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朱新建访谈录:中国画与人性的透视

2014-02-10 11:27:19 来源: 网络
    收藏 评论

摘要:采访时间:2004年8月27日,周五。 采访地点:南京石头城朱新建寓所边公园草坪上。 参加人员:新文人画代表人物朱新建(以下简称朱)、八面来风堂堂主笑阳(以下简称笑)。 笑:通过多期“阳羡典藏”连载,大家对你关于中国画的认识、关于人性的认识都有了深切的感受。大家提出再深入谈一…

  采访时间:2004年8月27日,周五。

  采访地点:南京石头城朱新建寓所边公园草坪上。

  参加人员:新文人画代表人物朱新建(以下简称朱)、八面来风堂堂主笑阳(以下简称笑)。

  笑:通过多期“阳羡典藏”连载,大家对你关于中国画的认识、关于人性的认识都有了深切的感受。大家提出再深入谈一些问题,比如中国画与人性、中国画与地域、中国画与诗歌、书法、篆刻等等。首先要问的是,中国画与人性有什么关系?与人的性情、学养、道德情操有没有必然的联系?

  朱:任何艺术的游戏种类,包括唱歌、跳舞、戏剧等,当然都和作者的性格有关,都反映作者的人性,中国画也不例外。中国画对人性的反映肯定有一个长期的中国文化形成的人格审美理想,就是他们认为什么样的人格才是最高尚的。通常认为的“雅”,雅是指一个什么样的品位。在魏晋南北朝时,人终归是好胜的,要拼比谁更厉害,像石王比富。而后人们开始崇尚比较潇洒、比较飘逸、比较出格的人,像竹林七贤,独立特行,性格比较怪异。很快,这种性格又被认为比较过分,《聊斋志异》中的沂水秀才里有个书帽子,说世不可奈事有17件,17件讲得很具体,诸如语次频提贵戚。如果把这17件毛病让掉了,你就是一个可以忍受的人。实际上大家都逃不掉,17件总归要犯几件。

  《聊斋志异》应该是清中晚期时的作品,说明那时候中国传统文人的人格层次、人格理想已经到了非常细腻、非常苛刻的程度,其实是中国文人审美理想的一种成果,这时我们去看历代的中国画都有这样的东西在。比如说倪云林,在他的画里我们看到的是不食人间烟火,希望自己生命态度更加清高。据说他有洁癖,人家从江里挑一担水过来,他只吃前面一桶水,因为他觉得后面对着屁股的水是不干净的。后来有一些文人画家,像石涛,明王室的一个后裔,也跟清朝打过仗,生活很潦倒,也很不得志,八大更是。他们有一些怪异的地方,但总体来说他们希望远离现实生活,更加清高、更加自我地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中国文人画的审美趋向大体上是这样,它是儒家文化的一种补充。

  中国的文人大体上是这样认为的:用儒家的思想去对外处世,去处理上下级的关系、同事之间的关系,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等;用禅、道的东西修炼自己的内心。文人画肯定属于修炼自己内心。如果单独看一些文字是不够完整的,从绘画作品里我们就可以看到比较完整的中国文人的人格审美理想。

  说到性格,从扬州八怪开始,到海派,到1949年以后,齐白石,张大千啊等等,当然跟旧的文人道德品质不完全一样。旧时候是这么说的:笔墨直接表现道德修养程度。现在我们这样说稍微有点牵强,因为道德随着时代的变化一直在变。开玩笑讲,男人女人坐在草地上,退后150年,这个女人肯定是一个很不好的女人才会这样做。但是中国画现在可以这么理解:直接用笔墨就可以反映人文信息,不是通过题材、造型才能表达出来,用笔墨直接就表达出来。笔墨的轻重缓急、黑白之间,直接就有很大的人文信息含量,不太需要题材作为传递载体。不是说画竹子就表现清高,用笔的过程哪怕他画最无所谓的狗尾巴草,都可以表达那种心境、那种人文信息。竹子这个题材好像很清高,也可以画得很俗气。所以是笔墨直接在表达人文信息,这是一个传统。要说中国画与人性,我觉得笔墨在直接表现。

上一页 123456 下一页
(责任编辑:周梦平)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朱新建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