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庆松:灿烂都是徒有其表的

2017-02-21 17:23:34 来源: 心探索 作者:赵晓梅
    收藏 评论

摘要:王庆松的传奇在于,他把某种不可能硬生生地变成了可能。 父亲去世之前,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爸。打小被父母嫌弃长得黑、丑,又笨,他也当真觉得自己就是母亲嘴里那个身上长满了疮,在铁轨边啼哭的弃婴。但就是这个看似心硬如铁的倔强小子,在高中毕业那年,直接找到管调度分配的人说:“我要去三二七八五钻井队&…

  王庆松的传奇在于,他把某种不可能硬生生地变成了可能。

  父亲去世之前,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爸。打小被父母嫌弃长得黑、丑,又笨,他也当真觉得自己就是母亲嘴里那个身上长满了疮,在铁轨边啼哭的弃婴。但就是这个看似心硬如铁的倔强小子,在高中毕业那年,直接找到管调度分配的人说:“我要去三二七八五钻井队”。管理员懵了,一个小孩子怎么知道钻井队的编号?那是父亲曾经待过的钻井队。工作很危险,但王庆松决定用知识改变命运之前,先用劳动换取钞票,以改变一家人吃救济金的命运。

  就这样,顶替过世的父亲在钻井队干了七年,大冬天,很卖力的流汗,当先进个人,每年跟单位请假去考美院,每次很落魄地回到钻井队,接着干活,有时用两张画跟农民换两个咸鸭蛋。如此时光,反复七年。周围人都嘲笑这个一身力气,想当艺术家的傻小子。但为很多人视而不见的是,这个傻瓜不光骨头很硬,骨气也很硬。尽管那个最初的动力听上去简单而执拗——有一天,我要出人头地,要为曾经受过的那些白眼和排挤赢回尊严,要给刚开始叛逆就被迫终止的青春期找到出口。

  来北京做职业艺术家,最穷的时候,饿着肚子住在冬天没窗没门,糊层塑料布挡风的农村。再苦,第二年开春,水管化冻了,水流了,树绿了,总觉得人还是活着的,前面的日子还有希望。

  很多年后,第一次出国,在伦敦举办第一个个展。后来,母亲患癌,离开人世的最后几个小时,亲眼目睹了一个生命在死亡前的挣扎。他用母亲生前交给他的抚恤金做了后来给他带来很多声名和争议的作品《老栗夜宴图》。

  他扮成鲁迅的模样,在冰天雪地里,独自待着,像在叩问什么。他说,鲁迅是一种精神,而不是一个人。我总在想,如果活到今天,他会不会冻死?还敢不敢说真话?

  《又一次战争》里,他扮演一个失败的指挥官,带着士兵向着高高挺立的“必胜客”和“麦当劳”的巨幅标杆冲锋陷阵。他说,每个人的内心都在进行着一场战役,必须在各种冲突和角力间抉择与平衡。他的作品更像纪实摄影,而不是观念艺术,他更像一个记者,而不是艺术家。

  生活的戏剧性,远大于艺术作品。当王庆松晋升艺术新贵,终于实现了早年他在钻井队一直梦寐以求的愿望,相依为命的弟弟因为一场忽如其来的意外,写下遗书走了,走之前留下了一地烟头和一段录像。

  在用纪实的摄影语言将自己置于时代变迁中的在场一员许多年后,王庆松说,他更有兴趣的是用影像和死去的生命说说话。他一直想拍一部电影《烂兄滥弟》,讲一对兄弟从小城出来的命运。他说,有一点悲凉,其实灿烂都是徒有其表的。

  是的,这个看上去铮铮铁骨一般的男人,身体里面埋着太多乡愁般的柔软,还有不知生从何来,死去何方的悲凉。这种无根的悲凉,从小至今依旧,甚至跟贫穷富裕,有没有家庭和孩子,成不成功都没有关系。它一直都在那里,就像早早就横亘在少年心里的那道命题——死亡之后,灵魂去了哪里?我们怎么跟逝去的人对话?

  他还想拍部纪录片《大悲咒》。水池里,大鱼吃了小鱼;空中,苍蝇死了,变成粪便和肥料;各种幼弱渺小的生命以荒诞有趣的方式乱中有序地轮回着。循环播放的是早年弟弟送他的那盘《大悲咒》的曲子。可是,那盘音乐丢了,怎么找也没找到,但他还在寻找。

  我的作品不是板斧,是绣花针

  记者:你的作品主题都是一个人在大的时代背景下的生存状态。记得你刚来圆明园的时候,画《竞争》系列,两个人在打斗,血肉模糊的感觉,很痛苦,包括后来的《塑料布》系列,也都呈现的是人跟人之间的隔膜和压抑。但当你开始用摄影语言去表达的时候,你的视角从挖掘和宣泄个人的痛苦,变成了在大的时代背景下冷眼旁观的感觉。这种转变是怎么发生的?

  王庆松:我出生在大庆,在湖北荆州长大,后来在钻井队工作了七年,哪儿有油田往儿哪跑,打完这口井,隔三个月再搬一个地方。因为这种动荡,让我看到了很多百姓的生活景观。后来开始创作之后,这些底层百姓的生活就从记忆里蹦出来。

  1993年,我来到北京,开始强烈感受到个人内心的挣扎。从一个十几万人口的小城忽然来到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这种个人的纠结是很正常的。但是一旦你走出门观察身边的生活,会发现社会的变化远远大于自我内心的变化,你的这种变化是被裹着往前走的。1995年,圆明园解散之后,就不停地在搬家,先是搬去了香山,住了一个月,又搬去宋庄,好几个村子,被赶来赶去的。这种流动逼着你开始问——为什么要赶我?邻居变了吗?朋友之间变了吗?其实是大的环境变了。1996年,很自然地,我开始从油画转向摄影。

上一页 12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王庆松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夏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湖南省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
预展时间:2019年9月26日-27日
预展地点:长沙美庐美术馆(长
邦瀚斯中国书画与工艺精品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19年9月5日-8日 上
预展地点:纽约麦迪逊大道580号
2019年秋(三周年庆典)艺
江苏汇中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11日-12日
预展地点:江苏省宜兴市人民南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当前指数:6,25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艺术人物 | 有一种风格叫做“大卫·霍
  2. 2 【雅昌专稿】2019半年报 | 艺术市场的
  3. 3 【雅昌快讯】中贸圣佳2019夏拍预展启
  4. 4 【雅昌专访】大肉庄竹林:如何把蘇富
  5. 5 顾铮:沈浩鹏的摄影宣言
  6. 6 当艺术品可以避税时,捐赠还纯粹吗?
  7. 7 刘益谦2019年春拍入手四件重器,总价
  8. 8 【展览预告】人间值得吗?大肉庄年度
  9. 9 【雅昌专稿】“天才”雨果:一位被文
  10. 10 【雅昌快讯】中拍协发布2019春拍十家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