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专访】程新皓:从一条河流所引发的艺术思考

2015-04-20 09:04:36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徐婉娟
    收藏 评论

摘要: 程新皓《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之序《云南省城六河图说》 【编者按】程新皓在今年三影堂摄影奖中获得资生堂摄影奖的作品《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乍一看到更像是一项地质学研究考察的图片文本,然则他却在用人类学中“延伸个案研究法”试图对时间和空间提出新的观看方式。程新皓利用2014年整整一年…

程新皓《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之序《云南省城六河图说》

  【编者按】程新皓在今年三影堂摄影奖中获得资生堂摄影奖的作品《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乍一看到更像是一项地质学研究考察的图片文本,然则他却在用人类学中“延伸个案研究法”试图对时间和空间提出新的观看方式。程新皓利用2014年整整一年的时间,沿着盘龙江源头顺流而下100公里内的风景,从原始的森林风貌到现代化的城市景观,从长虫山顶几千万年前的海洋经过地质变化演变出的沉积岩,到贝丘遗址上找到各种绝迹螺类,可以看到这条径流昆明最主要的河流沿岸的地景一直在变化,曾经的农田变为郊区,曾经的郊区变为城市。在程新皓看来,唯一未变的只有江水本身。

程新皓《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之《山谷河岸》

程新皓《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之《树丛河岸》

  对一条河流的命名 个体与时空穿梭曲

  雅昌艺术网:这次你获得三影堂的“资生堂摄影奖”,能否具体来介绍一下你的作品《对一条河流的命名》?我看你沿着盘龙江拍摄了从源头到下游的种种细节,为什么想要拍摄盘龙江?

  程新皓:《对一条河流的命名》这组作品是从2014年初开始进行的项目,它的缘起是清朝时昆明水利官员黄士杰所绘制的地图《云南省城六河图说》。

  这幅地图中绘制的是我的家乡昆明。他在图中详细描绘了云南省城昆明附近的六条主要水系,将每条河流的主流、支流等信息清晰梳理出来,为后人治水提供了依据。而现在,当我看着这张地图时,我确实能看出它描绘的是昆明。在地图中我能辨认出城市,能辨认出滇池,能辨认出地图中出现的某些河道和某些地点的名称。但这种指认又不确切,因为今天的昆明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昆明的城墙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时就已经被拆除,而城市也早已扩张,甚至扩张的超出了这张地图的边界。滇池现在还在,但却被上世纪七十年代时的围湖造田填埋了大片的水面。那些河流也早已面目全非。宝象河和马料河的主河道基本没变,但下游的支流却大部分已经消失,海源河和金汁河的某些河段已经被砌入地下,而银汁河则彻底消失了,它从源头流出后就直接进入了城市的下水道。这很让人感叹,因为在记载中它本是昆明最美丽的河流,它之所以叫银汁河,是因为在春天花开时,落下的花瓣会铺满水面,让整条河流闪耀银光,但这种景象只能存在于想象中了。

  作为流经昆明城最大的河流,盘龙江倒是几乎没有大的变化,甚至河道上的某些桥梁还保留至今,但河边的建筑和景色当然也已经彻底改变。我曾看过清朝末年法国领事方苏雅镜头下晚清的昆明,和今天相比,那几乎是另一个世界。幸运的是,这个世界被黄士杰的地图描绘下来,空间从时间的河流中被抽离出来,凝固在纸上变为平面。正是这发黄的纸面让我得以凝视和想象,让我能够指认“故乡”,并同时感觉到某种乡愁。似乎通过这样的再现,空间把时间征服了。

 

程新皓《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之《长虫山岩石》

  雅昌艺术网:拍摄盘龙江应该不仅仅只是因为“乡愁”吧?

  程新皓:当然不是,在我看来这种空间对时间的征服却付出了代价。因为在地图中,时间是缺位的,整个空间被再现固化了。地图中很多事物间的关系或许是偶然的,弹性的,具有张力的,但这些关系在地图中全部变成了二维平面上一成不变的线条,被凝固的永恒的秩序,变成了某种必然,某种更为物质化的东西。于是实际上,我并不能通过地图追溯回曾经流逝的瞬间。这种追溯只存在于我的想象中,因为时间永远向前流动,使我再也无法回到这个空间,也无法回到我曾存在过的任何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地图上的昆明其实并不是我的故乡。我所感受到的乡愁是想象中的,是无根的,它最终只能指向我的自身。也就是说,实际上,这样的地图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空间关系的失败的表征,虽然它或许达到了功利性的目的。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我们现在对我们所处的当下的表征,是否也必然失败?如果真的要尝试表征当下,那么它应该有一种什么样的时间和空间结构,我如何能在表征空间的同时表征时间所带来的偶然性和弹性?而我们作为个体的人和这样的时空结构之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便是我整个项目的缘起,是我试图解决的问题,即对当下的时空结构和主客关系进行表征。

  在这种表征的时候,我需要一个参考系,一种零点:什么在时间的长河中保持不变?这便是我选择盘龙江的原因。从照片中你可以看到,盘龙江从高山峡谷中流出,流过原野,流入城市,再从城市中流出,最后注入滇池。在这整个过程当中,河流两岸的地景一直在变化,这种空间的变化似乎又构成了某种时间的隐喻:城市从自然中一步步的形成。

程新皓《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之《汇流处》

程新皓《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之《桉树河岸》

  雅昌艺术网:你想要通过家乡的盘龙江,来考察,或来印证你所认为的时间与空间应该是一种什么关系?

  程新皓:在这个过程中,唯一没变的似乎也只有河流本身。但是,这种叙述是虚假的,这个参考系也是不成立的,因为河流本身当然也在变化之中。你可以看到我在照片中呈现了长虫山的岩石,这些岩石都是海相沉积岩,这说明在很早以前,这里是一片大海,没有山,也没有河流。实际上,这些岩石来自于三亿年前的二叠纪,你可以在风化的岩石上看到当时腹足纲生物的化石。而更早以前,这里也早有生命在繁衍生息。

  在另一张照片中,我拍摄的是五亿三千万年前早寒武世生命大爆发时候的化石,大部分都是澄江生物群和关山生物群的化石。这是我们现在绝大部分现生生物门类的起始。其中有一种生物就叫盘龙虫Panlongia,它就是以盘龙江得名的,因为它被发现的地方就在离盘龙江不远的岗头村小冲剖面。这是我的高中同学刘琦发现并命名的,他发了好几篇论文来报道这种生物。这些生物的存在证明,在那个时候,这里是一片阳光能够穿透的浅海。我们现在看到的空间,都是经过如此长时间的形塑变迁而来。长至地址年代的变迁,短至树叶的生长,都包含了时间和空间的维度。

  这种时间实际上是很微妙的。你看这些螺蛳,它们是现生的腹足纲生物,仅生存在云南的高原湖泊中,但现在由于人类的污染,滇池北边的螺蛳大部分都绝迹了。其实他们数万年前就已大量存在,在湖边的部分地方,整个地层都是几万年前螺蛳的壳,这被叫做贝丘遗址,它具体是怎么来的,连地质学家都还有争论,有人说是当时的人类吃剩的,也有人认为这是和湖盆的变迁有关。在湖边居住的老乡,在做土坯房时,很多螺蛳壳就被拌入了土坯中,但这样的土坯房现在也很少了,随着城市的扩张,这些老房屋很多都被拆除了。从这样的叙述中,你可以看到时间的复杂性。

  而另一个方面,你会发现,当下就是由这些来自不同时间的遗址所构成。我们刚才谈到的这些三亿年前的岩石,五亿三千万年前的化石,几万年前的螺蛳,其实全部都是当下的事物。它们当然是当下,否则我是无法在此刻拍摄它们的。所以,当我将这些东西同时呈现时,你或许就能感受到构成当下的时间和空间的张力。

上一页 12345 下一页
(责任编辑:徐婉娟)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5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迎金秋文物艺术品拍卖
北京西荣阁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9月6日 上午9
预展地点: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
2019年第三届艺术品拍卖会
安徽宝实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9月20日-21日
预展地点:赤阑桥文玩大厦23层
2019秋季书画精品拍卖会
合肥嘉胜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9月16日-17日
预展地点:合肥伯爵假日酒店宴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当前指数:6,25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专稿】2019半年报 | 艺术市场的
  2. 2 艺术人物 | 有一种风格叫做“大卫·霍
  3. 3 【雅昌快讯】中贸圣佳2019夏拍预展启
  4. 4 【雅昌专访】大肉庄竹林:如何把蘇富
  5. 5 顾铮:沈浩鹏的摄影宣言
  6. 6 当艺术品可以避税时,捐赠还纯粹吗?
  7. 7 四川往事 | 石鲁:走出四川的“冯门九
  8. 8 刘益谦2019年春拍入手四件重器,总价
  9. 9 【展览预告】人间值得吗?大肉庄年度
  10. 10 【雅昌专稿】“天才”雨果:一位被文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