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埃内斯特罗萨:弗里达-卡罗的私人衣橱

2016-09-20 09:34:13 来源: 《收藏家周刊》 作者:文/Hunter Oatman-Stanford 译/游侠儿校对/果然多多
    收藏 评论

摘要: 弗里达·卡罗的标志性多彩装扮,拉斯·穆雷摄 熟悉和了解弗里达·卡罗的人,相信都会对她那浓密的眉毛以及嘴唇上淡淡的胡须印象深刻——不论是来自她生前的照片,还是她的自画像作品,弗里达的这张面孔都会让人过目不忘。当然,除了她著名的50多幅…

弗里达·卡罗的标志性多彩装扮,拉斯·穆雷摄

  熟悉和了解弗里达·卡罗的人,相信都会对她那浓密的眉毛以及嘴唇上淡淡的胡须印象深刻——不论是来自她生前的照片,还是她的自画像作品,弗里达的这张面孔都会让人过目不忘。当然,除了她著名的50多幅支离破碎的自画像,弗里达的着装同样显得惊艳无比,既根植于墨西哥传统,又融入了她对于所处时代的自我认知和理解。

  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生性情感外露,虽然不是以人们所想到的方式。在现实生活中,就像很多她自画像上呈现的那样,卡罗利用时尚将她身体和情感上的不安转移到对力量、传统和美的描绘上来。1954年,卡罗去世后不久,她的私人衣橱就被锁了起来。至今已近50年(注:本文写于2013年),这个衣橱对于学者和她的画迷们来说还是个谜。

  过去的10年里,博物馆终于能够对浴室的物品进行分类整理。其中包括成百上千的文件、照片和艺术品,除此之外,还有大约300件衣物和个人物品——从毕加索送给卡罗的耳环到她定制的假肢等等。2012年11月,该博物馆和墨西哥版《时尚》杂志合作,开办了卡罗个人服装的首届展览会,从残疾和女性充权(empowerment)的角度展示了她的服装,以及她对时尚的持久影响力。这次展览聚焦于卡罗打造自己标志性风格的方式,通常少不了墨西哥的传统服装,以此来映射她的女性主义和社会主义信仰,同时也能够掩盖令她虚弱的伤处。

卡罗的传统服饰特别突出了她的墨西哥传统,约1946年,伦敦。托斯·穆雷摄

  你是怎么参与到这次展览会的呢?

  埃:实际上,是我把这个项目带进了博物馆。得知弗里达衣橱被发现了的时候,我还住在伦敦攻读时尚策展方面的文学硕士学位。我的策展论文就是围绕她的衣橱,以及她是如何通过残疾和传统元素来建立身份的。那时所有的专家都说她穿这件墨西哥服装是为了取悦迭戈·里韦拉。虽然我不否认卡罗和里韦拉是对方的灵感来源,但我认为她选择这件裙子来建立其身份是有深层原因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近距离观察,并发现了这些线索。

  例如,卡罗6岁的时候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导致她的右腿萎缩,一直比左腿短。在她的日记中,卡罗描写了她过去如何穿三四双袜子,以此来在鞋子里形成支撑,就像用一个额外的鞋跟来增长右腿。少女时期的她也开始穿长裙,这是另一个有趣的线索。卡罗下意识努力用裙子来掩饰她的不完美,甚至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她通过时尚解决机能问题。

  我们还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她的母系家族那边全都穿着墨西哥传统服装。这张照片对我们的研究非常重要,因为它说明卡罗在遇到里韦拉之前就秉持了这种墨西哥传统。

在卡罗1939年的画作《两个弗里达》中,一个穿着墨西哥服装,一个穿着欧洲服装,两种服饰都完全掩盖了她的伤腿

  什么是墨西哥风格?

  埃:这种墨西哥裙子来自墨西哥西南部瓦哈卡州的特万特佩克地峡(Tehuantepec Isthmus)。如果你到特万特佩克地峡,你会发现所有女性的穿着都是这种传统风格,它由三部分组成:有一个用褶裥、花朵和彩带制成的很沉重的头巾,所以装饰品是集中在头部的。然后会有一条裙子,先是一个从头部套穿的短款衬衣,通常带有很多珠宝,最后是一个长裙。特万特佩克地峡是母系氏族社会,也就意味着女性主导文化,管理社会。弗里达·卡罗并没有任意选择墨西哥的裙子,她选择了一条象征着权力女性的裙子。

  我开始研究时,集中在天鹅绒上的纺织刺

绣,但我后来意识到,她的衣橱里只有一件天鹅绒短裙和一件天鹅绒上衣。弗里达大部分行头都是由棉和丝绸制成的,当然,因为这些是较轻的面料。天鹅绒太沉了,她的身体无法支撑或穿着这种面料行走。大部分的衣物实际上装饰着十字刺绣,或一种叫做“十字链”的技术。这是一种特万特佩克地峡土著女性日常穿着风格,而天鹅绒则是晚会或更正式服装的用料。

  裙子的构造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珠宝、帽子、花朵和彩带之类的装饰品集中在上身。旁观者看弗里达时注意力总是集中在她的脸和上身,而她的腿用长裙盖着,残缺的身体也被衣服掩盖。这样一来,就能分散旁人的目光。你要知道,1925年,18岁的弗里达曾遭遇了一场几乎致命的事故。

左图是1994年款高缇耶紧身衣裙,这是受到了卡罗石膏支架(如右图所示)的启发。米格尔·托瓦摄

左图:提西为纪梵希2010年时装系列设计的服装,效仿了卡罗1934年的画作《被蒙蔽的表象》中的紧身衣和透明设计,这幅画营造了整场展览会的基调。米格尔·托瓦摄

  那是一场交通事故,是吗?

  埃:正是。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她乘坐的公共汽车和一辆有轨电车相撞,公交车上的一根金属扶手从左侧穿入她的身体,刺穿了她的子宫和阴道。因为撞击扯掉了她的衣服,她在大街上奄奄一息,赤裸裸地躺在血泊中。那真像是一场强奸事件,太恐怖了。事实上,她能存活下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那是她艺术家生涯的开始,因为她在床上呆了大约一年,用石膏绷带、束腹和人工部件固定身体,等待恢复。这是一个伟大艺术家的起点,但也是她身体恶化的开始,这种折磨一直持续到1954年她去世为止。

  事故之后,卡罗进行了22次手术,这些手术主要集中在她的脊柱和右腿区域,直到1953年她将右腿截肢。在她的余生里,她必须穿一系列的石膏紧身衣和皮革紧身衣来帮助她维持身体平衡。

卡罗的鞋子,为了让她的伤脚更舒服,右边脚趾处是剪掉的。米格尔·托瓦摄

弗里达1953年的义肢,下端一双红色皮革厚底靴。米格尔·托瓦摄

截肢后,她设计的假肢

  卡罗为什么采用这种墨西哥风格?

  埃:这就是此次展览会要解释的东西。她决定穿这种裙子是因为它为她解决了不同的问题。1929年她和里韦拉结婚时,她比他小20岁,而里韦拉已经是墨西哥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当时正值墨西哥教育部长何塞·瓦斯孔塞洛斯(José Vasconcelos)尝试推广所有墨西哥传统价值观。

  那时流行的风格是像好莱坞或欧洲人一样的打扮。我们过去有一位总统非常痴于迷巴黎,所以任何法式的东西都很流行。但是瓦斯孔塞洛斯觉得所有的墨西哥传统价值观都丢失了,一次他委托所有的墨西哥艺术家绘制巨幅壁画。墨西哥人都很视觉化,他想通过这些壁画来讲述墨西哥的故事,让人们与历史连接起来,并为之自豪。同样的,弗里达·卡罗也想描绘她的祖国,或者对墨西哥文化的认同感。她想成为印第安人村庄的一份子,成为人们的一份子。

  她和里韦拉结婚后,他们就开始旅行。1931年到1933年,他们在旧金山,然后去了纽约。1939年,卡罗为了她的第一次联合展览去了巴黎,在那里展出了她的自画像《框架》(The Frame),这幅画被卢浮宫购买。而在40年代左右,墨西哥成了一个艺术中心。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和托洛茨基(前苏联领导人)到达墨西哥后,里韦拉的住所就成为了这些外国人感兴趣的地方。

  上世纪20年代,当她决定穿这种墨西哥裙子时,她想要表达她的社会主义政治信仰,并让自己看起来颇具墨西哥风格。她这样做的原因远不止是想要取悦里韦拉。同时,由于它的几何形状和构成,这就成了掩饰她的不完美的理想裙子,而且还能将她和她非常出名的丈夫区别开来。那时候还有谁会这样穿呢?没有人。

弗里达生前穿过的流苏靴,鞋跟经过特殊处理以协调双腿长度

  她有更新过这种本地风格吗?

  埃:她对她的墨西哥服装做过一些小的改动,但大多数只是对刺绣、花朵或其他一些小的技巧方面的变化。她并没有完全改变这种风格。我想她喜欢它原来的样子。这也体现了她的墨西哥传统,而且她为穿着这种服装而骄傲。你穿这种类型裙子的时候,你真的感觉像王后一样,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裙子。

  卡罗的衣橱中还有其他的文化影响吗?

  埃:保存的大部分衣服都是墨西哥风格,但她也有来自恰帕斯州和墨西哥其他地区的服装,以及欧洲的服装。如果你看过画作《两个弗里达》(The Two Fridas),你会发现一个弗里达穿着欧洲服装,另一个穿着墨西哥服装。《两个弗里达》是卡罗最著名的画作之一,也是她创作的画幅最大的作品。这幅油画恰好体现了她的衣橱里面有什么,既有欧洲款也有墨西哥款,同时也说明了她的传统是如何混合的。她是一个混血儿,父亲是德国人,妈妈是墨西哥人。最初,我是想用裙子之间的对话形式来展示这幅画的,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对比。

  但最重要的是,她套装的搭配总是一样的:她会带一顶帽子,可能会穿一件欧式衬衫和一条长裙。墨西哥裙子的最基本搭配是:头上戴装饰品,一件短衬衫,然后是长裙。无论她穿的是欧式裙子还是欧式衬衫,或是两者的结合,所有的这些都是在墨西哥裙子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

  在她的一生中,弗里达被时尚界认可吗?

  埃:我读了很多资料,甚至卡罗的自传,发现她曾上过《时尚》杂志的封面。因此我去了巴黎的时尚杂志档案馆,却没有找到这个著名的封面。但我确实从1937年10月的杂志上找到了横贯两版的图片,这是托尼·福利赛刊载在美国版《时尚》杂志上的。卡罗的风格如此突出,即使在那时就引起了这位首席编辑的注意。

  你在这次展览会中是如何呈现卡罗的风格的呢?

  埃:我想明确一点,这不是一场关于卡罗艺术品的展览会,而是关于她本人的。我和这次展览会的设计者朱迪斯·克拉克一起工作了三年,其中帽子是由2012年英国年度最佳设计师安吉洛·塞米纳拉制作的。由于空间限制,也为了节约,我决定每5个月循环展出这9幅画作。这有点像是每个季节都更换的橱窗展示。

  这次展览会从最根本的地方开始,也就是残疾墙。她所有的矫形外科器具都在这面花砖墙上展出,这会让我们再一次想起那间浴室和发现这些物品的地方。然后你会来到二号房间,这里面展出的是卡罗各种各样的自画像,阐释了各种传统元素,以及她是如何引起轰动的。例如,30年代她在旧金山闲逛的时候,孩子们会问她:“嗨,马戏团在哪里呀?”卡罗只是一笑置之,因为她穿着这种五颜六色的衣服,又戴了很多项链和首饰,确实很引人注目。我用一个珍奇柜来展示她的漂亮鞋子,因为鞋子能提供给你很多有关她的信息。

  最后,我们增设了两间画廊来做当代阐释。在这里我展出的是让-保罗-高缇耶的作品、川久保玲为Comme des Garçons设计的服装,以及威尔士艺术家戴利斯的作品,还有里卡多·提西设计的2010年纪梵希高级时装系列。提西受到弗里达的启发,设计出了非凡的时装系列,仿佛他已经看到了《人不可貌相》(Las Apariencias Engañan),或是《被蒙蔽的表象》(Appearances Can Be Deceiving)这两幅。这幅画是2004年在她的储存物品中发现的,它实际上是这次展览会的起点。它展现了卡罗身份的层次性:她全身赤裸,只穿着紧身内衣,笼罩在墨西哥服饰的轮廓中,几乎宛如一个幽魂。

  纪梵希时装系列有很多蕾丝,主色调为白色,将服装的材质和卡罗的衣橱行头联系了起来,而提西则真正的定义了骷髅的概念。我认为这个系列更多的是在卡罗的画作《破碎的脊柱》基础上创作出来的,但是他令人难以置信地完美领悟了《被蒙蔽的表象》这幅画的精髓。我们给他发去一张图片时,他的反应类似“哇噢!”,他真的理解了。

  通过展览会展出的物品,我们也在尝试提醒参观者注意卡罗的历史。例如,我们在残疾区域使用的是花砖墙,但我们也用了金属条,这能让我们想那根在公共汽车事故中刺穿她身体的钢扶手。在所有的陈列室中,制作成小X型的十字绣和链式线步也多次出现在那些金属十字架上面。

  在当代展区,展出的是新型紧身胸衣。地板上铺的还是花砖,就好像是一个T台。当代展区使用的更多的是自然色、奶油色、白色和非彩色。人们总是将卡罗和五颜六色联系在一起,因此此次展览会唯一使用亮色的区域就是她的私人物品展区。

  卡罗的义肢设备有什么重要性吗?

  埃:那些物件真的非常重要,因为她的余生一直受到右腿的折磨。那双黑色的鞋子特意开了一个口,好让她的脚能透气,因为她的脚最后还是溃烂了,不得不切除了两个脚趾。

  1953年,她的右腿被截肢。她既要面对里韦拉的屡次出轨行为,还要面对她残缺的身体。通过绘画,她能表达自己内心的很多想法和身体上饱受的折磨。但我认为她从来没有从失去右腿的伤痛中恢复过来。事实上,她截肢之后,就陷入了深度抑郁。从她日记的最后几页中可以看出,她非常害怕。她写道:“确定了,我要截肢了。”

  从心理角度来看,我认为截肢真的对她有很大影响,因为她的日记内容主要写了右腿:她什么要去做手术;术后,她又是多么的悲伤。卡罗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能用义肢行走。她拒绝使用义肢,那双红色的靴子是她最开始的义肢,只看看那个特殊的物品,你就可以看出来她是多么的前卫。这双靴子很漂亮,很具当代特色。她选择一双带有中国刺绣图案和一个小铃铛的厚底鞋,因为她觉得为什么义肢就要很丑呢?它可以很漂亮。

  这些都发生在1953年8月,她于1954年7月逝世。我想,右腿的截肢真的加重了她求死的欲望,因为她再也不能忍受了。

  你有没有发现其他特别惊人的东西呢?

  埃:她的太阳镜也非常惊人,极具当代色彩。展示的任何一件东西都可以拿到今天的T台上,这也是我觉得卡罗非常重要的原因。她走在她所处时代的前列,她了解服饰和时尚,能用服饰来塑造她的角色和身份。她非常时髦,也非常有经验,这些物品显示了她有多么的迷人。

  但是我注意到,她越痛苦或者感觉越糟糕,她那天戴的饰品就越多。她喜欢在家接待客人,但如果她不舒服,或者不能起床,她仍然要全身装扮,像一个洋娃娃,非常漂亮。她从来不穿着睡衣下楼。

  卡罗刚过完47岁的生日就去世了,之后,她的丈夫,同时也是她的艺术同行——迭戈·里韦拉(Diego Rivera)开始将她最私人的物品安置到他们墨西哥城寓所的浴室里。1957年,里韦拉去世,他们的住所,又名La Casa Azul或“蓝房子”,成了弗里达·卡罗博物馆。但在里韦拉去世前不久,他告诉挚友多罗蕾丝·奥尔梅多(Dolores Olmedo),在未来的15年内,放置弗里达衣橱的房间仍要锁着。奥尔梅多认真执行了里韦拉的请求,她最终决定将这件屋子封存起来,直至她2002年去世。

(责任编辑:裴刚)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弗里达·卡罗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永恒的丝线
    永恒的丝线

    地址:北京松美术馆

    时间:2019-03-24 - 2019-06-23

  • 妙笔传神
    妙笔传神

    地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8-18

  • 陶韵瓷魂
    陶韵瓷魂

    地址:武汉博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6-20

拍卖预展

2019春季拍卖会
景薰楼国际艺术拍卖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14日 10:0
预展地点:富邦大楼国际会议中
2019年5月拍卖会
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5月20日-28日
预展地点:香港
2019年春季拍卖会
北京中汉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1日-3日 上
预展地点:北京宝格丽酒店 二层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6%当前指数:6,52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头条战报】莫奈《干草堆》7.6亿元创
  2. 2 雅昌月度(2019年4月)策展人影响力榜单
  3. 3 杰夫·昆斯凭6.26亿《兔子》再回世界
  4. 4 广东古今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5月
  5. 5 【拍卖前瞻】日本顶级私藏再释出:是
  6. 6 【雅昌专稿】博物馆日高峰论坛:如何
  7. 7 【雅昌专稿】五分钟速览第二轮香港春
  8. 8 相隔11年,邓国源大型个展再次在德国
  9. 9 【雅昌专稿】濒危工艺如何在新时代起
  10. 10 中国流失文物,在他国还好吗?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