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专稿】村上隆:艺术和商业不是对立的两面

2018-12-26 09:06:02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彭菲 田小北 
    收藏 评论

摘要:村上隆个人肖像TakashiMurakamiPortrait©2018TakashiMurakami/KaikaiKikiCo.,Ltd.AllRightsReserved.摄影:RingoCheung|Photograph:RingoCheung图片提供:贝浩登|CourtesyPerrotin村…

kMHuY46IxoHjMPs0Ca951fyDDbPl9GthWp9b2hE4.jpg

村上隆个人肖像 Takashi Murakami Portrait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村上隆来过上海,但为宣传个展而来,还是头一回。11月10日,其中国大陆地区首次个展 ”村上隆在奇幻仙境”登陆贝浩登(上海),展览围绕其最知名的“花朵”与“DOB先生“展开,其中不乏大尺幅的最新创作。开幕当日,1500位宾客慕名观展。

生动的卡通形象、漫画式的平铺方式,明艳跃动的色调,是村上隆最标志的视觉语言。有人说,他是“后波普艺术”的核心人物;有人将他比作当代的“安迪·沃霍尔”。

村上隆享誉国际。身为亚洲艺术家,他在十多年前已受西方关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2002年)、洛杉矶当代美术馆(2007)年、布鲁克林美术馆(2008年)、法兰克福MMK(2008年)、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2009年)等重要美术馆,都曾为他举办个展。

他也曾饱受争议。坚持传统美学的日本人并不理解他的创作,称其作品浅薄而通俗,只是“工业家”直流。即便那张全长100米、由狩野一信原作构思而来的《五百罗汉图》,也被评价是“将原作进行波普和平面的卡通改编”。在法国凡尔赛宫举办个展时,那些花的雕塑触痛了法国人的神经,他们为此示威,谴责道,“这是亵渎祖宗的艺术和回忆”。

与此矛盾的是,他依然是市场的宠儿。2006年,绘画作品《727》以超过1亿日元的价格售出;2008年,他的早期雕塑《我的寂寞牛仔》(My Lonesome Cowboy)以1510万美元成交价,刷新了当时的个人纪录;9年后,另一件早期雕塑《Miss KO2》同样突破千万大关,已2290万港元成交。同时,品牌对其颇为追捧,路易威登、三宅一生、优衣库、植村秀等,都与他有过合作。

“我的作品就是将通俗文化中的可爱形象转译到艺术世界中。简单的说,作品给人的直观感受是可爱的。”在国内一档电视访谈中,村上隆曾对自己的创作作以总结。

展览前夕,雅昌艺术网与村上隆进行对话,他与我们分享了最新的艺术观点。

7CU1bAruwRtE7xM9xFn9yHNmeXWTiQWB2xK3XVoV.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布面丙烯、金箔、铂金箔、内制铝框 | Acrylic and platinum leaf and gold leaf on canvas mounted on aluminum frame 240 × 420 cm | 94 1/2 × 165 3/8 in (4屏 panels)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对话村上隆:

雅昌艺术网:您和贝浩登先生是如何开始合作的?

村上隆:大约在1993年,在横滨的一场展览上,我第一次见到贝浩登先生。当时,他买了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但也和我进行了交流。两年后,我们在纽约又相遇了,随即展开了之后的合作。

雅昌艺术网:能聊一下您初到纽约时的创作状态吗?

村上隆:当时,亚洲艺术家想在纽约出道是很困难的,我的整颗心,都在思索如何在那儿站稳脚跟。日本有自己的当代艺术语境,我们会用彼此都能明白的语言进行交流;但从全球范围来说,当代艺术的“游戏”规则是由美国人、或是纽约制定的。我想在那儿有所作为,就要考虑如何才能让纽约了解我、接受我。因此,我找到了最能体现自己的语言——动漫人物。它具有非常明确的主体性。我是谁,从哪里来,都可在动漫元素中找到答案。

GfvPqISmCsrhx5xtZMXo5syK0GrFA6X5PGJZMZNc.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布面丙烯、金箔、铂金箔、内制铝框 | Acrylic and platinum leaf and gold leaf on canvas mounted on aluminum frame 240 × 735 cm | 94 1/2 × 289 3/8 in (7屏 panels)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0csd0CjoVN8FDT53VVCjFITx6MNuKI8UjITihcs3.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布面丙烯、金箔、铂金箔、内制铝框 | Acrylic and platinum leaf and gold leaf on canvas mounted on aluminum frame 240 × 525 cm | 94 1/2 × 206 11/16 in (5屏 panels)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雅昌艺术网:也是那时起,你提出了“超扁平”的概念。您当时说,未来是个超扁平的时代,现在还这么理解吗?

村上隆:我刚提出“超扁平”的时候,我们还没身处网络世界。我只对当时的社会和艺术形式进行提炼和概括。从历史和社会层面上,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原先金字塔状的阶级社会,比如具有实权的天皇、贵族、超级财阀等都遭到摧毁。现在,我们虽有象征意义上的天皇,但其他都是扁平的。在这样的社会结构里,老百姓生活得不错,也持续到今天。另外,从艺术美学上来说,无论是日本传统美术,还是流行漫画,都具有扁平的视觉特点。这就是我提“超扁平”的初衷。

如今,互联网时代的信息非常透明,当信息得以共享,整个世界都处于扁平状态——由此,“超扁平”的概念得以扩张。不过,我认为,人类社会的阶层形态是不断改变的。当处于“超扁平”的峰值后,它会慢慢地再一次形成金字塔的形态;而当其中的一些信息进一步公开后,它又会渐渐扁平下来,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

雅昌艺术网:您提到日本传统美术,让我想起您曾尝试长卷式的绘画。传统艺术对您的作品有哪些影响?

村上隆:我非常喜欢江户时期的一位艺术家——曾我萧白,受其很多影响。在那个时期,日本的传统绘画受中国影响颇深,向中国学习技法后,日本艺术家们形成了相对模糊和温和的视觉符号和美学风格。但无论从性格,还是绘画的表现形式,曾我萧白和同期艺术家格格不入,他竖立了自己的画风。这无论对我的创作方式,还是创作精神,都带来明确的影响。

EDb9AxkknaPNrHjSXvCF5rqY2tw8WvfMfUvlYJvu.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玻璃钢上金箔 | Gold leaf on fiberglass-reinforced plastic (FRP) 248.5 × 152.3 × 115.3 cm | 97 9/10  × 60 × 45 4/10 in 14 × 195 × 178 cm | 5 1/2 × 76 ¾ × 70 1/16 in (底座 Pedestal)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雅昌艺术网:的确,您也是彰显个人风格的艺术家之一,比如您和商业品牌有很多跨界经验。谈谈艺术和商业的话题吧。

村上隆:艺术和商业始终不是冲突或对立的两面。我们看看历史,便能发现很多画家同时也是生意人。比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都曾给自己的金主写信,请求他们给更多的经费来买颜料,或询问经费为何还不到账。当时,画家们自己有作坊,需要养活很多的员工,没有资金是肯定不行的。19世纪以后,部分画家——比如毕加索和马蒂斯——改变了这种工作模式,他们选择独立作画,和赞助方没有明确的关系。但从漫漫历史长河中,这种例子反而是比较少的。不过,现在人们普遍认为艺术家理应如此。但我始终觉得,做艺术和商业合作,两者之间并不冲突,反而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

雅昌艺术网:最后聊聊对于上海艺术市场的看法。

村上隆:11月,上海的大型展览很多,能在这里办展览,让我感觉也参与到大型的艺术盛事里去了。对此,我感到很高兴,当然也有些吃惊——我之前并不知道上海的当代艺术氛围有那么“热”。

      看过村上隆本尊的观点,我们来捋顺这位传奇艺术家的奋斗往事。

       “超扁平”、“幼稚力”征服世界

1962年,村上隆出生于日本东京的普通家庭中。他的父亲是一位出租车司机,母亲是全职太太。在母亲的鼓励下,他从小看过不少艺术展,萌生了对艺术的向往。

长大后的村上隆,以东京艺术大学为目标。为此,他复读两年,最终在那儿学了11年的日本画。1993年,他获得了东艺大日本画的首个博士学位。

在校期间,村上隆开始以动漫美学为基础进行创作。1992年,他描绘了“DOB先生”——一个形似米老鼠、由英语字母D、O、B串起耳朵和脸庞的卡通形象。据悉, “DOB” 是个虚拟的新词,由20世纪70年代漫画家川崎伸在作品中的名言,与搞笑艺人的口头禅组合而成,原意为“为什么”。“DOB先生”时而逗趣无邪,时而龇牙狰狞地大笑,是艺术家对于战后日本的文化的暗示。他曾解释:“二战后的日本,国家选择接受幼稚化,放弃成人化。(这种大笑)是日本人对于无法成长的断念——它仿佛在嘲笑着自己,或带有一种自嘲,又试图从中寻找某种希望。”

HTIX83SKsogz9ydFmNYFYG9yQZ7ldpBM7LuZSSh5.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玻璃钢 | Fiberglass-reinforced plastic (FRP) 150 × 150 cm | 59 1/6 × 59 1/6 in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vwUoMAnLHreKYkcrCOlG3tq7lcP9Oe7B1zW9IUuR.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木板上布面丙烯 | Acrylic on canvas mounted on board 93.1 × 120 cm | 36 5/8  × 47 1/4 in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kgJ7SBN3l8IwVcGLB0lTR3Eyp3necY7Di6vLtWtV.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木板上布面丙烯 | Acrylic on canvas mounted on board 120 × 86.6 cm | 47 ¼  × 34 1/8 in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二十多年来,村上隆始终与“DOB先生”并肩“战斗”。他说,这是他的自画像。

“DOB先生“后,村上隆还完成了一系列卡通形态的作品。其中,《Hiropon》(1997年)和《我的孤寂牛仔男孩》(My Lonesome Cowboy)(1998年)大胆地挑战观众的视觉认知。《Hiropon》是一位几乎裸露的少女。乍一看,她与大多数少女漫画女主无异:大圆眼露出无邪笑颜、小蛮腰和细长腿;不过,在她过于丰满的胸脯周围,溢的乳汁在半空中形成漩涡。“我的灵感来自于一款以巨乳少女为主角的游戏。在这个畸形少女身上,我看到了日本亚文化的深厚历史。我意识到,如果将她做成作品的话,将带来多么大的冲击。”村上隆曾说。

由于卡通和漫画式的表现方式,很多人将村上隆的作品关联到日本的潮流和“御宅族”文化。2003年发表的“幼稚力宣言”,更让村上隆的影响力辐射至国际。

AGupmsCVaDB5Js4eOH731TyoieJNZbjpTp2Uf8FV.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布面丙烯、铂金箔、内制铝框 | Acrylic and platinum leaf on canvas mounted on aluminum frame 141 × 113.3 cm | 55 1/2 × 44 5/8 in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gAMQD04Zsw4oFS88OM2HtikPEGzmEKCwdcOztKKW.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布面丙烯、铂金箔、内制铝框 | Acrylic and platinum leaf on canvas mounted on aluminum frame 141 × 113.3 cm | 55 1/2 × 44 5/8 in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从亚洲到世界

“直到今天,当代艺术的规则仍由美国——或可以说纽约制定。要在那儿出名,就要遵守规则。”村上隆说。

1994年,在亚洲文化中心的赞助下,村上隆来到纽约,参加了由PS1现代艺术中心(现MoMA PS1)主办的艺术家留住项目。在美期间,他意识到,自己的作品“不是面向日本人的,而是要面向这个世界的。” 受此思路影响,他逐步形成、并确定了自己的语言。

贝浩登画廊为村上隆打开了国际市场——1995年,画廊为其举办了首个海外主题展后,村上隆的作品便陆续在各大美术馆和艺术机构展出,被海外广泛认知。村上隆与贝浩登相识于1993年。艾曼纽·贝浩登曾向媒体透露,第一次见到村上隆的作品时,就觉得很有趣。"村上隆知道我有个画廊,想办展览,我给他发了三个英文问题,他回复了我11页纸,还附上漫画。我忘了是什么问题。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态度及热情。"就此,贝浩登与他开展了长达20多年的合作。

2001年,村上隆在洛杉矶举办个展“超级扁平”,展览大获成功。这一年,他的作品还在明尼苏达州沃克艺术中心、西雅图Henry艺术画廊展出,进一步扩张了海外的影响力。此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洛杉矶当代美术馆、布鲁克林美术馆、法兰克福MMK、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等重要美术馆,先后为他举办个展。

由此,他那超扁平的一个个虚拟人物和花在国际上先后绽放。

8xEKwvGUSxvIL1xTwUps7LpT5oBylSlvaCeGKu7P.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木板上布面丙烯 | Acrylic on canvas mounted on wood panel Ø:200 cm | 78 3/4 in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Fo2AYwDrDXJzuedJ57YSjR6LJCWoHafpijPoLkeB.JPG

无题 Untitled , 2018 玻璃钢 | Fiberglass-reinforced plastic (FRP) Ø:150 cm | 59 1/16 in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摄影:Ringo Cheung | Photograph: 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 Courtesy Perrotin

艺术和商业并行

村上隆完全不介意谈论商业。他的每一步,都在建立个人影响力。

1996年,他创办了Hiropon工厂。在那儿,既有日本传统艺术作坊中老师与学生的影子,也如同安迪•沃霍尔那样,懂得在商业与艺术中游刃有余。

而在2001年,为了更贴切自己“卡哇伊”的艺术创作方向,村上隆将工厂更名为Kaikai Kiki。自此,那儿不仅是艺术生产方,也是综合文化产地——在东京和纽约的分部里,团队除了配合产出村上隆的作品,也开发动画、视频、推广新锐艺术家、策划和经营艺术展等。据悉,该公司在东京地区雇佣了60名全职员工,在纽约雇佣了20多名。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村上隆已不用仅凭自己双手作品,他往往将概念传达给员工,接着进行有序的创作步骤。

“艺术和商业不是对立的。”在与媒体的交流中,村上隆多次提及这个观点。

2002年,应路易•威登的设计师马克·雅可布之邀,他开始与该品牌长达13年的合作,为品牌带来一次又一次的商业价值。此后,他与植村秀、优衣库等品牌进行合作,使那些最具代表的视觉元素,在一件件量产的产品中与更多人见面。

“我始终觉得,做艺术和商业合作,两者之间并不冲突,反而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说到这儿,村上隆依然很坚定。

(责任编辑:彭菲)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村上隆 贝浩登画廊
3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20现当代艺术拍卖会
Mallet Japan
预展时间:2020年2月25日-27日
预展地点:日本东京江东区东阳
中华瑰宝春季拍卖会
纽约贞观国际拍卖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3月10日-15日
预展地点:纽约市曼哈顿西56街
2020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
上海元贞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3月2日-3日
预展地点:上海市徐汇区淮海中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2020年全球首份艺术市场报告发布 数读
  2. 2 【雅昌快讯】841万人次!新增2174件藏
  3. 3 中国嘉德:足不出户的日子,让生活依
  4. 4 【艺术播报】三大画廊联手拿下4.5亿美
  5. 5 【雅昌快讯】法国在世抽象艺术巨擘苏
  6. 6 【雅昌专稿】生而平凡 艺术家们的“隔
  7. 7 数件欧姬芙作品将于3月5日上拍纽约蘇
  8. 8 于右任精辟点拨,让人豁然开朗!
  9. 9 北京保利拍卖:灵仙祝寿,福满人间
  10. 10 热点 | 艺 术 圈 聚 众 吸 猫 珍 香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