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沈津:说藏书印的鉴定

2018-09-12 09:06:14 来源: 古籍 作者:沈津
    收藏 评论

摘要: 七十年代中,我曾在上海图书馆举办的古籍训练班授课,有一课讲的是“藏书印”,但当年如何开讲,却一点印象也不存在,三十年过去,连编的讲义也不见踪影了。近日也不知怎么,竟然想写一篇关于鉴别藏书印的小文,因为觉得,过去曾读过多篇介绍藏书印的文章,但写如何鉴别藏书印的似未见,于是找了…

  七十年代中,我曾在上海图书馆举办的古籍训练班授课,有一课讲的是“藏书印”,但当年如何开讲,却一点印象也不存在,三十年过去,连编的讲义也不见踪影了。近日也不知怎么,竟然想写一篇关于鉴别藏书印的小文,因为觉得,过去曾读过多篇介绍藏书印的文章,但写如何鉴别藏书印的似未见,于是找了四本关于古籍版本的专著,想获得点啓示或灵感。但实在不巧的是,翻了一下《古籍版本鉴定丛谈》(仅举《巴西文集》例)、《版本学概论》(有“伪造伪钤名家藏书印鉴”一节,但无例証)、《古书版本学概论》(有“伪造伪钤名家藏书印鉴以抬高版本身价”一节,也无具体例証)、《古书版本鉴定》(照抄《古书版本学概论》),看来,如何鉴别藏书印,是版本鉴定中不易忽视的课题,也正是不易说,故上述几本书的作者多采取迴避的态度。

  不要小看方寸的印章,那可是“取信于人”的物件,将印章钤在书上、字画上都是十分郑重的事。书画家钤于作品之上,用以表示自己的创作;鉴赏家则用以表示自己的慎重鉴别。对于藏书家来说,在书上钤上自己的名印或收藏印记,表示曾为己有,当然另一层的说法就是“曾为我经眼”,有鉴定的意思。

  先民的著作,传至今天,大是不易。古人节衣缩食,竭力营求,雨夕风晨,手抄亦苦,故一重要的善本图书,有些打开就是钤印满页,如将藏书印细细一排,则可以考出收藏者的时代和来龙去脉,所谓“流传有绪”就是指此。四十年前,我在做《翁方纲年谱》时,曾将宋刻本《金石録》(存十卷)细细揣摩了一番,纸墨古朴,行式整齐,字大悦目,刊印精洁,硃痕满纸,动人心目,翁氏钤印具在,的是一部流传有绪的难得之本。

  您也别说,藏书必有印记。后人得之著名藏书家收藏之书也是视若珍本,这一点是自古皆然的道理,也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名人效应”。宋本《孔子家语》以有苏东坡折角玉印,其书遂价重连城。叶德辉先祖菉竹堂藏书,每抄一书,钤以历官关防,至今收藏家资以考证。就拿现代的名人举例,不说党政军,就是重要文化人,如书上钤有鲁迅、茅盾、田汉、钱锺书等人的印章,收藏家必定另眼相待,珍护有加。而今天在拍卖市场上见有黄裳藏印的小书,某些人也会举牌,不管是什么名目,必欲得之。

  既然藏家群中有“名人效应”,那我也相信其中有些人是盲目的“崇拜”,少数藏家甚或有炒作之嫌,由于不懂版本鉴定,也更不易辨识别有用人的人伪造假印。对于书估来说,贩书牟利,天经地义,但书估也是良秀不齐,不良者为了牟取更高利润,不择手段,製造名人假印,钤在书上,矇骗一些眼力不高的人,以售善价。

  在古籍版本的鉴定中,印章是重要的辅助条件,一个熟悉版本鉴定的专业工作者,对于藏书印,一开卷就知道此是某人藏书,如某书上如钤有“明善堂览书画印”、“安乐堂藏书印”者,那绝对是好书,盖怡府所藏多珍秘之本也。或是一看什么大藏书家大名人一个接一个,印色一律,就知道假印。这种本事若没有二三十年的专业训练,以及经眼至少数千种善本书者,决养不成这般休养。

  就像新旧字画一样,大凡名家都有后人仿冒。一般来说,越是著名收藏家的印,越是有人要仿刻。就像明毛晋的“汲古阁”、“汲古得修绠”、“毛晋”等,清黄丕烈的“士礼居”、“百宋一廛”、“荛圃”、“复翁”等印,也不知为书估们摹刻多少次了。书上的钤印,作伪者所掌握的名家收藏印根本不真,都是仿刻的,解放前,苏州专门经营古旧书的文学山房江杏溪、杭州抱经堂朱遂翔等都是专门伪造名人藏书印的老手,假印一抽斗,都是数十方以上,什麽惠定宇、顾广圻、莫友芝等等应有尽有,想用谁的就顺手钤上。潘师景郑先生曾告诉我,这些都是他亲眼所见。陈乃乾先生也回忆说,在上海设立古书流通处的陈立炎,亦伪刻藏书家卢文弨抱经楼等印章,且雇抄手三人,每日以旧棉纸传抄各书,并将假印钤上,这些都是一些不法书估的欺骗手段而已。

  津在五十年的工作实践中,所见各种善本凡二万部,无论刻本、抄本,都有钤伪印例,兹从当年笔记及津著《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善本书志》、《中国珍稀善本书録》中寻得数例,以窥书估作伪手法。

  对残本加以处理,钤上伪印以残充全。如《殿阁词林记》二十二卷,明廖道南撰,明嘉靖刻本。此书残存卷三至四、六至十二。书估割裂首行书名,并钤“子晋汲古”、“王印士祯”、“阮亭”、“荛圃”、“汪印士钟”、“小玲珑山馆珍藏图记”,“善本”等伪印,又伪撰叶德辉跋于后。这几方伪印是假毛晋、王士祯、黄丕烈、汪士钟、马曰琯的,五个人都是名家,时间从明末到清道光,这之后就没有人递藏了,这几方印印色全同,当为书估同时所钤,钤上名人印记,无非图个善价。

  变换版本例。曾见明嘉靖四年(1525)汪谅刻本《史记》一百三十卷,卷一第一页“莆田柯维熊校正”一行割去,钤上“语古”、“耆德”、“华阳仙史”三印,做工精细,初看不易发觉,但是透光一照就原形毕露。作伪者实际上是将此汪谅本通过割去“莆田柯维熊校正”一行,而化身另一不同版本。

  《周易守》一卷,佚名撰,清抄本。此本首页钤有“王守仁印”,末页有“彝尊私印”。守仁即王阳明,明嘉靖间大名士,著名思想家,其学说世称“阳明学”。彝尊为朱彝尊,号竹垞,康熙间以布衣授翰林院检讨,曾参与纂修《明史》,为重要收藏家。此抄本“弘”字缺笔,避乾隆帝讳,从纸张看,也应在乾隆时,因此当作清乾隆间抄本。而此本钤有明人和清初学者印章岂不怪哉!

  《唐女郎鱼玄机诗》一卷,抄本,原题为“明嘉靖六年文嘉手抄本”,卷末有文嘉款及文嘉印,又有明吴宽、董其昌藏印。初看此书,即觉墨色甚新,无旧气,且图章不好,款也系后人所加。于是带著疑问去查书,谁知不查不知道,一查问题多多。按吴宽生于宣德十年,卒于弘治十七年,七十岁卒。而文嘉则生于弘治十四年,万曆十一年卒,年八十三岁。文嘉三岁时,吴宽卒去,所以书上有吴宽印章,当是后人作的假印无疑。

  《韵补》五卷,宋吴棫撰。明刻本,五册。此本钤印有“项墨林鑑赏章”、“天籁阁”、“子京父印”、“墨林秘玩”、“项元汴印”。项氏为明代大藏家,字子京,号墨林,精鉴赏,其所藏法书名画,极一时之盛,万曆间卒。此书五印均伪。

  《历朝应制诗选》十卷,清吴汶、吴英辑。清康熙吴门文彙堂刻本。此本钤“王印士祯”、“阮亭”、“顾印广圻”,三方均伪。王士祯,即大名鼎鼎的鱼洋山人,号阮亭,清初杰出诗人,精鉴别 博学好古。顾广圻为清代重要校勘学家、目录学家。书估钤上王士祯及顾广圻的印章,以曾为名家收藏,来哄骗顾客。

  《好深湛思室诗存》,清孙义均撰,清抄本,四册。藏印有“章侯”、“戴熙之印”等。陈洪绶即陈老莲,字章侯,明代大画家。戴熙,为道光十一年进士,官至兵部侍郎,工诗书,善绘事,咸丰间太平天国克杭州时死于兵乱。按,陈洪绶、戴熙等均伪。此清抄本,字体纸张似在清道光间,明末人的印钤在200年后的书上,不是太奇怪了吗?印之劣,再加上书估愚眛无知,才会出现这等怪事。

  又《四六彙编》,忘其版本,数十年前在上海图书馆所见,书中有孙星衍、翁方纲印,均伪。

  元代邓文原的《巴西邓先生文集》仅一卷,存世最早的本子为明抄本(藏北京中国国家图书馆,有明杨循吉跋),而另一清嘉庆鲍氏知不足斋抄本(藏上海图书馆,有补遗一卷。清鲍廷博校)也为珍稀罕本,书估得到后,据为底本,又专门用白棉纸印制黑格,抄成数十本,并特意制作的伪鲍廷博“知不足斋抄书”、“遗稿天留”印钤于书上,变新抄本为清代名家抄本(鲍抄),欺瞒顾客。七十年代中,我曾在北京、上海(二部)、南京、浙江、四川、云南、广东等地的图书馆里看到这种伪造的鲍抄本,一人手抄,纸张字体一模一样,且不少馆的著录都是作“清鲍氏知不足斋抄本”。所以,书估作伪钤上假印的抄本,流传各地,并使不少专业人员上当受骗,有的馆还当假鲍抄为等级藏品呢。当然书估得一秘本,不奇货可居,而是化身数十,这应是传布古书,延其一脉之大好事,但书估传抄复制的同时,钤上伪印,性质上就变了味。1979年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编委会在广州召开“全国古籍善本书版本鉴定及著录工作座谈会”上,我作了“关于版本鉴定的几个问题”的叙述,其中谈到了藏书印的鉴定,此《巴西邓先生文集》即是其中一例。

  一般的明清刻本、清抄本盖有伪印并不奇怪,但是有些很重要的版本也有伪印,我曾见有一部《两汉诏令》,封面题“宋板两汉诏令”,有清姚畹真、方若衡跋,并刘世珩跋。钤有“停云”、“毛晋秘箧”、“汲古阁”印,此外又有张蓉镜钤印。按“停云”为明文徵明印,后二方为毛晋印,三印均伪。潘师景郑先生告我,伪印乃张蓉镜所为,当时听过也就过去了,没有细问究竟。张蓉镜为藏书家,道光间人。此本应为元刻本,较他馆所藏为好,盖因他馆者卷二第一页皆缺。

  伪造名人藏印,说明书估胆够大的,好在没有名人后裔想保护先人名誉,而去诉诸法律,打一场官司,所以书估可以放手去做。更而甚者,有估人将制作伪名人印,发展到伪官府印记。我曾见《鲁诗世学》四卷,明丰坊撰。清抄本。此书钤有“商邱宋筠兰挥氏”、“翰林院印”、“乾隆三十八年七月两淮盐政李质颖送到鲁诗世学计书四本”木记,内里“七”、“鲁诗世学”、“四”字朱笔手写。宋筠,荦子,河南商丘人。康熙四十八年进士,官至奉天府尹,清代藏书家。三印皆伪。我见有四库退还本数十种,但还没见到过第二部假四库退还本木记的。

  另一部钤有假“翰林院印”的书,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葛思德东方图书馆所藏的《墨池编》六卷,为明万曆八年扬州知府虞德哗(火字旁)刻本。此本原作“四库全书底本”,钤有毛晋“子晋”、“汲古主人”、毛衣“毛衣之印”、“斧季”印,又钤有“翰林院印”。五方印记均赝作。按,真“翰林院印”,印色自然,此印色偏暗红,印文中“院”字右半“完”上一点,真印无“、”,伪印加“、”。伪印系翻刻,故笔画线条较真印为粗。津曾以该馆所藏明嘉靖刻本《袖珍小儿方》中所钤“翰林院印”相较,真印长宽各为10.3厘米,伪印则长10.8厘米,宽10.7厘米。

  更有甚者,《新镌郑孩如先生精选战国策旁训便读》,明杨九经刻本,竟钤有“乾隆御览之宝”,此系伪印。大凡宫中流出,一般皆有依据,所谓流传有绪。此种民间坊刻本,纸是供读书士子之用,而臣工将此等小书让帝王经眼,那还要斗胆,恐是永不可能之事。当然,小民之读本也是进不了《四库全书》之门的。看来书估不管是皇帝老子,还是大名士,只要能让别人口袋里的钱换到自己的腰包就行,至于想伪造谁,都是片刻工夫,唾手可得的。

  在图书上钤名人印章,是书估惯用技俩,可惜的是,一部很好的版本,却恶刻伪印,钤满通卷,真有如美人黔面,佛头著粪。所以,叶德辉曾恨恨地斥之云:此岂白璧之微瑕,实为秦火之馀厄。但从另一方面说,书估的无知作伪虽会带给善良的人们一点困惑,但也会提醒专业人员细加比对,多查多问,才会减少鉴定上的失误。

  书估及别有用心的人伪造假印,印质都很差,有的是木製的,仿刻的技巧也很拙劣。比如,清代著名的校勘家陈鱣的图章,我见过有八方不同者,如“海宁陈鱣观”、“仲鱼过目”、“陈鱣”等,但有二方多为后人作假,其一为“仲鱼图像”者,真印中陈鱣端庄凝神,鬍子紧密而不乱。津数十年间曾见过有六种翻刻的伪印,有的竟将老者陈鱣刻成眉清目秀的模样。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中,我在上海古籍书店选书时,在一本近人的印谱中还见到一方,图像中陈鱣的鬍子稀疏可数,更是近人翻刻的。另一方刻着“得此书,费辛苦。后之人,其鉴我”。这种伪印和真印相比,大相迳庭,其膺立马能辨。

  详细记载书估制作假印的例子很少,最典型的故事就是陈乃乾所揭露的,光绪末年,杭州文元堂主人杨耀松,以六十元收进两箧劳氏兄弟(劳格、劳权)丹铅精舍的藏书,每册皆有蝇头小字批注满幅,均为劳氏兄弟所批校。后来学者对于劳校之书都极为重视。但杨耀松却不知劳氏兄弟的学术成就,以每册十元售于京估。嗣后京估再来索购,甚至惊动傅增湘,亦派专人来杭,两月之间,杨氏所得劳校销售一空,获利两万馀金,杨氏以此起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书估之间的交流,让杨氏大为悔恨的是,如将劳书持至京沪,每册当值百元以上。因此杨就伪刻了劳氏藏印,凡店里旧刻本中有批校者,皆钤上劳氏印记,果然,不少书很快售出,杨也获得暴利,而许多主顾却上了他的当。

  我见过几种假的劳格、劳权钤印的书,有的一看就是假的,太过拙劣。如一部《恬裕斋藏书记》,抄本十二册,作劳格校,有“劳格”、“季言”朱文小印,字印都是假的。杨耀松的小徒为后来名气很大的杭州抱经堂主人朱遂翔,朱继承杨之衣钵,也是伪造假印的拙手。

  对于藏书印,真的假的都要看,有的假印要多看多比对,就能找出规律来。当然,伪印也有仿刻得逼真的,像明末清初常熟毛晋汲古阁的印章,有一方为“汲古主人”,真印和伪印相对,仅“人”字的末笔稍有区别,如果不多看真印,不多加比对,是极易上当的。一般来说,假印是据真印所翻刻,因此较粗,要肥一些,如劳格的印,真印“格”字细朱文,假的“格”字就肥。劳格的伪印是木刻的,印质不同,也使印文笔画的效果发生了变化。

  前人钤印,慎之又慎。藏书家一般都有藏印数方或十数方,他们也都是选择书的最佳处盖上自己的印章。六十年代初,我也在善本书上盖过不少上海图书馆的馆藏章,那是先师顾廷龙馆长要求我“什么事都要有实践”,他鼓励我盖印时不要紧张,看淮地方,将所执印轻轻放下,然后四角均衡用力。馆藏章有数方,大中小、长方、方形都有。这要看书的开本大小,还要看书的空隙处。凡书流传愈久者,其藏书印也多,所谓朱紫纵横,几无隙纸。所以,我必须移于书眉钤印,或视原钤各印之大小间别钤之。波士顿大学美术史教授白谦慎兄告我,他曾为翁万戈先生所藏书画钤印,一幅名画张放桌上,他要凝视许久,才选淮地方,然后执印徐徐而下,极为谨慎。当然,打在书上的印较之书画上要容易些,因为书的尺寸不大,纸质柔软,而书画多经装裱,较为厚实,不易著印,要多使些力气才行。但是,书估不是这样,有时印章是见空就盖,并不是最佳处,也是随意乱盖,甚至还有倒印,这也会留下破绽。正因为如此,先师会说,“打得不是地方”。

  有些印章的基本知识要有所了解,如官印,明代的官印篆法方正,清代官印,大都是一半篆文,一半满文,满文的书法,也会参酌篆文的形式,在印面上寻求统一。一般善本书上不多见清代官印,但若能在清代道光、咸丰或以后的地方志书中寻觅,必定可见。又如印章用红色印泥钤之,所以也叫朱记,朱的意思是红。有时您还会看见钤印是黑色,那不奇怪,这表示藏家遇有丧事,我见到《新刊增入诸儒议论杜氏通典详节》,明刻本,钤有“秦纶均字鹏书号伊山”,就是黑色的。

  印章离不开印泥,制印泥的原料由油、艾绒、硃砂搅和而成,色调鲜红醒目。油有茶油、蓖麻油、胡麻油、菜籽油之别,四种油中以茶油为最,蓖麻油次之。艾是植物,出产最好的是湖北蕲州(蕲艾),河南汤阴(北艾),浙江宁波(海艾)。硃砂本是矿质,必须碾成极细方可使用。

  好的印泥夏不吐油,冬不凝冻,永下褪色。钤印的颜色有新旧之分,旧的印色没有火爆气,新的印色则有油光,朱色耀目。好印色,时间再长,至今犹焕耀鲜明,而钤在书上的伪印印色都较差,不像当时所钤,印色较新,就像浮在上面似的。有些印当时钤时还好,时间一长,印色就变成类似粉红色或有点发黑了。在鉴定版本中,碰上这类的印章您就要注意了。

  上个世纪的“文革”中,上海某单位抄某人(姑隐其名)家后将不少书移交上海图书馆,其中有一部叶昌炽《藏书纪事诗》,很普通的线装本,但是打开一看,却是极为吒异,原来有些页面的天头上黏贴了一些清代藏书家的藏印,如口口口条,那就有一至二方口口口的藏印,都是从各种原书钤印割下,再移至《藏书纪事诗》,这实在是一种恶劣的破坏。因为,可以想见不少明清刻本或抄本经过某人之手,多被开了“天窗”。

  七十年代后期,上海图书馆重新审核馆藏善本,是为《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前期淮备工作。因为机会难得,我设计了一张表格,为将来编辑藏书印图录作淮备,要求参与人员将钤有大小藏家印章书的号码书名版本各家藏印填入,交专人送摄制部门按原样大小摄下,再按藏家姓名的四角号码排列,时间一长,竟有数本之多,当年的想法就是想编一本《明清藏书家印鉴》,而陈鱣的六种“仲鱼图像”全在。如今,三十年过去,事过境迁,藏书印图录稿本也不知安在否?

  我对于藏书印真伪鉴定的看法是:既想知真,必须知假;不能知假,焉能辨真。任何文物,真有真的现律,假有假的规律,古籍版本上的各种作伪亦不例外。总之,有一条,就是必须有大量的实践,实践再实践,您就会得到真知。

(责任编辑:陈小利)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古籍 鉴定 藏书印
4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3%当前指数:6,92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专稿】中国内地2018第一轮秋拍
  2. 2【雅昌专稿】中国嘉德2018秋拍在即,
  3. 3【雅昌专稿】佳士得、蘇富比纽约20世
  4. 4【雅昌专稿】潘天寿的“牛”到底有多
  5. 5【战报】亚洲买家2.2亿夺魁莫奈巨作
  6. 6第十三届全国美展漆画创作动员大会在
  7. 7佳士得香港秋拍“不凡 — 宋代美学一
  8. 8【雅昌快讯】裴咏梅:面对多重现实 该
  9. 9北京保利秋拍“微有兰若——袖里乾坤
  10. 10【展览预告】第12届上海双年展“禹步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