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逸品中的大山水、大文章——《扇面偶存》序

2014-09-23 11:50:10 来源: 艺术家提供 作者:何香久
    收藏 评论

摘要:中国扇画的历史很悠久,远的不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如传为南宋时期萧照的《秋山红树图》(绢本设色,团扇,26.5cmx27cm,藏辽宁省博物馆)、传为北宋时期许道宁的《松下曳杖图》(绢本设色,纨扇,24.2cmx25.3cm,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同为宋代马麟的《坐看云起图》(绢本水墨,纨扇,25.lcmx…

  中国扇画的历史很悠久,远的不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如传为南宋时期萧照的《秋山红树图》(绢本设色,团扇,26.5cmx27cm,藏辽宁省博物馆)、传为北宋时期许道宁的《松下曳杖图》(绢本设色,纨扇,24.2cmx25.3cm,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同为宋代马麟的《坐看云起图》(绢本水墨,纨扇,25.lcmx25cm,藏美国克里夫兰美术馆)等,都堪称代表之作。

  一、

  宋元前的所谓扇画,多是采取了团扇形状的构图方式。因为那个时期,中国还没有广泛地流行折扇。元初时,东南诸国的使者有持撒扇者,被当时人所讥笑。一般认为,明永乐初,才出现折扇,或说折扇本源于中国,传到海外的日本、韩国及南洋诸国,转而又流行回本土。而且这种折扇,只为仆隶、下人与主人打扇时方便起见才用的。后来日本的贡品中有折扇,朝廷遍赐群臣,令内府仿制,于是天下遂遍用之。

  这种折扇,因其收则折叠,用则散开,故又名撒扇。其一经传入,遂流行开来,“而古团扇则惟江南之妇人犹存其旧,今持者亦鲜矣”(陈霆《两山墨谈》卷十八)。陆容《菽园杂记》说:“南方女人皆用团扇,惟妓女用撒扇。近年良家妇女,亦有用撒扇者,此亦可见风俗日趋于薄也。”沈德符《蔽帚轩剩语补遗》则记载,折扇传到中国,从宋时开始,日本所贡者称为“倭扇”,朝鲜所贡者称“高丽白松扇”,远不如日本的精致,价格也便宜许多。明代,随着折扇之风靡,也催生了本土的一个新型产业——制扇业,而且涌现了一代工艺名匠。沈德符记:“今吴中折扇,凡紫檀、象牙、乌木者,俱目为俗制。惟以棕竹、毛竹为之者,称怀袖雅物。其面重金亦不足贵,惟骨为时所尚。往时名手,有马勋、马福、刘永晖之属,其值数铢。近年则有沈少楼、柳玉台,价遂至一金。而蒋苏台同时尤称绝技,一柄至值三四金。冶儿争购,如大骨董,然亦扇妖也。”明代扇的工艺之美,达到了很精湛的程度,其中尤以川扇与杭扇为最佳。明嘉靖间,川扇是四川布政司向朝廷进贡的名品。《野获编》记载,嘉靖三十年,加造二千一百把,进宫中备赏赐所需。四十三年,又加造小式精巧八百把,则以供新幸诸宫妃之用。每年的端午节,皇帝例赐各部大臣以川扇。

  四川布政司进贡的扇品,大多是在扇面上施以绘事的,扇面作画,亦盛于斯时。明人谈迁的《枣林杂俎?智集》开列了一个“钦降花样彩画面”贡扇的名单,足见其大观。那个单子上的品名,均以绘画内容而分,有“各样龙凤”扇,“龙凤舟船”扇,“寿比南山、福如东海”扇,“七夕银河会”一扇,“菊花兔儿”扇,“天师降五毒”扇,“四兽朝麒麟”扇,“孔雀牡丹”扇,“苍松皓月”扇,“菊花仙子”扇,“闲花”扇,“满地娇翎毛”扇,“金菊对芙蓉”扇,“锦帐花木猫儿”扇,“人物故事”扇,“四季花”扇,“茶梅花草虫鱼”扇,“聚番”扇,“白泽五毒”扇,“盆景五毒”扇,“八蛮迸宝”扇,“百鸟朝凤”扇,“盘桃捧寿”扇等三十多个品类。从这个贡单上看,当时四川布政司进呈宫禁的折扇,其所绘大都为吉祥图案。杭扇则不同。杭扇,是杭州的一种特产,《在园杂志》说杭州的芳风馆,世世代代以制扇为业,遂致素封,可见历史悠久。《梦梁录》中列举的有名扇子铺就有“中瓦前徐茂之扇子铺、炭河桥下青扇子铺、小市周家折叠扇铺”等多家。杭扇以精巧著称,有“细画绢扇,细色纸扇,影花扇,藏香扇及漏光扇”(《杭州府志?物产》),且引领南扇艺术风潮。“姑苏最重书画扇……素白金面,购求名笔图写,佳者价绝高”。与川扇不同,杭扇的绘画不重吉祥纹样,而更具绘画意境和艺术特质。不仅纸质及绫绢质料扇面的折扇可施以绘事,甚至天然料质如芭蕉扇者亦然。屈大均《广东新语》卷十六记,时粤制之芭蕉扇,“缘之以天蚕之丝,嵌之以白鳞之片,柄之以青琅开之牌,缠之以龙须藤之线,铜钉漆涂,绘画为绚”。元明时代,是文人画的鼎盛时期,扇画这种形式,可谓绝佳载体。一时绘事名家,亦多为扇画高手。扇画作为小品中之逸品,正可以寄兴骋思,澄怀味象,蕴三千大千于尺幅之中,涵养成一种风格殊异的艺术形式。

  二

  这部《扇面偶存》是一部很有意思的书,它诗书画印相参,意趣相随,诗、书转益于画,画亦转益于诗、书,在画语形式上各自独特,自成体系,自得圆融。且作者均为名手,尺素之中,足见淋漓快意、格局气象。

  画家尹默,以老学堂自号,河北沧州人氏,著名山水、花鸟画家,作品风格以放旷任运、解衣般礴见称。尹默先生不仅画路宽,而且于美学精神之建树颇多探寻。如果把他收在这部集子中的扇画当作游戏笔墨的小品来看,那就大错特错。可以说,他的每一件扇画,都堪称大制作。

  其山水,几道斧劈、几条皴擦,山的博大已无可形容。不论高远、深远、平远,皆有一种深不可测而又微不可视的意境,风神空灵,风骨苍润,浑穆中有韶秀,沉郁中有清旷。空寂、疏朗、简洁、冷逸、渲淡,而又在山水的雄浑之中,不掺和半点“杂质”,颇能给人以一种纯洁素朴的感觉。他的山水小品中似有一种浑茫的气场,这“气”拢得很“圆”,没有任何发散懈弛之处。尽管尺幅之作,但你可以感觉到他运笔的力度,我相信画家创作时所能享受的这种游刃有余的超妙之感,是一种生命的高峰体验。“杂物奇怪,山神海灵,写载其状,托之丹青。千变万化,事各缪形。随色象类,曲得其情”(王延寿语)。与道同体,与天地精神往来,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认识自然、解读自然,画家才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凝重和飞扬。

  其花鸟,致虚极,守静笃,有八大之神采、气骨,尤讲究器局和气韵。与山水画相比,他的花鸟更具抒情意味。以物象抒情,是一种文人情操,但同时也具备哲学的思辨性。一幅作品不仅仅是对客观物象的感悟,同时也是一种直觉感受的再现。他注重用一颗虚静澄明之心与自然以神相会,从缺中去求“大成”,从虚中去求“大盈”,从屈中去求“大直”,从拙中去求“大巧”,深得绘事之三昧。

  实际上,尹默先生是把每一张扇面当作大画来画的,他从未苟且自己的任何一件作品。况且画“小画”更殊属不易,一笔的成败关系到整幅的气韵,他不得不每一笔都苦心经营,全力以赴。他的扇画更讲究笔墨,讲究笔墨的神采、气蕴、韵律和力度,也更讲究经营、布局和间架结构,充分利用扇面独有的裁体特质,顺物理而臻妙造。他把扇面作为一个特异的审美空间,以妙明本心移夺造化。看起来一件作品物象粲然,一派化机,似是一气呵成,殊不知他为了构思一幅作品,要经历多少番推敲。

  不论山水还是花鸟,尹默先生都在注重“意”的开掘。这“意”,既有绘画意,也有笔墨意,更有审美意在焉。诗性表达是玄学空间,而高度的形式化则是坚实的理性帝国。这种两端对立的二元统一,无疑形成了中国画开放性的格局。在尹默的扇画中,学术含量是显而易见的,他的创作是真正意义上的学者绘画,能反映出他的深湛的学养与学力。绘事是智慧之事,个性风格与笔墨语言,是一个画家的符号。而且越是在尺幅较小的作品中,这个特点就越发凸显。

  我想,扇画到了尹默先生这里,有了一个全新的艺术结点,实在令人可喜可贺。

  三

  柯文辉先生,是艺术批评家、作家,也是独抒性灵的诗人。他为扇画所配诗作,或阐发于画理、或交融于画意、或神会于画境,皆创造出情景浑融无间的意境,体现了诗人特立独行的艺术个性。“画无定法理需通,涂抹纵横忌凿空。书道浩茫人各异,去同存异铸新风。”“北山虎踞江南地,半壁董源半巨然。沙里淘金存自我,彩鸢无线任翩跹。”“请来八大神奇鸟,伴我笔端一萼红。躲着古人存己格,渐知前路独恢恢。”柯老把传统与创新之间的递进关系讲得十分生动与形象。“躲着古人”,从哪儿躲?柯老说得够明白,从笔法到墨法,从象外到象内,都应该躲。去同而存异,不凿空,不因袭,不刻板地模山范水,才会有自己的个性和独特风貌。就尹默绘画而言,在风格上延续了青藤、八大及吴昌硕等一派的传统精神,但明显体现出新时代的精神风貌和个性化的艺术语言,所以能直接领悟和借鉴八大一派骨法用笔的精髓而“存己格”,表现出自己老辣、苍劲的艺术品格。“天地精神独往来,真魂取得孕灵胎。画中末了悬疑种,迁入知音心底栽。”诗人自注谓“作画须沾笔到之处埋下悬念,诱观众潜入开掘处似了处处未了,使鉴者放不了为高”。“未了”一是鉴赏学的一个大命题,一幅画,一览无余,便无兴味,应该给鉴赏者留下充分的悬念空间。这对于画家而言,怕是一生的心性功夫。让读者“放不下”,画家首先要“放下”,放下那些现成的套路与观念,放下那些纠结与外在,放下古人与洋人,放下诱惑与光环,甚至放下市场与藏界,不跟风,不浮躁,不张扬,脚踏实地,一门心思去走自己的路,把心沉到丹田以下,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读者自然不愿一放下。柯老真是把尹默读懂了!

  柯老又谓:“行锋贵自然,矫饰添劳损。磨刀一世功,沉着助坚忍。学问养襟怀,得意多自省。”这是谈画家的修为,一门绕不开、省不了的心性功夫。艺术的常青之树靠的是创造所产生的生命力,而不是别的什么。而创造力的力源,主要在于学养。一个画家最终拼的不是技巧,而是学力和文化力。柯老在一次谈话中提出,画家看世界,最好要有一双诗的眼睛。一。“要有一个‘诗的筛子’,筛选出最珍贵的东西,在你的灵魂里去怀孕它、发育它,促使它生长。技术是重要的,革新也是重要的。但是,如果你的脑袋里没有创造性的思维,没有诗人的那种对生活的激情,以及对美的筛选能力,你的技术越发展,可能你的画就只有技术。”(《丹青之约中国工笔画艺术高层论坛论文集》第36页。何香久主编,人民日报出版社)而靠讨巧、撞大运或者靠掠夺自己的画家,终究行之不远。

  柯老的题画诗,除了形象地谈画理、画意、画境,更多是抒发自己兴味情怀,信手拈来,便成佳作。如“破晓长鸣唤翠晴,梅花出梦一身轻”;如“万里惊湍听不足,洗清鹤耳接松涛;如”意中丘壑阔无涯,可住可游四季花。风来树舞挥天扇,雾去霞飞罩屋纱。乘兴扁舟寻挚友,敲诗信步访邻家。村童绕膝拉吾去,教种新疆哈密瓜”;如“危事极目啸晴江,树鸟惊飞影自双。牛背稚童吹短笛,飘然竟是弋阳腔”这样的题画诗,绝非图解画意,而是别出机杼,独见性情,且温厚平和,“风雅”与“气格”具足,客观之象与主观之意已完全浑化交融,达到出神入化的妙境。我与柯老交往数年,最喜与他老人家倾心谈文学,每闻妙论,如醍醐灌顶。我视柯老,澄淡高致,幽远遂美,真神仙中人!予得以游其墙藩而咨其模楷,三生幸甚!

  还是要说,这是一部很有意味的集子。画家、诗人和书法家、篆刻家用妙明本心珠联璧合的方式打造出了一个真正的艺术精品。更有意味的是,他们让本属逸品的扇画有了大山水大文章的风骨气度,把逸品变成了神品。是为序。

二O一二年二月十七日三稿 于渔书楼

(作者系国家一级作家,人文学者、艺术批评家,有著述一亿二千万字行世。曾主持在沧州举办中国新文人画五人展、中国工笔画高端论坛等。其编、著艺术批评著作有《丹青之约》、《丹青引》、《有画要说》等多部。现任沧州市政协副主席。)

(责任编辑:杨红柳)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艺道长青”
    “艺道长青”

    地址: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9-12-10 - 2020-02-09

  • 三少
    三少

    地址: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

    时间:2019-12-07 - 2020-02-06

  • “美育人生”
    “美育人生”

    地址: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9-11-01 - 2020-05-03

拍卖预展

2019古董艺术品秋季拍卖
澳门昊宇国际文传娱乐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1日 下午
预展地点:澳门永利皇宫宴会厅
2019秋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重庆市淳辉阁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18日-21日
预展地点:淳辉阁书画古玩城画
2019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荣宝斋(济南)拍卖有限公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3日-24日
预展地点:山东大厦(山东济南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14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张颂南的视觉叙事
  2. 2 段炼:抚摸文字,或煮熟的鸡蛋变生了
  3. 3 周文翰:我看画廊博览会
  4. 4 段炼:人类学视野中的图像传播与视觉
  5. 5 段炼:“中国性”的三种模式
  6. 6 段炼:德国艺术双城记
  7. 7 当代艺术的观念痴肥症——从艾米莉·
  8. 8 段炼:美酒之祸
  9. 9 段炼:后现代语言的枯竭
  10. 10 段炼:文化政治——当代艺术的陷阱?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