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画家贾浩义开创“非常大写意”画马

2012-03-23 11:53:08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收藏 评论

摘要:贾浩义,笔名老甲,著名大写意水墨画家。1938年出生于河北省遵化县,1961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老甲艺术馆馆长。 金台记: 老甲开创了“非常大写意”画法,影响巨大,成就斐然,是画马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老甲是一个纯正的画家,生…

  贾浩义,笔名老甲,著名大写意水墨画家。1938年出生于河北省遵化县,1961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老甲艺术馆馆长。
  金台记:
  老甲开创了“非常大写意”画法,影响巨大,成就斐然,是画马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老甲是一个纯正的画家,生活中不流于世俗,艺术上敢于不断突破创新。
  老甲的画充满阳刚大气和正大气象,体现了民族雄强的大国精神,这也正是时代所应该大力倡导的。
  “金台点将”栏目点之,是以为记。
  受草书书写启发开创非常大写意风格
  李树森:您的画独树一帜,被称为“非常大写意”,笔简而意浓,“气”“势”磅礴,所创造的视觉强度是前所未有的。石涛曾说“在墨海中立定精神,笔锋下决出生活,尺幅上换取毛骨,混沌里放出光明,纵使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我有在。”我想可以借用这段话评价您的画所达到的至高境界。我们想知道,您是怎样开创这种“非常大写意”风格的。
  老甲:我写意的感觉,上大学时就有,那时候画得比较具象。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还处于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避免画人带来麻烦,故而采用画马锻炼使笔用墨的方法。我画马的初衷是为了研究中国写意画的笔墨规律,这种想法现在看起来有些可笑,但历史是经常开玩笑的。当时的要求是笔墨淋漓痛快而不失形,认真地讲,那时画马只是笔墨游戏而已。没想到,经过不断研究试验,马成为了我的重要创作对象,越深入研究要解决的问题就越多,以至于不能自拔而成为“画马专家”。
  刚开始画马,就想到要放开,但是缺乏力度。画马,首先一个是笔墨,再一个是造型。如果完全是生活中的造型,你要表达的东西肯定出不来,这就要变形。经过长时间连续试验,发现变形是有规律的,后来发现任伯年作品也是变形的,但他是小变形,变得非常舒服。
  我研究过中国的书法,尤其是草书,观察它的笔法变化,寻找“连”的规律和办法。正是受到草书书写的启发,突然想到马的结构,四条腿、躯干、尾巴、脑袋,整体比人物简单的多。但又比写字复杂得多,跟写字的一条线不同,一条线是出不来的,这就要千方百计变得与它接近,这就是我后来画马的方法。怎么能变得接近一点,互相之间的零件怎么连上,根据文字的规律,很大胆地把马腿拆开了,但是零件部分摆不好,那就不好看了。如果不讲究运笔那就会简单化,就变成平面剪纸,出不来你想要的力度、趣味,所以就要重新组合。开始是按照一个大概寻找它的规律,马腿分开了、马尾巴也分开了,在这部件里面寻找运动笔道的变化,概括之后再总结其中的复杂。一概括,就在书法中找到了这个“简”。
  这个探索的过程非常艰辛,我用了十年多的时间。
  形象为笔墨服务
  若有一笔是画也非画
  李树森:著名美术史家、理论家陈传席说,在中国两千多年的画马历史上,大约有四次大的变革,其一是汉代的汉画像风格,二是唐代,以曹霸、韩干为代表的风格,三是徐悲鸿以大写意笔法写马,四就是老甲。前三皆以笔墨为造型服务。而您则相反,造型为笔墨服务。他说您的笔墨是一种哲学,一种精神,画无一笔是画,无一笔不是画。您是怎样做到这些的?
  老甲:我的作品主张形象为笔墨服务,对此有很多朋友不解。我的画都是有形象的,并非常讲究,且马的形象都可体会出它的主旨与内涵。我的大写意结构,在中国画里是一个创造出来的新结构。风格往往源自于一个画家的生活经历、知识结构和性格禀赋。
  我的绘画之所以发展到今天这样的风貌,除了书法,还受到家乡河北遵化皮影的影响。幼时的主要文化形式就是皮影,皮影动态造型的趣味性,简练中的生动性和动幻性,作为一种视觉积淀,深深地刻印在我的心灵深处。皮影的唱腔简洁高亮,其造型,一个眼够了就不用两只眼。这里面隐含着《道德经》中所说的“少则多,多则惑”,见解精辟。
  上世纪八十年代画马时,我连续多次去了内蒙古草原,观看套马比赛。套马的精神状态很感人。比赛场很大,空间很广,征服与被征服的主题其实贯穿于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在这个体育项目里同样体现得淋漓尽致。马的挣脱、嘶鸣、呼号、争斗,那种紧张的场面,颇具震撼。
  我的作品中有哲学的意义,但我又反对哲学的图示化。作品也需要哲学思考,否则就没有深度,也很难深刻。这里面有一个尺度把握的问题。艺术作品不是哲学副本,它是一个艺术形象,一种感人的力量。能让人从你的画里得到一种独特的体验,一种美妙的感受。
  突出的解构与创造特点
  李树森:当代画家为追寻艺术本体,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绘画的现代性和现代意识,从而引发了绘画形态和语言符号的革命。而不断的解构与创造正是这场革命的驱动力与普遍现象。反观艺术史上的很多大师,都是通过解构与创造确立“自身的形象”的。您的大写意水墨画在解构与创造方面成就非凡,是否可以谈谈您对解构与创造的理解。
  老甲:现代性和现代意识,也就是艺术的当代性。当代性就是区别于过去的一种“掘”进,代表了绘画历史的发展。
  我的解构和创造,也就是俗称的“变形”,实际上是在写实的基础上,一步步图式化衍变过来的。如果不是通过具象的写实形象逐渐衍变过来,我现在这样的画面图式,笔法踪迹中,也就不可能隐含着与现实真实相关的形体结构,笔迹的节奏也会紊乱。
  中国写意画的意象造型,不是不要形,也不是稀里糊涂画个大概模样。中国的意象造型与波洛克的无意识宣泄不是一回事。艺术形象,不一定非得是自然物象的真实再现,勃拉姆斯寂静的田野,没有临摹自然的风吹鸟鸣,但你不能说那里面没有音乐形象。同理,金字塔的正四面体,也是一种夺人魂魄的视觉形式,也不能说它不是形象。马家窑彩陶上的那些纯抽象的纹饰,充满了神秘与魅力,都是形象。最突出的还是书法形象,张芝、梁武帝、孙过庭论书中叙述的书法形象,都不是具象的,但它们同样都是形象。
  在我的作品中大都是块面,然而绝不是一块块拼接、重叠,而是用很大的毛笔,通过传统书写的方式,表现一种气势与力度,达到浑厚华滋的笔墨效果。
  解构出来的“团块”样式,是我长期艺术实践的成果,是我个人的基本语汇。它是对客观对象的概括和抽象,是主观情感的凝聚与生发。我的焦墨团块展现出一种由内心流露出来的刚健和雄强,同时也流露一种凝重和浑朴。在画马的时候,我整个过程是在理性控制范围内的,但是这种构思中还要有一种情绪,一种自然流露的情感。这种情绪决定了当时的整体感觉,如果这种感觉不到位,断断续续加修修补补,就会导致画面整体的气脉不畅,大写意也就失去了灵魂。
  时代需要阳刚大气和正大气象
  李树森:好的画作之所以珍贵,并不是因为画的本身,而是画中所显示出的某种精神意义。艺术大师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傅抱石、吴昌硕等人的作品,占据了近代绘画艺术的主流,其作品皆都富含大气、雄气,甚至霸气、狂气。
  您的作品充满了阳刚正气和磅礴大气,雄浑博大,发人振奋。现在,我国正处在大国崛起的历史时期,时代需要阳刚大气的精神和气魄。这种雄大的艺术有利于激发人们的事业热情和爱国情怀,鼓舞人们为美好生活去努力奋斗。您怎么看待艺术与时代、民族、人之间的关系?
  老甲:艺术大师的作品,每时每刻都会散发出它的生命信息,也就是“精气神”。它几乎与人一样的有生命感,宇宙万物皆为气之流动,气动则万物活。所以,古今中外评画者无不着眼于气的认识与论述。
  气的显现亦呈现多种模式,有正气、邪气、雄气、霸气、狂气……,每种现象都反映出它昭示给人的一种“感动”,给人的一种自然界的启示。艺术作品所昭示的各种不同气的信息,同样昭示其真善美与假恶丑,也反映到社会里,反映到具体人身上。
  我的绘画是一种势,一种力。势是形式,是现代审美式。力是力气,有气就有力,没力就没气。一个是外在的,一个是内在的。将这两者充分结合起来,表现出雄放的艺术风格。当然,力怎样表现,不是简单化。有些人的作品看起来气势很大,也有力,其实是一种简单的描摹和堆砌,并不是一种精神状态下的真实表达。当代审美意识,常常要求你怎样表现符合时代需求。传统中也有些作品表现“力”与“势”,但与我的追求是不一样的。
  改革开放以来,无论是美术理论还是实践,总体上片面地把中国文人画那一套变成了品评的标准,其实这不利于中国画的发展。大气、雄强的艺术作品,作为一种精神支柱,它应该是推进历史的信号。文艺作品对社会有推动作用,远胜过写几条标语。作品能够把高大、向上、阳刚、强有力的精神状态调动起来冲击人们的灵魂,对观者产生感召力。
  当下,中国的政治经济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良好发展面貌,在绘画方面还没有明显强调学术倾向。我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在思考,中国画传统(指元以后的文人画)固然好,但常常被人们惯用一些小桥流水式的那种小趣味东西,并主导着中国画的延续与发展。其实艺术的发展规律,并不应该如此。
  以我法写我心
  李树森:毕加索的绘画风格追求不停地变换,因为他头脑中不停地考虑出一个又一个的样式。许多画家穷其一生都搞不出一个自己的样式,更不要谈独特风格。您的画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但您还在不断地寻求突破,这一方面显示出你极强的创造力,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您的远大艺术理想。您能不能介绍一下在探索创新方面的经验。
  老甲: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很喜欢色彩,很喜欢印象派绘画。我的老师卫天霖先生,在日本留学学的就是印象派。但是当时我这种嗜好,并不被人理解。还有,八大山人也是我最欣赏的画家,他是纯粹的为自己画画,画心中所想。他最大的成功就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图式,有独树一帜的绘画语言,不重复古人。一位艺术家的技法可以慢慢成熟,但根本的思想别人是学不来的。这里没有诀窍可寻,一位大艺术家成功的根本就是画他自己。毕加索也是这样,他在作画的时候并不会考虑别人的喜好。
  我挺喜欢西方一些画家的作品,比如毕加索、马蒂斯搞的变形,有些画得挺简单,他们为什么会成功?我画的“大写意”,其实在某些方面也是一种内心的冲动,一种无法控制的表现欲,用最简明扼要的语言讲我想讲的话,或许这一点上与他们有些共同之处。
  我画山水,出乎很多朋友意料。事实上画山水画就是要表达一种思想,一种情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境界与气象。有了明确的目标,然后再思考用什么样的语汇来表达它。我画山水就是要表达浑厚、旷达,那种乾旋坤转似的心中大山大水。用心中的山水,将大山用几块几块的横横竖竖的穿插,也可以浓缩几个点。从这些符号里传递大山的气魄,创造天地“宇宙意识”,这些作品不是原始的自然,自然中没有。只有经过高度提炼,才能形成艺术作品。这里既要遵循法则,又要创造。以强烈的风格与个性,赋予大自然新的内容,以磊落雄强的民族精神,带给人们浑灏壮宏的审美感受。
  我不喜欢总是重复自己的某种形式,常想找寻新的东西。我希望从内心强化精神上的东西,使其变得更纯粹,这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作品精神内涵反映个人意识追求
  李树森:您的性格也一如您的作品,大气、刚强、诚实、耿直,确又不失谦和。作品的精神内涵是不是也是您有意识的追求?
  老甲:马,已经成为我的精神奴隶,我一切的喜怒哀乐都寄托在它身上,认真地说也不在它身上,而是在画出它的笔墨上,是笔墨在喜怒哀乐,笔墨幻化为马,怒马、奔马、小姐马(丽人行,摩登时代)、舞蹈马(青春舞步)、套马人、弓箭手……
  我在处理作品时,非常注重精神内涵。我画马、牛、人物、山水等,想的不完全是形,更是注重内在的涵量,传递出我的意象感觉。我认为,笔墨当随时代不是搞一套形式,更是一种思想,也就是说需要更大的、更宽泛的、个性解放的精神。人们所说的“大而空”,或者是“玄而空”问题,我认为这个“空”,就是没有内涵,僵化地摆在那里,那就是“空”。你赋予作品活力与生命,就不会“空”。
  我画马,不是简单地画上几笔,也不是简单地变形,而是对马认真研究后的艺术表达,也许有人并不认同。徐悲鸿当时画马,也有人不理解,现在公认了。有自己的东西,那是艺术家的根本。我认为,马和人一样有性格,有动物本能。画马其实传达的是人的想法。我画了一幅题为《信步》的作品,马画得很悠闲。有的马,我画得非常粗壮,高昂着头,赋予它精神状态。我画牛,更多是一种力,要有强劲的力度,浑身使出劲来,从而表达出一种精神。
  作品具有鲜明的书写性
  李树森:如何解读您作品中的书写性?
  老甲:很多搞现代书法的人说,你的画是现代书法。事实上,我是在“王楷”衍变为草书的过程中,找到了大草变形的规律和价值指向。我和杨刚先生同在北京画院,他有一个见解和我不谋而合,即在迁想妙得中回溯以前的文化样式也是前卫,他管那叫“极古极新”,我是把中国大草书法的经典精神,迁移到我的绘画创作里面来了。这种“迁想妙得”,使作品有了特殊的视觉张力,达到一定高度,有一气呵成的视觉效果。我的画面的力量,不是使劲给出来的,厚度也不是慢慢积淀出的厚度,它的走笔贯力从表面看不见,实际上是“无力之力”,是“无中生有之力”。
  我的画现在还在变化,是向更高境界发展。这之中,用笔速度疾徐顿转的控制,需要像太极拳高手一样不断修炼。画面的节奏、震撼感,虽然说到底还是情感作用使然,但这不是简单具象形象的抽象改造,不是简单的所谓的“笔墨构成”,而是以中国书法“骨法用笔”的方式,从里到外,从形象到精神把握以及在处理上,都具备了指向一个令人精神为之豁爽统一的一团和气。这样的画,使人看了能够在观画人的脑中成为一个常常萦回的活体。
  中国书法中讲“点如高山坠石”、“撇如新月在天涯”,这实际并不是以一个具体的坠石和新月比拟书法,而是特指亘古以来的所有高山坠石乃至新月给人类留下的心理影响。为了记录、传递这种影响,用有声语言和文字很难表达的经验感觉,就有了以“意象”为表达方式的艺术手段,这才是最有难度的。我的“大写意”,实际上追求的就是这种东西。

(责任编辑:朱映东)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艺道长青”
    “艺道长青”

    地址: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9-12-10 - 2020-02-09

  • 三少
    三少

    地址: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

    时间:2019-12-07 - 2020-02-06

  • “美育人生”
    “美育人生”

    地址: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9-11-01 - 2020-05-03

拍卖预展

保利厦门2019秋季拍卖会
保利(厦门)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20年1月1日-2日 上
预展地点:厦门瑞颐大酒店 厦门
集友精舍迎春古典艺术拍卖
集友精舍(广州)拍卖行有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5日-27日
预展地点:广州市荔湾区龙津西
2019特邀精品书画拍卖会
中典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2日
预展地点:香港九龙香格里拉大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1%当前指数:6,798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宁静·恒远——曹辉油画作品集·序
  2. 2 影中之象
  3. 3 【艺术播报】一根香蕉引爆巴塞尔、艺
  4. 4 “第四届丝绸之路工商领导人峰会”当
  5. 5 【雅昌快讯】用孩子的眼光影响世界 2
  6. 6 【看展预告】去嘉德艺术中心「瑰丽·
  7. 7 【雅昌专稿】面对人工智能 艺术家们都
  8. 8 北京保利秋拍:方寸聚九州 清代邮品精
  9. 9 【雅昌快讯】张旭光:以一场书法展
  10. 10 【雅昌专稿】罗中立艺术的历程:一份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