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大写者——老甲”学术研讨会纪要

2015-09-15 17:03:11 来源: 艺术家提供
    收藏 评论

摘要: “大写者——老甲”学术研讨会现场 李小可(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长、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老甲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兄长,我们在一起几十年了。想到老甲,就会想到他的画;想到他的画,就会想到老甲,两者浑然一体。之所以浑然一体,是因为他的艺术、个性、人格都紧…

“大写者——老甲”学术研讨会现场

  李小可(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长、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老甲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兄长,我们在一起几十年了。想到老甲,就会想到他的画;想到他的画,就会想到老甲,两者浑然一体。之所以浑然一体,是因为他的艺术、个性、人格都紧紧地连在一起。老甲非常朴素,有真性。这种真性和他的人生经历有很大关系。他的艺术也是他情感的宣泄。他的写意是与生活的真切感受相联的,不是虚无缥缈的。他的绘画语言是写意的,但表现内容既有宏观世界,又有精微细节,是带有生命和人性的一种深入表现。

  另外,就是其作品酣畅的宣泄,有一种酒后的酣畅感觉,带有英雄气概。他的写意,不是重复古人的模式——描写一个亭子、一个瀑布、一棵树,而是表现自己内心世界、表现真挚的天性。他的每张画,几乎都是在生活中体验和感悟出来的,包括了生命、人生、人与自然,都是他个性的表达。

评论家陈传席研讨会发言

  陈传席(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我以前给老甲写文章,讲笔笔宣泄、讲排山倒海之势、讲雷霆万钧之力。但是这次看画展,觉得我以前忽视了他对艺术形式探索的磨砺。学者的素质和良知,就是要怀疑一切;而艺术家的素质,就是对形式的探索。老甲不仅对马和牛在形式上进行探索,还对山水、对似山非山的宇宙进行探索。这一点,就具有艺术家的特殊素质,了不起。

  老甲的绘画特征,是势的宣泄和力的奋发,这是中国目前最需要的一种精神。什么才是画家?绘画者风格的成熟就叫画家。没有风格不叫画家,风格不成熟也不叫画家。老甲有风格,而且有成熟的风格。老甲的画里有他的结构,结构是势的宣泄、是一种奋发向上的大感觉。那种小巧玲珑的画,比较起来就相形见绌。我们要提倡大气势、大力度的绘画;我们民族要奋发图强,更需要这种力量。

  林木(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四川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老甲的创作,对当今画坛有重要意义,现在提倡写意精神。按照中国的规律来讲,提倡什么就是什么比较弱。那么,肯定是写意弱,所以才倡导。为什么写意会弱?就是因为思路因循守旧。目前,正儿八经的大写意快绝了。画大写意的自以为掌握了中国艺术精髓,但题材又非常陈旧、画法非常陈旧、标准非常陈旧。大写意衰微在所难免。老甲的画,跟常见的大写意完全不一样。老甲研究过中国传统,并试图在笔墨中张扬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就是大写意精神;更准确地说,是意向精神、主观造型精神。

  老甲不仅对这方面有研究,还在做着这方面的探索。他把中国艺术意向思维精神吃透以后,就显得更加自由。如果说大写意是意象精神的核心,主要在元代以后发展的,是文人画系统的重要精神;那么大写意精神,就是造型概括。老甲的概括,不是传统文人画的简笔画,而是从面上入手的简括性,强调运笔的气势与力量。老甲曾说,线未必有那么神圣。对中国意象造型精神的把握,让老甲对线不线、面不面持一种开放的自由态度;几笔画下来,很多是排刷,是阔笔挥洒。他创造的气势,比线的运笔来得更有力度。另外,老甲作品本身就是一种很强悍的形式。

  老甲原来画的也是比较传统的墨法,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他的思想变得很前卫,已经开始简括。如果一直这么用笔,还是传统的极致画法,那他就绝不会有今天。后来他逐渐把笔和复杂的墨象进行简化,但也没到单纯的程度,水墨变化还有些保留。从结构性讲,老甲由于用了方笔、排刷,因此结构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写意章法;他更多地使用了西方构成,直截了当,这都形成了强悍力量的表达。由线到面,由传统墨法走向单纯的墨块,又巧妙地加上红、蓝、绿等单纯色块,而不是一般的彩墨;墨就是墨,色就是色,打破了传统的章法。

  老甲在目前倡导大写意,实际是在大写意衰微的情况下,给了我们以重要启示。那就是:吃透中国艺术的精神、吃透大写意的精神本质之后,艺术家可以自由地进行创造。老甲的艺术,是非常优秀的典范。

评论家王志纯研讨会发言

  王志纯(北京画院艺委会副主任):老甲的视野更宏观,是一种国际视野。但老甲却是一种中国的力量、中国的精神。把老甲个人的艺术探索,个人的情感迸发,个人的雄浑、奔放和大气与时代大潮联系起来,这和当代中国的崛起是有关的。

  李向明(河北省美协副主席、油画家):把老甲的作品放在当代水墨的现状里,可以清晰地看到老甲的当代价值。老甲的成就,就在于他是当代水墨发展的一种范式、一种样板、一种方向。

  如果说,吸收西方结构主义的水墨作品出现时,我们还觉得有点新鲜,觉得在中国水墨发展上有一定的推进。那么今天在老甲作品面前,我觉得是老甲走向了一种高度、一种成熟。成熟的标志,是老甲在吸收西方表现主义及结构关系的基础上,保留了中国文人的气息。老甲的作品是站在国际大背景下来关照,还具有东方的现代性。这是中国水墨画值得思考和研究的,应该是个核心方向。

  我们多年来停留在传统里,一部分人是为了保护传统,不愿意迈出这一步。但是,当我们在维护传统的价值观的同时,实际上已远远落后于整个艺术的发展现状。而将水墨推向实验水墨的一群人,则完全走入了西方结构主义、抽象艺术那么一个境地。这部分就一定是我们值得张扬的一种方向?我想可以打个问号。但是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对中国美术的推进,也的确起着一定投石问路的作用。像吴冠中当年说笔墨等于零,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中国画家极其反感,很多人批判吴先生这句话。不管是断章取义还是怎么样,现在再看,笔墨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意义是什么?原来陈旧的,前辈、古人留下那点财富,如果抱着不放,那么就永远进入不了世界艺术里面。老甲的作品理念,应该具有这样一个重要意义。

  中国画由工笔、写意、大写意,再到老甲的“非常大写意”,应该简化为“非常写意”。因为“非常写意”,已超越了大写意。按照中国似与不似的基本理论,应该说老甲确立了一个典范。在这种似与不似、似是而非之间,形成了墨团、墨块这样一种视觉效果。老甲在虚实之间的转换,就像西方表现主义,既有个对象,又超越对象,再回到个人的精神世界。

  老甲的艺术,是一种生活方式。这就意味着他的思想、精神世界、生活作为,都转换成笔墨,转换成作品。这个过程,是有成就艺术家的共性。老甲在这样状态下产生的作品,和当下流行的投靠资本、投靠市场、投靠低俗以及礼品化等等现象,是完全格格不入的。《哥德巴赫猜想》里说,一意孤行、形单影只、自言自语、孤苦伶仃,最后都是这样一种状态。有大成就的艺术家,最后都走向孤独。但是这种孤独,是伟岸的孤独。正由于老甲有这样的孤独,才创造了这样的成就。

曾任朴槿惠政府代言人的金杏女士接受采访

  洪正吉(韩国衣恋文化财团代表、麦粒美术馆理事长):此前我一直认为老甲的艺术,中国不是很重视。最近,我们在济州岛购买了百万平方米土地,规划了美术馆。我们选中一些艺术家,包括老甲、姜宝林等。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收藏了他们许多作品,筹划在那里建立他们的美术馆。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们都有非凡时代的经历,他们的艺术能够走出来、有特殊的意义。他们经历了“文革”,在那个时代想把自己的艺术表达出来不容易,只能画社会寄予希望的艺术。正因为老甲的特殊经历,他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才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宣泄和爆发。

  中国水墨画在西方国家,没有一个专门的美术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西方不了解东方精神,特别是中国的精神。中国绘画其实是心里的语言、是心境的表现。西方人没完全了解中国艺术精神。

  老甲的艺术,是把西方艺术加以吸收,然后用自己的语言方式表现出来。他不是在画,而是把内心的东西倒空,是在追求一种生命本质,是把生命本质吞噬后再发泄出来。特别令我感动的,是老甲对颜色的探索。如果不是非常了解西方艺术,这种颜色很难探索出来。在老甲的绘画语言里,自由奔放的色彩运用和对生命的探索,应该给予很高评价。我不是专业人士,但是我确信,西方人总有一天会在老甲作品前,致以最高的敬意。

  老甲把内心的东西倒空,这很容易吗?我已数不清去他家有多少次,从东三环的武圣庙,再到老甲艺术馆。老甲为创作一幅作品,要经过无数次努力和反复。我也知道在这里面,离不开他的夫人。为什么老甲夫人宋大萍很重要?因为他选择一幅作品以后,其余作品夫人都要剪掉,她用剪刀做了最有力的后盾。我还没有见到如此努力、如此奋斗、如此对艺术这样探索的艺术家。老甲是中国艺术走向世界的一个典范。

  原以为大家都不懂他的艺术,我也曾经做过努力。今天看来,这么多理论家和艺术家,给予他这么高的评价,我感到很欣慰。我相信他的艺术,将打开中国艺术的大门,将为中国艺术走向世界做个最好奠基。

  朱乐耕(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陶艺家):老甲是当代最优秀的中国艺术家,应该很好地宣传。老甲的艺术,在中国当代水墨中非常重要。他的艺术,有中国本土文化精神,有强烈的表现性。老甲关注生活、关注时代,他用心灵去感悟,表现出了一种人格力量。

  老甲的笔墨超越了传统,又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传统。他继承中国优秀传统,包括笔墨、包括中国画的精神;一方面又要挣脱中国传统束缚,表现自己内心世界、表现有力量的时代。他的作品一改毛笔而用排笔,构图上也选择了西方构成方法,肆意强调视觉冲击力。

  现在美术教育课程,特别是素描教学,基本都是按照前苏联的模式。很多造型手法,还大都采用描摹对象的方法。老甲的艺术有强烈的表现性,中国艺术的表现性是把人格力量运用到表现对象里。我觉得,老甲是当代伟大的艺术家。什么是中国梦?就是把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得到很好的延伸和发展。老甲的作品,是时代的制高点。

评论家王鲁湘研讨会发言

  王鲁湘(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主持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清华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朱乐耕在发言中,用了中国批评家不敢用的一个词——伟大,欧洲人敢用这个词。但是欧洲人很少把伟大给予政治家,给政治家的时候很苛刻、很吝啬;他们给艺术家用这个词,比我们大方得多。中国批评家们在评艺术家的时候,反而用得很吝啬。非常感谢朱乐耕用到这样一个词——伟大。

评论家夏硕琦研讨会发言

  夏硕琦(中国美协《美术》杂志原副主编、编审):老甲的大写意,满纸风度、气势逼人、气吞山河。中国画写意画的人很多,但是多数大而空。写意写意,不见意便意味索然。但是老甲的写意画可不是信手涂抹,而是在燃烧状态下作画。他的画一个重要特征,不是眼目所见,而是心里的产物。写意写意,我们民族绘画艺术的最大特征,就是写意性。用写意画的理论大师苏东坡的一句话,“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意气所到”。意气是根本,没有意,没有气,便没有写意画;充其量是笔墨套路的重复,没有创造可言。

评论家李一研讨会发言

  李一(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美术观察》主编):我和老甲相识二十多年,他在我的心中分量很重,因为老甲是有鲜明个性的大画家、是创造出自己风格的大画家。当今所谓画大写意的人非常多,但真正能创造出自己独特风格的画家很少。一说老甲,他绘画的那种形状,马上就在脑海里反映出来。而且他有中国意味,又特别具有当代性;有现代抽象意味,又有当代意向精神。有的人画得老气横秋,老甲的画有朝气。但老甲的画,还有些传统笔墨的根本,这是老甲的可贵。

  老甲敢于解构,敢于建构。实际上,他的大写意和传统用笔、用墨的大写意,已拉开距离。包括他用大墨块刷笔、偶然性构成,这些都和古人不一样。他敢于解构传统,更为可贵的是,老甲又敢于建构当代形态。一想起老甲的画,就想起郑板桥那句“领异标新二月花”的诗句。老甲敢于删繁就简,标新立异。他继承了中国删繁就简、标新立异的传统,的确建构了自己的大写意。

  究竟老甲写的是什么?就是老甲的写意、写气、写神。更重要的,是写出了语言和特点,是痛快淋漓。想起老甲,我不由想起周韶华。两位都是当今大写意代表性画家,在很多地方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处。如果说在意象和抽象之间、在具象和抽象之间,可能早期老甲在写实方面的功力,比周韶华要厚些。老甲做过专门训练,写实功力相当强,最后才一步步走向大写意。

评论家邓平祥研讨会发言

  邓平祥(中国油画学会理事、湖南油画学会名誉主席、美术批评家):老甲的每个阶段我都很关注,比如他画马、画人,又发展到颜色。今天我主要谈两点:

  首先,老甲开辟了大写意领域,不同于上世纪几位功成名就的大师,而是开辟了另一条路。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是应该肯定的。老甲不同于李可染,又不同于吴冠中,也不同于前面的大师,他是独特的。但是,他已走向了深入,走向相对成熟。上世纪有的大师因为多种原因,离成熟还差一点点。但是老甲相对成熟了,他后面的工作是如何积累,规模还要做大,然后就是完全意义的艺术大师。

  第二,有西学背景的老甲是艺术学院出来的。艺术学院的基础训练就是西学,不管学国画还是油画。如果这一点不向良性发展,可能会成为负担,但老甲是朝良性发展的。如果把老甲定义为现当代国画大家,他最大的贡献就是赋予了水墨画一种结构性变革和结构性革命。从这个意义上说,很像西方的塞尚。中国画原本就应该出现塞尚这样的人物。这样评价老甲,是因为他是一个结构性革命。看到老甲的画,觉得他具有这种意义,他是中国水墨画中塞尚式的人物。我不主张东西方二元对立,好的东西,就是人类的;就像老子和孔子一样,西方接受他们,一点界限和戒备性都没有,都认为老子和孔子是属于人类的。我们对西方的经典,为什么不把它当做人类智慧的结晶?我觉得老甲没有界限,没有民族主义的戒备心理。所以,他就能够很自然地把西方的结构方式,跟中国自然结合起来。而在中国水墨画的探索和实践中泼墨,你是找不到其他可以跟老甲进行相比拟的画家。

评论家张晴研讨会发言

  张晴(中国美术馆研究与策划部主任、研究馆员):目前中国画缺乏什么?缺乏老甲那种大写意。从上世纪80年代到今天,老甲的艺术沉淀和思考回答了这个问题。上届全国美展中国画区,很多人写评论,怎么没人写意?中国画精神实质是什么?中国精神、中国写意、中国道路等等,这些都到哪里去了?照此下去,公众会认为中国画就是工笔画。为什么写意这么少?我想,写意是天才艺术家才能做的。

  今天看到画写意的人很少,看到写意的画家,特别是像老甲一样的,就不由得对他表示敬畏和尊敬。老甲的创作历程,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跟当时是同步的。他也用彩墨和素描来画工农兵形象。但是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老甲就有了重大变化,完全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从怎样一条道路走过来?这条道路的变化很难。这个,是需要勇气的。

  我们不妨从老甲上世纪80年代作品中来分析他的艺术语言。一是从作品中看到速度,通过他的画面,能够充分得出速度非常之快的结论。这种速度跟力度并举。二是色彩把握得非常好。在中国画里面,最忌讳用绚烂的颜色,而老甲用得非常好。用墨和大红、墨和深蓝两种颜色并置,非常之难,也非常危险。他敢于这样用,非常了不起。色彩的饱和、明快,表达内心的激情、明快、刚强。色彩的饱和与明快,包括速度和力量,形成画面冲击力。看老甲的作品,像到了竞技场一样。三是造型。山水、马群,都是宏大的场面。大的作品,把万马弄得很好。造型和泼墨并举、速度和力度并举、色彩的饱和与明快并举,形成了艺术样式和艺术语言的特征。

  王鲁湘:我参加研讨会无数次,像今天这样如此不吝地使用非常严重的词,像伟大的、革命的,还是第一次。这绝不是我们对老甲的当面奉承,而是发自内心地对艺术史进行了上下纵横比较后,得出的一个中肯结论。“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老甲是个地道的燕赵之士,老甲这种慷慨悲歌是来自骨子里的。

  另外,邵大箴曾经说老甲的贡献,是为画坛创造了供人欣赏的体格。以往评论家很少用“体格”,而是用风格。任何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某个时期都会有艺术家出来,创造属于那个民族和那个时代的一种艺术体格,而不是风格。文艺复兴中的“三杰”创造体格的是米开朗基罗,而不是达·芬奇和拉斐尔。因此,谈到文艺复兴的绘画体格,我们想起体格不会想到达·芬奇和拉斐尔,想到的是米开朗基罗。所以邵大箴用体格来表达老甲对当今中国绘画,尤其是水墨绘画的贡献,是非常有深意的。

  老甲:今天说我做了多大贡献,其实没什么贡献,就是努力做了。做没做好?关键是将来还得继续走。我要走得脚步再好点,还要有新的模样。总之,不会有完全顺畅的路;不过不管有没有路,我也还得走。

(文字整理贠冬鸣,未经发言者本人审阅)

(责任编辑:陈思竹)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常藏拍卖第二期网络拍卖会
山东常藏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3日-6日
预展地点: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
2020年春季拍卖会
北京中汉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13日-19日
预展地点:中汉艺术空间(北京
2020年春季拍卖会
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9月11日-12日
预展地点:广州香格里拉大酒店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艺术头条研学游】顶级学者带
  2. 2 吴鸿:沙数
  3. 3 保利十五周年中国书画季拍部历年高价
  4. 4 【中国嘉德春拍】御制华章——乾隆洋
  5. 5 周春芽早年杰作《春天来了》现中国嘉
  6. 6 2020西泠春拍丨中国古代玉器专场精赏
  7. 7 必读!蘇富比现代艺术2020年1至7月市
  8. 8 古画中 “枯”是什么样的存在
  9. 9 北京荣宝春拍 | 为生活传精神——石鲁
  10. 10 【雅昌专稿】“2020+”意味着一种不确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