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李占洋回忆16年前发廊找小姐经历_画廊新闻_雅昌新闻
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家李占洋回忆16年前发廊找小姐经历

2015-08-12 10:58:49 来源: 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库
    收藏 评论

摘要: 胡同的故事 李占洋 2015年7月20日 说起北京的胡同,并不陌生,还有两次去胡同的经历:一次是去拜访老栗,他住在后海的烟袋斜街胡同(编的名字,他住的胡同真实名字我忘记了)。一次是去杏仁胡同(编的名字,真实名字我忘记了),到发廊找小姐。 找老栗 拜访老栗是在99年的夏天,是我在中央美院进修时最后写…

  胡同的故事

  李占洋

  2015年7月20日

  说起北京的胡同,并不陌生,还有两次去胡同的经历:一次是去拜访老栗,他住在后海的烟袋斜街胡同(编的名字,他住的胡同真实名字我忘记了)。一次是去杏仁胡同(编的名字,真实名字我忘记了),到发廊找小姐。

  找老栗

  拜访老栗是在99年的夏天,是我在中央美院进修时最后写论文阶段。那时我已经完成了当年一些毕业创作,比如像“大丽都”、“打麻将”、“吃火锅”、‘警察打摊贩”等等现实性主题作品。做创作还比较得心应手,可写论文就难了,从来没写过文章,我有些想法想表达,就是不知如何把它变成文字,于是缠着带我们毕业创作的隋建国老师,一遍一遍地给他看。写的太不像文章了,有时他看着看着就会笑出声来。一段时间后,我的论文似乎有了起色,可我当时是个对当代艺术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没有太多知识背景,没法儿写好。

  有一天老隋对我说:“你去找找老栗吧,也许他会对你论文有帮助”。

  “老栗是谁?”我茫然地问。

  “老栗是谁你都不知道?太无知了”。

  他那表情,俨然是说:法国人不知拿破仑,美国人不知华盛顿。“老栗是搞理论的,当时领导了85新潮的艺术运动。他对当代艺术很有见术。你可以拜访拜访他,让他给你讲讲”。

  几天后,老隋给我一个电话号,说已经跟老栗说好了,让我给他打电话。可左打没人接,右打没人接,打了好几天终于老栗接电话了,约好后天下午到后海烟袋斜街胡同的他家找他。

  坐公交到了他给我说定的那站下车,往前走过一座桥,前面是块儿不大的空地,一棵大树,杨柳轻摆,空地后面便是一排排的胡同。夏天的午后空无一人,连个问路的都没有,到底哪一户是老栗家呢?那年代也没手机,转了一圈我不知怎么办。这时对面走过一个花白胡子的小老头,我连忙上前问:“大叔,你知道栗宪庭家在哪吗?”

  “我就是”

  啊!我顿感失望,老隋说得如此厉害的人怎么长这模样儿,小个,肿眼泡,眉毛浅淡,胡子拉碴。穿一件裸臂黄褐色汗衫,走起路来,挺着身板,两支八字脚迅速地往前移动,活像一个地头的老农民。跟我想象的老栗相距甚远。这时他又问我,“你就是隋建国介绍来的那个学生吧?”

  “是”

  “等我一会,我去买盒烟。”

  买烟回来他带我去了第二条胡同的第三家(现在也记不清到底是第几家了)。他家就是老北京普通胡同的那种平房。一进门有个不到十平米的门厅,一个很小的条案上面供着一张黑白老照片,一个全家福。我还以为是老栗祖上的家人,后来仔细看,却是张艺谋拍的电影“菊豆”的演员集体合影照,我不知道老栗为什么挂这张照片在这么重要的位置。门厅左边开门便进他的客厅,这客厅是一个不大的长方形,放着一排带拐角的旧沙发,一张很小的茶几。坐下来,我把我作品照片给他看,说明来意。他看后对我说:“有点像民间艺术”。

  我争辩道:“我是纯正的学院艺术”。

  他似乎看出我误会他在贬低我,就说:“我只是说有点儿像民间艺术倾向”。

  接着我们就聊起来,从艺术聊到当前社会。我说:“我的雕塑就是要揭露、表现我所看到的社会现实。”

  老栗说:“文人是很无力的,鲁迅说过,孙传芳大炮一响,文人们就都吓跑了。”我问他鲁迅文章写的怎么样?他说那是杂文大家,很好。

  “那外国的呢?普鲁斯特怎么样?”那段时间流行“追忆似水年华”,我也买了本儿看了几页,就在老栗面前卖弄道。

  “能看懂普鲁斯特的人得有一定水准了,能看懂、看完他书的人应该不多。”

  我哑然失语,确实只看了几页,因为他书的情节过于平淡,形容词太多,便看不下去了。一阵沉默后,我问老栗现在做什么?他说他做一个艳俗艺术展,其中有两个艺术家做“屎”的。我有些听不懂,“屎”怎么能做成艺术呢?后来在画册上看到,那件做“屎”的作品是拿黄色的丝绸里面塞满软的填充物,缝成一坨大便的形状,作品尺寸很大,并不显得恶心。

  这时进来几个人,老栗忙笑着起身让座,并跟我介绍说:“这是张晓刚,这是陈文波,这是某某(我忘了姓名)。”又跟他们说:“他也是你们学校出来的,叫李占洋”。

  小波看了我一眼,点下头儿,转身和老粟聊起来。晓刚问我是那个系的,我说是雕塑系的,他见我话语少,便也转向了老栗。这时,小波开玩笑似地对大家说:“老栗现在是坐台小姐,接待八方来客。”晓刚说:“老栗是闭门反思,古语有“吾每日三省吾身”,老栗是这样说的吧?”老栗笑而不答。

  这时又进来几个人,有一个艺术家中等个儿,大胡子,眼睛极小。老栗又起身给大家介绍。大家寒暄坐下,我忙缩到沙发拐角处斜倚着。大胡子马上串了过来,沙发上立刻挤得满满的。大家谈笑风声,老栗极少说话,只微笑着抽烟。

  这时又进来一位长发青年,背着画夹子,进来跟谁也没打招呼。老栗似乎有些不满意,对他说:“你又是不打电话就来,再来要先打个电话。”那人直直地看着老栗,竟不脸红一下。他看沙发上人已坐满,便把画夹放下,席地而坐。

  此时的屋里已十分拥挤,烟雾缭绕。我跟谁都不认识,插不上话,顿觉无聊,便起身告辞道:“老栗,看你太忙,改日再来。”

  他说:“我倒不忙,你要忙你先走。”

  我心想,这还不忙?啥才叫忙?那长发青年见我从沙发上起身,便一个箭步抢过来,坚定的坐在我的位置上。

  以后我又去了几次,但每次去都是一大堆的人。去他家也不能早,因为老栗中午才起来,更不能晚,因为只一会儿功夫便陆续串进来许多人来。有些后来的只有站着,没位置坐,根本讨论不了我要问的问题。来的人也是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大家有时唇枪舌剑、争论不休,有时又打情骂俏、春意盎然。一次,一位出名男艺术家跟一位大乳房的女艺术家斗起嘴来,开始还不分上下,但后来明显男的占了上风。那架势,大有用嘴就把女艺术家最后的内裤剥掉之势。女艺术家被这张利嘴挑拨得体无完肤,便带着哭音对老栗说:“老栗,你也不说说他,太过分了”。

  老栗这时才笑着说:“我看他是喜欢你了。”

  一次到老栗家,乘人还没上来,便抓紧时间给老栗看我的论文。我说我想写“情感”与“技术”在艺术中的关系,以“收租院”为例进行分析。他皱着眉看了一会儿,说:“我最近写了篇文章,你拿回去先看看吧。”说着进了里屋,不一会儿拿出来五六页的A4纸,打满了他的文字。那篇文章叫“五四美术革命批判”。

  我拿回去,却如天书一般,看着极费力。一次老隋问我:“老栗指导你论文了吗?”

  我说:“没有,但他给我一篇他写的文章,叫“五四美术革命批判”。”

  老隋说:“我知道那篇,刚看过,你看懂了吗?”

  我回答:“没看懂。”

  他大声说:“没看懂就背,背下来,就懂了。”

  我还以为他开玩笑,但看他严肃的神情不像开玩笑,于是我便把老栗的文章放在兜里,走哪背哪,三周以后竟全能全部背诵下来了。

上一页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江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收租院 李占洋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1%当前指数:9,133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