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时雄:深圳对当代艺术没有需求_新闻_雅昌新闻
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新闻正文

伍时雄:深圳对当代艺术没有需求

2012-03-13 08:29:42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潘慧敏
    收藏 评论

摘要: 收藏家伍时雄 雅昌艺术网华南站:您是最早进入深圳当代艺术圈,请您谈一下目前深圳当代艺术的生态环境。 伍时雄:深圳这座城市主要是结构决定了它的先天性,因为深圳发展起来基本上是一个以经济、经贸和产业为主的一个城市,所以进来的文化人抱过很过的希望,生意人也是抱着来淘金,大部分还是属于从事经济的,所以他们…

收藏家伍时雄

  雅昌艺术网华南站:您是最早进入深圳当代艺术圈,请您谈一下目前深圳当代艺术的生态环境。

  伍时雄:深圳这座城市主要是结构决定了它的先天性,因为深圳发展起来基本上是一个以经济、经贸和产业为主的一个城市,所以进来的文化人抱过很过的希望,生意人也是抱着来淘金,大部分还是属于从事经济的,所以他们能够让深圳的经济速度走在全国最前面。文化上是这样的,因为也有原来的文明,就没有办法从本土的资源去发展文化。因为本身文化相对就很薄弱的一个地方,早年安县的文化馆的工作人员我都认识,就是以前从下面公社调上来的,虽然说他们都是广美毕业,但这些人进入到新的体制包括旧的文联都保持的是一种小县城的文化馆的格局。深圳成立特区以后他们自然站到那个位置上了,这些人怎么能带领一个国际的视野及全国的视野呢?所以他们当初只能从政策上吸引人才到深圳来,可以落户口。很多名家自然认为深圳这个地方还不错,经济也不错,工资也挺高,不妨来这里,因为都算是全国最好的一个地方。但是他们来了以后,生活是好了,但是没有创作氛围,最后与他们所希望的不一样。这也不能说是怪谁,因为这块土地本身就是很贫瘠的一个文化沙漠,没有根基,也没有土壤。

  举个例子,在二十多年前我去文联开过一次会,他们讨论深圳文化,如何发展,当时我就给了一个预言,说你们吸引这些名家来,名家画的画跟你深圳有什么关系,人家画山、画水、画毛主席什么的,到这儿来还是画那些素材,是深圳吗?有深圳文化吗?仅仅是他们身份落了户口就是你们深圳了?所以说深圳的文化只有在他们生下来的这一代人,在这个环境中慢慢成长,他们确认了自己的价值观,形态是什么样子。只能靠这群新生力量,因为他们是本土,本土要靠就是靠他们怎么看待文化,他们怎么树立一个价值观,这样的文化生态和形态就是深圳的。换句话说,外来的东西毕竟永远是外来的,他们到这儿来创作,他的创作也不是根植于深圳,是根植于过去在国内或者是国外某种事物,然后有发出自己的创造欲望和关怀的事物。惟有到新的一代成长了,那个时候才真正说能够看到底深圳的文化生态是否真正地成长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当然这个说法就是从一个本土的自然生态的角度来讲,后来华侨城率先搞的大型展览,基本上是以华侨城特有的一种文化平台去搞的,但是总体来说展览基本也是外来的,从国外拿进来,从中国各地拿一些优秀的作品来。也都是从外面往这边输送,整个深圳就没有着力、也没有人去研究如何使这个文化能够自身的去发展。自身发展需要很多条件,一个政府支不支持、关不关心,另外一个就是这里整个的艺术的需求有没有把艺术需求结构改变过来,特别是谈当代艺术就更加没有需求,我认为是这样。

  雅昌艺术网华南站:像杨勇、蒋志这些应该算是深圳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艺术家,但是他们现在也北漂了,他们当时创作的作品还是跟深圳的本土文化发生一定关系,你怎么看待这一群人?

  伍时雄:他们走的原因跟以前那些老的艺术家走是一样的,这里不需要艺术。简单地归纳一句话“深圳人有了钱不需要艺术,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很优越的生活,或者拥有多少地产、多少股票,孩子出国,生意还做得挺旺。要让他们买艺术品,他们宁愿花一万块钱请你吃顿饭,三千块钱一张作品也不会要,这是很普遍的现象。他们要的是什么呢?要的是大芬村的行画。比方说‘一个老板家里耗费几千万装修,有朋友来做客猜家中挂的画值多少钱?让朋友猜,你这个装修一千万,肯定十万吧!老板说,哪里八百块我就买了。’像这类人,这种算是什么文化需求啊?他还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捡个便宜,诸如此类的人大有人在,所以你说深圳搞拍卖,哪儿拍得起来。早些年在五洲宾馆搞过一次,惨得要死了,说是总成交额几百万,我送拍过的一张画都六百万了。我在匡时,动用了很多画家几百件东西、又出画册,就已经耗费几百万,这些都是一种信号。哪怕有好的作品在这里卖可能也没有人买,反而同样的作品拿到北京就有人买,这就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这个地方不需要艺术,需要是文化人想要搞,要把这个环境注入新的力量,要注入一些氛围,等于就是说我们把国外一些移植到这个贫瘠的土地上,大家都有这个心,是不是移来了就能生长,到抱着这种希望,但是最后一看土又板结,又长不出东西来,良种也说是不是把我移到北京去吧,那边的土壤比较肥沃,像杨勇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走吧,我们觉得没有什么希望,觉得深圳没有什么希望。

  雅昌艺术网华南站:华侨城他们旗下的几家美术馆一直还是很坚持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应该是坚持在做一种美育的工作。

  伍时雄:这个没错,做是应该做的。我们当年也做,在深圳博物馆搞当代艺术的展览,还不是抱着一种希望。是不是能培养一下这里的艺术需求或者是培养一下这边的人对于文化的一种判断,还有欣赏,都是在做美育方面的工作。但是做得过来吗?做过以后就会发现一年还保留着积极性,做三、五年,觉得无效,你还能坚持做吗?就是这个问题,什么事情都回到个体上,政府行为是讲业绩。今年获了多少个什么奖,他们来玩这一套,这一套跟文化有什么关系呢?

  雅昌艺术网华南站:据了解深圳美术馆、深圳画院也经常立足于本土来做展览,包括最近深圳美术馆在做三十五年的馆藏展,重点推深圳本土一些艺术家的作品。

  伍时雄:是,这些工作他们觉得应该这么做。也是跟我们当年一样的,其实大家都努力过,我们努力过了,后面有后来者也在努力,以后还有后来者。这是对的,问题是说我们要看清楚说什么原因。我就分析其中的原因,不是说他们做的没道理,他们不应该做。都应该做,我们应该做的也都做了,但是不能一辈子这样做,当代艺术家在深圳生活过了,最后觉得不适合离开了。他们毕竟也生活过了,至于是谁抛弃谁的问题,就是这个城市不太需要这个东西。看上海,人家虽然没有北京那么好,但上海毕竟对艺术品的需求还是有的,比广州都好。广州又比深圳好,广州就是岭南文化的根据地。这些人培养的是岭南文化的需求,外省人又跟不上这些,所以岭南派的国画卖多少钱,在外省都是根本不行。归根结底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拿一方的钱又养回这里的人,所以地域文化跟大文化毕竟还是有区别的。

  雅昌艺术网华南站:现在您看来深圳有没有推动当代艺术这一块的画廊?

  伍时雄:目前的情况不是很了解,2006年我就到北京去了,有一段杜应红老来邀我,让我好好回深圳支持他们,我回应自己能力有限。

  雅昌艺术网华南站:目前据我们了解的还有一些,但是基本上也经营得不是很好。

  伍时雄:我觉得刚才还是回到生态的问题,其实深圳搞创意产业,搞当代艺术这块,华侨城、观澜版画基地、大芬村,还有一些想做文化的。把这些厂房改造也好或者是新批的区域也好,或者地产商想做的,其实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城市它没有先决的一个需求条件。所以大家在表面上都做了,也懂得引进一些画廊,引进艺术家工作室,或者又搞一些各种活动,该做的也做了。像那么回事,反正样子也做了,但最后还是不行。这里边就不容得你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是这个地域的先天条件就决定了它的生态对当代艺术的需求是非常淡薄的。一个聪明的艺术家,既然这里的需求是淡薄的,我在这儿发展就很艰难。既然这里的需求是这么淡薄,在这里办画廊就很艰难,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但是不能为了环境去改造这个社会,就算大家三辈子搭进去应该都没有办法改造出来。这样的活法有意义吗?所以这些人走了。我早就说了,二十年前就说该走就走呗,不能说走的人不对,是你这方水土隔根本就养不活这些人。所谓活还不是说钱的问题,是精神食粮。他们觉得在这里很空白,外面很精彩,他们会决定怎样过自己的生活,走向怎么的目标。其实这对艺术家、对画廊老板,甚至对开发所谓创意产业的这些商人都是一样的。他们也不缺乏去北京798、宋庄取经的经验,取回来就行了吗?他们看到另一个问题了吗,一般走进创意园或是画廊的是什么人?一个量很少,然后来的都是来学习的,不是来需求的。或是来休闲的、玩儿的,不是来买画的。来的绝大多是还是不理解艺术的,他们看看可以,然是让他们买,他们会认为这些艺术品值这个钱吗?审美也到不了,从各类艺术品的风格上让他们去判断,他们不认识这个价值就无法定论。这个城市没有人认当代艺术的价值。

  雅昌艺术网华南站:我们这样谈下来觉得深圳真的是感觉严重缺乏当代艺术的资源?

  伍时雄:是的。大芬村就可以运作得好,因为它就是一个市场,虽然它也为了洗掉所谓加工的帽子,搞点儿什么原创,搞一些什么画。那都是贴贴金,不要说我们老是这样受人瞧不起,问题是这个地域和环境的大局决定了那是一种买卖。还是低端市场的买卖,所以说不上对这个城市文化带来什么,只是一个产业。扶植文化的一个产业,世博深圳馆拿它来做形象,我觉得丢人。在世博会,到底说它是文化还是说他是一个生产加工的地方呢?说白了不就是加工业,如果说他们都能够作为深圳的名片,就可想而知深圳对于文化艺术能摆到什么位置上,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其实都不需要太深去探究了。

  适合当代艺术土壤,像OCT搞这么多当代艺术展览,引进这么多展览也是土壤。没有一些相应的施肥,当地的菜怎么能长起来呢?也长不起来。所以我觉得如何把这里的生态转为一个外向型,努力创造在这里是可以存活,还有产出,我说这可能是深圳可为的事情。如果依赖当代市场给予这帮人生存,这个范围太小,是因为不是人的比例问题,是素质问题和精神需求问题,他决定了这个地方绝对不是一个大市场。

  雅昌艺术网华南站:您作为早期在深圳发展起来的收藏家,作为收藏家应该具备怎么样的一种责任感跟一种使命呢?

  伍时雄:当时在深圳做收藏这块,其实不是说别人叫你怎么做你才会去做。本身自己感觉有这样的使命感才会这样做,否则不会从一个历史的眼光去看待艺术该流向什么方向。当时有人就对我说,‘老伍你是在赞助历史’。我觉得自己也就是把自认为优秀的作品收在一块,拿点儿钱就把它们都存放在一块,历史就得以并存了。所谓使命感,就与你的眼光要在一块。因为现在的收藏谈不上什么使命感,都是看一些拍卖的指数,半年以后能不能涨5%。这位艺术家的作品,半年以后它可以涨50%,再过一年就涨100%,很多投资者就追随买进这位有升值空间的艺术家作品。现在是玩这种,那是一种资本运用,跟赌博、股票是一样的,这种玩法不叫市场。像毕加索的作品,收藏家在很低的价买了,一直都挂在壁炉上,凡是人来了都可以欣赏,自己也得以欣赏,最后涨了上万倍仍然照旧挂在壁炉上。收藏家的动机本身不是为了增值而买的,就是纯粹的喜欢,整个过程中大家都来共享,最后他成了一个稀世之宝,是他自然形成,谁也没有说要计算过。

  有人也曾跟我说过,‘老伍你当时一万块现在涨了六百多万,有一些一千块钱涨了三百多万,几千倍,你当时为什么不买?当时给你都不要啊!区别在哪里?’我认为区别就在于对文化的判断,带有使命感来支撑着你的一个收藏眼光。怎么看待一个历史、文化的历史,还有就是你感不感兴趣这些艺术品。因为很多人对于艺术品是否有能升值,不能就没有兴趣存在。从这个兴趣里面回到本质来说,你有相应的知识才会激发兴趣,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甚至有些人认为自己的小孩都会画,那还有有什么兴趣可言。而且这个兴趣还是要有多方面的这种知识来支撑。我当年收藏的画,风格都不一样,不能说喜欢抽象就专收抽象。也不能从这个角度,历史不是为一种风格而确立的,它是一个整体的,一个历史时期是由一一群人共同去打造的,所以当时我收藏的东西风格是很多。并不是说哪个好,哪个不好。很多人通常会问我,‘你觉得哪张画最好’,我回答你提的这个问题就是很愚蠢的问题。哪有最好的,艺术本身是没有可比性,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长处。也许能满足你对这个视觉的感觉是这一张画,但是那张画又能满足你另一种情结或者是一种思维。所以包容性还是蛮大的,毕竟是人家的作品,但你自己个人当然要有自己判断的风格。像我自己也创作,作品有自己的风格,可是我不能什么都做。我可以什么都看,可以什么都喜欢,但不一定做什么作品人人都喜欢,道理就是这样。我确认自己喜欢的是当代艺术,对于不感兴趣的传统绘画的我是不会收藏。从这点也是可以看得出一个收藏家,肯定也有自己的偏向,我的定位就是偏向当代艺术,传统的艺术品,在之前拿给我,我觉得没有什么创造性,再好也好不过拉斐尔、达·芬奇。没有突破的东西,起码在当时的中国要有所突破,中国解放以后整段的苏联现实主义影响,主题先行,都是“假大空”的东西。现在,自“星星画会”以后艺术家争取了自己个性化的创作可能性,到了85,就已经形成一个很大的群体行为。这一段历史,我认为它实际上重新走了西方现代主义和古典主义的这种转变。说它有多高,也没有走出现代主义的范畴,只不过是事情发生在中国,如果发生在西方根本早就已经过了。之前我有一篇文章提了“三十年代中国一批画家其实已经引进了大量的现代主义的东西,问题是那个是旧中国,艺术不像现在这样,没有形成一个大众的关注氛围。所以他们被忽略了、被泯灭了,那是很自然的一个生态问题。但是到了八十、九十年代,那个时期的规模就跟以前不一样。几乎全中国,东西南北中都有群体在搞,所以这个不一样。”

  总而言之,其实深圳本土不具备当代艺术品收藏这种需求,所以在深圳真正要做这一类的事,除非你很有能耐,把这里当成是一个生产的地方。艺术品也叫生产,尹吉男十年前曾经跟我说过:“北京就是一个生产艺术品的地方。但上海是个装修很好的地方,连厕所都能装饰得很奢华,就是一种花钱、消费的理念,那里不可能生产什么好的东西”。当然这是他的说法,在深圳要真正做,除非要把市场看作是外向,对外才能做出真正的艺术市场。然后这边提供条件是给艺术家有很好的条件进行生产,这样的方向就对了,就不用再考虑在深圳艺术品卖得出吗?深圳有人买吗?不必要再为这些问题而顾虑。

        (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品,版权归雅昌艺术网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雅昌艺术网”字样,纸媒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潘慧敏)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0%当前指数:603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