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艺术人物】喻红:大时代中的小幸运

2018-01-05 20:34:44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罗书银
    收藏 评论

摘要: 艺术人物:喻红 如果回过头来看自己的过去,不知道喻红会不会感谢自己所生的那个时代?一个女人的芳华在那个独特的年代,大部分女孩儿面临的选择可能只有一个。喻红是那个不幸时代中的小幸运。 《1966半岁在西安》,1999年,图片出自《目击成长》系列,由长征空间提供 喻红1966出生,就是文化大革命开始…

艺术人物:喻红

  如果回过头来看自己的过去,不知道喻红会不会感谢自己所生的那个时代?一个女人的芳华在那个独特的年代,大部分女孩儿面临的选择可能只有一个。喻红是那个不幸时代中的小幸运。

《1966 半岁在西安》,1999年,图片出自《目击成长》系列,由长征空间提供

  喻红1966出生,就是文化大革命开始的那一年。母亲是六十年代毕业于中央美院的一位艺术家。那时,孩子一上中学就得参加“上山下乡”运动。母亲觉得如果她学习了艺术,在农村下乡就不用干那么多农活,可以去画“黑板报”。于是,8、9岁的时候,喻红就被父母送进“少年宫”学习绘画。那时的生活就是简单的上学、回家、学画三点一线。在喻红十岁时,“文革”结束了。

《1979 13岁为妈妈创作的“红军花”作模特》,2000年,图片出自《目击成长》系列,由长征空间提供

  1979年,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恢复招生,喻红1980年考入附中,成为“文革”后重新招生的第二届学生,在她同班同学里,有她后来的丈夫刘小东。那一年,喻红14岁,刘小东17岁。之后他们一起顺利地考进了中央美术学院。

《1983 17岁美院附中女同学在河南写生》,2000年,图片出自《目击成长》系列,由长征空间提供

  那时学绘画的人少,学画的女生就更少。在喻红选择的油画系,十二个学生里只有她一个女生。选择油画系也是出于一个很简单的原因:母亲有一些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苏联杂志,其中涉及苏联美术馆的藏品,里面有一些东西方古典绘画。喻红上美院的梦想是:希望有一天能画出在母亲杂志和画册上看到过的那种画。

喻红画《大卫像》 1984年

  这个“梦想”很快实现了。1984年,刚刚上大一的喻红就以素描习作《大卫》刊登上全国高校美术教材的封面,被公认为“中央美术学院史上最好的大卫像”。并且被中央美术学院收藏,给了喻红25块钱,当时那是很大一笔钱,喻红靠这些钱过了好几个月。

《1992 26岁故事片《冬春的日子》剧照》,图片出自《目击成长》系列,由长征空间提供

  1988年大学毕业那年,时局已经很紧张,之后的一年,许多年轻的学生选择离开了中国。在那段时间里,喻红跟很多人一样,不知道该做什么。但过了半年,她又开始创作。因为1988年,她参加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油画人体艺术大展”,她是唯一一个受邀参展的女性艺术家。这个展览影响很大,在那个年代里,几乎是第一次可以在美术馆里看到人体的展览。主办方打算再做一次这样的展览,而且邀请喻红来组织。但展览被迫停滞,一直到1990年5月,喻红着手实施了这个想法,展览名为“女画家的世界。”也是在这一年,喻红举办了人生第一次个展,在中央美术学院的画廊里。

  此时,当年美院附中和喻红一起学习艺术的4个女生,毕业之后陆陆续续结婚、生子,没时间再搞艺术创作了。喻红的生命则因着这些机遇被改变了。在此之前,喻红几乎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位职业的艺术家,在此之后,小时候那个有关“艺术家”的朦胧的梦想成了她唯一的选择。

  上大学时,喻红已经与刘小东相恋。后来她描述这段感情的起始是“那时没有那么多的选择,两人刚好又是从附中到大学的同学。”这种“同学的状态”一直维持至今,在喻红的工作室里,常常能见到刘小东工作的情景,两人都画画,却并不彼此干预。

《1994年8月12日 28岁生下女儿刘娃》,2001年,图片出自《目击成长》系列,由长征空间提供

  1993年喻红与刘小东来到纽约,并在那儿举办了婚礼。第二年,女儿刘娃出生。在此之前,她读了美院的研究生,1996年完成研究生学业之后留校任教。在还没有艺术市场的那些年里,工资对这一家来说很重要。为了陪伴女儿的成长,刘娃出生后的4、5年时间里,喻红都没有画画。

从1999年到2008年十年间,在女儿逐渐长大的同时,喻红一直在不间断地创作《目击成长》的系列作品

  极具变化的90年代,一代人觉得焦虑迷茫,看不到未来。在女儿出生前,喻红的作品大多是以自己的世界、身边的朋友、同学为主题,也得到了广泛的关注与肯定。女儿出生后,生活将喻红拉回到琐碎的现实中。五年之后她再次拿起画笔,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像小姑娘时那样画画了,她的注意力回到了自己以及与自己相关的现实生活中。于是她有了第一个系列的创作:《目击成长》。从她出生开始,选择当年报刊杂志中的一张照片(往往代表了当年政治时局中最重大的一件事情)与描绘当年个人生活的绘画(选择喻红日常生活拍摄的照片)并置。这些作品就像喻红的一部自传,一本日记。在一个特定的时代里,喻红的成长,喻红的家人们,和她的同学们不经意间跃然于画布上。比如丈夫刘小东第一次出现在画中是一个划船同学的形象;1994年女儿出生后,二联并置的作品变成了三联:新闻照片,喻红及女儿的日常。喻红出生于60年代,女儿出生于90年代,几十年间,喻红看到了中国发生巨大的变化,两代人被这个世界、社会所塑造。在这个意义上,“成长”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与我们每天面对的问题息息相关。从1999年开始,这一创作一直持续至今。

《她——宝塔山姑娘》,2007, 图片出自《她》系列,由长征空间提供

《她——美女作家》,2004,画中人物为艺术家的作家朋友,之后也出现在《忧云》系列中,图片由长征空间提供

  1995年,“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举办,“女性艺术家”成为讨论话题之一。当时喻红正忙着带女儿,又要完成硕士课程。所以讨论中,她并不是很活跃。重新开始创作后,几乎与《目击成长》同期,喻红开始了《她》系列的创作,成为她早期创作较为成熟的作品。可以看出,对女性身份的思考是她多年来一直关注的题材,这几乎是出于一种自觉的选择。出现在喻红画中的女性角色都是她身边熟识的人,她关心她们是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而她作为旁观者又是怎样看待她们的生活?

  从此时开始,喻红创作的特点已经初步成形。虽然之后每隔几年,喻红就会有新的系列产生,但这些看似不同画面内容的作品,都离不开一个核心的主题:人,人与世界的关系,及更加广泛的人性。喻红的作品常常以自己或很多朋友为原型,但连续性观看这些作品时,会发现他们并不是根源于确定的某人。在一个变化的时代背景下,“这是一群不确切个体的模糊存在,又是随处所见的普遍命运。这是喻红的特质:是女性的,无主题的,叙述性的。”(摘自郭晓彦:“重现”的记忆:关于喻红新作)

2010年,喻红金色系列作品《天井》

  喻红完成于2007年至2008年间的另一系列作品:《春恋图》、《天梯》两组作品,是其创作中新阶段的开始,被称为“金色”系列。从画面中可以看出艺术家跳脱了与其息息相关的日常生活,进入到更加宏达的历史场景叙事中。她对更久远的中国传统绘画,敦煌、克孜尔千佛洞壁画,以及西方传统绘画作品进行了大量的阅读和研究。她将从传统绘画中得到的启示与她对当下的思考链接起来,使画面看起来具有了更多的象征意义。这批作品在其2010年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个展“金色天景”上全面展现:近200平米的四幅“天顶画”作品:《天井》(2009)、《天问》(2009-2010)、《天择》(2010)、《天幕》(2010),选择中西方传统经典绘画里的构图,画面替换成现代的人物及场景。在艺术家所选择的这四幅场景中,似乎开始有了许多宗教的隐喻,以及对现世的关照,这里的故事充满了对生活、灵魂拯救、新生、人生诸多困境的思考。

《天梯》,2008年,图片出自“金色”系列,由长征空间提供

  比如《天梯》本身的结构是一幅宗教绘画。一个梯子,上面有许多的修行者,有的人往上走通向天堂,有的人被魔鬼拉下来。喻红将上面的人换成了现代的人,在这个崇尚虚无的时代,即将掉入“地狱”的人脸上的恐惧消失了,代替的反而是一种享受的表情。在喻红之后作品中可以看到许多类似的隐喻。喻红的女儿练艺术体操,因此她见过许多小孩儿练“杂技”。他们把自己的身体练的“能屈能伸”,虽然看起来是非常危险可怕的,但他们自己却很享受。

  从这个系列开始,喻红的创作分出了两条线索:一条是从《目击成长》延续下来,关于她个人,孩子,身边的人和她们所处的时代的关系;另外一条则是从传统、历史中展开,关注当下与历史的关系。也是从这条线索开始,艺术家跳脱时代的束缚,让“自己在时间和话语的交界处进出,游离于性别之间,借用和自语同时存在,并让绘画本身生长。”(摘自郭晓彦:“重现”的记忆:关于喻红新作)

2013年的“忧云”系列源于喻红对于抑郁症的关注。名为《素手》的作品勾勒了一个来自西安美院的女孩,无声静谧,却抵不过自己内心的挣扎

《蚊帐》, 2013 ,图片出自《忧云》系列,由长征空间提供

  2013年,不同于《金色》系列的作品:《忧云》系列,关注她身边6位患上忧郁症的朋友。其创作线索又再次调回对身边朋友的关注。而这一线索可以追随到她2000年之后创作的《她》系列。喻红的一位作家朋友出现在画面中,深受抑郁症之苦,曾经两次尝试自杀。通过她,喻红想去了解忧郁症,慢慢认识了其他有类似情况的朋友。她采访了这些人,并为他们创作了一系列肖像。2013年,在长征空间的个展“忧云”上呈现了这些作品,在展览同期出版的画册上,还收录了这些人的访谈。展览除了展出《忧云》系列,还有另外一个系列:《云端》,是一件长18米的六联绘画,描绘的是喻红某次坐飞机从舷窗外看到夕阳西下的场景:那景象异常壮美,具有一种宁静中的爆发力。在画面中,喻红将生活的荒诞和这种景致下的不确定性用一种充满戏剧感的方式表达了出来。在这两个系列并置的作品中,多年来,无论是作为一位女性,还是作为一位艺术家的喻红,向所有人揭示了她和她的内心:总是在对外关照与对内自省之间寻找着精神的平衡点。

《游园惊梦》, 2015  布面丙烯 500 x 920cm

《游园惊梦》, 2015  布面丙烯 500 x 920cm (局部)

《游园惊梦》, 2015  布面丙烯 500 x 920 cm (局部)

《守株待兔》, 2016 布面丙烯 300 x 150 cm

  2016年,作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年度的提名艺术家,喻红在央美美术馆举办了她最新的个展“游园惊梦”。作品再次回到了对历史与现实关系的关照中,作品具有更深的隐喻意义。庞大的尺幅,与更加宏达的叙事,让观众看到了一位更加成熟的女性艺术家的改变。但对于熟悉喻红的人来说,她的每一次改变不仅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喻红 |《她曾经来过》(2017年) I 虚拟现实艺术 |  ©喻红和科拉当代 | 图片提供:艺术家和科拉当代

  2018年1月6日,喻红最新VR作品《她曾经来过》亮相林冠艺术中心(北京),人们会发现,在这件新作中,喻红过往的两条创作线索融汇在一起。这里有她个人的经历,有她对女性身份的思考,也有她对历史与现实的关照。

  雅昌艺术网对话喻红:有关最新VR作品《她曾经来过》

  雅昌艺术网:这是您第一件使用VR技术完成的作品,从去年林冠艺术中心发出预告大家就开始好奇了,作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构思的?

  喻红:2016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个展“游园惊梦”结束后,年底开始谈这个项目。整个周期已经一年多了。2017年上半年构思出来,有一些草图,反复的讨论。真正开始制作是9月份。

  雅昌艺术网:里面所有场景、人物都是由您手绘完成吗?

  喻红:所有的这些人物、场景全都是手绘的,当然这跟以前二维动画的手绘不是一个概念。比如我先确定整个故事由四个场景构成,然后制作公司会建一个立体模型。之后再把这个立体场景及里面的人物展开,变成一个平面图。我在上面画,比如画人:脸、眼睛、鼻子、眼球、舌头等,这些部分都要分开画。画完以后把已经变成平面的各个部分再附到3D模子上,就变成一个立体的人。这个立体的人让真的演员再演,真的演员从这儿走到那儿,有许多感应的点,这些点收集起来,再放到这个3D模型上,让模型动起来,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场景也是这样的操作。

  雅昌艺术网:您有尝试参与作品制作的过程吗?

  喻红:这个技术很复杂,全部由制作公司完成,这不是我的专业。但是随时在沟通,首先人物形象是什么年龄,高低胖瘦,步态是什么样,要讨论好了再做人物的形,形做好了以后我画完给他们,变成立体形之后再给我看,这中间是反复不停地沟通,工作量非常大。我原来以为挺简单的一个事情,后来发现非常不容易。

  雅昌艺术网:这次您和林冠艺术基金会合作的契机是什么?

  喻红:这不是第一次林冠艺术基金会做VR作品,我是两年前在一个活动上看过林冠做的VR作品,看了以后挺有兴趣的。后来他们正好做这个群展,来问我有没有兴趣做,当然有兴趣,就有了这个展览。展览的制作团队是跟林冠合作的,他们很专业,之前做的一些作品是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

  雅昌艺术网:您一直都是一位坚持传统绘画媒介的艺术家,这次愿意尝试VR作品,让人很意外。

  喻红:我也挺意外的。我其实对很多东西都有兴趣。VR所制造的虚拟空间,跟绘画是一样的,绘画是从二维到三维,创造一个虚拟的空间,当然这个空间你是进不去的,由于技术手段达不到。现在有一个技术手段能使人亲临其境挺有意思,其实人一直都想营造一个可以进入的空间。比如过去的教堂,那么多天顶画,那么多雕塑,包括中国古代那些庙宇、洞窟,就是想让你进去以后被这么一个场景包围,精神可以跟它去沟通,产生一些共鸣。

  雅昌艺术网:这让人想到2016年您的个展《游园惊梦》,里面就有许多场景的描绘,能够把观者带进一个艺术家创造的虚拟世界。

  喻红:其实我在绘画里头尝试扩展很多东西,不仅仅是空间,还有时间的线索,比如我画的《目击成长》,是我个人的成长跟历史的结合。我一直觉得绘画本身是有局限性的,绘画要加入时间只能靠多幅多组才能加进去。但是VR的一个场景就可以是一个时代或者是一个阶段性的特征。我这件作品有四个场景、每个场景都是一个不同的时代,这样的转换在一件作品里就做到了。

喻红《她曾经来过》(2017年) 场景图,四个场景分别代表一位女性的出生、儿童、中年、老年各个时期

  雅昌艺术网:这次作品讲述的是什么样的一个内容呢?

  喻红:讲的是一个女性从出生到儿童、中年、老年四个阶段生存环境中的状态,其实最开始构思的时候比这个要复杂得多,设计了十个场景。但真正制作时的工作量非常大,要是完成十个至少得一年。

  一个是工作量;一个是制作起来会比较复杂。原来我最初设计的是两个路径,比如说看第一个场景小孩出生,到下一个儿童期的时候,有的观众进了这个路径,有的观众进了那个路径,选择路径不同进去可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那样会挺有意思的。

  雅昌艺术网:那现在的这四个场景是串联了这位女性的一生?

  喻红:第一个场景是一间医院的产房,一位妈妈生出了一个女孩儿;第二个场景是这个女孩儿童期,六、七岁,时间倒叙到文革,这里其是我的一个生活经验,那个时期我差不多那么大,我的父母都是双职工,学校一放假就把我锁在家里,只能写作业,出不去,别的小朋友在门外敲门说:“喻红,出来看游行”。但我出不去,在屋里百无聊赖;第三个场景是一个中国古代的民居、大概是明代时期,里面放着卧室、架子床,小柜子等,这时一位中年女性进来,坐到床边,那个时候缠足,她把裹脚布一圈一圈打开;第四个场景就到了新石器晚期红山文化的时候,在一个金字塔形建筑里,不是真正石头的金字塔,是由稻草搭成的木结构的金字塔,像是一个祭坛,有一个老妇人,她是祭司,身上挂着玉在祭天的场景。

  雅昌艺术网:在这个故事里,人在往大了长,但是时间线索从现在往远古走,这些人物和场景的安排有什么寓意?

  喻红:其实讲述的是女性不同的状态,当下的女性在婴儿的时候是不分性别的,他有无限的可能性,也可能很好,也可能很糟,就是一张白纸。回溯到文革时期,那个时候对于我那个年龄的小孩男女是平等的,虽然可能实质上或是某些层面是不一样,起码表面上是一样。到了古代社会的时候女性地位非常低,缠足只是一个表现,一个中年妇女,她有自己的家庭、孩子。生活的操劳、重担、礼教,所有这些东西都可以用缠足来表现。回到远古时的女性,母系氏族时期女性的地位可能是很高的,她可以是一个氏族领袖,可以是一个大祭司,可以在氏族中带领整个氏族跟天沟通或者作战。其实就是不同阶段女性的一个身份,这个身份不仅仅局限在女性。

  雅昌艺术网:如果回到我们这个时代看人的各个时期,您觉得会有什么不同?

  喻红:其实不管是一个女性,还是一个人,永远在自己生活的这个时代里,跳不到下一个时代或是过去的时代,那个时代已经把她限定了。

  我们这个时代变化还是很大的。比如我的姥姥就缠足,我从小看着她缠足,这个印象对我非常深刻,真正身边有一个人缠足,那种心理的凄凉感是不一样的,老想她年轻的时候最开始缠足是什么样:欢蹦乱跳的小姑娘把脚趾头给窝断了,变成一个残疾人。而且不是个别现象,差不多有几百年都是这样的,我想想都特别痛心。

喻红《她曾经来过》(2017年)  VR作品草图

  雅昌艺术网: 在很多人看来您的经历是比较顺利的,14岁进入美院附中,上美院,毕业留校,结婚生子,创作。您认为自己是更自由,还是更束缚?

  喻红:如果从支配时间来讲我是蛮自由的,我可以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画画。但这不是自由的点。束缚和自由都是因为自己内心才产生的,没有哪个阶段说是更自由。比如说儿童,你觉得应该很自由,现在孩子的学业负担也不自由,到中年有很多经济的负担和家庭的负担,也不自由。每个阶段都有不自由,也可以有自由。

  我生活的时代本身选择很少,不像现在有很多选择的余地,工作可以很容易找到,或者是很容易跳槽,变来变去,过去那个时代没有。这也不是个人选择的问题,那个时代就是那样限定的。时代是一个大背景,大部分的人生活在这个框架中,只有很少的人跳出来,但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雅昌艺术网:如果一个人的自由是由内心决定的,那么时代的束缚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也不存在?

  喻红:每个人都逃不出自己的时代,不光是时代,你生活的环境、地域,甚至包括气候,对每个人都会有影响。但这种限制也并不妨碍自己可以自由,自由并不是说什么都做,而是内心给自己打开一个自由。

  雅昌艺术网:您现在的创作,有没有让您焦虑的或感到不自由的地方?

  喻红:可以说随时都在焦虑,搞艺术这个行业就是一个焦虑的行业,看起来出去采风,办展览,是很轻松愉快,其实真的不是。这是跟自己较劲的一个行业,当你面对一张白布的时候,需要有一个足够的理由来画,不是仅仅的一个情绪宣泄,而是要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想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内心的焦灼过程。

  雅昌艺术网:开始这次VR作品的创作前,让您焦虑的事情是什么?

  喻红:VR是出于兴趣去做的。但真要开始做了人一下子就傻了。首先我不懂技术,不知道VR最强的优势在哪儿。只能凭感觉来。我印象最深的是看VR最开始当你戴上眼镜的时候,眼前忽然变黑,周围的环境也忽然安静了下来,你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孤独的人。这种刺激是我想抓住观众的一个心态,从一个黑暗当中带入一个场景。我作品里的四个场景都是从一片黑暗开始的。第一个是从产道里,周围都是黑的,可以听到医院的声音,小孩从产道里突然就出来了;第二个场景是从一个黑的钥匙孔越来越大,越来越亮,有一个小孩在喊:“喻红,出来看游行”;第三、第四个场景也都是从黑暗开始,一位中年妇女开门进入房间;以及一位老妇人出现在金字塔里面。

  雅昌艺术网:一直以来,您作品的题材都在不断地变化,但不变的是里面都包含了艺术家真挚的情感,这是很打动人的地方。

  喻红:画画其实是挺费心血的事情,画一张画真的很累,每一张都是觉得值得才会画,对我有触动才能画。人永远不可能真正进入另外一个人的内心,但我试图接近我所描绘的人物的内心。

  雅昌艺术网:您除了是一位艺术家,还是一位女性,是一位妻子,是一位母亲。如何看待这些所有的角色和它们的转换?

  喻红:人生不同的阶段,每个阶段会有不同的问题去面对。比如孩子比较小的时候可能是母亲身份占的比例更多,因为你必须要花那么多时间去培育,去做各种琐事。现在孩子大一点我可能在艺术上花的精力更多。我的作品也是对人生当中每个阶段遇到不同问题的思考,生发出一个展览或是一批作品。

  雅昌艺术网:是不是现在的状态就是一个更加职业化艺术家的状态?VR作品今后有可能再尝试吗?

  喻红:比起90年代,现在展览的机会更多了。看起来艺术家在时间上很自由,但整个更长的时间里并不自由。比如你知道明年有一个展览,今年就必须要做准备。了解场馆,多方沟通,怎么跟作品结合等。我一般两三年做一次个展。这个节奏不可能再密了,因为画画是很慢的工作,也会是我的老本行。

  VR作品首先从我个人的兴趣是有的,但是都是要看机缘,有没有展览的空间,有没有制作团队。画画是我这儿能解决的,但VR作品是一个很复杂的团队,个人不能决定。

(责任编辑:罗书银)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7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年秋季拍卖会
北京际华春秋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4日-5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二层国
艺术品和古董拍卖会
Auktionshaus Blank Gm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4日-18日
预展地点:Friedrich-Ebert-
2019年秋季拍卖会
北京东方大观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1日-2日
预展地点:北京凯宾斯基饭店二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14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头条战报】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嘉德现
  2. 2 【拍卖前瞻】短视频目不暇接的时代,
  3. 3 【雅昌快讯】中贸圣佳2019秋拍精品展
  4. 4 【雅昌快讯】一年两破纪录!冷军《小
  5. 5 文化点亮苏河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6. 6 田主席诗词
  7. 7 【头条战报】好作品谁都不想放弃!亲
  8. 8 【雅昌快讯】东方色彩:视野与观点 “
  9. 9 澳门瑞麟拍卖2019秋季拍卖会部分精品
  10. 10 【项目预告】“2019年西安国际公共艺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