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放童:瓦石清兴——宋代砚业的经营方式_观点评论_雅昌新闻
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章放童:瓦石清兴——宋代砚业的经营方式

2017-04-13 10:22:57 来源: 荣宝斋作者:章放童
    收藏 评论

摘要:制砚往往由砚工个体独立完成,从相材、构思、设计、到制作,都与砚工的艺术禀赋与手技艺密切相关。家庭经营,由于产权清晰,既有利于调动砚工的生产积极性与艺术创造性,又方便手工技艺的保密与传承。 宋端石异形夫妻砚 宋代制砚业以家庭手工业为基本的生产经营方式。 以著名的歙砚生产为例。据唐积的《歙州砚谱》中&…

  制砚往往由砚工个体独立完成,从相材、构思、设计、到制作,都与砚工的艺术禀赋与手技艺密切相关。家庭经营,由于产权清晰,既有利于调动砚工的生产积极性与艺术创造性,又方便手工技艺的保密与传承。

宋 端石异形夫妻砚

宋 端石异形夫妻砚

  宋代制砚业以家庭手工业为基本的生产经营方式。

  以著名的歙砚生产为例。据唐积的《歙州砚谱》中“匠手第九”记载,属乡村手工业的有:

  “灵属里一姓三家六人:戴二名义和,第三、第五、第六;戴大名文宗;戴四名义诚。大容里济口三姓四人:方七名守宗、男庆子;胡三名嵩兴;汪大号王二。”属镇市手工业的,有“县城三姓四家一十一人:刘大名福诚、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周四名全年七十,周二名进诚、周小四、周三名进昌;刘二无官品;朱三名明。”

  从这份名单可以看出,从事制砚业的,大多以一个家庭为生产经营单位;个别规模较大的,则兄弟数人集合在一起。

  目前发现的一些考古发掘出土和流转品中的宋代歙砚,留有工匠姓氏铭文的情况,亦证实了这一点。

  1995年10月江苏省宝应县城区安宜东路宋代墓群12号墓出土一方铭文抄手形歙砚。长17厘米,宽11厘米,高2.5厘米,残重350克。此砚青黑色,平面为长方形,砚面倾斜呈弧坡形,墨池较深,砚面隆起。砚背浅刻竖行铭文“婺水同家龙尾细砚子囗”,行书,字体遒劲、流畅。此砚当为婺源县的“同家”作坊所制。

  流转品中,刻有工匠姓氏的宋代歙砚则更多一些。

  笔者收藏的一方宋绿鱼子纹歙石倒瓶形池抄手砚,抄手内刻有“婺水刘家龙尾细样砚”。

宋 鱼子纹歙石“婺水刘家”铭抄手砚

宋 鱼子纹歙石“婺水刘家”铭抄手砚

  另一方尺寸较小的宋绿鱼子纹歙石淌式池抄手砚,抄手内与砚背边墙均刻有“婺水刘家龙尾细砚”。

  具有“刘家”款的宋代歙砚,还有当代著名砚雕家王耀先生收藏的两方:一为入水微紫的龙尾石淌池式抄手砚,砚背边墙上刻有“婺水刘家囗龙尾细样砚”;一为眉子坑细罗纹石淌池式抄手砚,抄手内刻“婺水刘家龙尾砚”。两者的尺寸都较小,且砚体均极薄,但不知何故王耀先都断为“五代”之物。笔者以为还是宋砚的大面。

宋鱼子纹歙石“婺水刘家”铭抄手砚

宋鱼子纹歙石“婺水刘家”铭抄手砚

  从这四方“刘家”款宋代歙砚,我们可以获得以下信息:

  1.宋时出产龙尾砚的地方,称为“婺水”,而非今日之“婺源”。

  2.“婺水”生产的砚台,叫作“龙尾砚”,不叫“歙砚”。

  3.“婺水刘家龙尾砚”等铭刻,既是砚台生产作坊的字号,又具有广告的作用,当为其时有名的龙尾砚作坊的产品。

  4.“刘家”款砚使用的砚材有绿鱼子纹石、入水微紫的龙尾石和细罗纹石多种;其砚形也不止一种,既有淌池式抄手砚,又有倒瓶形池抄手砚;加之四方砚铭文的字迹各不相同,因此我们认为这些砚很有可能就是《歙州砚谱》中所记位于“县城”的“刘大名福诚”和“刘二无官名”这两家作坊生产的,尤其是前者。

  5.“刘家”款的具体写法分为三种:“龙尾细样砚”“龙尾细砚”和“龙尾砚”。有否可能前两种为“刘大”作坊生产,而第三种为“刘二”作坊出品?

  刻有工匠姓氏的宋歙砚流转品,除了“刘家”款外,尚见另外三种:

  一为笔者收藏的抄手内刻“婺水蓝家细石砚子”的龙尾石小抄手砚。

  一为王耀先生藏抄手内刻“婺水何家砚子”的龙尾石风字形抄手砚。

  一为两家藏“李”家砚。

  其一是江苏聚德2015春季艺术品拍卖会“研色——古砚专场”第539号拍品宋罗纹抄手歙砚。底部墙脚处刻“婺山李家细砚子”。拍卖公司“定为北宋早期,也许是南唐砚务官李少微之后人制砚”。笔者对此表示认同。

  另一是杭州古越会馆藏歙石莲瓣形砚。底部中间竖排细阴线刻“龙尾细砚子李(花押)”。撰文者将其断为“五代”砚。也许是因为五代有莲瓣形砚的缘故吧?但笔者以为还是北宋早期的可能较大。其理由:

  一是此莲瓣形与五代的有所不同;二是铭文“龙尾细砚子”的提法,均见于宋砚。

  出版于北宋治平丙午年(1066)的《歙州砚谱》记:“至南唐,元宗精意翰墨。歙守又献砚并荐砚工李少微。国主嘉之,擢为砚官。今石工周全师之,……今全最高年,能道昔时事,并召少微孙明,访伪诰不获。”唐积在“匠手第九”中并未有李少微孙李明的名字,也没有李姓的砚工。由此可知其时“李”家作坊已经不复存在。也许李少微的儿子尚能制砚,其孙辈就不再制砚了。也就是说,这两方“李”家砚均为李少微儿子的作品。

  

宋 歙石“婺水蓝家”铭抄手砚

宋 歙石“婺水蓝家”铭抄手砚

  至于王耀先生收藏的另一方宋罗纹坑石椭圆形歙砚,砚背有“戴”字款。其款有两种可能,一是砚主姓氏;二是砚户姓氏。若为后者,可能为“灵属里一姓三家六人”的戴二、戴大、戴四的作坊制造。亦与黄庭坚《砚山行》中“居民上下百余家,鲍戴与王相邻里。凿砺砻形为日生”的情形相合。

  制砚业,尤其是雕砚这一块,生产的是兼具实用性与艺术性的民间手工艺品,其往往由砚工个体独立完成,从相材、构思、设计、到制作,都与砚工的艺术禀赋与手技艺密切相关。家庭经营,由于产权清晰,既有利于调动砚工的生产积极性与艺术创造性,又方便手工技艺的保密与传承,因此其不但符合宋代的生产力水平,而且契合像砚台这类手工艺品生产的内在规律。这也是即使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今天,制砚业仍然坚持以家庭经营为主的根本原因吧?!

  在坚持家庭经营为主的同时,两宋制砚业亦存在着两种补充形式:

  其一,砚石开采中的团队化作业。

  《歙州砚谱》中曾有这样的记载:

  “罗纹坑。在眉子坑之东。李氏时发。地向属王仁高,今绝籍。为砚户戴义八人共请之。岁输山税三十金。”

  原文虽未讲到砚户们对罗纹坑的砚石如何开采,但既然是“砚户戴义八共请之”,并且一起承担“山税”,那么只能是团队化作业,共同采发矿石并进行分配。否则的话,“八人”中的人可以任意采发,如何保证公平?恐怕早就吵翻天,要打官司了。顺便带一句:其时资源税的税负是相当轻的!砚户们采发一年的矿石,只须交纳“山税三十金”。只相当于一方砚的售价。

宋 绿黑双色澄泥抄手砚

宋 绿黑双色澄泥抄手砚

宋 绿黑双色澄泥抄手砚

  这是民间的团队化产石,更多的则是由官府组织。其主要体现在知名度高、生产规模大的端砚、歙砚生产中。如歙砚中“其石有青绿晕”的“驴坑”,“景祐中(1036年左右),曹平为令时取之;后王君玉为守,又取之。近嘉祐中(1060年左右),刁璆为尉,又取之。”端石开采中,此种情形也屡见不鲜。南宋宁宗嘉泰四年(1204),就有官员报告:

  “肇庆府之砚石,岁凿不已,致江水渗入,今则候冬月岩水稍浅,命农夫车水,砚匠伐石。”

  史书中甚至还记录有官员强迫石匠采石身亡而被罢官的。光宗绍熙元年(1190),肇庆知府林次龄“辄差虞兵,监勒石匠深入岩水打砚,致伤损身故”,被广东提举刘坦劾奉罢官。

  ……

  文 / 章放童

  (本文作者为《歙砚温故》《泥砚遗韵》作者,古砚收藏家)

  (节选自《艺术品》2017-02 总第62期)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歙砚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7%当前指数:3,826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