除了有书法、绘画、篆刻润格外,还有公开的鉴定润格,这在同时代书画家中是极为少见的。他的鉴赏润格是:口头鉴定,每件一百元;题跋与盖章,每件五百元,其跋语不超过一百字,赝品不题。

其实,在20世纪画坛上,真正精于字画鉴赏的还是要数张大千。这方面大千先生也非常自信,曾在《大风堂名迹》第一卷首自序中自称“五百年来精鉴第一人”,并颇为得意地认为:“一触纸墨,辨别宋明,间抚签赙,即知真伪。意之所向,因以目随;神之所驱,宁以迹论。”他还在《如何鉴定古画》一文中阐述了自己的心得:“要鉴定真画假画,不只要看笔触等,更重要的是看气韵。真画有一股真气,像是要对你说话。比如说,宋人的画我们于今天看来,就要比明人、清人看得更清楚,因为旁证更多了。先说纸,由宋代挂到现在,定然看得出痕迹。再说墨,则宋人的墨是最好的,墨色因年代久远,也必然会变,这也观察得出。其次再看题款以及收藏章等,元、明、清各代的收藏章均各有特色,印的颜色是不能掺假的。谈起鉴定古画,我对元四大家王叔明、吴镇、倪云林、黄子久等人,一眼便能分辨出是谁的作品;明代沈周、文徵明、董其昌等人的作品,也能区分出真伪,但创作年代倒不见得有把握;而石涛和八大山人的作品则更不消说了,我只要一看八大山人签名的这四个字,所说出的年代不会有3年以上的出入。”像国际大收藏家、鉴定家王季迁就曾说过,他鉴定八大、石涛过去只能达到7层,是张大千的点拨,让他达到9层。(图4、5)

dpcWk2ijoa81Y7FsU6c6KEUphzdByFZMuPJySYfv.jpg

图4.金农1758年作 鹤赋书法 四屏

WGWWnogETES0k6Z2MrTP5nUlYJ5ER8RRvlJtxRXR.jpg

图5.八大山人 鱼 镜心(张大千旧藏)

对历代名家成就大千先生每每有高论,拿扬州八怪之首金农来说,大千先生认为:“金农的画绝大多数是他两个学生罗聘、项均代笔的。他两个学生的代笔之作,也全都比他自己画得好。画得最坏的金农才是真的金农。可是话说回来,这个“最坏”也就是最好,因为这种拙稚的趣味是别人学不来的。他的学生画得再好,总摆脱不了职业画家的习气。

以前我们总以为日本人鉴赏中国书画内行,其实不然,你看这张他们认为是最好的金农的作品,其实正是我画的!

金农的画画得极其蹩脚,但是又好得不得了。他62岁才学画,画画的技巧跟孩童相似,但是他的画却魅力十足。除了他的画中隐然有股金石气外,我还佩服他的诗文,他的画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产物,虽然欠缺技巧,但却是标准的文人画,难极了!

金农的墨色之黑,只有黑炭可比。这些人连墨色都不研究,就把我写的金农当作真的买了去,更不用谈笔法了。要让内行人来看,金农写的“漆书”,学问才大哩!那个笔也不知用的是啥子笔,一落笔就有两个小开叉似的分成三股子走,然后笔力才汇聚在一起,一笔到快停顿时,笔路先按下来一点再稍微往上扬。我对之下了许多功夫,结果还是不满意,一看就晓得,学不到家嘛!金农的字不但笔法是自创的,结构也是自创,所以难学。”

在谈及八大山人时,大千先生表达了由衷的敬佩,他说:“我最佩服的还是八大山人。他画鱼的方法,能用极简单的构图与用笔,就能充分的表现出来,真有与鱼同化的妙处。

山人艺术的成就,必然是经过多少时间的观察和揣摩,才能由繁到简,却又表现无余。试看他画的嘴、眼、腮、鳍、脊、翅、尾、腹,哪一点不体贴入微,而鱼的种类不同,山人所画无不曲尽其妙。

我们应该永远拿他当老师,但不是说要照样临摹,是要学他的用心,若是依样画葫芦,便为画奴了。”(图6、7)

FikIsiOL7TuDxo7n7XltxB1Nm8l3F37nrexjwjeA.jpg

图6.林良(约1428~1494)《秋荷双凫 》立轴,(张大千题跋:林良传世诸作,颇多霸悍之气,人皆以粤派少之。此独清润秀拔,当为其平生合作也。丁未(1967)七月,大千居士观因题。钤印:张爰之印)

Np2FSgrfslGGv0egs55X6FYjoccsoTfPYMQayHvL.jpg

图7.张大千为陈老莲仕女画题跋:老莲仕女规橅周长史,睥睨仇唐。其勾勒使转直到六朝石刻,龙眠、松雪无其雄健也。此幅中岁所作,尤为精到。

同样,在点评同时代画家的艺术时,张大千同样功力深厚,精彩绝伦。有一次,张大千的好友王壮为与他谈起近代美术史上的名家王一亭、吴昌硕和齐白石。张大千说:“王一亭、吴昌硕都学任伯年,但王一亭太‘能’,吴昌硕则较‘纯’。吴昌硕以拙朴篆法入画,甚至章法都是,如他写石鼓文也偏重右上方的格局。所以,吴昌硕的艺术成就比王一亭大。但是,齐白石之‘纯’,更甚于吴缶老,所以齐白石的作品更胜于吴昌硕。”如此精辟的点评,说出了齐白石在近代中国画坛的应有地位。

尽管张大千的点评往往是通过摆龙门阵形式表达,不能形成系统的长篇大论,但以少胜多,通俗易懂。为此,很多同时代名家为得到张大千片言碎语的评价或煞费苦心,或引以为鉴,或引以为荣。像当代山水画大师陆俨少,功力极深,个性鲜明,傲气十足,俗话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能看到天外之天的人,必有进取心。陆俨少对张大千就是如此,他很看重张大千对他的绘画艺术评论。

彭袭明是张大千的老朋友,抗战期间,居四川青城山上青宫,与张大千多有往还,相交甚深。此时,彭陆亦在青城山相识,一见如故,临别时作秋景小幅并题其上,赠与彭袭明。此时张大千住上青宫西楼,彭袭明向张大千出示陆俨少的画请评,大千出一字曰:“冷”。彭袭明又问:“岂恽寿平所谓冷元人者乎?”大千曰:“然,能此致者罕矣,是以可贵也。”陆俨少得知张大千此评,一直铭记于心。

改革开放后,大陆美术界对陆俨少山水画好评如潮,赞誉陆俨少的文章数不胜数,然而,陆俨少最在意要数张大千的评价,80年代初香港曾传来张大千对陆俨少画艺之好评,为询究竟,陆俨少数次致信好友彭袭明,彭也是大千好友,陆急切请探大千评语之虚实。可见他对张大千评价的重视程度远超国内众多著名美术评论家。陆为何对大千如此重视?无非是大千画画厉害,鉴赏厉害,若能得到大千的褒奖恐怕是对他最大奖赏和肯定。

在艺术市场上,但凡有张大千题跋评价的作品或是书籍图册都是海内外藏家关注的。记得1996年,中国嘉德曾隆重推出郭沫若旧藏——傅抱石代表作《丽人行》手卷,卷中就有藏家早年请大千先生的题跋,大千先生跋文曰:“古人论山水旷于无天密若地,抱石先生以此秘入人物,开千年来未有之奇,真圣手也。勾勒衣带如唐代线刻,令老迟所作亦当裣衽。大千居士拜题。”这一高度评价自然为拍卖此作加分不少,最后该作以1078万元成交,创当时近现代书画市场最高价。2015年,香港苏富比曾推出《唐宋元明名画大观》(一函四册)和《宋元明清名画大观〉(一函两册),内有大千品评唐宋元明名画批注,这两套都是大千先生留赠其六子张心澄的。苏富比在介绍拍品时说,“大风堂”珍藏古书画极丰,大千鉴赏眼光之高,早有定评。本书具其朱笔批注,判别真伪,品评高下。四册中,合共近九十帧作品,均附其手迹,多见于唐宋,明人作品较稀。虽云一家之言,以大千独具慧眼,鉴赏品味之高,或与时人所识有异,但亲笔批注于自家藏书,当直言无隐,亦可见其鉴定取舍之标准,尤为可贵!由于前四册书品相较好,苏富比给出10—15万港元的估价,后两册书略染水迹,估价仅6—8万港元。上拍后,均受到海内外众多藏家的青睐和追捧,不少藏家你争我夺,互不相让,在经过数十轮激烈争夺后,前四册书出人意料地以高达296万港元成交,高出估价高端近20倍;后两册书以236万港元拍出,高出估价高端近30倍,轰动拍场。(图8、9)

GaZnGdCB4xanSFvyedCKoVPXVhEqQDXF1wEBu0fB.jpg

图8.《唐宋元明名画大观》 (一函四册)品评批注。2015年苏富比296万港元成交,估价10—15万港元)

kmE4FwzHG8CmFYjLcMvagI1L8rOpRqyjhCUdTjTL.jpg

图9.张大千《宋元明清名画大观〉 (一函两册) 批注(2015年苏富比236万港元成交,估价6—8万港元)

从上可看出,大千先生的画论是多么的受欢迎和关注。正因如此,有人誉他为“金科玉律”;有人称他为“鉴赏的神手,字画的法官。”总之,细细的品味,必将获益良多,终身受用。

附:大千先生部分经典画论

师古人之迹,先师古人之心。

画意要领,即:师古人、师造化,求独创。

学画应是一临怃,二写生,三创作。

意在笔先,落笔妙造自然,半点不存做作,为作画第一等功夫。

作画要明白物理、体会物情、观察物态。

作画,务求脱俗气,洗浮气,除匠气,去秽气!这就是古人所追求的画品,是明辨画作优劣的标准。

作画要怎样才得精通?总括来讲,首重在勾勒,次则写生,再次才到写意。不论画花卉、翎毛、山水、人物,总要了解理、情、态三事。先要着手临摹,观审名作,不论今古,眼观手临,切忌偏爱。人各有所长,都应该采取,但每人笔触天生有不同的地方,故不可专学一人,又不可单就自己的笔路去追求,要凭理智聪慧来采取名作的精神又要能转变它。

得笔法易,得墨法难;得墨法易,得水法难。

在我的想象中,作画跟本无中西之分,初学时如此,到最后达到最高境界也是如此。虽可能有点不同的地方,那是地域的风俗的习惯的以及工具的不同,在画面上才起了分别。

书法第一要诀,一定要练好永字,因为永字已包括侧、勒、努、趯、策、掠、啄、磔八种方法。

画人物最重要的是精神。形态是指整个身体,精神是内心的表露。

画荷,最易也最难。易者是容易入手,难者是难得神韵。

国画中山水的境界最为重要,然而也要笔墨来辅助。有了境界,但是没有笔墨,或者有了笔墨,但是没有境界,也就不成为名画。

画动物,必须要懂得生理的解剖,然后再观察它的皮毛筋肉。懂得解剖,就是要详细了解动物的身体构造的方方面面,便于在绘画过程中准确把握其形态和天性。

好的题画诗,要能配合画得内容,把画中的美表演出来;而最好的题画诗,是能写画外之境,传画外之意。这样的题画诗,才是诗画合一而为整体,画中的题诗不是可有可无,而是非有不可。

一幅成功的、好的中国画就必须要诗、书、画、印样样精到,且诗、书、印、题、款、跋、识在画中的大小、位置、书体、形式、内容等等,都要符合构图布局的需要。

朱浩云写于2019年3月26日写于海上五栖斋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画论 中国书画 张大千
8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永恒的丝线
    永恒的丝线

    地址:北京松美术馆

    时间:2019-03-24 - 2019-06-23

  • 妙笔传神
    妙笔传神

    地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8-18

  • 陶韵瓷魂
    陶韵瓷魂

    地址:武汉博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6-20

拍卖预展

“一带一路”四川文化艺术
四川翰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5月10日-11日
预展地点:重庆市渝北区红锦大
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上海黄浦拍卖行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17日-18日
预展地点:上海王宝和大酒店六
2019年春季拍卖会
浙江世贸拍卖中心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7月19日-20日
预展地点:浙江国际大酒店丝绸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6%当前指数:6,52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专稿】仅30天!日本三件国宝曜
  2. 2从董其昌到“四王”,从浙博馆藏看明
  3. 3【雅昌专稿】蔡萌:交困的意图——关
  4. 4大英博物馆展今展蒙克版画,黑白《呐
  5. 5【展览预告】“停云”隋建国研究对话
  6. 6桑吉扎西:以艺弘法,以艺交流,以艺
  7. 7钱币上的祝福
  8. 8王景生油画作品将在辽宁省营口开发区
  9. 9【雅昌专稿】五月·纽约:全球艺术热
  10. 10佳士得香港春拍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焦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