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莫妮卡•德玛黛:王豫明 热爱生活

2015-06-23 10:45:08 来源: 艺术家提供 作者:莫妮卡·德玛黛(Monica Dematté)
    收藏 评论

摘要:我常常会看到王豫明开怀大笑、举杯祝酒、随兴放歌,或是滑稽的挑逗其他人加入他“寻欢作乐”的行列中。有时候,我也能看到他闷闷不乐,神情严肃。当然,他的快乐心情充满了乐观和巨大的内在力量,不过它也伴随着一种忧郁和顺从。这表明他知道生活可能很困难,充满问题,只有充分体验生活,即使生活…

  我常常会看到王豫明开怀大笑、举杯祝酒、随兴放歌,或是滑稽的挑逗其他人加入他“寻欢作乐”的行列中。有时候,我也能看到他闷闷不乐,神情严肃。当然,他的快乐心情充满了乐观和巨大的内在力量,不过它也伴随着一种忧郁和顺从。这表明他知道生活可能很困难,充满问题,只有充分体验生活,即使生活中并不怎么让人愉悦的那些事情也去面对,才是智者的做法,这就像是一口就灌下一杯酸酸的饮料,而不是透露出肤浅的漠然或投机取巧的疏离。

  我喜欢玩笑般的称他为“王同志”,因为他让我想起已经逝去的一个年代。在那个年代里,“同志”这个称谓是最广为使用的称呼方式,这个称呼具有的品质超越了单纯的形式、礼节或习俗,指的是一个愿意为朋友献出一切的人,他会有非常繁忙的社会生活,时刻把他人的利益放在自己的前面。有时候,王豫明的这个特点让他吃了不少苦头,甚至影响了他的身体健康;也有的时候,他的热心肠和大方的性格会受到快节奏、十分繁忙的日常工作的影响,自己也会因为对身体健康的粗枝大叶而遭罪。

  王豫明生于重庆。后来,他搬到了河南这个“古老”的省份。我认为他从那里吸收了一些非常传统的特性。河南是我尤为钟爱的一个地区,可能是因为在那里还留存着大量汉朝艺术的遗迹,而我对于汉代艺术十分感兴趣。河南乡村随处可见的坟冢昭示着地下埋藏着古代的贵族,似乎构成了一个伟大文明的声音。这个省的居民生活和行为模式仍然深深的扎根于相互尊重的精神。这些模式不会带来人们对空泛或伪善的礼仪教条的盲从(虽然这可能是一种常见的情况),而是表达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暖、谦逊、关注和体贴。在类似环境中长大的人好像从精神上都会展现出一种天然的高贵。

  不过,王豫明并不像大部分河南人那么沉默寡言和矜持。他是一个外向的人,乐于接受外界事物,而不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他和朋友或熟人打交道时体现出的热情完全是发自内心和真诚的。他不会去斤斤计较,机关算尽,绞尽脑汁的维护自己的利益,也不会无端嫉妒或眼红别人。他了解任何社会中都主导着人际关系的马基雅维利(Macchiavelli)式的规则,在中国这个文明古国,这些规则的体现方式更加细腻。但是他会刻意回避这些规则的不甚重要的表现形式,他更愿意在有人循着这些规则来吹毛求疵的时候通过祝酒或真诚的笑容来缓和气氛。这并不是说他假装天真,或像苦行僧一般拒绝凡间的乐趣。王豫明十分擅长与政府官员和掌权者打交道,他也熟悉这些人的说话和行为方式,但是他仍然能保持出淤泥而不染的纯净心灵。

  能够证明这一点的就是:虽然他和一些位高权重的人相当亲近,但他的生活方式一直没有改变,他对与艺术创作的热爱高于一切。

  可能有些读者要问,为什么在这篇所谓的“艺评人”写的文章中,作者要花这么大的篇幅描述一个“人物”?因为我相信,一个人的“深度”对于决定他的作品的内在价值至关重要。而王豫明的品格对他作品的影响十分之大,可以说他的品格构成了这些作品最基本的元素,也为评论提供了指引。

  我大概是七八年前认识的王豫明。在这些年里,我们日渐熟识,也变得越来越亲近。所以现在“王同志”觉得终于可以让我为他的作品写篇文章了。

  什么都有

  两年前,我在洛阳看了王豫明的个展《乡里人,城里人,还有景和花》。我开玩笑的问他:“为什么不干脆把这个展览叫做《什么都有》?”我觉得展览标题一方面显示了王豫明对周围环境的广泛兴趣;另一方面,它也表明了他有着一种天然的随和品性,不是一个自负的人,也没有任何的花哨噱头或自以为是的作派。

  我的桌子上放着几本黑白的小型画册,记录了他过去六年的作品。这些画册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我能看出它们编排的精心创意。

  据我所知,和他的许多同行一样,王豫明从1989年开始“自学成才”从事摄影工作。他当时对于记录河南的乡村文化尤其感兴趣,十分喜欢拍摄河南众多的市集、大众节庆、民俗,或是仅仅记录它最真实的一面。在并不久远的过去,中国摄影最重要的,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作用就是记录现实。此外,“伟大舵手”要求知识分子都去“体验生活”,体验农民或工人的生活。所以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当时有数十名业余摄影师拿起相机就去了中国最偏远的农村地区,去记录城市中早已消失的各种仪式、习俗和活动,有的人至今仍然呆在那里。王豫明年复一年的参加农民庆祝中秋的各种活动。他和所有同他相似年龄和家庭背景的中国人一样,有着类似的经历:他曾经下过乡,然后又在工厂里当过工人,之后又成了一名老师。我想他记录各种农村活动的动力来源于一种好奇和一定程度的熟悉感。虽然他采用的是一种外来者的视角,但同时,他其实也参与到了他所目睹的这些活动之中,因此他的视角也带有着同情和支持。

  从他不同时期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王豫明一点点的放弃了纯粹的记录性视角,转而采用一种更加主观的方式和各种不寻常的角度。他的画面裁剪也不再那么“标准”,他“未对焦”的作品不再具有太多描述性效果,却更加容易唤起观者的共鸣。

  他的画册《早晚》中的作品为他赢得了平遥国际摄影节的大奖(我至今还记得他得奖后的狂喜)。这些作品明显表现出他的创作方向的改变,它们采用了完全个人的视角。在这些作品中,不同年龄的农村男女穿着厚厚的棉袄,围着围巾,头戴软帽,沉浸在让人不安的黑暗中。他们的虹膜好像发出一种磷光(这是他采用了红外模式的结果),这些人看起来在参加神秘的仪式。他们的表情几乎都是不完整的,也都处在动态之中,好像并不知道有人在拍照。摄影师记录的是他们“过渡”的时刻:他们的眼睛半开半闭,嘴唇开开合合,头部半扭着。这些从下方拍摄的照片(王豫明把相机靠在肚子上,可以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拍摄)显得节奏很快,扭曲了眼白和虹膜之间的平衡,让他们看起来几乎有些吓人。但是,摄影师并不希望看到一种过分戏剧化的效果,而是力图表现一种悲怆、动感和激烈的感觉,这些感觉和那些占卜仪式的参加者的感觉是相近的。即使在一个外部的观察者看来,这些预言家恍惚的神情、祈祷者狂热的表现和他们沉浸之中的仪式结合在一起,产生了一种扣人心弦的效果。我认为,艺术家在这里并不仅仅局限于“记录”或是描述一个场景,而是让观者感同身受:他让观者把感情投入到了这些场景里,让他们感觉置身其中。

  王豫明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他最终选择了放弃中立和“客观”这些摄影通常具有的特点,因为这些只会束缚摄影这一媒介。

  我记得他有一系列的照片是在同一天之中拍摄完成的。当时他参加了一个大众的节日活动,并以照片为素材创作了一部有声短片《腊月》(这种方式经常为河南艺术家所用,我估计是受到了法国摄影师和策展人阿兰·朱利安的影响)。王豫明拍摄了一群在路边看热闹的人,我想这群人应该是在看某一个节日队伍从他们身边经过。我们可以想象摄影师跟着这些人,走在这些人前面或是混在这些人中间,捕捉他们好奇、开心或专注的表情。在这个作品中,我们观者也变成了人群的一部分,可以到处走走看看。

  我也记得在“非典”爆发的那个阶段他创作了一系列照片。王豫明在那时去了不少村庄,这些村庄都有一些志愿人员守在一些由树干和其它一些东西搭成的零时关卡旁,不让任何“外地人”进去,以免传播疫情。当时,摄影师也进不去这些地区,于是他就请这些“警卫”让自己拍几张照片,“证明”自己来做过这个事情了。所以他就拍到了各种各样的零时警卫,这些人既保卫着自己,也保卫着他人。他们体现了一种民间的精神。他们的行动从性质上来看是自发的和非官方的,而这些照片让观者感到一种真正的单纯扑面而来。

  城里人,乡里人

  在比较王豫明作品中的“乡里人”和“城里人”时,我注意到他们的姿势、穿着和环境这些客观元素上有着不同。此外,他作品中的“乡里人”有着过度拥挤、近距离接触和杂乱无章的感觉,而“城里人”则体现出漠然、独立和封闭,这些特性也正是摄影师着力刻画的。

  王豫明为我们展示了“乡里人”的眼睛和神情——虽然这些人都没有看镜头。在他的作品中,这些人好像在关注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对这件事情很好奇,集中精神在研究它。大部分作品中,他们在和其他人互动。而在表现“城里人”的作品中,王豫明故意从背面或侧面进行拍摄。他强调了他们面无表情的脸庞,好像他们在逼迫自己实现一种内心的宁静,以便抵御过多的外部刺激。这些人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眼睛看着下方的地面,打着手机或是抓着自己的包。他们上了公交之后,眼神都是朝车外看的,因为他们不想和其他人眼神相交。他们好像都在努力减少与周围人的接触。虽然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足可以交流一个眼神或是谈话,他们却感到亟需创造出一种熟悉的、“安全的”环境,这种环境和他们实际处在的环境不同,能让他们感到自在和放松。

  王豫明把一系列照片配上了声音,好像是箱式投影机中播放的一张张幻灯片,他为这个系列作品起了《标准照》这个具有讽刺意味的标题。通过这些作品,摄影师实现了进一步的转变:从他刚开始拿起相机拍摄的纪录性影像到一种自己的摄影方式,这种方式介于纪录性和观念性摄影之间。他拍摄了河南和山西等省农村地区寺庙或其它圣地中数十个神像的面庞。这些陶土或灰泥塑成的头像保存的状况各异,但一起组成了多姿多彩的面相集锦。它们大部分其实都不是艺术品,而是匠人打造的工艺品,有些质量让人称赞,有些则看起来就很廉价。这些形象极其色彩丰富:他们的脸有金色、青绿色、红色和灰色等等,而他们的眼睛也各式各样,有的仅仅是冷冰冰的一道裂缝,而有的则是让人吃惊的球形构造。可能这只是我自己的理解,但是我从他们中看到了人生百态。我认为,基于到我前面所描述的内容,他们代表的应该是各式各样的乡里人,而不是更加循规蹈矩、步调一致的城里人。

  景致

  王豫明不仅是一名充满激情的摄影师,还对于古典文化十分熟悉。他会做诗,也会时常写写书法,画画水墨。可能是由于这个原因,他的热情的个性中还包含着对于美的自然的偏爱。在他创作了充满悲怆的“早晚”系列和简洁明快的禽流感作品系列之后,他拍摄了一组“景致”的照片,它们异样的美体现在不对称的构图、景深和时常出现的广阔的背景之中。此外他还采用了红外模式,突出了光亮的表面,让它们看起来像是白色的。这些图像中几乎没有人出现,但是却充满了各种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类活动的痕迹。它们展现了虽然被人类改造过,但看上去很荒凉的各种环境。而正是这种看似矛盾的特质让这些作品散发着让人入迷的吸引力。我们可以在图片中看到被垂柳围绕的菊花花床,周围还能见到古典风格的建筑。我们也能看到土地在被开垦耕作之后,处于一种半废弃的状态。这些作品中还有一些河流湖泊的景色或是大规模开垦的农村地区的鸟瞰图。它们所表达的悬停感、无声的寂静和呈现出让人感到疏远和不寻常的白色的各种植物将这些普通的环境转变成了宏大的风景图。我个人尤其喜欢这个系列的作品,钟爱它们营造出的永恒、疏远和悬停的氛围。

  

  我记得2003年在平遥的一个展览中看过一个系列的照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照片真正的主角是城市夜景中的白色和特别突出的黑色。有的照片表现的是黑色背景中明亮的窗户,或面对这些窗户的房屋上反射的灯光,抑或是在模糊的背景中突如其来的、十分明亮的灯光——这些照片基于突然的、巨大的黑白反差,产生了少见的悬停的图像。在许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学艺术史的学生,我们讨论过卡拉瓦乔(Caravaggio)对于光线的高超运用,他能够将绘画变得充满戏剧效果和悲怆感。卡拉瓦乔至今仍然是我最欣赏的画家。在当今中国的摄影界,很多人还是处于一种记录“现实”的状态,或是虽然做了一些观念摄影的尝试,但是作品看起来既勉强,又完全没有诗意。因此,我对于王豫明敏感、开放的视野深感讶异。我想,他可能是在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捕捉到了自己城市喧嚣中充满启发的灯光,给我们展示了另一种现实,那里充满了黑色和白色的笔触,不自然的尖锐线条和模糊的区域。他的眼界有趣的原因不在于这些作品讲述了一个故事(我估计他对嚼舌根没兴趣),而在于它自身具有一种独特的美,这些美体现在抽象的构图中,让我们想起了水墨画中黑白的交替,而不是一个城市的夜生活。

  我认为王豫明的禀赋和特质主要在于他能够捕捉周围世界中的美丽、悲怆和人性。他知道如何将这些直接表现出来,而不会采用很多浮夸和强调的手法。这是在他那双虽然不大,但是非常有活力和热情的眼中所看到的世界的表现。

  莫妮卡·德玛黛(Monica Dematté)

  写于Vigolo Vattaro

  2008年8月24日

  翻译:黄一

(责任编辑:金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埃利特迪拜秋季拍卖会
香港维尼尔国际拍卖有限公
预展时间:2020年08月15日-9月
预展地点:迪拜巴尔瑞享酒店 
广东小雅斋第4期网络拍卖会
广东小雅斋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18日
预展地点:小雅斋网拍
北京银座第14期网络拍卖会
北京银座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13日-20日
预展地点:北京市朝阳区西大望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吴鸿:沙数
  2. 2 【雅昌快讯】美好永远不会缺席!中国
  3. 3 【雅昌快讯】上海匡时春拍:刘广云《
  4. 4 马学东:直播带货拍卖艺术品,谁买单
  5. 5 【中国嘉德春拍】极致“釉”惑 炫丽多
  6. 6 【北京荣宝春拍】 中国书画·荣名为宝
  7. 7 北京保利网拍第三季 I 撷珍销夏 卧游
  8. 8 【中国嘉德春拍】汲古融今 洋洋大观—
  9. 9 这些因历史更添彩的风景
  10. 10 《收藏视界—中国当代收藏人物系列》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