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邱志杰:巨人症和植物的等待

2014-11-20 15:52:14 来源: 搜狐文化
    收藏 评论

摘要:1968年中国工业的三大成就:一个是万吨货轮东风号下水;一个是氢弹爆破;一个是南京长江大桥建成。东风号是在这里盖成的。很多中国工业的第一都是在这里建成的。 现在这个园区在“南浦大桥”旁边,被划进了世博园,称为“世博园”的一部分。我因为承接一些和世博园公…

  因此,我在长江大桥上又有另外一种“情怀”,这种情怀是一种在中国文学史上,历史悠久的一种情怀,甚至于形成一种文学典型。这种典型只属于南京这座城市。用一个词来概括叫做“吊古”,我们想象一下中国古代所有的“吊古”的诗句都是写南京的,几乎没有一首不是,个别写写洛阳、西安,但基本上都是南京的,不知道为什么(笑)。“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千寻铁锁沈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夜深还过女墙来”“金陵王气黯然收”“自将磨洗认前朝”。所有的诗句都来自南京,大概是始于刘禹锡在《西塞山》“遥听江潮,回想金陵。”其实他没有到过南京。他写下“潮打空城寂寞回”这样的千古绝唱。从此“凭栏远眺,抚今追昔”,“吊古”成为中国文学里面永恒的一个命题,这个东西在中国,起码从唐朝开始。

  在魏晋南北朝的《古诗十九首》,《乐府—古诗十九首》里面,是人生苦短的伤怀,还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吊古”。“人生苦短,何不秉烛游”、“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就是魏晋时代人的这种东西,还没有变成一种大规模的集体无意识。到了唐以后,特别是到了宋朝,一个上古的朝代之后,在中国文学里面,好像每个诗人不吊古一下就显得很没品位,每个中国文人都有吊古病,这是一种广义上的“精神故乡”。就是书法家的东晋、盛唐,谁谁谁的宋朝,谁谁谁的唐朝,等于是每个人在自己物里的故乡之外,其实有一个时间的故乡,那个故乡在古代。

  我们的高雅名字叫“古雅”,就是穿名牌,穿阿玛尼肯定是很俗的表现,肯定是要穿唐装叫做“古雅”,我们的雅是跟古联系在一起的,不仅是跟时尚联系在一起的。我们美好的时代在过去,不是在未来。我们的理想皇上是三皇五帝,今天的皇上如果碰巧比较好,就说他是尧舜,就跟古代的好皇帝一样好。

  其实在古希腊的时间里面也是这样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黑铁时代”。但是基督教出现之后,欧洲的整个时间观变成了走向未来的一种时间观,变成未来会比现在好,明天会更好的时间观。

  这个“未来”有时候是千禧至福,是在天上的,有时候降落到地面叫做“共产主义”,其实都是一样的“乌托邦”。我们曾经不这样,我们曾经是拿过去当参照的。

  我和卢杰在做《长征》的时候,做过一个行为是大家在街上这样走,就是我们曾经是这样走向未来的,是面朝过去,退着走向未来。退着走向未来的时候,你的脚步不肯定,你不知道脚后跟会不会踩进一个坑里面。你通过慢慢退后的这些树、这些建筑物,一个个的坐标点,这个坐标点是在过去,是确定无疑的,你通过坐标点的猜测,始终保持着猜测的状态,你的身体始终保持在一种紧张而敏感的状态。

  反过来走之后,先是基督教反过来走,接着全世界人民都反过来走,连中国人也反过来走,现在好像只有印度人在反抗,还不肯跟着政治走,去奔向未来。

  反过来走之后,人们看到一个目标,可是那个目标是在未来的。也就是说,那个目标不是已经发生的,那个目标是一个蓝图,这个蓝图是某个哥们所画的,这个哥们画出这个蓝图的时候,还忽悠大家那是历史前进的必定方向,说你不跟我走要死定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历史潮流不可阻挡,他还恐吓你。他先诱惑大家,说看那里多美,那里有共产主义或者那里有资本主义,那里有历史的终结,那里有再也不可能改动一点点分寸,增之一分太肥,减之一分者太瘦的市场经济和民主主义、民主政治,或者那里有共产主义,或者有×××,有最后审判。

  反正有那样的一个目标,这个目标是人类自己的设计,它是一个幻象。然后我们通过这样一种历史观把它强化成一种类似于在睡袋之中前进的历史道路,一种铁轨。

  我这次很偶然地在铁轨中间的尽头放了一个镜子,无意中很对。就是说我们那个“蓝图”,那个“第三国际纪念碑”树立在隧道出口尽头的东西是过去的东西的镜像,过去是需要阐释的,可是我们不朝后看,朝前看。朝前看的时候人是很肯定的,目光盯着很远的地方,却没有看到脚下的井盖,然后他摔下去,再摔下去,一次次地摔下去。要摔得够惨他才会意识到我们走在这里面其实不是一个隧道,而是一根笛子,就是隧道的出口不光在发出光亮的地方,你把隧道的地敲一敲它就破了,从这个口出去,外边是很广阔的天地。但是我们在扔掉吊古的意识形态之后,换成一种走向未来的意识形态之后,我们开始那样去行走,开始那样去铺设我们的未来。我小时候就被忽悠说:“到2000年的时候,就有四个现代化了。”被忽悠的是“我的一切都由机器人帮我解决。”

  今天我已经到了四个现代化,已经实现九年之后的2009年的。我庆幸一切问题都不是机器人解决的,只有一些工作交给机器人来做。这个对历史的预测总是这样的荒谬,又总是这样的可爱。

  再给大家讲一个八卦,建长江大桥的时候,许世友将军负责建桥,工兵的管理和建设,周恩来总理负责整个的设计,长江大桥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周恩来要求长江大桥上的灯,玉兰花灯必须和天安门门口一模一样。当时人向他请示:“这个桥要设计成多少辆车可以通过?”周总理非常有远见地说:“到了共产主义,桥上每天要走一万辆汽车。”于是他们留了提前量,为长江大桥设计了每天汽车的通车量是15000辆汽车。在1968年12月30日,长江大桥公路桥通车的这一天,人山人海,有50000个人把他们的鞋子挤掉在长江大桥上面。为了凑起勉强排满南京长江大桥的车队,动员了南京所有的公交车和所有单位的车辆,但是今天外地的车辆,由于交通限行,不让走南京长江大桥,南京本地的车辆每天通过长江大桥的流量的是共产主义的5倍,是75000辆。长江大桥上面每天堵车,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所有的出租车司机听说我要去江北,全都不去,给再多的钱也不去,因为他们会在桥上堵三个小时。这是我们关于未来的想象,总是跟现实是这样的一种荒谬的关系。

(责任编辑:杨凤连)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南京长江大桥 邱志杰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艺道长青”
    “艺道长青”

    地址: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9-12-10 - 2020-02-09

  • 三少
    三少

    地址: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

    时间:2019-12-07 - 2020-02-06

  • “美育人生”
    “美育人生”

    地址: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9-11-01 - 2020-05-03

拍卖预展

保利厦门2019秋季拍卖会
保利(厦门)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20年1月1日-2日 上
预展地点:厦门瑞颐大酒店 厦门
集友精舍迎春古典艺术拍卖
集友精舍(广州)拍卖行有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5日-27日
预展地点:广州市荔湾区龙津西
2019特邀精品书画拍卖会
中典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2日
预展地点:香港九龙香格里拉大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1%当前指数:6,798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张颂南的视觉叙事
  2. 2 段炼:抚摸文字,或煮熟的鸡蛋变生了
  3. 3 周文翰:我看画廊博览会
  4. 4 段炼:人类学视野中的图像传播与视觉
  5. 5 段炼:“中国性”的三种模式
  6. 6 段炼:德国艺术双城记
  7. 7 当代艺术的观念痴肥症——从艾米莉·
  8. 8 段炼:美酒之祸
  9. 9 段炼:后现代语言的枯竭
  10. 10 段炼:文化政治——当代艺术的陷阱?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