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栏】杨卫:校友何凤山

2018-02-26 08:37:36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杨卫
    收藏 评论

摘要:说来惭愧,对于我家乡湖南益阳出来的一位现代著名外交家——何凤山先生,我竟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两眼一抹黑,懵然不知。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而要怪意识形态的隔离。在那个“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年代,一切以阶级斗争为纲,强调的是敌我矛盾与正…

  说来惭愧,对于我家乡湖南益阳出来的一位现代著名外交家——何凤山先生,我竟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两眼一抹黑,懵然不知。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而要怪意识形态的隔离。在那个“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年代,一切以阶级斗争为纲,强调的是敌我矛盾与正反两个世界。作为国民党的外交官,曾在1949年前做过国民政府驻外领事和大使,后又长期生活在美国的何凤山,自然是代表了反动势力,属于敌对一方,不可能被提及,更不可能加以宣传了。说起来,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我最早知道何凤山其人,已经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了。此时的中国,早已步入改革开放的进程,在经历了一系列“拨乱反正”与思想解放运动之后,整个社会都以“走向世界”为目标,呈现出了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有道是“乱世筑墙,盛世修志”。欣逢这样的休明盛世,自然会把治史修志的工作,重新摆上日程,以鉴昔知今,为发展扫除历史障碍。于是,在国家的大力号召下,益阳政府也积极响应,由地区领导牵头,从各处抽调人马,开启了重修《益阳地区志》的浩大工程。我的父亲因为喜欢写作,坚持数年笔耕不停,早已为业界所知,所以,《益阳地区志》刚启动,便把他聘为了邮电分卷主编与主要撰写者之一。我就是在这一时期,由于父亲治史修志的缘故,知道了益阳历史上的许多人和事。这其中,也包括何凤山先生。

何凤山先生。

  不过,我虽然早就知道何凤山,并了解到他曾是国民党的外交官,后移居美国等基本情况,但是,对于他的诸多事迹,我却知之甚少。后来,我考上大学,忙于读书,已无暇顾及这些旧事;再后来,我离开家乡到北京发展,辗转流离,更是把故乡益阳,完全置于脑后了。直到九十年代后期,随着一部美国大片《辛德勒的名单》传入中国,辛德勒于二战期间拯救大批犹太人的义举为世人所知,我的这位同乡——何凤山,也慢慢开始浮出水面。原来,何凤山在1938年至1940年任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期间,曾给数千犹太人发放过“生命签证”,拯救犹太人的数量之多,甚至超出了辛德勒。这样一位益阳籍的国际义士,我竟然毫不知情,真是枉为了自己身为益阳人。于是,为了弥补自己认知上的缺失,我开始关注何凤山,并留心收集他的一些资料。通过资料的不断积累,我从中慢慢了解到了何凤山其人,也逐渐清楚了他的一些历史。

  何凤山,字久经,1901年9月10日,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县兰溪乡的曹家河,其父是当地的一介儒生,曾在益阳参与创办新学,颇有些声望。然而,就在何凤山7岁发蒙那年,他的父亲却因操劳过度,身患重疾而去世了,只留下母亲与他相依为命,家境由此衰落。何凤山的母亲在丈夫死后,生活陷入了绝境,于是,便投奔到益阳五马坊的信义教会,以帮教会打杂赚取基本生活,才把何凤山含辛茹苦地抚养成人。据说,何凤山和他的母亲,当年一直就是住在教会的门卫室里。然而,即便如此窘境,母亲仍不忘以身垂范,鼓励何凤山读书。而天资聪慧的何凤山,也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自幼好学,也表现出了善良的天性。所以,待何凤山发蒙读书时,便得到了该教会兴办的学校——信义小学的全力支助,由此打下了良好的人文基础。

  说起益阳的信义小学,可是有太多的故事可以挖掘。因为她与近代中国的门户开放有关,既是西方文化植入中国的结果,也是基督教救赎精神的体现。据文献记载,早在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就有挪威、芬兰、美国、丹麦、德国等不同国家的近百名外国教牧人员,陆续来到益阳各地进行传教。但是,后来对益阳贡献最大,也是在益阳投入财力、物力和人力最多的,还是挪威人。他们不仅只是在益阳建教堂,传播福音,而且还办教育、建医院、修育婴堂和瞽目院等等,制定了一系列救世济民的援助计划与人文工程。

益阳信义瞽目院。

  那么,挪威人为什么要把益阳作为重点,投入如此多的财力、物力和人力呢?这首先跟他们信奉的教义,即信义会“因信称义”的宗旨有关;其次,则是因为益阳当时令人堪忧的社会环境所致。由于清末的门户开放,带来了商业的繁荣,使得益阳作为资江下游的重要商埠,迅速地发展起来。尤其是城外新开辟的“大码头”,作为资江当时最为重要的转运中心,吸引了南来北往的“排牯老”(排筏工人)、贩子、估客和商人等来此聚集,从而掀起了商业水运文化的高潮。但是,水运的繁荣,商业的发达,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带来了不良的社会风气,使越来越多的人变得唯利是图,从而催生出一系列违背商业道德的恶行,如尔虞我诈、强拦硬买、拖欠货款、不讲信用,甚至欺行霸市等等。所以,作为码头城市的益阳,急需一种道德力量来束缚。这正是当年的挪威信义会,不远万里来到益阳,扎根于此的原因。

  1902年冬,挪威牧师袁明道,最先进入益阳地界,在益阳头堡租了一所房子卖书传道。1904年,他转到城内的五马坊,购买了一幢公馆,加以改造之后,立为教堂。何凤山与他母亲,当年就是生活于此。后来,随着更多信义会的教牧人员进入益阳,城内的五马坊已显得有些局促。于是,他们转而到资江对岸发展,在当时还是荒郊野岭的桃花仑一带征山购地,设立信义总会,大兴土木,建造了信义教堂、信义中学、信义女子学校、信义大学、信义医院、信义电讯,以及育婴堂和瞽目院等一系列浩大工程。信义小学也是始建于此时,时间是1905年。初建时的校址,设在资江南岸的碧津渡下首,即后来的大渡口附近。1910年,信义小学由资江边的碧津渡迁至桃花仑,围绕桃花仑信义大教堂,筑高台,建房舍,扩大招生,才具有了一定的规模。何凤山进入信义小学读书,应该就是在这个时候。

益阳五马坊教堂。

  说起来,我跟何凤山还是校友。因为我就读的小学——益阳市桃花仑小学,其前身正是信义小学。不过,我与何凤山在这此读书的时间,相隔了整整半个多世纪,属于完全不同的两个时代。1949年以后,信义会被迫解散,信义小学也被政府接管,更名为桃花仑小学,沿袭至今。虽然在我读书时,桃花仑小学仍还保留着不少教会时期的西洋建筑,但是,学校氛围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教会时期不可同日而语了。教会时期,信义小学实行的是西式教育,教师们均都精通外语,讲授国语知识的同时,也传播世界文明。故而,才培养了何凤山这样的著名外交官。其实,不单只是何凤山,当年益阳信义系统的小学、中学和女中,还相继培养出了谢冰莹、周扬、周立波等一大批现代风云人物。这些人后来都成了著名的作家和理论家,在他们身上均有着某种共同性,那就是外语好,尤其是周扬和周立波,都是靠翻译起家,才走上文学之路的……

  然而,到我们读书时,已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在经历了新一轮的自我封闭与若干次运动之后,信义会的传统早已割裂,不复存在。此时,虽然已经粉碎了“四人帮”,但“文革”的流毒仍没有完全清除。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流行的一段顺口溜:“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照当接班人!”大概正是受这样一种歪风邪气的蛊惑,我读书时极不喜欢外语,以至于错过了打语言基础的最佳机会,影响我至今。说起这些,不免有些遗憾。还有一个遗憾,令我难以释怀,那就是曾经与何凤山先生擦肩而过。若干年后,因为收集何凤山的资料,我找到一张他在1982年夏回母校探访,于桃花仑小学门口拍摄的照片。当时,我刚刚走出这个校门,从桃花仑小学毕业。可惜,那时候我并不了解何凤山,也不知道他来过学校。因此,错过了与这位乡贤照面的机会,不免遗憾余生。

1982年何凤山先生在即将拆除的桃花仑小学老校门口留影,此时我刚踏出该校门从桃花仑小学毕业。

  回到何凤山,信义小学应该是他的人生起点,不仅给他传授了知识,更为重要的是塑造了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我总觉得,何凤山在二战期间作为中国驻维也纳的总领事,利用身份之便拯救无数犹太人的性命,其善行义举与他自幼在教会生活,又在教会读书,接受普世价值的熏陶不无关系。多年后,我曾读到一篇何凤山先生回忆故乡的文章,其中谈到信义小学和信义中学的外籍教牧人员时,缅怀之余,更是不惜溢美之词,对他们的无私奉献精神,大加赞许……凡此种种,也可窥见何凤山的价值认同,抑或可以看到信义小学和信义中学对他人生的影响。

  1915年,何凤山从信义小学毕业,顺理成章地考上中学。然而,却由于支付不起中学的昂贵学费,只好作罢,放弃升学的念头。后来,经他父亲在龙洲书院的同学曹立生介绍,何凤山认识了曹先生的儿子——当时在长沙高等工业专门学校附属的艺徒学校(简称“金工厂”)学习的曹志熙,并由其引荐进入该校学习,成了一名年轻的艺徒。不过,好景并不长,一个学期之后,艺徒学校却因故停办了。无奈之下,何凤山只好回到益阳。此时,又是信义中学的徐正心老师,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徐先生不仅收留了何凤山,让他住在自己家里,为其补习功课等等,而且还说服该校的倪监督,予以何凤山奖学名额。正是得这些善心人士的帮助,何凤山插班进行考试,以英、算、国三门均为及格的成绩被录取,于1917年顺利地进入了信义中学读书。

益阳信义中学。

  何凤山在信义中学读书期间,学习成绩得到了飞速提高,由原来的中等一跃而成头名,并且一直保持到毕业。何凤山的这种进步,当然与他自己的发奋图强分不开,但同时也是信义中学的老师们教导有方。何凤山在晚年的回忆中,曾反复提到信义中学的诸位教师,尤其是从长沙雅礼大学毕业的杨炎老师,教他们英语颇有些方法,让何凤山不禁兴趣倍增。何凤山后来当上外交官,纵横四海,其语言基础,应该说就是那时候打下的。在何凤山的诸多回忆中,有几个细节我颇为关注,因为这涉及到他的价值取向。首先,就是他对冯玉祥将军的描述,甚为褒许。因为1920年“直皖之战”期间,冯将军的部队打到益阳时,严守纪律,与当地人民秋毫无犯。这让少年何凤山深有好感,于是,极为推荐这位有着“基督将军”之称的冯玉祥先生。

  此外,还有一位挪威教员夏义可先生,也被何凤山给予了高度评价。此君原是长沙青年会的体育干事,著名的体育家,曾代表挪威在世界运动会中得奖。在信义中学办学最为困难的时期,他不仅发动了捐款支助,而且还亲自从长沙跑到益阳来为信义中学义务教书。1932年,何凤山从德国留学归国,曾特意回信义中学访问,其间也拜会了夏义可。当时,夏先生曾对何凤山表达了对信义中学的热爱,并说过愿意为她作任何牺牲之类的话。不想,一语成谶。几年后,夏义可带一帮学生到资江的清水潭游泳,在向同学们示范跳水时,扎入水底深处两个石岩的裂缝中不幸溺亡,铸成了悲剧。

  在我儿时,大人们因为担心我们这些小孩子跑去资江游泳,常跟我们灌输一些资江的险恶之处。他们警告我们,别看资江的水面平缓,其实,水底却是乱石密布,暗流急涌。还有长者透露,过去曾有一位著名的运动员疏忽大意,结果,一头扎进石缝中,再没出来。不想,这位不幸溺死于资江的运动员,竟然是挪威人。我儿时,正值“文革”时期,这段历史被人为的抹去。所以,关于此间种种,我都是后来查阅何凤山的资料时才了解到的,属于事后补课。

益阳信义神学院。

  夏义可死后,被葬于益阳桃花仑的信义公墓。“文革”期间,公墓遭到破坏。不过,1985年何凤山返国,为父母扫墓时,还看到过夏义可的墓。但是,再之后,就没有下文了。说来惭愧,作为在益阳桃花仑长大的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信义公墓,当然,更不可能知道它的确切位置了。待我读书时,桃花仑已成闹市,虽还保留了一些信义会的建筑,可都已经改头换面,挪着了它用。如今,又过去了三十多年,桃花仑更是成为益阳的市中心,被各种楼宇和大厦所挤占,再无信义的痕迹了。至于信义公墓,还有像夏义可这样葬于益阳的几位异国死难者,除了何凤山先生的记载,恐怕已无人再知晓……

  1921年,何凤山在信义中学毕业,以优异成绩考取了长沙雅礼大学。这所大学也是教会学校,由美国雅礼会在长沙创办,于1906年正式招生。虽然雅礼会与信义会属基督教的不同派别,但是,他们的出发点却完全一致,都是以地处华中腹地的湖南为重点扶持和救助对象,开新学、启民智。这从“雅礼”二字,取《论语•述而》篇“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的词义,便可看出他们的办学理念与教学宗旨。所谓雅言,在孔子的表述中,即是回归西周的正言,也即标准语;诗书,即诵诗读书,必以雅音读之。实际上,这包含了孔子“天下一家”的理想。雅礼大学能够以儒家义理为据,可见其普世情怀,也可见其博爱之心。事实上,雅礼大学正是恪守着这样一种普世价值,以胸怀天下的大视野,培养出了不少杰出人物,其中有金岳霖这样的学界巨子,当然也有何凤山这样的外交人才。可以说,民国时期的长沙雅礼大学,真正实现了世界性人才的培养。

  何凤山在长沙雅礼大学就读了五年时间,以品学兼优受到学校的一致好评。1926年,他从雅礼大学毕业,又顺利地考取了德国明星大学(慕尼黑)的公费留学生。于是,他辞别母亲,离开故乡,于1926年远渡重洋去了欧洲,踏上了异国他乡的求学之路。在慕尼黑的明星大学,何凤山从硕士到博士一直是学的经济学。学习期间,他一方面将世界经济纳入自己的研究视野;同时,以此为参照,针对中国的经济问题进行深入分析,撰写了一系列有价值、有影响的论文。其中,《中国银行制度及其问题》、《中国银行的新精神》等文章,曾引起学界关注,对中国现代银行的制度建设,也产生了深远影响。事实上,何凤山在德国明星大学学习的几年时间,不仅广泛地涉猎世界知识,也时刻关心着国内的发展,为中国现代经济的转型,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建议。

青年何凤山。

  1932年,何凤山获得德国明星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之后,他谢绝了德方的挽留,带着报效祖国的热情,于同年归国。也是在这一年,何凤山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并访问了信义小学和信义中学,拜会了不少当年的师生,前面提到他和夏义可最后相见,便是此次返校。这次荣归故里,也是何凤山出门读书以后,最长的一次回乡之旅。这从他晚年的回忆文章中,不惜笔墨,对这段乡居时光的描述,便可窥见一斑。

  1934年,何凤山被湖南大学聘请去往长沙,到湖南大学担任教授,讲授经济学与英语。不久,又转入群治大学当教授,讲授政治和时事。一年之后,也就是1935年,何凤山被民国政府招募,出任中国驻土耳其公使馆秘书,自此离开讲台,开始了他漫长的外交生涯。

  不过,虽然何凤山当上了外交官,却从来没有停止过自己的学术研究。他在国外任职期间,利用工作的便捷,不仅阅读了他国的大量文献,而且还不断深入当地进行社会考察,将理论与现实联系起来,撰写了大批关于世界经济、社会和政治方面的文章。若干年后,我曾在旧书店里买到一本何凤山的早期理论著作——193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土耳其农村经济的发展》,仔细浏览之后,不禁被他的分析能力与开阔视野所折服,对他的人文坚守和治学态度,更是肃然起敬。

我收藏的何凤山先生在民国时期出版的著作。

  1937年,何凤山因为工作成绩突出而被提拔,改任中国驻奥地利公使馆一等秘书。1938年,奥地利被纳粹德国吞并后,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被改为中国驻维也纳领事馆,何凤山再度升迁,担任中国驻维也纳领事馆总领事,直至1940年。正是在这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何凤山利用自己的外交权力,在纳粹德国的魔爪下,为无数犹太人签发逃往中国上海的“生命签证”,拯救了许多无辜的生命。关于这段历史,被掩埋了长达半个世纪,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随着美国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在全球热映,人们才开始回顾那段历史。何风山——这位曾经拯救过无数犹太人的“中国辛德勒”,才由此于尘封的岁月中,洗尽铅华,显露峥嵘。后来,随着何凤山越来越多的事迹被挖掘出来,人们才开始了解他,知道了他的种种义举。再后来,何凤山被国际社会授予“国际义士”的称号,而前以色列总统更是尊他为犹太人的“上帝”……然而,这一切殊荣似乎都来得太晚了。1997年9月28日,何凤山老人在美国旧金山去世,把“国际义士”的美名留给了身后。

  关于何凤山在临危之际,行此善举,我始终觉得,与他少年时期接受的“信义”教育,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所谓“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人的性格形成与价值倾向,往往始于少年。拿破仑就曾说过:“播下一个行动,你将收获一种习惯;播下一种习惯,你将收获一种性格;播下一种性格,你将收获一种命运。”所以,少年时期接受的教育和养成的习惯,将影响一生。正是因为当年的信义小学和信义中学,以“因信称义”为宗旨,传播人道主义与博爱精神,为何凤山埋下了一种普世的价值观。所以,他日后行善举,就成了顺理成章。对何凤山而言,这算不了什么,是力所能及,也是本性使然。在他晚年撰写的《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一书中,提及当年之事,只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富有同情心,愿意帮助别人是很自然的事。从人性角度看这也是应该做的。”

  那么,当时的处境,真有何凤山说的这么轻松吗?显然不是!事实上,何凤山当时的处境,也是危机四伏。他给犹太人签发通行证,不仅顶着纳粹的压力,而且还受到欧洲各国的孤立。因为当时的纳粹德国,对犹太人正在实行种族灭绝政策。而这,不仅只是源于希特勒的个人恩怨,其实,也与欧洲人对犹太人的历史偏见有关。

  说到这里,有必要追溯一下犹太人的历史。作为欧洲的外来迁入者——犹太人,原本是古代闪族的支脉希伯莱人,生活在阿拉伯马勒斯坦的土地上。公元一世纪,罗马帝国攻占巴基斯坦,犹太人遭到罗马统治者的血腥镇压。此后一百多年,犹太人多次起义,又屡遭失败,直到后来被罗马统治者彻底赶出马勒斯坦的土地,成为了无家可归的流亡民族。但是,若干世纪以来,丧失了土地的犹太人,却凭借着聪明和勤劳,在欧洲各地经营商业活动,逐渐获得财富,并慢慢控制了欧洲的许多商业命脉。这无疑让不少欧洲人心生嫉恨,从而也构成了纳粹德国,后来迫害和屠杀犹太人的历史宿怨。

  1933年,希特勒成为德国元首后,大肆发展军队,意欲对外扩张。同时,为了提高民族的凝聚力,掀起德国人民对战争的热情,他又以优等的日耳曼民族为论调,大力宣扬民族主义。于是,排挤甚至灭绝犹太人,便成了民族主义的助推力,也成为了战争的借口。

德国纳粹的大收捕。

  何凤山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顶着各种压力,为数千犹太人发放了中国签证。当时,他所在的奥地利,已经被纳粹德国吞并。这个欧洲第三大犹太人居住国,正在成为法西斯的屠杀场。纳粹当局在将第一批犹太人送往集中营之后,发出指令,只要犹太人马上离开奥国,即可得到释放。所以,许多犹太人心急如焚,都想尽快摆脱厄运。有的人想去美国,但美国对奥移民的名额已满,而且还要求申请人必须出具经济担保。与此同时,英国政府迫于阿拉伯国家的压力,也严格限制犹太人前往英控的巴勒斯坦。而1938年7月13日,在法国埃维昂召开的国际会议上,又有32个与会国家拒绝收容犹太难民。这使得奥国的犹太人陷入了四面楚歌,境况岌岌可危。此时,只有何凤山所在的维也纳中国领事馆,可以签发去往中国上海的签证。这几乎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让许多命悬一线的犹太人,于绝境中看到了希望。

  其实,当时的中国上海,已经被日本侵占,并不需要签证即可前往。何凤山当然也知道他所签发的这个证件,只是一个名义上的签证。但是,有了这个名义上的签证,犹太人便可以此为凭逃离死神,移民到国外。所以,这个名义上的签证,也就成了实实在在的护身符。

  据说,为了给更多人提供机会,何凤山还放宽了条件,不管什么人,只要提出申请,基本都能够在中国领事馆得到签证。于是,维也纳的中国总领事馆门前,每天都排满了长队,来此求助的犹太人,络绎不绝。这自然也引起了国民政府的注意,何凤山的顶头上司,时任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的大使陈介,就曾命令何凤山立即停止发放签证。但是,何凤山并未从命,而是继续我行我素。所以,何凤山的上司还误以为他是在非法买卖签证,从而专门对他进行过调查。当然,结果证明,这都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不过,何凤山虽然顶住了上司的压力,也澄清了自己,但是,却没有躲过纳粹当局对他的制裁。就在何凤山当上总领事不到一年时间,纳粹当局就以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馆,租用了犹太人的房子为由,强行将房屋没收了。然而,即便是在如此紧迫的条件下,何凤山仍未退却,而是自掏腰包在维也纳又租了一间小房子,继续坚持为犹太人发放签证。

何凤山先生在领事馆。

  从1938年就任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至1940年5月离开,何凤山到底签发过多少张“生命签证”?今天已难考证,但是,从一些犹太幸存者提供的护照原件上的签证号,却能大致做出判断。1938年6月时,签证号为200多号;1938年7月20日时,签证号已超过1200号;1938年11月9日至10日,一夜之间有4000多名犹太人被捕。于是,前往维也纳中国总领事馆申请签证的人越来越多了,何凤山签发的签证,也就骤然猛增。如此算下来,何凤山当年发放的签证,至少也有数千份之多。当时,许多犹太人就是凭着前往上海的这个张名义签证,虎口脱险,后来纷纷逃往了美国、加拿大、南美洲、巴勒斯坦、菲律宾、古巴等地。若干年后,曾有这么一本畅销书出版,专门记述了约400多名维也纳犹太人拿着上海的签证,几经辗转,逃往巴勒斯坦的经历。而这本书的关键人物,便是何凤山先生。

  1940年5月,随着战火的蔓延,国内局势也陷入了泥沼。民国政府出于战争的需要,急调何凤山归国,参与国内的对日作战。期间,他曾奉命绕道美国,研究美国是否参战,为民国政府树立抗战信心,提供了重要情报。归国后,何凤山出任重庆行政院经济会议物质科主任,后又兼任美国驻华军事代表团秘书长,授中将军衔。1943年,何凤山就任国民政府外交部情报司司长,期间,曾代表国民政府出访英国,与英首相邱吉尔、外交部情报局长艾登等人会晤,为国内抗日争取了不少国际援助……可以说,二战时期的何凤山,以自己杰出的外交能力,为赢得国际社会对中国抗日的支持,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不仅如此,他还结合自己的外交经验与学术研究,撰写了许多有价值的文章,如《物质与通货问题》、《美国政治和研究》、《美国战时动员的研究》、《美国的外交政策》、《美国的政治经济及社会》等,并创办了刊物《自由两报》(英文版)、《政治生活》(双周刊),对战后国民经济的恢复,提供了参考依据与理论支持。

  二战结束后,何凤山出任国民政府驻埃及大使,直至1956年;1956年至1958年,他又被委派到墨西哥担任大使;1958年,调任玻利维亚任大使;1958年,他开始担任国民党政府驻哥伦比亚大使,直至1973年卸任。自此以后,何凤山告别四十余年的外交生涯,还一介平民,定居于美国旧金山,过着隐士般的生活。这期间,他出版了《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一书。其中,涉及到一点在维也纳时期的外交经历,但是,对拯救犹太人的义举,却是一笔带过。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淡忘了这位慈善的老人,他的种种义举,也随着岁月的流逝,鲜为人知了。直到1997年,96岁高龄的何凤山老人,在美国旧金山去世,因她的女儿何曼礼在讣告中,提及父亲当年任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期间,曾向犹太人发过签证之事,才让那段感人至深的历史,逐渐公诸于世。

何凤山先生与夫人。

  据说,最先挖掘这段历史的人,是美国的犹太裔历史学家艾立克•索尔。当他在《波士顿环球报》上,看到何曼礼刊登出来的讣告后,深为所动,不仅马上联系上何曼礼了解了详情,而且在此之后,还亲自跑去往各地收集证据。正是通过艾立克•索尔的四处奔走,找到不少犹太幸存者及其后裔留下的签证,才拂去历史的灰尘,还原了当年的真相。于是,何凤山的名字,被迅速传播开来。接着,在犹太人举办的纳粹大屠杀的展览中,何凤山被隆重推出,放到了显著位置;1999年,在上海举办的一个名为“犹太人在上海”的系列活动,何凤山的义举,得到了进一步彰显和传播;2000年1月,端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又举办了一个名为“生命签证”的展览,在介绍二战期间各国外交官救助犹太人的实物和资料时,中国外交官何凤山,被推到了首位;2001年1月,何凤山被以色列政府授予“国际正义人士”称号,名字刻入了犹太人纪念馆的“国际义人园”;2005年,何凤山又被联合国正式誉为“中国的辛德勒”……自此,这段尘封了60年的历史,终于大白于天下。

  我了解到何凤山的种种事迹,就是在此之后。过去,由于父亲参与编撰《益阳地区志》的缘故,我虽然很早就听说过何凤山其人,也知道到他是我的“校友”,且他的出生地——益阳县兰溪乡曹家河,与我母亲的老家——腰铺子的曹家湾,是首尾相连的近邻,但是,对于何凤山在二战期间所做过的这些善事,我却浑然不知。现在,通过历史的重新发现和挖掘,他的义举终于被披露出来,使我感受到了某种博爱精神,也体会到了人的恻隐之心。作为何凤山的同乡,且是“校友”的我,自然也为之骄傲。于是,为了走近这位乡贤,我后来开始有意识地收集何凤山的资料。他在益阳信义会长大,就读信义小学和信义中学的历史,以及1982年曾回母校探访的情况,我就是后来通过资料收集了解到的。原来,我与这位著名的“国际义士”,挨得是如此之近。

  2007年,我的家乡——湖南省益阳市,为何凤山先生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同年9月25日,何凤山先生的骨灰被运回故里,安放于风景秀丽的会龙山。一位济世渡人,自己却半生流离的“国际义士”,终于落叶归根,入土为安了。

位于益阳会龙山的何凤山墓地。

  斯人已逝,幽思长存。何凤山先生虽然已长眠于地下,但是,我与他的缘分,似乎还远没有结束。2009年,益阳的知名画家欧阳波先生,以何凤山的家乡为题,创作了一大批油画作品,并嘱我写篇评论文章。我二话没说,便欣然应许。因为这是提供一个机会,让我再次走进何凤山;而走进他,就是走进益阳最具光彩的历史,也是我作为益阳人沾到的荣光。

  2018.2.13于通州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杨卫专栏]

  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秘书长,国际艺术评论家协会(AICA)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策展委员会委员,中华国际科学交流基金会科学与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湘籍艺术家联谊会会长,湖南油画学会副主席,天津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吉林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何凤山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3%当前指数:6,92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2018秋拍】蘇富比上拍3.5亿的赵无极
  2. 2【雅昌专稿】卓民:在复兴中找寻重构
  3. 3吉莲·艾尔斯亚洲首次画廊个展
  4. 4夏理斌:以丹培拉的独特语言方式谱写
  5. 5【雅昌讲堂】吕成龙:瓷器发展史和黄
  6. 6残缺的实质 艺术数字展的那些事
  7. 7【雅昌专栏】盛葳:当代性 重建中国抽
  8. 8中国艺术家群展 诠释“漂•浮”
  9. 9【雅昌专稿】蘇富比纽约亚洲艺术周收
  10. 10【雅昌带你看展览】陕西重点文物进京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