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评论正文

刘九洲:妄谈笔法

2014-06-04 17:11:41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刘九洲
    收藏 评论

摘要:笔法是书法的核心概念,传说中,有多个不确实的故事,什么钟繇求笔法等等,皆非史实,但是笔法本身的重要性,则是毫无疑问的。纵观书法史,凡是笔法失误的时代,就没有好的作品,只有重视笔法的时代,才会佳作频出。 到目前为止,关于笔法问题,有很多零星文章,但是仔细考察这些文章,绝大多数,在“就文献、…

  笔法是书法的核心概念,传说中,有多个不确实的故事,什么钟繇求笔法等等,皆非史实,但是笔法本身的重要性,则是毫无疑问的。纵观书法史,凡是笔法失误的时代,就没有好的作品,只有重视笔法的时代,才会佳作频出。

  到目前为止,关于笔法问题,有很多零星文章,但是仔细考察这些文章,绝大多数,在“就文献、谈笔法”,有点纸上谈兵的味道。还有部分讨论,极力抓住细枝末节,忘记了书法与笔法的关系,也就是忘记了全局。

  我个人以为,关于笔法问题,必须结合实践来谈论,从历史上看,对我个人有启发的谈论,大约有三次。第一,就是唐代颜真卿的总结,“印印泥”“锥画沙”“屋漏痕”“折钗股”,这四个比喻,其实说得很明确,但是谈话的时代背景(也就是针对性),被淹没了,导致目前解读不明确;第二,就是通过对唐代大字墨迹的解读,发现工具发展,对于笔法的限制很大,如果不讨论工具,就不明白唐代笔法要求,在针对什么、弥补什么;第三,就是当代潘良桢先生反复述及的笔法内容,非常精到,而且理论性很强。本文致力于阐述上述三处内容。

  在展开之前,我要说一下本文的针对性。书法大约有1700年的历史,只有人们把书法作为一种艺术,进行讨论,书法才是艺术。因此,《非草书》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书法史第一文献。在进入书法史之后,破坏书法核心因素的力量,比书法本身的正能量,要强大很多,历史上,伟大的书法家活着的时候,绝大多数不可能得到足够尊重,只有在历史长河中,其真实的价值才会体现出来。原因就在于,在任何时候,“破坏书法”的因素一定更加流行、更加强大,一定要混淆是非,书法史历来如此,当代书法也是如此。在绘画领域,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就强调,“术画”是最坏的东西,从历史上看,“术画”虽然一直存在,但是未曾影响到绘画核心领域。在书法领域,没有人提出过“术书”的概念,但是1700年来,“术书”才是书法的主流——从数量和势力上看。中正平和的好书法,只有极少数时间,才会走到舞台中央,其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术书”在舞台上表演。

  只有看清楚这个历史背景,讨论笔法才是有意义的。因为“术书”的核心理念,就是否定笔法,这不是今天才开始的,1700年来,没个消停时候。只有搞清楚笔法史什么,为什么要坚持笔法,“术书”才无存身之地,书法才会被保护起来。否则,“术书”一定要混淆是非,把池水搞混,乌鸦与凤凰才看起来差不多。如果都洗洗干净、吹吹风,去选美,乌鸦如何上得了台面?

  颜真卿的说法,历来阐述很多,其实在我看来,就是说一个问题,就是中锋的各种表达形式。“印印泥”,历来解释很多,我以为这是一个包括了几个方面的比喻,首先,就是要用力,这不是呆板的力气,而是精确的力量,这样才可能行笔准确,否则就是任笔为体了;其次,就是要行笔始终如一,要一直吃得住劲,如同印印泥一样,要按住了,不能写到一半突然松懈了,唐代基本笔法就是如此,元代赵子昂要复古,其实就是针对这个笔法的复古,甚至李东阳的写法也是如此。绝大多数宋人,以及后来董其昌写法就不是这样的,而是一笔之中,起起伏伏,这就不是“印印泥”。第三层意思,大约是说,要求行笔周全,不能照顾不到,“印印泥”的时候,总是要照顾到四边是否完美,大约就是这个意思。 “锥画沙”谈的是笔锋要锋利,写到纸上,要有尖锐的感觉,笔锋如果显示不出来,就不成了,18世纪以后,很多写碑的人,就在这一点上不过关,过关的只有何绍基; “屋漏痕”是一个动态描述,只有这个要求,涉及到了墨法。就是写的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写快了滑掉,写慢了墨猪。这个形象的比喻,指出行笔要根据墨法情况,来随机变化,而不能一意孤行。王铎在这个方向上做得比较好,值得借鉴。“折钗股”谈的是转折,要沉住气去转,不能掉以轻心。一些书法功力欠缺的人,就在这一点上做不好,南宋的大多数人,元代的很多人,明代的吴门,清代的王文治之流,都是如此。总体来看,颜真卿这些要求,就是在说,用笔要“沉着”。

上一页 1234 下一页
(责任编辑:董晓帅)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书法 笔法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