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批评不是“暴力话语”:周彦的认识论错误(5)

2017-03-20 10:43:26 来源: 雅昌艺术网博客 作者:王南溟
    收藏 评论

摘要:关于“表达自由”与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法律保障也是我一直在重点讨论的内容,像我主张的“批评性艺术”更需要自由宪法的保障,<受宪法保护:中国当代艺术“合法化”的条件>,<政治互动与更前卫艺术>都是我的相关评论,…

  关于“表达自由”与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法律保障也是我一直在重点讨论的内容,像我主张的“批评性艺术”更需要自由宪法的保障,<受宪法保护:中国当代艺术“合法化”的条件>,<政治互动与更前卫艺术>都是我的相关评论,但是,对“表达自由”的争取和维护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即使在美国,艺术家的表达自由也会受到侵犯,所以汉斯-哈克说,人权一定要有人去不停地维护,才能保证它不至于落空,美国艺术家的自由表达同样体现在艺术家与权力的斗争之中,我们可以在汉斯-哈克与布尔迪厄的对话录<自由交流>中看到(我在<艺术的新闻批评:汉斯-哈克及与布尔迪的谈话>也讨论过,发表在美术观察2005年每5期),一如国际法中的人权法虽为每个联合国成员国所要遵守,但不是每个公民都已经享受到这种人权法的保障,尤其对中国艺术家来说(不管在国内还是在海外),处于弱势的艺术家在维护权利的时候也同样处于弱势,这些具体的问题都不是谷文达<联合国>的宏大叙事。这样,后殖民主义下的当代艺术问题变成了后殖民主义下的自由表达的法权问题,种族、身份和移民的冲突和后殖民状况的解决到最后都与对法律上的权利的争取以及由于这种争取而引起的对后殖民霸权的抵制有关,包括这种后殖民空间的本土化移植,就像中国艺术家现在所处的本土都是文化上的半封建半殖民地那样。当然人权法的介入,不是说中国艺术家都要卷入一场场的法律诉讼,而是说,由于有了法律上关于人权的宣言而使每个艺术家同时又成为能体现法律自由的一个公民,不管他“游牧”到哪里。就拿海外的中国艺术家来说,他们的权利与各国公民的权利一样,在人权的国际公约中,除了第三条限制性条款外,其它的都是不能受到限制的。这样,艺术上的去除“后殖民”进入了人权中的“表达自由”的程序,它意味着中国艺术家本来就可以采取各种形式,寻求、接受、传递各种信息与思想,这种自由才是真正的“游牧状态”。我不知道中国艺术家会不会,或者能不能有这种将“文化游牧”与“游牧”人权要求联系起来政治诉求,因为多少代的移民华人对这个问题的反映是异常的冷淡的,就像“后殖民”的“中国符号”艺术从根本上说是对“自由表达”权利的放弃那样。但我肯定地说,这将是后殖民主义批评与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的又一个新视角,假如用于与周彦讨论什么是“文化民主”运动的时候。

  十三、告诉周彦

  写到这里,周彦的<“去中国化”的殖民心态—兼谈后殖民主义下的当代艺术>已经被我反驳得差不多了,周彦让我真正生动地体会到什么叫“体无完肤”,既然如此,我干脆一驳到底,让周彦接下来的工作是停止写作,好好学习。针对周彦在<“去中国化”的殖民心态—兼谈后殖民主义下的当代艺术>中提出了四个话题,为了让读者读起来方便,我用括号加批注的形式加在周彦的话的后面。周彦说:首先,退守是不智的,也是不可取的(王南溟批注:我的理论从来没有提倡退守而一直是勇往直前的),当世界文化在全球化的发展中迅速的互动交叉影响以至于交融的今天,中国当代艺术不能只关心自身的文化问题而在全球舞台上缺席乃到“无语”,而应该主动参与世界性的“文化民主”运动,对人类共同的关注问题发声(王南溟批注:我批判海外的后殖民艺术就是因为这艺术家没有参与到文化民主中去只是单一地搞“中国符号”给新殖民主义消费)。其次,文化一元论仍然是殖民主义传统的遗留,在一种特定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普适性”遭遇到越来越多的怀疑和挑战的今天,我们应该立足于在中国建立自己的现代性文化,它应当是吸收其它文化的精髓而建基于母文化对中国和全球性课题的现代回答(王南溟批注:中国连现代性都没有,哪里还来中国现代性,中国现代性首先是现代性,然后是中国现代性,这种取消现代性起点的做法,结果将中国什么丑恶的东西都可以称为现代性,比如毛泽东现代性,文革美术现代性。所以我再问一下周彦,难道中国为了要有中国现代性的到来而再去迎接毛泽东的起死回生和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这种中国现代性怎么能不让人上火?周彦还以为从事批评工作是为了做太监?)。第三、尊重艺术家和批评家在特定文化上下文中对地方性、区域性乃至全球性跨文化问题的经验思考和探索,把地方性和全球性绝对对立起来不仅于事无补,更是对探索者的无情挫伤。(王南溟批注:明明是“中国符号”将地方的地摊旅游文化、风情性的群众娱乐活动与全球性对立起来,还说别人将地方性与全球性对立起来,这种“唐人街文化学派”只有守着地摊旅游文化和风情性的群众娱乐活动,还会有什么地方性、区域性、全球性的经验思考和探索,有的都是一些“后殖民取巧”和对主体的放弃,还有什么可以尊重的)

  我们已经看到,周彦本人的“毛话语”充斥在他的文章的每一个细胞中,用这种“毛话语”怎么能指点中国当代艺术,周彦在说“当今海内外有所建树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确实有值得警惕的倾向,但不是他们作品中体现出来的‘中国符号’、‘中国性’或‘中国文化身份’,而恰好是一些人心态中的‘去中国化’”然后周彦像起草中宣部<要加强艺术家的精神文明教育>的文件那样地写到:

  中国时下的艺术存在着普遍“商业化”和“体制化”的现象,很少人可以逃脱。在这种形势下一些有所成就的艺术家成功后如何避免被体制和商业腐蚀成为主要问题。有些成功的艺术家坐镇乡里,生活和行为方式都与昔日的财主和暴发户没有差别;有些人把展览或行为当成推销作品的“展销会”;有些人把工作室改变成了工场或公司,推出一件作品时首重市场手利润而非艺术观念与价值。这些不但对其艺术的学术性是极大的伤害,也是对中国知识分子的“重义轻利”哲学的背叛。对于知识分子来说,“义”与“利”的关系是绝对不能颠倒的,非如此不能真正体察国家和民族的脉动和兴衰,非如此不能作为社会公义的代言人,非如此不能跳出利益集团的圈子来思考,匡弊扶义。艺术家作为知识分子的一员,同样需具有这种“中国性”的人生态度。

  周彦的这段文字写得是铿锵有力,如果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极左”播音员来宣读的话。但是这段话在今天看来未免太抬高“中国性”了吧,好像被周彦这样一说,西方知识分子就是重利轻义的,这么多西方知识分子为了真理而义无返顾,最后使知识分子使为了独立的阶层,这恰恰又是中国所没有的,没有知识分子性才是“中国性”的特征,或者这种“中国性”直接可以等同于“太监性”。在西方社会早已经转型到民主社会,中国知识分子一个个都在喊“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就像我们在近代以来一直没有发展出独立的民族资产阶级而只是官僚下的买办那样,海外新儒学(其实在“亚洲四小龙”神话破灭以后早应该结束了),寄生于西方的“东方学”的政策下享受着西方民主的保障机制,又用着比附性思维,搞什么西方有民主,我们儒家讲民本,这样混淆概念还嫌不够,还要说儒家文化优于西方文化,并能拯救西方文明的危机,而完全不顾儒家文化与专制主义及其不给中国人以公民权利的政治状况,所以说是海外新儒学,其实是在西方吃中国的人血馒头。到了1980这个解放思想的年代,也还是一种行政的解放思想而不是独立知识分子的解放思想,解放思想成为一种做当政者的狗腿子并从中获得已得利益的实惠者,发展到后来即牺牲了当政者,又拿大学生的生命去换签证和移民。在中国经济改革的年头,中国的经济学家一个个都像是“奸太监”,依附体制,从牟私利。如果一定要说中国知识分子的重义轻利的,那也是重江湖之义,而不是社会的正义和公正原则的“义”,我在讲<艺术制度与法律>这门课程的时候,反复在说一个艺术制度与法律如何建构首先要看一个民主社会是如何建构的,然后我接着说一个以社会的正义与公正为核心的制度与法律与一个以特权为核心的制度与法律的结果是完全相反的,因为中国是一个远远没有进入现代性的社会,我们的宪法还是党派宪法而不是公民宪法,我们的三权不分立,言论不自由,社团不独立,我们的人权根本得到体现,我们的多党政治无从谈起,这种“现代性起点”(请周彦牢牢记住这五个字)上的必备要件在本土无法得到生长,而我们的知识界比体制更体制,当我们思考这些人类的共同问题同时又是本土所需要建设的问题时,马上就会被知识界斥责为殖民心态,是以西方为标准,还要比附台湾政治的“去中国化”(庆幸的是周彦还没有说我是台湾派过来的特务)。而不知道“中国现代性”的提出,无论从学理原则还是现实原则来说,才是对人类文明成果的极不尊重和对中国苦难的漠视。真是“太监文人”到了西方也一样地具有“太监性”,与国内的批评家都忙着做“坐台批评家”同属一类,海外的中国批评家忙着做后殖民“皮条客”。更莫明其妙的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没有批评的国度,一有人对“中国符号”、“中国性”、“中国身份”予以批评的时候,就被周彦斥责为“无知”、“破坏性极强”,“制造恐惧气氛”,好像周彦这次站出来是为了呼吁“反恐”那样。现在,我在批驳了周彦文章中的全部错误后,我再次感受到了批评的重要性,如果真如周彦骂我只是一个爆破手的话,我深感这就是我要做的工作,受周彦的提醒(权且对周彦说我是爆破手这一点是对的),我改变了新年要放弃写作的计划,结果是:“2006继续爆破”。蔡国强将炸出的一条“龙”献给中国政府,而我就要炸死这条“龙”,哪怕炸不死我也要炸――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责任编辑:张桂森)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7%当前指数:3,77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