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栏】杨卫:张方白的游离与坚守

2018-05-30 08:39:31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杨卫
    收藏 评论

摘要: 张方白 在中国当代艺术界,张方白是一个另类。说他另类,是因为他的艺术追求与人生状态,既跟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潮流相吻合,同时,又在其内部构成了某种反叛性。作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艺术家,张方白经历了与这代中国艺术家相同的命运,即童年和少年时期,均在“文革”的内耗与封闭环…

张方白

  在中国当代艺术界,张方白是一个另类。说他另类,是因为他的艺术追求与人生状态,既跟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潮流相吻合,同时,又在其内部构成了某种反叛性。作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艺术家,张方白经历了与这代中国艺术家相同的命运,即童年和少年时期,均在“文革”的内耗与封闭环境中度过;成年之后,则又赶上了门户再度开放,因此,在张方白身上包含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事实上,张方白的艺术生命,还是从“新时期”开始的,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时代环境。正是因为门户开放,使张方白了解到了外面的世界,同时,又因为教育制度的全面恢复,使他能够走出自己的家乡衡阳,有了到外面读书深造的机会。所以,顺着时代的发展步伐,更是凭借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张方白于七十年代末考上了位于长沙的湖南省艺校美术班,由此步入艺术殿堂,拉开了自己的艺术人生。

  张方白在湖南省艺校读书期间,正值中国社会的巨大转型期,由于门户开放改变过去保守封闭的局面,带来一场翻天覆地的思想解放运动,也深刻地影响到了艺术界。具体到绘画领域,过去一统天下的现实主义创作原则被彻底打破,曾经作为资产阶级趣味的形式主义,重新浮出水面,与渐渐涌入的西方现代绘画思潮,合并为一股新生力量,拉开了“新时期”艺术创新的帷幕。张方白就是在这样的时代更替中走上艺术之路的,因此,他关注现实的同时,特别注重形式语言的探索。这无疑为张方白日后的艺术创作奠定了基础,即疏远于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从形式入手去寻找与传统之间的关联,以及表现自我的语言途径。

  八十年代初,张方白从湖南省艺校毕业,之后便回了自己的家乡衡阳。这期间,他遍访名师,寒暑不分,苦练不缀:一方面准备继续报考美术学院;另一方面也开始了自己最初的艺术创作。我看过张方白在此期间创作的部分作品,就其风格而言,已经完全摆脱了过去“苏派”绘画的影响,也与当时日渐盛行的所谓“新古典绘画”拉开了距离,而是更加倾向于北欧油画的基调,凝重、粗砺、肃穆,给人一种雄厚的力量感。可以说,张方白那时候的艺术创作已经相当成熟,也与“85美术新潮”的潮流趋势相吻合,均是通过将外来艺术形式的引入,给中国新艺术填充人文力量。

张方白早期作品

张方白早期作品

  事实上,兴起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叶的“85美术新潮”运动,除了形式变革以外,更主要的还是思想和精神的启蒙,是希望借用西方现代哲学来充实空洞的灵魂,拯救日渐衰微的传统。正如栗宪庭所言“重要的不是艺术”,将艺术转换为某种精神资源,以及改造和推动现实的人文力量,才是“85美术新潮”运动的内核。就这方面而言,当年的丁方、尚扬等艺术家,做了许多有益的尝试。张方白也走上了同样的探索之路,只是因为他当时身处边缘,再加上他的主要心思还是在考美院,所以,没能跻身于“85美术新潮”的运动之中,因而也错过了在八十年代崭露头角的机会。

  1987年,经过多次艺考之后,张方白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四画室。这是张方白艺术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意味着自此以后,他开始步入中国现代艺术的中心,与中国新艺术的发展潮流共荣共生了。事实上,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的第四画室,本身就是受门户开放的影响,在“85美术新潮”的推动之下应运而生的,为的就是将现代艺术引进中国的美术学院,探索现代艺术教育的可能性。张方白能够成为中央美院四画室的成员,自然是幸运有加,当然也是得益于他扎实的绘画功底和创作能力。

  据说,张方白曾是葛鹏仁等四画室导师点名要的学生。可见,当时的张方白,已经是出类拔萃;也可见,四画室的求贤若渴与爱才惜才。事实上,中央美院油画系的第四画室,秉承的正是一种培养现代艺术家的宗旨,不仅教学上开放,而且还鼓励老师和学生参与当时的艺术现场。比如该画室的青年教师孟禄丁,就是“85美术新潮”运动的重要成员,而由他提出的“纯化语言”等概念,作为一个争论的导火索,与栗宪庭后来提出的“大灵魂”概念形成对应,也直接构成了“85美术新潮”之后,艺术观念得以深化的动力。张方白在读书期间,恰好赶上了这场争论,虽然他没有参与其中,而是把更多精力用于创作实践,实施了诸如《红色五0》、《四月雪》等一系列行为艺术。但是,其争论的焦点,却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张方白,使他在做完一系列激烈的行为艺术之后,还能回过头来结合“纯化语言”与“大灵魂”的争论,思考如何从探索与实践中超越这个争论层次,去寻找自身的语言拓展和精神突围。

1991年,张方白在中央美院画廊举办个展期间,与批评家栗宪庭(左2)、批评家廖文(左1)和艺术家伊灵(右1)合影

  1991年,张方白从中央美院四画室毕业。同年,他携带一批具有内省意识的绘画,在中央美院画廊举办了一个名为《实在》的个人画展。在这个展览上,张方白明确了自己的艺术形象和艺术主张,即从绘画的语言入手,融合中国传统艺术的大写意与西方表现主义绘画的诸多元素,来挖掘其背后的人文力量,探索精神呈现的可能性。因其整个展览的基调深沉而内敛,作品倾向于自我反思,迥异于稍后盛行的“波普”、“玩世”等社会性绘画,也使得张方白从九十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潮流中疏离出来,成了一个特立独行的艺术个体。

  应该说,张方白摆脱潮流的影响,主动从中心出走,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选择。这从他多年后的一个访谈,题为“我不相信潮流”便可窥见一二。其实,张方白的性格里有着极为倔强的一面,我前面说到他的双层性格,只是涉及到受时代影响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地域文化的浸染与熏陶,也在张方白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湖南人有两个形容性格的词汇:一个是“灵泛”;一个是“霸蛮”。这本是极端相反的两种性格,但如果能够结合起来,便会被湖南人所推崇。张方白身上就有这样的双层气质,既能通融,又很固执,关键是要看遭遇到什么样的情境。

  九十年代以后的中国当代艺术潮流,实际上是对“85美术新潮”的反拨。这当然是基于现实环境的变化,即1989年的文化断裂。正是因为“89事件”终结了八十年代的文化理想,使整个社会处在一种迷茫、无助和失落的情绪中,因而,无聊感开始盛行,嘲笑世界,反讽自我,便成了那一时期艺术的主要发声模式。但是,这种文化解构主义倾向,并非艺术发展的必然逻辑,而是现实催生出来的结果。因此,这个转型过程中存在着巨大的价值真空。张方白清楚地意识到这点,他疏远于潮流,回到自我内省的状态,实际上是以一己之力承接八十年代的文脉,从内部去弥合社会转型与文化断裂的现实。就这种努力而言,张方白作为湖南人的那种倔强性格,起了决定性作用。

  说来也是一种殊途同归,张方白于九十年代的这种游离状态,似乎也正好吻合了中国传统文人的某种处世态度,即所谓“盛世出,乱世隐”的传统。因而,他的放弃与坚守,又与更大的传统文脉联系了起来。当然,现在说来都很轻巧,但回到当时的语境,张方白却是因此而历经了不少的跌宕起伏,失去成名的机会不说,单就他的人生而言,也是一波三折:从中央美院毕业后,他曾一度流落在北京的圆明园,成为职业画家;后又辗转回乡,到了衡阳师专任教;直到1995年左右,他调入天津美术学院,这才柳暗花明,颠簸的人生也才得以安顿……

张方白作品

  天津美术学院是中国表现主义绘画的大本营,早在张方白去之前,就有副院长孙建平、旅欧艺术家汲成等人,在那里传播表现主义绘画。这使得张方白调入天津美院后,马上体会到了孔子所说“德不孤,必有邻”的滋味,因此,他有一种如鱼得水之感,创作激情也由此喷发出来,并一发不可收拾。事实上,张方白的艺术风格得以确立,尤其是“鹰”的符号出现,就是在天津美院期间,源于他的人文立场与思想沉淀,也得益于天津美院的学术氛围。

  关于张方白笔下的“鹰”,其实,是一种精神的象征,也是一种自我的隐喻。因为鹰的霸气与雄姿,象征了某种孤傲,所以,常常会被艺术家用来表现自己的骨气,折射出独立的人格。在这方面的代表艺术家,莫过于中国明末清初的大画家朱耷,即八大山人。朱耷是明皇室的遗老,在清兵入关后为了逃避外族统治,削发为僧,出家当了和尚。他在自己的绘画中把鹰作为主要表现对象,就是藉此拒绝现实,表达自己的傲睨一世。所以,朱耷笔下的鹰都神态傲兀、白眼向天,呈现了一种对世事鄙夷不屑的态度。

  张方白在天津美院期间,不仅创作了大批的绘画作品,同时,也沉下心来进行了大量的阅读和思考。正是在不断深入传统的过程中,张方白遭遇到了诸如朱耷等人,并从他们身上找到了与西方艺术大师之间的某种精神联系。因而,他以此为凭,将中国传统艺术的写意精神与西方表现主义绘画,在自己的语言实践中加以融会贯通,形成一种寓意深刻而又强劲有力的绘画风格,也由此铸就了自己的艺术面貌。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张方白的这种执着与坚守,以及在语言探索中所取得的成绩,终于为他赢得了学界的关注。所以,他作为潮流之外的独特艺术现象,于九十年代后期又慢慢开始浮出水面。

张方白作品

  2000年之后,张方白调入北京工作。这对于长期游走于边缘的张方白,无疑是一种出幽升高,意味着他将进入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心地带,一展宏图。这确实是一种否极泰来,表明了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其实,艺术潮流本身就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没有一成不变的程式,也没有千篇一律的风格,关键要看艺术家的个性突围,提供了什么样的文化价值,表达了什么样的精神力量。二十一世纪之后的中国,随着经济的增长,国力开始强盛,对自我主体性的诉求,变得越来越强烈。而张方白以世界当代艺术的视野,将传统艺术精神加以创造性地转换,所创作出的一种中国写意与西方表现相结合的新绘画,恰好吻合了时代需求,也代表了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某种成就。因此,张方白到了北京后不久,便迅速在中国当代艺坛崛起,其影响力,可谓与日俱增。

  其实,这都是必然,也是艺术史逻辑自我生成的结果。张方白之所以到北京后,能够竿头直上,勇立于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潮头,不是因为今天的时代造就了他,而是源于他之前一贯的探索与铺垫,是他在历史的关键时期,敢于放弃名利,勇于文化担当。如果要问张方白的艺术,到底给我们启迪了什么?我认为,这应该是最重要的启示。

  如今的张方白,又被华东师范大学委以重任,迁去了上海工作。这对于一个功成名遂的艺术家而言,似乎又是在经历一场人生的蜕变。不过,张方白显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看到他正雄心勃勃,蓄势待发……我也坚信,还有一片更大的天空在等着他。因为对于张方白而言,早已从来路中计划了未来的出路。

  2018.5.25于通州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杨卫专栏]

  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秘书长,国际艺术评论家协会(AICA)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策展委员会委员,中华国际科学交流基金会科学与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湘籍艺术家联谊会会长,湖南油画学会副主席,天津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吉林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张方白
2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4%当前指数:6,922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专稿】高冷人设的八大山人虽很
  2. 2【雅昌专稿】从《四季赏玩图》中窥见
  3. 3【雅昌讲堂4164期】梁洁颖:美术馆典
  4. 4【雅昌专稿】为何在白色的天地里,他
  5. 5【雅昌讲堂4159期】梁洁颖:美术馆典
  6. 6【雅昌讲堂4162期】梁洁颖:美术馆典
  7. 7【雅昌带你看展览】Xcelerator超级对
  8. 8【雅昌专稿】梦回蜀山:李可染在蜀地
  9. 9【雅昌讲堂4148期】常沙娜:敦煌图案
  10. 10【雅昌快讯】“毫素文心”  李金戈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