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行者”李小可:藏地回响,传出生命的永恒

2015-07-14 15:39:24 来源: 艺术家提供
    收藏 评论

摘要:“西藏是永恒的,永远在远方。我已经拍了上万张照片,还觉得西藏有感受不尽、挖掘不完的题材。它是对理想与缺失的追溯,对精神的敬畏让你获得启迪,如同唐僧取经。”采访中,李小可提及最多的就是“震撼”,他的目光透过玻璃墙,来回看着展厅内的作品。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

  “西藏是永恒的,永远在远方。我已经拍了上万张照片,还觉得西藏有感受不尽、挖掘不完的题材。它是对理想与缺失的追溯,对精神的敬畏让你获得启迪,如同唐僧取经。”采访中,李小可提及最多的就是“震撼”,他的目光透过玻璃墙,来回看着展厅内的作品。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语速飞快,透着纯粹与睿智,偶尔也会凝望画面出神,思绪飘远,仿佛又回到那个令自己魂牵梦绕之地。


《山魂》

行者心迹

李小可:岁月回响中,守护永恒

  藏地印痕

  多年后,在李小可的水墨前,仿佛看到了曾经阅读的一部关于墨脱的小说。雨雾氤氲的波密,寒冷难攀的隘口;春桃挂满林芝幽谷,经幡猎猎作响;云端深处,海拔几千米的雪山孤独起伏。画册里又佐以他拍下的照片,摄影与绘画相互关照,糅杂了对古寺、野篱以及湛蓝高原天空的想象。这是拓印在创作者灵魂中的世界。

  一切始于宿命般的机缘。

  1988年,徐州的摄影师郑云峰想要深入黄河源头采风,请国画大师李可染赐字立碑时,也对打点着父亲日常的李小可发出同去的邀请。于是,李小可第一次见到了藏地风光,而藏人更使之内心震颤,“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牵着马,别着腰刀,牧民小伙子晒得跟铁打的一样黝黑,妇女也十分刚悍。无论老人还是儿童,眼神那么炙热乐观,当你表示友好时,他们对你有一种真挚质朴的亲切感。”恰是这目光,让李小可无法忘怀,接下来的岁月里,他先后30余次出入,用脚步丈量了西藏的山川大地,近乎着魔般的痴恋流淌出独特的绘画语言。


《春月》

  作为表现对象的西藏题材,并不鲜见于绘画的历史,却不属传统水墨的常客。“西藏的意境是瑰丽和苍茫相间,而色彩非常鲜明,使用水墨该如何表达,这也给画家提出了探索的课题。”李小可将勾勒淡去,大胆运用黑白对比,突出了雪域高原雄浑的气势,皴擦泼染的墨色变化与虚实交错的笔触运用,营造出区别于油画的细腻和空间感。同时,他把墨与彩有机融合,以墨为主,用色彩渲染韵律与生机。“作品里反复出现的经幡,黑白也可以呈现,但无法显示最初在荒野中的飘动感,赋予经幡色彩,其他均是墨色,既保持了水墨的特征,又形成鲜明对比。又比如蓝天,虽然颜色绚丽,还是会使人感到远离喧嚣的宁静。”在他看来,水墨表现更关注的是一种特殊意境和人文思考,那些光影斑驳中安然的颜色,敲击着观者的视觉神经,也是他执着寻找的表达。


《正月的雪》

  “西藏文化产生于这片地域,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如果没有精神的支持,生命会被环境所淹没。”因此他的画面里,总有小小的佛塔、牦牛占据一隅,诠释着生命的张扬与出路。“有时候西藏就是荒原,夜晚无声的漆黑让人恐惧,但到了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草原上又洒满阳光和希望。所以我把自己的这批作品称为生之迹,它是内心深处没有任何虚假的召唤,作品无非是运用技术将这种痕迹外化。”

  体味着藏地的博大,李小可也面对着不可避免的变化与失去。1990年,他徒步11天抵达长江源,满目全是刻着石纹样的冰川,碧蓝的水从冰湖中繁衍出整条大河,“然而随着环境恶化,冰川几十米几十米消退,许多景色再去时就消失了,而过去遇到的人和事也慢慢地逝去。”他曾在甘南草原邂逅当地最大的活佛讲经,周围是弹琴的藏民,骑着几十匹马的牧民和手捧鲜花的少先队员欢迎着他,而今僧侣圆寂,昔日的草原盛景变成了寺庙内的一座灵骨塔。画家把对自然环境的关切和往日的追索注入,运笔蘸墨间更透露充满深情的厚度。


《晴》


《圣地》

  由感动而生的艺之缘

  北京大雅宝胡同甲2号,这个地图上已经模糊的地址,是李小可人生里难以磨灭的坐标。

  1946年,李小可跟随父母来到北京,父亲李可染拜齐白石和黄宾虹为师。后来白石老人画了一幅二尺余的《年鱼》,上题“二岁小宝”相赠,而“小宝”正是李小可的乳名。两年后,一家人搬入东城区的胡同小院,这里是北平国立艺专的宿舍,聚集着诸多艺术家,“前院第一家住着李苦禅,第二家是董希文,后面是张仃、吴冠中、周令钊,然后是黄永玉、叶浅予、王朝闻,再后面是我父亲,下面还有一批工艺美术大师,白石老人也是常客。”如今听起来,这样的人物有如传奇,却是李小可身边再平常不过的邻居叔伯,而当人生和艺术的阅历渐长,他所收获的感动也越来越深。“这个院子像是一个20世纪绘画的文化寺院,由于徐悲鸿先生想推动中国画的发展,非常有眼光地推介了这批人,当时他们还那么年轻。现在回顾,小院很小很窄,但是这些大师为共同的愿望和理想汇聚在此,我想也是一种艺术之缘。”

  起点的底色无疑影响一生,也支撑他走过成长的坎坷。“文革”期间,父亲受到冲击,应征入伍的李小可也跟随着前途黯淡,复员后的他成了北京内燃机总厂锻工车间的产业工人。打铁十年,最年轻的岁数待在劳动强度最高的岗位,他却不觉是苦难,始终坚持着业余美术创作。“无论部队还是工厂,让我对人生产生一种脚踏实地的看法,后来我到长江源能经受住考验,以及作为大师的后代还能搞一点自己的绘画,都得益于此。而且面对底层工人和农村战士,你的视角就不是单面的,对世界的亲近和包容增多,如果没有这些体验,牢骚怨气过多,可能就自暴自弃了。”1979年,李小可进入北京画院,缘分轮回,终于成为了专业画家。

  转入专业层面,传统和父亲成了绕不过的大山。“当时家里还是希望有人能继承,从我陪父亲到南方写生,到后来进入北京画院,都是研习传统的机遇。”为了使自己在造型结构上更充实,李小可到中央美院进修,强化基础训练和创新意识,也是这个时期,他确立了“重表现”的艺术思想。


《寺》

  “所谓重表现,是指艺术要有感而发。传统留下了一整套完善的经验,对它的挖掘需要用很长甚至一生时间,但艺术的本质还是个人感动的表现。如果没有从心出发,艺术就没有灵魂和个性,我父亲说‘可贵者胆,所要者魂’,这个魂就是如此。即便有巨大的经典需要你继承,也不要让它挡住你对生活和世界的感动。”另一方面,李小可也不放弃将个人感触同传统相结合,后来创作的包括黄山题材的一批作品,师法造化,更加强调对程式化语言的研究。展览中一组今年创作的小尺幅作品,由不同角度的雪山密林构成,可以视为传统笔墨探索在西藏系列的延伸。


《徽屋雨》


《山静瀑声喧》

  “父亲的绘画语言使我受益,包括一些艺术观念,随着创作的深入对我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如今的李小可,不会多提身为大师后人的压力,时间的洗练给人答案。“最重要的还是父亲山水文化精神的传承,把传统和生活连接起来,体会中国绘画的内在性,而不是表面的虚实渲染,这是大潮流,也是我现在着手的。”创作手记里,他总结自己的绘画道路:“我想艺术是从感动开始的……当我回顾过去,自己好像是人生旅途的一个行者,作品就是我这个行者在探索的荒途中所做的‘活儿’。”

  以敬畏坚守纯粹

  “水墨家园”,听上去写满诗意的名字,在李小可心中却带着更多的岁月更迭。上世纪80年代初,他开始了这一主题的创作,作为分支的西藏系列登场前,成长于斯的北京成了情感输出的载体。“对我而言,北京是一个家园,既是文化上也是精神上的,但它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也发生巨大变化,许多过去同家园相连的文化符号不在了,给人们带来一种回声性的怀念和思考。”

  他的记忆里,北京是沈从文、老舍、林徽因笔下的旧城,胡同蜿蜒,夏日炎热却有着宁静,所有人家的大门敞开可以随便跨入,而今已变作朦胧的往事。李小可想借画笔诉说这份情怀,也对城市化进程中古迹的安置表达着无声的反思。于是,那些落雨的皇城、什刹海的杨柳、高大的宫墙、静谧的钟鼓楼成为一再出现的意象,笔墨既融合李家山水重拙的积墨,又凸显出个人的线性表达,以错综繁密的线条勾勒出青砖灰瓦。若仔细观看,闲置的三轮、骑自行车前行的人影、拖着哨音的鸽群总在穿行,让老城化作充满人情与历史的可居自然。


《午》

  “家园其实是精神的乡愁,是对非物质化的过去的依恋,这条血缘不能割断。”故都里逐渐失落的家园感,似乎在藏地得到了重生。那年春节,李小可到拉卜楞寺看晒佛,清晨七八点钟开始,直到黄昏才结束。一天完毕,李小可准备返回,忽然看见一名年迈僧人从大殿走出。“他大约有70多岁,脚步已经蹒跚,沿着外墙向后走,就在到达寺院墙角时他站住了,头抵在墙上,默默地诵念经文。可能他十几岁就进寺,已经念了六十年经,属于修炼的高级阶段,但当一个大型佛事活动结束,他为什么还要停留。”李小可的声音哽咽了,眼眶潮湿地望着远方,“他觉得他还要继续,内心的坚持不能放过。他们不需要有人知道,灵魂是这样真切。”


《什刹海夏韵图》

  这份久违的执着和纯粹,被他视为现代人稀缺的珍宝,也让他获得创作道路上的启迪。“当代有许多艺术形式,可是作为水墨画家,要对自己的艺术有所坚持。就像进京剧班子,你要练习十几二十年才能在舞台上呈现好的表演,当外来流行文化进入,杰出技能不被认可,该怎样看待自己的人生。可能带有宿命的纠葛,但它是你的选择。”

  展览现场,正中央近10米的长卷抢足了目光,李小可把它叫作《远古的回声》,灵感来自阿里古格王朝遗址。排山倒海的构图和笔触,构建出被铜墙铁壁的山岭包裹着的废都。“最初也想在虚实氛围上加工,但如果太飘逸就会失去古格恢弘的质感。”他如是说,“画到最后,艺术的处理已经变得不重要,我感觉自己就像打造玛尼石的藏人,以宗教般的敬畏心,一块一块垒起了整个画面。”

  “水墨家园·藏迹”李小可水墨作品展

  策展人:陈履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展览时间:6月27日——8月10日

  展览地点:侨福芳草地三楼聚艺堂

  地址:北京朝阳区东大桥路9号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D座3层

  李小可: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长,黄山书画院院长,中国西藏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中国画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副会长。

  采访后记

  工作人员喜欢管他叫“叔叔”,带着可亲近的温度;

  因为采访后还要有其他活动,助理中间提醒了一次,他却没有着急,耐心地回答着每一个问题;

  最后整理录音的文字,大概有近一万,太多精彩的故事,没法一一尽述;

  于是我想,唯有在他的创造内,在那些水墨中,照片里,版画间,才能理解这些无声的往事;

  而满头银丝的他,已经准备朝心中的圣地再度启程。

(责任编辑:房学志)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20年春季拍卖会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7月5日-10日
预展地点: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中国古董艺术品拍卖会
加拿大尚德拍卖行
预展时间:2020年7月5日-8月1日
预展地点:2805 Bathurst St
大唐四季2020艺术品拍卖会
大唐四季拍卖(北京)有限
预展时间:2020年8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炎黄艺术馆(朝阳区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吴鸿:沙数
  2. 2 【雅昌专稿】周迅、姜文是他镜头下的
  3. 3 总成交额1892.7万元!上海嘉禾网拍再
  4. 4 【艺术号·专栏】冯玮瑜:且将老瓦当
  5. 5 【艺术播报】海外艺术机构重启、村上
  6. 6 瑰丽华美:难以逾越的玫茵堂收藏
  7. 7 秘境·鲁朗
  8. 8 成交825万元!中贸圣佳第15期网拍『逸
  9. 9 2019年12月AAC艺术中国月度观察报
  10. 10 邦瀚斯专访少励家族街头艺术珍藏主人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