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近藤秀实谈中国画中的寂寥与凄凉

2016-08-30 11:31:29 来源: 月雅书画
    收藏 评论

摘要:近藤秀实。现为日本多摩美术大学美术学部博士生导师、日本民族艺术学会理事,国际知名艺术史学者,为中日文化艺术交流作出过许多积极贡献。 如果在画作中表现哀愁与寂寥?根据个人能力、性格、时代风格的不同,在一幅由着色、构图、线描组成的视觉艺术的画作上,可以运用多种多样的表现手法。在这里,我主要想阐述一下斜线…

  近藤秀实。现为日本多摩美术大学美术学部博士生导师、日本民族艺术学会理事,国际知名艺术史学者,为中日文化艺术交流作出过许多积极贡献。

  如果在画作中表现哀愁与寂寥?根据个人能力、性格、时代风格的不同,在一幅由着色、构图、线描组成的视觉艺术的画作上,可以运用多种多样的表现手法。在这里,我主要想阐述一下斜线的使用和斜线式构图。日本的《源氏物语》,为我们展现了一场又一场华丽的恋爱场景,然而在这些场景的背后,无一不充满了挥之不去的悲哀与寂寥。根据《源氏物语》绘制的《源氏物语绘卷》,具有典型的大和绘的特征——平面化的笔法与浓艳的色彩。那么,要想在具有这样的画面特征的大和绘上表现寂寥与悲哀,该怎么办呢?我们不妨先看看中国画的表现手法。

  失去半壁江山的寂寥,还伴有一种内心的失落。马远擅于用虚旷的空间与斜线来表达这样的情感。在用斜线分化的构图中,能看到指向不同方向的箭形、向量(vector)。这些箭形、向量(vector)是将上升与下降、水平与垂直、天与地的广阔距离,以及人类生活里各种道具符号化的重要因素。

  通过斜线来表现被侵占的大地和浩渺无垠的空间,是马远山水画的特征。在《清凉法眼像》和《云门大师像》里,马远用精妙的笔端细腻的描绘了相貌特征,但作为背景存在的无限江天,又是何等的空虚缥缈。

  马远之子马麟,也继承了空虚的绘画手法。比如在《夕阳山水图》中,马麟就由近及远的描绘出被夕阳余晖笼罩的静谧空间,让我们感受到一种和日出时完全不同的寂寥感,那一行飞鸟蹁跹渐行渐远,越发增强了这种意境。

  《源氏物语绘卷》在日本被誉为大和绘的鼻祖,该绘卷中使用了以斜线为中心的主构图和向量(vector)符号。人物的引目钩鼻,被故意省略掉屋顶和天井,暴露在外的柱子和横木、榻榻米的边沿和沿侧以及砚台、市内装衣服用的长方形大木箱的直线等,都是向量(vector)的要素,巧妙地诱导着我们的视线。

  故意省略掉天井,让观者可以直接窥看到室内,是中国六朝时代的顾恺之在《女史箴图卷》中就使用过的手法。尽管1069年的《圣德太子传障子绘》里,也出现过把妨碍视线的东西故意从画面中省略掉的绘画手法,但唯有《源氏物语绘卷》是将天井省略掉,只露出柱子、横梁、上框、门槛、横木、榻榻米的边沿、长方形大木箱、砚台、棋盘等的直线性线描,通过水平、垂直和斜面,来补充画面主题所想表达的情感。除此之外,在日本的其他画作里是看不到这种通过斜线来诱导视线,让观者产生代入感的要素。

  在《源氏物语》那华丽铺展的恋爱物语背后,还隐藏着无限的寂寥。这种文学手法增强了物语本身的可读性和文学价值。物语还描述了社会的盛极必衰(受平安时代佛教末法思想的影响),以及因为社会地位变化给人带来的孤独感,人与人之间的执念、断念等,无论哪一种情感骨子里都有挥之不去的寂寥感。而在绘卷的制作过程中,就需要通过色彩、线条、构图来表现出这种寂寥感才行。

  为强调这种寂寥感,《源氏物语绘卷》使用了箭头和斜线。斜线在各种各样的场景里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比如垂直下降的向量(vector),暗示了人生际遇的一落千丈,斜走的向量(vector),象征着人生的不安与彷徨。

  在光源氏给妻子私通而生的儿子薰君庆祝出生50天的场景里,光源氏抱着薰君,视线向下俯瞰薰君的脸,这里就出现了下降的符号,而榻榻米边缘的斜线,又将人的目光引导到了薰君的脸上,薰君目光向上,迎接着父亲的视线,这两个向量(vector)的先端并没有完美汇合,而是留下了微妙的分岔。这样的绘画手段,就暗示了光源氏心里明白,薰君是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私通生下的孩子。如果是更加通俗的、平民化的表现手法,就会让光源氏将孩子高举过头,视线是从下往上看,以体现他初为人父的喜悦心情。

  《源氏物语绘卷》的画家在《蓬生》这幅画里,用断断续续的线条描绘出断垣残壁,暗示了光源氏时隔多日重见末摘花的那种不安的心理。而在贵族公子齐聚,共奏音乐的《铃虫》的赏月宴上,榻榻米的边沿的绿线又是多么的色彩艳丽、线条笔直。

  本来,在北宋的山水画里,向量(vector)和斜线的使用就很明显。比如郭熙在《早春图》里描绘的树木,就使用的是自然界的向量(vector),将我们的视线向上方诱导,范宽的《溪山行旅图》里的树木,也具有同样的效果。在这两幅图里出现的楼阁建筑上飞翘的屋檐,也起到了一种辅助的作用。

  总体上来说,中国的山水画大多是通过树木来发挥箭形的作用,很少会利用到室内物品上的人工直线。而将其简略化、膨胀化,高度讴歌、强调符号要素的代表人物,则是南宋山水画的马远、夏珪和梁楷。

  梁楷的《出山释迦图》,大胆地使用了斜线构图,即便是在布局全满的画面里,也用大幅度的斜线分化了空间,将人物精妙严谨的置入其中。斜线内的雪山,就是茫然若失彷徨前行的释迦牟尼登场的舞台。同样是梁楷的作品,《李白吟行图》、《六祖截竹图》等则较多的强调了多角性的向量(vector)符号。在体现寂寥的同时,更着重绘画的抽象性,将观者的视线诱导到不同角度,起到增加视觉广度和细微动态的作用。这种手法,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寂寥感。

  斜线构图和向量(vector)的使用,也是南宋时代绘画的特征,同时代的禅僧画家牧谿的《观音猿鹤》三连轴图、《罗汉图》里,就能看到这样的特征。中轴的《观音图》是具有稳定性的三角形构图,周边的草木玉瓶则是小的向量(vector)符号,能将我们的视线诱导到观音身上,左轴的《鹤图》则采取的是和梁楷的《出山释迦图》一样的构图,从左向右显示出空间的广阔。

  右轴的《猿图》,画的是一对子母猿双双栖踞在一根悬空的呈现出水平状态的枯枝上。这对子母猿处在三角构图的正中央位置,其处境极为险峻,向斜上方伸展的枯木,即象征着在寒风陡峭中被迫栖踞于高枝上的凄凉心境。

  勉强能让子母猿站稳的那根枯枝是一条水平线,加固了猿的三角构图的安定性,以这条水平线为对称轴来看,它下面有一个几乎相等的反转的三角形,而反转的三角形的下面还有一个正三角形,两个三角形的顶点相互碰撞。

  斜线构图的妙处,就在于可以充分发挥纵横无尽的作用,而这幅画里的向量(Vector)符号的箭形是向下垂立的,象征了猿的不安。两个三角形的顶点相撞,也彰显出一种紧张感和不安定感,恰如其分的表现了这对子母猿在这种紧迫状态下的心境。

  所幸牧谿是位慈悲为怀的禅僧画家,在猿的鼻子的箭形下,用一条水平线勾勒出猿的嘴巴,暗示了不会出现子母猿跌下树枝的结局。

  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在《源氏物语绘卷》开头部分出现的《柏木》这幅画里,引目钩鼻和和枕头的箭形,都停在了像水平线一样的榻榻米的边沿。

  在通过一幅画来讲述一个故事的时候,牧谿和《源氏物语绘卷》的画家都能巧妙的运用斜线和向量(Vector)符号,最终安抚好观者的不安心理,是两位了不起的演出家。

  在重视三角形的倾斜的构图里,即便是最为稳定的三角形结构,人也会因为它的锐角而感到一丝丝不安。一个完美的圆形暂且不说,就是直线和斜线在能很好的表现出人内心恣意性的意志和感情。

  这次,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斜线构图里的“寂寥感”,在这一点上,即便是一直排斥北宋山水画那种壮观构图的日本人,也会对从细微处着手擅长画“马的一角、夏的一边”的南宋山水画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只要能理解《源氏物语绘卷》的绘画性,就很容易发现这一点。

  在南宋时,宋朝丢掉了半壁河山,因此南宋的山水画都带有一种“残山剩水”般的失落感,以及由此而生的寂寥感。在元末的倪瓒、黄公望的“荒疏萧条一派”的画里,也能发现类似的状况。他们以干而带毛的“渴笔”画浅水遥岑之景,意境萧散简远,仿佛是脱离了现实的梦幻世界一般。

  中国的山水画和日本绘画里的箭形,都是把人们隐藏于内心深处的情感在视觉上符号化了。

  这个箭形和数学几何里的向量(Vector)感觉上是不同的,但实际上,箭形通过它的大小(量)和方向,能够成功的诱导我们观者的视线。我在50年前,就已经接触到了高等学校的几何学上的向量(Vector)了。而直到12年后的1979年,我才发现了东方绘画中的箭形的意义。能够向着宇宙传达信息的几何学上的向量(Vector)为古老的东方绘画中的箭形增添了西方的色彩。

(责任编辑:陈奕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中国画 近藤秀实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