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玉延亭:旧时最顶级文人的雅集风流

2021-01-11 09:50:27 来源: 同古堂
    收藏 评论

摘要:▲西泠印社拍卖2020秋拍吴宽上款,李东阳、王鏊、赵宽、毛澄、陈璚等唱和,张纯修补画、翁方纲等跋《吴宽宅园玉延亭图卷》,局部艺术自媒体/同古堂、撰稿人/林妹妹、图/西泠印社拍卖玉延亭:旧时最顶级文人的雅集风流文/同古堂文人修禊,始于兰亭雅集。时东晋永和九年,岁在癸丑,王羲之、王献之、谢安等人,微醺之…

图片

▲西泠印社拍卖2020秋拍 吴宽上款,李东阳、王鏊、赵宽、毛澄、陈璚等唱和,张纯修补画、翁方纲等跋《吴宽宅园玉延亭图卷,局部


艺术自媒体/ 同古堂、 撰稿人/ 林妹妹、图/西泠印社拍卖




玉延亭:旧时最顶级文人的雅集风流

文/ 同古堂


文人修禊,始于兰亭雅集。时东晋永和九年,岁在癸丑,王羲之、王献之、谢安等人,微醺之中,曲水流觞,又赋诗制序,后世效之者众。


及至明中期,文人雅集更是蔚为风尚,尤以吴门文士,彼此间荟萃唱和,文宴不绝。


如同属苏州府之“礼部尚书吴宽、礼部侍郎李杰、南京都察院左佥都御史陈璚、吏部侍郎王鏊及太仆寺卿吴洪”等五位朝廷重臣,在京师组成“五同会”,每逢朝假,常有雅会。


吴宽所著《家藏集卷四十四》中有载“五人者公暇辄具酒馔为会,坐以齿定,谈以音谐,以正道相责望,以疑义相辨析。兴之所至,即形于咏歌;事之所感,每发于议论,庶几古所称莫逆者也”即可见众人交谊至笃以及雅集之频仍。


图片

▲《五同会图》,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所谓“五同”,即“同时也,同乡也,同朝也,而又同志也,同道也,因名之曰五同会,亦曰同会者五人耳”。又“吴人出而仕者率盛于天下,今之显于时者仅得五人”,故得此名。吴宽于明弘治十六年(1503年)所作《五同会序》有言之。


《五同会图》卷后有清嘉庆年间翰林院编修颜莼抄录的吴宽《五同会序》以及《五同会诗》、《新岁与玉汝、世贤、禹畴、济之为五同会,玉汝以诗邀饮,因次韵,时玉汝初治楚狱还》二诗,王鏊《和原博韵题五同会后》、《次韵玉汝五同会》二诗等,也可窥吴宽、陈璚、李杰、吴洪、王鏊等人彼时雅集之盛景也。


其中“吴宽”字原博;陈璚字“玉汝”,其原号成斋,后吴宽为之取字“玉汝”;“李杰”字世贤;“吴洪”字禹畴;“王鏊”字济之。


另据卷后陈璚族孙陈仁锡跋“五人各摹图藏诸家,岁时展玩,以消聚散合离之感”,可知类此《五同会卷》计有五卷,众人莫逆之交游,跃然于纸矣。上博、国博亦有藏之。


图片

▲《五同会图》,局部,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此五人中,以吴宽最为年长,其性高洁,又待人宽厚,德高望重,且官阶最高,其为成化八年状元,授翰林修撰,后官至礼部尚书,为核心人物,故雅集时,常聚于其官邸“亦乐园”,过从甚密。


1503年,吴宽作《五同会序》,又其卒于1504年,知其晚年应是体弱多病,故雅集聚会更多时候也应在“亦乐园”中。陈璚的“半舫斋”、李杰“禄隐园”、王鏊“共月庵”等,亦是雅集之地。


此外,在京的苏州府籍文士诸多,据吴宽《家藏集》载,另有周庚、赵宽、毛埕、陆全卿、朱天昭、杨若谦等人,也辄相过从,燕集赋诗,不一而足。


图片

▲吴宽(1435-1504)


吴宽,字原博,号匏庵、玉亭主,世称匏庵先生。明代大臣、学者、书法家。 成化八年进士第一,状元,会试、廷试皆第一,授修撰。侍讲孝宗东宫。孝宗即位,迁左庶子,预修《宪宗实录》,进少詹事兼侍读学士。官至礼部尚书。其诗深厚醲郁自成一家。有《匏庵集》。


吴宽之“亦乐园”,《析津日记》中即有载:“吴匏庵园居有海月庵、玉延亭、春草池、醉眠桥、冷谵泉、养鹤阑,今访其遗迹,已不可得。”其中“玉延亭”为小园厅事东偏之小亭,是园中最为重要的休憩、会客之地。


“玉延”即山药,有延年益寿之意,据史籍所载,此物秦楚时名唤“玉延”,俗名“薯蓣”。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薯蓣》云:“薯蓣生于山者名山药,秦楚之间名玉延。”后因避讳而多次更名,唐代因代宗名豫,豫与“蓣”同音,即更名为“薯药”。宋代因英宗名曙,曙与“薯”同音,又更名为“山药”,一直沿用至今。


吴宽有《服山药汤》诗,诗云“吾家玉延亭,人比铁炉步。玉延久不栽,亭名只如故。……后来陈筒斋,乃有玉延赋。……”,其亦自号玉延亭主,并有诸多咏“玉延亭”诗,好友亦是多有诗词唱和。


“玉延亭”为明代最顶级文人雅集游赏的胜地,也是文人交谊的枢纽与见证,意义非凡。沈周曾为吴宽作“玉延亭图卷”,惜图已佚,后清人张纯修以沈周笔意补画,卷前遗有李东阳题引首“玉延亭”,王鏊、赵宽、毛澄、陈璚等唱和,又得翁方纲等题跋,将现身西泠拍卖2020年秋拍,流传有序,殊为可珍。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吴宽上款,李东阳、王鏊、赵宽、毛澂、陈璚等唱和,张纯修补画、翁方纲等跋 吴宽宅园玉延亭图卷


上下滑动查看作品释文详情


水墨纸本 手卷

引首:72×24cm 画心:120×24.5cm 书法:907.5×约24.5cm

款识:匏庵先生成化成化中太史都下,于亦乐园内重构玉延亭……见阳。
钤印:张纯修(白) 敬斋(白) 见阳图书(朱) 醉墨(白) 见阳摹意(朱) 无声诗(朱) 十日一水五日一石(白) 见阳画(朱)

题跋:

1. 玉延亭赋有序……庚戌(1490年)闰月四日,门人赵宽再拜谨上。
2. 重建玉延亭记……己未(1499年)冬十二月,甲寅门下生毛澂谨记。钤印:□东(白) 宪清(朱) 太史氏(朱)
3. 此地元无涧壑……陆容和呈,原博太史先生。钤印:文量(朱)
4. 勉和玉延亭诗录上希改教……眷生施文显藁上,鹿场先生执事。钤印:施文显(朱)
5. 次玉延亭韵……胡超稿具。再和……文章当代冠时英。
6. 玉延亭新成……文拜稿,匏庵先生太史先生执事……予独得与群英。
7. 玉延亭上二年约……燕后之三日,李东阳顿首,鹿场先生至契。钤印:宾之(朱)
8. 玉延亭成承玉汝……杰稿上,匏庵先生吟伯……镇日相过总俊英。钤印:世贤(朱)
9. 玉延亭诗次韵……江澜稿。钤印:文澜(朱)
10. 喜玉延亭新成敬用小诗落之,鏊再拜上,玉延主人执事……玉延为客君为主,应关灵均嗅落英。
11. 四月廿又一日,玉延亭初构,璚与原已携酒敬贺……门生陈璚拜稿。
12. 奉和玉延亭新构,次玉汝韵……周庚顿首呈稿,母舅太史先生侍右。四月廿又一日。
13. 玉延亭新成,次玉汝给事韵……门生赵宽顿首,鹿场先生执事。四月廿四日。
14. 玉延亭成,次韵玉汝……衣春侍讲玉延亭卷,都中旧迹也。乾隆乙未(1775年)正月,方纲从侍讲借观。时朱竹君编修方奉命修日下旧闻,因抄此卷补入,而卷内无匏庵诗。方纲捡匏庵集中凡有为玉延作者,皆录于卷,仍以归之。侍讲庶以髣髴前贤往复倡酬之意。六月五日,大兴翁方纲识。钤印:臣翁方纲(白)


签条:玉延堂图卷。

鉴藏印:吴兴谢佩真春草池馆藏(朱、十四次) 龚玄稚氏珍藏之记(朱、十六次) 春草池馆(朱、三次) 留耕堂印(白) 宝祝堂(白) 休宁朱之赤珍藏图书(朱) 朱之赤鉴赏(朱) 子孙保之(朱) 择木亭印(白、十次) 见阳图书(朱) 卧庵(朱、三次)


出版:1. 《书画鉴定100讲》P29,百花文艺出版社,2009年。

著录:2. 《半江赵先生文集》卷一,赵宽撰,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赵榆刻本。

3. 《朱卧庵藏书画目》,朱之赤撰,清代写本。
4. 《明史拟稿》卷一,吴宽赵宽条,尤侗撰,清康熙刻本
5. 《宸垣识略》,吴长元辑,清乾隆刻本。
6. 《钦定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五,于敏中编著,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7. 《制义科锁记》卷二,同乡条,李调元撰,清乾隆四十三年雨村书屋刻本。
8. 《光绪顺天府志京师志十三》坊巷上,周家楣、缪荃孙编纂,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
9. 《京师坊巷志稿》卷上,清朱一新著,清光绪年间。
10. 《燕都丛考》p202,北京古籍出版社,1991年。
11. 《中国园林史》p164,北京燕山出版社,1993年。
12. 《燕都览古诗话》p136,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年。
13. 《北京市志稿8宗教志名迹志》p513,北京燕山出版社,1998年。
14. 《故宫博物院十年论文选1995-2004》p666,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
15. 《历代词赋总汇明代卷第6册》p3575,湖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


说明:吴宽上款。
李东阳题引首及跋。
赵宽、毛澂、陆容、施文显、胡超、朱文、李杰、江澜、王鏊、陈璚、周庚、翁方纲共十三人题跋。
朱之赤、张纯修、彭冠生、谢佩真、龚玄稚旧藏。
裱内存明末清初朱之赤装裱。


按语:玉延亭为吴宽京师宅园中一景,曾为吴宽邀约文人举行雅集的重要场所。玉延亭在成化中于亦乐园内重构,时有沈周作玉延亭图,至清代张纯修时,惜图已佚,只剩引首及众人唱和。故张纯修以沈周遗意作画,补在引首。


本卷除张纯修和翁方纲外,其余唱和均为吴宽上款,且唱和者与吴宽联系密切,有其门生,亲友和医生。其中王鏊、李东阳是文人巨擘,陈璚为吴宽莫逆、赵宽为吴款弟子、毛澂为弘治六年状元、陆容称“娄东三凤”,另有施文显、胡超、李杰、江澜、周庚、朱文甚至是吴宽的私人医生的题跋。


本卷后有翁方纲长跋,据史料节录出唱和丢失的部分。朱之赤、张纯修、彭冠生、谢佩真、龚玄稚旧藏。画心内尚存明代装裱,赵宽赋用拱花笺,陆容用蜡砑砑光笺,陈璚、周庚、赵宽等人用砑花笺,由朱之赤骑缝章可知,至少不晚于明末。


毛澂与赵宽的书法《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中仅收一件,且《玉延亭赋》被收入《赵半江先生集》中置之卷一的首篇,本作对于赵宽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毛澂的《重修玉延亭记》也著录在《毛文简公集》中。卷后翁方纲仿吴宽手迹是我们目前能见到的翁方纲最早的书法之一。李东阳篆书尚存不多,各大博物馆共计数件,就引首篆书“玉延亭”而言,从写法上看,可能是当时为了刻匾。


从翁方纲题跋可知,本卷曾作为一手材料由时任编修朱筠(竹君)录入钦定《日下旧闻考》,指出《春明梦余录》与朱彝尊原书将玉延亭、海月庵位置定为皇城之西为不实传闻。此举改写了之后北京志史和建筑史中造园的考订。因此不仅在艺术史,在园林史上也是重要事件。


作者简介:张纯修(1674~1706),字子安,号见阳,又号敬斋,河北丰润人。隶汉军正白旗。由贡生官庐州知府。工山水、书法、图章、倚声。富收藏,与纳兰性德交谊极深。


鉴藏者简介:1. 朱之赤[明崇祯~清康熙],字伏符、卧庵、卧庵道士、卧翁、卧葊道人,安徽休宁人。精鉴别,富书画收藏,著有《朱卧庵藏书画目》。
2. 彭冠生(1733~?),字六一,一字衣春,河南夏邑人。仓场侍郎彭树葵子。乾隆二十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十七年充湖北乡试副考官。官中允,迁侍学士。曾撰《心香室诗稿》。乾隆四十八年仍在世。
3.谢佩真(1898~1979),字蕴玉,号瑶华女史。浙江吴兴(今湖州)人。工人物,擅花鸟,为海派早期重要画家。
4. 龚玄稚[近现代],名龠,字仲和,号玄稚,额其居曰紫云楼,人称玄稚先生,浙江上虞人。克承家学,髫龄能作擘窠书。少年走沪上,从篆刻大家陈巨来学印。
上款简介:吴宽(1435~1504),字原博,号匏庵、玉延亭主,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明成化八年(1472)状元,授修撰,侍讲东宫,以旧学迁左庶子,预修宪宗实录。迁掌詹事府,兼侍读学士。入东阁,专典诰敕。弘治十六年官礼部尚书。工诗文、书法。宽行履高洁,自守以正。书学苏东坡,得其妙。邢侗云“匏翁书法法苏学士,浓颜厚面,宋本色耳,超著实难。”著有《匏翁家藏集》。
跋者简介:1. 李东阳(1447~1516),字宾之,号西涯,明朝中叶重臣,文学家,书法家,茶陵诗派的核心人物。湖广长沙府茶陵州(今湖南茶陵)人,寄籍京师(今北京市)。天顺八年进士,授编修,累迁侍讲学士,充东宫讲官,弘治八年以礼部侍郎兼文渊阁大学士,直内阁,预机务。立朝五十年,柄国十八载,清节不渝。谥文正。文章典雅流丽,工篆隶书。有《怀麓堂集》、《怀麓堂诗话》、《燕对录》。
2. 赵宽(1457~1505),字栗夫,号半江,吴江(今江苏吴江)人,成化十七年(1481)进士第一。历官刑部郎中、浙江提学副使、广东按察使。少即受知于吴宽。赵宽诗、文、词、书皆工,为文雄浑秀整,行草颇清润。著有《半江集》十五卷,词附。赵尊岳裁其词,题为《半江词》,录入《明词汇刊》。
3. 毛澂(1460~1523),字宪清,号三江,昆山(今江苏昆山)人。弘治六年(1493)癸丑状元,授修撰。与修《会典》,书成,进右谕德,直讲东宫。武宗立,进左庶子,直经筵,以母忧归里。正德四年(1509)后,服阕还朝,再进学士,掌院事,历礼部侍郎。十二年,拜尚书。八月,武宗微行。澂率顾清等疏请还朝并屡疏驰谏。武宗称“威武大将军”之号,毛澂历陈五不可。世宗对其恩礼不衰,赠少傅,谥文简。著有《毛文简集》、《大礼奏议》、《临雍录》、《类稿》。
4. 陆容(1436~1494),字文量,号式斋。太仓(今属江苏)人。成化二年(1466)进士,官至浙江布政司右参政,罢归。嗜藏书,有文名,与张泰、陆釴称“娄东三凤”。著有《菽园杂记》、《水利集》、《兵署录》等,其中《菽园杂记》叙述明代朝野故实颇详,多可与史相考证。
5.施文显[明],字焕伯,成化乙酉举人,官至河南信阳知州,现存由施逢原、施颖于嘉靖元年(1522)刻印过施文显《施信阳文集》7卷(半页9行,行18字)。
6. 胡超(1425~1488),字彦超,号耻庵,青阳人。成化戊子中式应天举人,成化八年进士,授工部都水司主事,改虞衡司,转营缮员外郎。著有《耻庵集》。
7.朱文(1444~1511),成化二十年(1484)进士,弘治三年(1490)授云南道监察御史,弘治八年巡按福建。其子朱希周与吴宽接连为苏州状元。
8. 李杰(1443~1517),字世贤,号石城雪樵,南直隶苏州府常熟人(今属江苏))。成化二年(1466)进士,改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累升侍读学士。历南京国子监祭酒,南京礼部尚书。正德二年(1507)官礼部尚书,以忤刘瑾意而致仕。赠太子太保,谥文安。字画犹逸,得黄米法。
9. 江澜(?~1509),字文澜,浙江仁和县人。成化戊戌(1478)进士,翰林庶吉士。修《宪庙实录》。成,升侍读,进侍读学士。以从龙恩进詹事府少詹事,学士如故,与修《孝庙实录》,进南京礼部尚书。为江铎(士振)曾祖。
10. 王鏊(1450~1524),字济之,号守溪、拙叟、林屋主人、洞庭主人,江苏苏州人。王琬子,成化十一年进士,乡试、会试皆第一,廷试第三,授编修,弘治时任侍讲学士、充讲官,正德入内阁,累进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次年加少傅兼太子太傅。博学有识鉴,工诗文、善书法、文章尔雅、议论明畅。
11. 陈璚(1440~1506),字玉汝,号诚斋,南直隶苏州府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成化十四年(1478)进士。历官庶吉士、给事中、南京左副都御史。博学工诗,尝与杜琼、陈颀等合纂府志,有《成斋集》。
12. 周庚[明],字原己,初名京,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家世业医,成化时官至太医院院制。善读书,工古文词,善行、楷。
13. 翁方纲(1733~1818),字正三,一字忠叙,号覃溪、苏斋、彝斋,北京人。乾隆十七年进士,授编修,累官国子监司业、礼部侍郎、内阁学士、鸿胪寺卿、内阁侍读学士。精鉴赏,富藏书。金石、谱录、书画、词章之学冠绝一时。尤精书法,与刘墉、梁同书、王文治并称为“翁刘梁王”四大家。

⩓⩔








是卷《吴宽宅园玉延亭图卷》(下称“玉延亭图卷”)乃“玉延亭”重建后,“玉延亭主”吴宽的友好为其所作之题跋及赋诗,共十三人,均为一时才俊豪杰。


其中引首为李东阳题“玉延亭”,篆书,“西涯”款。其贵为内阁大学士,清节不渝,又“以文章领袖缙绅”,负文学重名,可谓高才绝识,独步一时。


图片

▲李东阳题写引首


李东阳与吴宽交谊匪浅,其《后同声集》、《西涯远意录》即为吴宽为之作序。此外,李东阳的书法造诣至深,其长于篆、隶、楷、行、草书诸体,尤精于篆隶,是明初台阁体书法向明中期吴门书法过渡期间的重要书法家,对于明代书风嬗变有承先启下之功。


如此“玉延亭”,可知其篆书之庄重古朴,沉稳潇洒,尤是下笔笔画及运笔墨色,皆得古人气象。藏书家黄子高在《续三十五举》中,将李东阳的篆书列于明代“篆书十大家”之首,王世贞《李文正陆文裕墨迹卷》中,也认为李东阳的篆书,更胜于其草书、隶书。


图片

▲李东阳


而书家评“长沙公(李东阳)大草,中古绝技也,琳珑飞动,不可按抑而纯雅之色,如精金美玉,毫无恕张蹈厉之癌,盖天资清澈,全不带渣以出。”可知其草书的功力也极具灵动之态,此语足可反证其篆书成就之高。


李东阳的传世墨迹鲜少,故宫博物院藏马远《水图》,引首“马远水”三个大字为其所书,落款亦为“西涯”。同《玉延亭图卷》,《水图》卷后也有吴宽、王鏊等人题跋,亦知彼时众人交游之密。


图片

▲《水图》卷,李东阳题写引首,故宫博物院藏


另此二卷,李东阳“引首”书写的时间十分接近,风格、结构、气韵等亦是如出一辙,而“玉延亭”或因刻匾之需,行笔更为浑厚,线条也相对饱满。此李东阳“玉延亭”为其篆书斋匾迄今所见仅存。


钤印“宾之”,在袁恩卓《李东阳印鉴研究》一文中,其将李东阳馆藏作品中“宾之”朱文印分为四类。此《玉延亭图卷》引首和题跋中的“宾之”朱文印为其中的“宾字左撇长裾型”(宾字左侧“丿”画与之字底部“ー”画连接)和“之字枝丫型”(体态宽博,结体疏朗,“之”字呈现枝丫型)。


图片

▲李东阳题跋


事实上,吴宽的“玉延亭”四周栽满山药,环境清雅,声名极盛,关于其咏诗、唱和等达百余首。


如吴宽咏之不乏,《玉延亭成次韵玉汝》中有“偶栽山药得佳名,墙下幽亭一日成”,《饮玉延亭喜雨》中“园门新设不曾关,天意能供半日閒”,《玉延亭晚坐》中“客来只劝秋凉出,无病无官岂邵翁”等,皆可证之“亭雅知音来,浮生半日闲”。


卷中,赵宽与毛澄的题跋则尽述“玉延亭”之初建及重修始末等。


图片

▲赵宽题跋,局部


赵宽为吴宽门生,历任刑部郎中、浙江提学副使,卒于广东按察使任上。此其“庚戌(1490年)闰月四日”所作《玉延亭赋有序》被收入其《赵半江先生集》中置之卷一的首篇,知其之重。其为文雄浑秀整,行草清润。匏庵尝曰:“不遇吴宽,争得赵宽?”。


序中“春坊先生所居崇文街第,有园一区,名曰‘亦乐’,中有亭曰‘玉延’。玉延,今山药也。(赵)宽辱从游门下,屡登斯亭,见所谓玉延之美,遂为先生赋之”,又赋“并东郭之青阳”。此即言明了“亦乐园”大致位置,而解释了“玉延亭”名称的由来。

此跋文书于整张笺纸,中段有大量拱花暗纹,颇是雅致。另有赵宽和诗。


图片

▲赵宽和诗


而毛澄的跋文“重建玉延亭记”,又言及“玉延亭”始建、重修等,亦可知此亭园中之所在及名称由来、景致等。


如文中“匏庵先生之官邸,有小园在厅室东偏,故有亭曰玉延。成化甲辰(辛丑)孟夏始作之薯蓣,一名玉延,盖园中物也,亭是以名”。


毛澄为明朝弘治六年(1493)进士第一(状元),官至礼部尚书、太子太傅,逝后赠少傅,谥文简。题跋中原款题为辛丑,后改为甲辰,可见毛澄此书最初于三年前之辛丑已写成。


图片

▲毛澄题跋,局部


此《重修玉延亭记》著录在其《毛文简公集》中。赵宽与毛澄的书法《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中各仅收一件,知二人墨迹之稀珍,此二文又皆有著录,更是难得。


而陈璚、王鏊、李杰与吴宽同属“五同会”,为之作跋,自是情理之中。上文关于“五同会”之频繁交游,有颇多文陈,已无须赘言。


图片

▲陈璚和诗


其中,吴宽与陈璚交往最早且深。据载,其所藏元张文蔚的《杨参谋诔》即是从陈璚处所得。二人原为同窗,后陈璚因服膺吴宽的学识,转而尊其为师,后二人同朝为官,陈一直以师礼事吴宽,吴宽则始终以平辈挚友待之,并不以自己位高名重而有所轻慢。


故此跋中,陈璚款识“门生陈璚拜稿”。朱存理《题匏庵诗后》亦云:“右杂诗一帙,乃吴文定公匏庵先生所作,陈中丞成斋先生所书。二公皆举子时也,道谊相合,气味相同,非他人之为友者也”。也可知二人的莫逆结交。


图片

▲王鏊和诗


作为吴门文化的奠基者与领袖,王鏊与吴宽一样,在游于仕宦、跻身台阁的同时,大力倡导古文,提携乡邦后进,如祝允明、文徵明等,而不遗余力,因此在吴中都享有极高的威望。


王鏊关于吴宽的“亦乐园”与园内“玉延亭”多有言及,如《送广东参政徐君序》中“始吾苏之仕于京者,有文字会。翰林则今少詹吴学士、海虞李学士及鏊为三人,其外则有若陈给事玉汝、周御医原己、徐武选仲山,而时至出入者则有若赵刑部栗夫、孙进士希说、朱天昭氏、杨君谦氏、毛贞甫氏、陆全卿氏。少詹有园曰一鹤亭、曰玉延菴、曰海月,李有禄隐园,陈有半舫斋,周有传菊轩,武选有超胜楼,予家有小适园。花时月夕公退,辄相过从,燕集赋诗”。


其中,“周御医原己”为周庚;“陈给事玉汝”为陈璚;“赵刑部栗夫”为赵宽;“海虞李学士”为李杰;“朱天昭氏”为朱文,诸人均于是卷中有和诗题跋等。


王鏊《匏庵惠鹤》诗,又言“所以亦乐园,一名为一鹤。归来睇小园,欠此殊寂寞。清晨坐茅斋,苏帖宛如昨。人从玉延亭,致此小岝㟧。”再次咏“亦乐园”及“玉延亭”。


其《吴文定公挽词》中亦有“玉亭盟已散,板屋迹俱尘”句,也可知“玉延亭”对于吴宽之特殊意义。


图片

▲李杰和诗


李杰、李东阳、王鏊、陈璚、吴宽、赵宽、周庚等人宴集时,常有即兴联句,如史载,馆阁诸公同集吴宽邸赏菊,即席联句,陆简倡云:“醉爱寒香佛紫貂,”陈谲云:“玉堂风采宴官僚。”李杰云:“肯孤晚岁花神约,”王鏊云:“须伏今朝酒圣浇。”宽云:“风雨尚怀前会阻,”李东阳云:“雪霜犹喜后时凋。”林瀚云:“不知陶径孤吟处?”谢铎云:“零落何人许见招?”


此中“馆阁诸公同吴宽邸赏菊”,应即是“亦乐园”中“玉延亭”。惜沈周所作“玉延亭图”,今已不存,幸得清代名士张纯修以沈周笔意,补绘之,可遥追一二。


图片

▲张纯修补绘“玉延亭图”


图片

▲张纯修补绘“玉延亭图”,局部


图片

▲张纯修补绘“玉延亭图”,局部


张纯修曾任庐州知府,其擅画山水,家藏有名画极为丰富,因之临摹古画能达到形神逼肖的地步。又工书法,学晋唐人体势,并善刻印。曾与纳兰性德交往,结为异姓兄弟。纳兰性德去世后,张纯修为其辑刻《饮水诗词集》并作序,称其“所以为诗词者,依然容若自言,‘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而已”。


其笔墨得董源、米芾之沉郁,兼倪瓒之逸淡。尤妙临摹,盖其收藏颇多,故能得前人笔意。


此作“玉延亭图”,即其以沈周“竹庄”笔意,绘亭石,以存当年遗意。沈周“有竹居”为其别业,临水而筑,竹林环护,是吴宽、王鏊、陈璚、李杰等人还乡时常去的地方。其《有竹庄中秋赏月图》卷,有数个写本传世,另据《式古堂书画汇考》,沈周于成化之年所作《有竹居图卷》上亦有吴宽、王鏊等四人的题诗。


沈周与吴宽有通家之好,其曾为吴宽家乡故居绘“东庄图册”,今藏于南京博物馆,以解其思乡之情。又成化十年(1474),沈周访吴宽父,“赴苏州城,访吴宽父融于东庄,又访施文显,皆有赠诗”。成化十三年(1477),沈周父沈恒病故,吴宽为其撰《隆池阡表》。


由此可见,以“玉延亭”对于吴宽之特殊情感,沈周为之作“玉延亭图”,实在是正常不过。


是卷中,另有陆容、施文显、胡超、江澜、周庚、朱文等人和诗,包括王鏊、赵宽、李杰等人和诗,皆是以陈璚为首,余人步“玉汝次韵”,此尽当时之名公俊彦也。


图片

▲周庚和诗


周庚字原己,初名京,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其为御医,家世业医,成化时官至太医院院制。


吴宽《赠周原己院判诗序》中,有“自予官于朝,买宅于崇文街之东。地既幽僻,不类城市,颇于疎懒为宜。比岁更辟园号曰“亦乐”,复治一二亭馆,与吾乡诸君子数游其间。而李世贤亦有禄隐之园,陈玉汝有半舫之斋,王济之有共月之庵,周原已有传菊之堂,皆爽洁可爱。而吾数人者,又多清暇。数日辄会,举杯相属,间以吟咏,往往入夜始散去。方倡和酬酢、啸歌谈辩之际,可谓至乐矣。”


其“面议帖”中,亦有“原己自京回,今日始得面会,因事匆匆,尚未能细讲,欲治饭相款,固辞而去,云明早到宅来也。”


另有“阅周原己书札”中,诗云“世家传菊根初断,公署听莺语自频。扶病玉延亭上坐,槿花残照独伤神。”言及“玉延亭”。而“世家传菊根初断”,可见周庚与吴宽有亲戚关系,故其上款称吴宽为“母舅太史先生侍右”。


此中,也可见这些吴中文士,雅集已是常态。


图片

▲朱文和诗


朱文,一名文云,字天昭,邃菴其号也,弘治庚戌,按云南道监察御史。……巡按福建,风裁整肃,众谓得御史体。王鏊为其作墓志铭。明人焦竑《国朝献徵录》亦载“自昆山复入郡中为吴县人,则云南按察副使朱邃菴讳文始也”。


朱文与王鏊相交甚深,其次子朱希召娶王鏊次女,结为亲家。而朱文还京任职时,曾借宿王鏊京师宅,后毗邻而居。《王鏊集》有载,可作参考。其子朱希周与吴宽接连为苏州状元。


王鏊《送广东参政徐君序》中“朱天昭氏”即可证之,此“文”为朱文。由此,则朱文、王鏊、吴宽等,关系已是亦师亦友,亦亲亦故也。


图片

▲陆容和诗


陆容,字文量,号式斋,明太仓人,与张泰和陆弋并称“娄东三凤”。成化二年进士,授南京主事,进兵部职方郎中, 终居浙江参政,以其博学卓识著称于世。祝允明作有《甘泉陆氏藏书目序》中称其才高多识、雅德硕学。


图片

▲施文显和诗


施文显,字焕伯,成化乙酉举人,官至河南信阳知州,有《施信阳集》传世。据《国朝献徵录》记载,其先祖南宋时由安徽亳州迁至苏州。


图片

▲胡超和诗


胡超,字彦超,号耻庵, 明成化四年举人,成化八年进士。授工部都水司主事,转营缮员外郎,著有《耻庵集》。


图片

▲江澜和诗


江澜(?-1509),字文澜,浙江仁和县人。成化戊戌(1478年)进士,翰林庶吉士。修《宪庙实录》、《孝庙实录》,参修《大明会典》。历编修、侍读、讲官、侍读学士、少詹事、吏部右侍郎、左侍郎、礼部尚书,谥文昭。


卷末,翁方纲拟吴宽笔法补书“玉延亭诗”数首。其诗均可见于《匏翁家藏集》中,可谓锦上添花。翁氏《复初斋文集》中《玉延秋馆诗画卷序》亦有著录。


图片

▲翁方纲临补吴宽原跋


翁方纲为乾嘉时的书法、文学、金石考据大家,其书与刘墉、梁同书、王文治齐名,书学思想,尤是金石考订,亦是碑学的先河。


图片

▲翁方纲临补吴宽原跋,局部


另据翁方纲补题跋“衣春侍讲玉延亭卷,都中旧迹也。乾隆乙未(1775年)正月,方纲从侍讲借观。时朱竹君编修方奉命修日下旧闻,因抄此卷补入,而卷内无匏庵诗。方纲捡匏庵集中凡有为玉延作者,皆录于卷,仍以归之。侍讲庶以髣髴前贤往复倡酬之意。六月五日,大兴翁方纲识。”


其中“朱竹君”为朱筠,可知本卷曾作为一手材料由时任编修朱筠钦定录入《日下旧闻考》。《日下旧闻考》将吴宽《玉延亭成玉汝次韵》增补其中,并录李东阳诗:“玉延亭上三年约,金穀园中四韵成。前度看花非老眼,后堂开燕只诸生。时时杖履穿人影……。”


又附“臣等谨按”,提到彭冠藏张见阳补画玉延亭图,甚至依赵宽赋指出《春明梦馀录》与朱彝尊原书将玉延亭、海月庵位置定为皇城之西为不实传闻。


如翁方纲所云“匏庵所居海月庵,或谓在内城之西。然以予考之,尝见彭衣春学士家藏匏庵《玉延亭阁卷》内赵宽赋序云:‘先生所居崇文街第,有园一区,名曰亦乐,中有亭曰玉延’,赋首句云‘并东郭之青阳’,则匏庵邸第在崇文门内大街无疑。


此举改写了之后《光绪顺天府志》、《宸垣识略》、《燕都丛考》、《京师坊巷志稿》、《北京市志稿》等志史和建筑史中造园的考订。


图片

▲吴宽上款,李东阳、王鏊、赵宽、毛澂、陈璚等唱和,张纯修补画、翁方纲等跋 吴宽宅园玉延亭图卷


此《玉延亭图卷》,卷中除张纯修、翁方纲外,均是明人,又都参加了吴宽的玉延亭雅集并留下了唱和之作。


众人是当时文坛的翘楚或宗师人物,在彼此的交游往来中,形成强大的交际朋友圈,对于此后“吴门画派”的崛起,亦是有先导之功。


《吴郡二科志》卷首有载“天下惟东南为最,东南以吴会为最”。可以说,吴门的兴盛,正是缘于吴宽、王鏊、陈璚、毛澄等人群策群力,提携后进,方能声势至隆,文人画亦能渐趋于极盛,其之影响可谓深远矣。


图片

▲题跋


图片

题跋


是卷中,鉴藏印分别有:吴兴谢佩真春草池馆藏(朱、十四次) 龚玄稚氏珍藏之记(朱、十六次) 春草池馆(朱、三次) 留耕堂印(白) 宝祝堂(白) 休宁朱之赤珍藏图书(朱) 朱之赤鉴赏(朱) 子孙保之(朱) 择木亭印(白、十次) 见阳图书(朱) 卧庵(朱、三次)


据题跋、鉴藏印等内容,以时间排序,可知此卷先后经朱之赤、张纯修友人、张纯修、彭冠生、谢佩真、龚玄稚等人鉴藏。其中陈璚题跋中,有朱之赤“择木亭印”接缝章,由此可知此卷仍存明末清初装裱。


图片

▲陈璚和诗,局部,鉴藏印“择木亭印”骑缝章(一)


图片

▲陈璚和诗,局部,鉴藏印“择木亭印”骑缝章(二)


《朱卧庵藏书画目》中亦著录了《玉延亭诗卷》,其按内容与创作顺序将引首与题跋者分成四组,由卷内至卷外,以隔水断开。诸札间尚有骑缝印连接,最大程度的做到对笺纸的保护与资讯的保留。因此有理由相信,此件《玉延亭诗卷》,尚为明末清初原貌。


图片

▲《朱卧庵藏书画目》,朱之赤撰,清代写本


据此著录中“朱宪副文”也可知款识“文”者,即为朱文。此外,题跋和诗中,除赵宽所用为拱花笺,陆容使用了蜡砑砑光笺,而在相近时间写就的陈璚、周庚、赵宽等人,则使用了砑花笺。


此《玉延亭图卷》既是明代最顶级文士的交游雅集见证,又是绝佳的书法精作,尤是李东阳、王鏊、陈璚、赵宽、毛澄等人的墨迹,甚为难得可珍,同时对于“玉延亭”、“亦乐园”的旧时园林考据也有直接意义,也保留有部分明时原裱,笺纸亦是精美,而且翁方纲、张纯修二者书画亦是相得益彰,如翁氏补题跋,知其摹古堪称一绝,张纯修补绘,见其临摹古画能达到形神逼肖之境。


吴宽的“玉延亭”更是旧时文人心中的理想乐土,过云楼主人顾文彬出于对前辈之敬仰,据吴宽栽种“玉延”的故实,也筑“玉延亭”以志怀念。


另附其余出版:


图片

▲《宸垣识略》,吴长元辑,清乾隆刻本


图片

▲《半江赵先生文集》卷一,赵宽撰,明嘉靖四十年 (1561 年 ) 赵榆刻本


图片

▲《钦定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五,于敏中编著,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如此种种,皆可见此卷之不同寻常,有缘人珍而宝之。更遑论其之累累著录,流传有序乎。


其实,自古以来,文人雅集诸多,诗词唱和、书画题跋不乏,于此可窥诸人之交游往事,亦是幸甚。西泠2020秋拍中,即另有“周鼎为黄日升作《东楼记卷》”、“王世贞、王世懋、王穉登《大禹治水图画跋》”、“王鸣盛 行书《题王翚绣谷图长歌”等,也是文士雅集风流之余绪。


图片

▲周鼎(1401~1487)为黄日升作《东楼记卷》


上下滑动查看作品释文详情


纸本 手卷
1485年作
识文:东楼记。读经士黄君日升有志乎君子之儒,作楼以东铭之,谓进于高明,犹登楼然。东先得曙,犹旦气然。旦气者,人之东也。高明之域即人之楼进进不已,即楼之登不待乎却步而后谓之不进。一怠其志,便成污下,虽百尺梯岑,身先履之,岂登也耶。层阿迭栋,八窗洞启,而吾之愧口内蔽岂楼也耶。平旦之气清明在躬,而外至之欲俯仰有怍,而天乃杲然出日,岂东曙耶。此东楼二字之铭,方寸之天不敢不以楼喻,过隙之阴不敢不以东喻。勉其所高明,警所昏下,非明之以观美具也。东原先生为之征记,嗟夫人孰不楼,亦孰不东,而自铭之义知之者鲜,知则思过半矣,抑有告焉。曰登曰曙必有所以登之曙之之道,当以明师友为之阶,古先民格言哲行为旸谷日之所出,以己之力行穷览为举足张目之地,以不负其铭之志,记不为徒作也。厥考苏州卫抚军,厥兄千户侯,世为武胄名士。日升能文章,耻门荫入官,欲发身贤科,依光日月斯楼斯东,又将于之彼焉。以记来征,宁不自牖而纳约乎。今所居直吴趋坊,而南楼作于黉舍左偏。
款识:成化二十一年乙巳春三月朔,嘉禾八十五翁周鼎重录于文始堂。
钤印:鼎(朱) 不可以柱车(朱) 古秀州(白)
题跋:右数载前拙作,已登卷,而吴下诸老皆赋诗,为受记撰记者荣,后留某家,为好事者持去,乃重装此卷,收拾旧稿,惜东原、醒庵、味芝、棕园四君子皆不可得其手墨,而衰予尚勉为之役也。匏庵、范庵、寓槎诸青云壮游宜假重焉。鼎添此蛇足,一笑。钤印:伯器(朱)
签条:嘉禾周桐邨为姑苏黄日升撰书东楼记卷。禹功道兄属,乙未夏日,朱其石题签。钤印:其石(朱) 朱中子(白)
鉴藏印:希之(朱) 倪禹功耽书爱画记(朱)
说明:黄姬水曾祖父黄日升上款。
倪禹功旧藏并存其装裱。朱其石题签,题签为倪禹功上款。
按语:黄日升号东楼,此卷名东楼记,即是周鼎特为黄日升所作斋号书卷,意义非凡。款中提到“重录于文始堂”。文始堂同为黄日升之孙黄省曾、曾孙黄姬水书斋名,可见此斋名为黄氏世代沿袭,可推断同为黄日升书斋名。因此此卷应为黄日升延请周鼎至其家中所书。
黄日升原有东楼卷一卷,惜已散佚。今尚有李东阳《题黄日升贡士东楼卷》一诗存世,周鼎此文应同原跋于黄日升东楼卷后,而据本拍品周鼎自书卷后跋文可知,黄日升卷后原有沈周老师陈宽(醒庵)及杜琼(东原)、沈周友陈欣(味芝)、刘昌(棕园)四吴中名士及周鼎题跋,可惜为好事者拿去后散佚,重装后周鼎此段题于吴宽(匏庵)、李应祯(范庵)等青年才子之后,后又为单独保存至今,可见其翰墨流传。
周鼎博极经史,在当时地位颇高,其年老后落户苏州,与陈舜俞、吴镇并称嘉善“三高士”。与吴越名士吴宽、沈周都有结交,并培养了许多弟子。年近九十高寿,但所存书迹少见,本卷是已知市场中唯一一件。灯下修杭州志,书蝇头字,界画乌阑,信手舆目,不折纸为范,毫发不爽。其书结法亦潇洒。明王世贞称其“楷法亦潇洒”。擅文工诗,文词充满激情且雄深而有奇趣。


画心:66×23.5cm 题跋:23.5×12cm
作者简介:周鼎(1401~1487),字伯器,一作九鼎,号桐村,原籍浙江嘉善人,后落户苏州。与陈舜俞、吴镇并称嘉善“三高士”。与吴越名士吴宽、沈周都有结交。正统中授沐阳典史。博极经史,为弟子师。年近九十,修杭州志,灯下书蝇头字,界画乌阑,信手舆目,不折纸为范,毫发不爽。其书结法亦潇洒。明王世贞称其“楷法亦潇洒”。擅文工诗,文词充满激情且雄深而有奇趣。
上款简介:黄日升[明],名暐,字日升,号东楼,吴县(今属江苏苏州)人。黄姬水、黄德水曾祖父。成化十三年(1477)丁酉科举人,弘治三年(1490)钱福榜进士,解褐授工部主事,疏渠通漕,迁刑部郎中。治畿内狱,用法平恕,曾得到兵部尚书马文升举荐。黄暐博综古今,论若悬河,尚为贡士日,赋诗即为李东阳所称赏。有李东阳《题黄日升贡士东楼卷》。著有《使陕录》、《蓬窗类纪》等。
鉴藏者简介:倪禹功(1911~1964),字蕉簃,号昌浚,浙江嘉兴澄溪(今油车港镇)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喜书画,后从师蒋叔英学习,至三十年代末山水及扇面画自成一格。1937年寓居上海,从事国画研究和书画鉴定及修复工作。与徐森玉、沙孟海、朱其石、吴湖帆、钱镜塘等相契。著有《嘉秀近代画人搜铨》、《嘉秀藏家集录》、《盐邑虫鱼录》等五本手稿。
题签者简介:朱其石(1906~1965),名宣,号桂龛,浙江嘉兴人。书画篆刻家。工山水,擅画梅花。书法各体,素具功力。

⩓⩔








“玉延亭”为吴宽亭园斋号,李东阳为其书之,卷后十余人名公俊彦和诗,而黄日升号东楼,此卷名东楼记,即是周鼎特为其所作斋号书卷,亦是意义非凡。


黄日升,名暐,字日升,号东楼,吴县(今属江苏苏州)人。黄姬水、黄德水曾祖父。成化十三年(1477)丁酉科举人,弘治三年(1490)钱福榜进士,解褐授工部主事,疏渠通漕,迁刑部郎中。治畿内狱,用法平恕,曾得到兵部尚书马文升举荐。黄暐博综古今,论若悬河,尚为贡士日,赋诗即为李东阳所称赏。有李东阳《题黄日升贡士东楼卷》。著有《使陕录》、《蓬窗类纪》等。


周鼎(1401-1487),字伯器,嘉善(今浙江嘉善)人。正统中授沐阳典史。年近九十,修杭州志,灯下书蝇头字,界画乌阑,信手舆目,不折纸为范,毫发不爽。其书结法亦潇洒。


是卷为迄今仅见市场所流通周鼎遗存墨迹,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名作宋克《急就章》卷,后有周鼎跋。


图片

宋克《急就章》卷 卷后周鼎题跋(一)


图片

▲宋克《急就章》卷 卷后周鼎题跋(二)


周鼎年老后,迁居苏州府,与陈舜俞、吴镇并称嘉善“三高士”,亦与吴中名士,多有往来,如沈周、吴宽、黄日升、王观等人。


图片

▲周鼎(1401~1487)为黄日升作《东楼记卷》,局部(一)


图片

▲周鼎(1401~1487)为黄日升作《东楼记卷》,局部(二)


据此《东楼记卷》,卷中周鼎跋言“右数载前拙作,已登卷,而吴下诸老皆赋诗,为受记撰记者荣,后留某家,为好事者持去,乃重装此卷,收拾旧稿,惜东原、醒庵、味芝、棕园四君子皆不可得其手墨,而衰予尚勉为之役也。匏庵、范庵、寓槎诸青云壮游宜假重焉。鼎添此蛇足,一笑。”


其中“东原、醒庵、味芝、棕园四君子”即杜琼(东原)及沈周老师陈宽(醒庵)、沈周友陈欣(味芝)、刘昌(棕园)四个吴中名士。“匏庵、范庵、寓槎诸青云壮游”为吴宽(匏庵)、李应祯(范庵)等青年才子。


故,黄日升原有东楼卷一卷,惜已散佚。又“右数载前拙作,已登卷”知周鼎此文应同早已跋于卷后,散佚重装后,又重新录之于吴宽、李应祯跋文之后。


此外,《东楼记卷》文末,周鼎款识“成化二十一年乙巳春三月朔,嘉禾八十五翁周鼎重录于文始堂。”其中,“文始堂”为黄日升之孙黄省曾、曾孙黄姬水书斋名,可见此斋名为黄氏世代沿袭,可推断同为黄日升书斋名。因此此卷应为黄日升延请周鼎至其家中所书。


另据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王冕、吴镇《梅竹双清图》卷后周鼎题跋,款识“乙巳三月丙午与黄日升、王惟安、惟顒同观,嘉禾周鼎,时年八十又五。”,可知同年三月,周鼎与黄日升也曾一同观画。


只是观画时间为“乙巳三月丙午(日)”,而作《东楼记卷》时,为“乙巳春三月朔(日)”,时间极近。


图片

▲王冕、吴镇《梅竹双清图》卷后周鼎题跋,台北故宫博物院


又王冕、吴镇《梅竹双清图》卷中跋言,其中“惟顒”即王观。


事实上,吴门文士关系错综复杂,如祝允明曾有多封书札致王观,唐寅有《款鹤图》赠王观,吴宽、王鏊的文字中亦多有提及王观,而周鼎则与王观、吴宽、沈周、黄日升等也相互交契。又黄日升孙黄省曾与文徵明交游,曾孙黄姬水亦是吴门画派中坚力量,与文彭友善,不一而足。此皆可证,周鼎之友朋,多吴中名士,且吴中文士,多为世交。


黄日升的《东楼记卷》,今尚有李东阳《题黄日升贡士东楼卷》一诗存世,诗云“近市尘埃元不到,背山风景却成奇。十年著得凌云赋,秪恐君王未便知。”,也应曾录于旧卷中,今不得见。明人张吉也曾有诗《黄日升东楼诗》咏之。


是卷为倪禹功旧藏并存其装裱。朱其石题签,题签为倪禹功上款。


图片

▲王世贞(1526~1590)、王世懋(1536~1588)、王穉登(1535~1612) 大禹治水图画跋


上下滑动查看作品释文详情


纸本 镜片

识文:1. 秋日马用昭参军出赵千里写大禹治水图见示命题,百谷画家董狐,以为得周文矩笔,非千里所能办,而吾弟敬美自陕归,尝从观砥柱,辨其治龙门、三峡时事。余不善鉴画,又不获覩砥柱之胜,唯有叹赏惊艳而已。昔王夷甫论人物,以经阿平品目则不复措意,今有两阿平在,余后何意。吴郡王世贞识。钤印:元美(白) 五湖长(白)
2. 此禹凿龙门图也,章亥后武四载,在行典刑备矣。余昔行陕虢,游三门集津,见黄、河真从天下据石俯流,目眩神悸,禹迹俨然在焉。今覩斯图,若还旧观,方知画理之妙,后人见其皴法,似赵千里,遂加四字,卷尾不知其用唐宋人笔也。用昭异日乘传行天下,过龙门砥柱幸挟斯图,往当有味于余言耳。王世懋。钤印:王敬美氏(白) 墙东居士(白)
3. 大禹治水图,用周文矩画法,盖出赵宋名手,后题为赵千里临,恐是赝书。千里行笔设色精丽绝伦,顾不若此图,古雅高逸,奕奕玄胜,非有扛鼎,力不能逮。此用昭所藏名迹,甚富,此当为宝玉大弓矣。万历癸未(1583年)九月既望,娄江舟中书,王穉登。钤印:王氏百谷(白) 王(朱)
著录:1.王世贞《弇州山人四部续稿》,明崇祯间刻本。
2.《明代著名诗人书画评论汇编》上P409,南开大学出版社,2016年。
按语:此为王世贞、王世懋、王穉登三人题《大禹治水图》跋文书卷,此图后为清宫所藏,入《石渠宝笈》,深得乾隆帝喜爱。
王世贞一文中“马用昭”为马荧,他与王世贞、王世懋兄弟俱有交往。世懋于其翰墨文采颇为赏识,曾作《答马用昭》。马荧,字用昭,福州人。以父荫为南京都督府都事。明万历四年(1576)与袁表同编《闽中十子诗》三十卷。


96×33cm


作者简介:1. 王世贞(1526~1590),字符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江苏太仓人。嘉靖二十六年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工书画,尤善画梅。先后任职大理寺左寺、刑部员外郎和郎中、山东按察副使青州兵备使、浙江左参政、山西按察使,万历时期历任湖广按察使、广西右布政使,郧阳巡抚,后因恶张居正被罢归故里,张居正死后,王世贞起复为应天府尹、南京兵部侍郎,累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卒赠太子少保。著有《弇州山人四部稿》、《弇山堂别集》、《嘉靖以来首辅传》、《艺苑卮言》、《觚不觚录》等。
2. 王世懋(1536~1588),字敬美,号麟放州、损斋、墙东居士,江苏太人。王世贞胞弟,嘉靖三十八年进士,累官至南京太常少卿。专精古文辞,余事乃及笔札。书无俗笔,多从晋帖中流出。好学善诗文,著作宏富。名亚其兄,世贞以为胜己,力推引之。
3. 王穉登(1535~1612),字百谷、百榖、伯榖,号半偈长者、青羊君、广长庵主等,江苏苏州人。十岁能诗,名满吴会。万历十四年曾与汪道昆、王世贞、屠隆等在杭州共举“南屏社”。吴中自文征明后,风雅无定属,穉登尝及征明门,遥接其风,主词翰之席三十余年。为同时期布衣诗人之佼佼者。万历二十二年被召参与修史。善书法,行、草、篆、隶皆精。

⩓⩔








是卷为王世贞、王世懋、王穉登三人题《大禹治水图》跋文书卷,此图后为清宫所藏,入《石渠宝笈》,深得乾隆帝喜爱。


王世贞、王世懋、王穉登三人跋文中“马用昭”为马荧,其与王世贞、王世懋兄弟俱有交往。世懋于其翰墨文采颇为赏识,曾作《答马用昭》。马荧,字用昭,福州人。以父荫为南京都督府都事。明万历四年(1576)与袁表同编《闽中十子诗》三十卷。


题跋中所言马荧藏《大禹治水图》,今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图片

▲《大禹治水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画轴上端诗塘中为乾隆御题,其中乾隆引用了此卷画跋中王世贞所言“以为得周文矩笔,非千里所能办”之意。


图片

《大禹治水图》乾隆御题


图片

▲王世贞(1526~1590)、王世懋(1536~1588)、王穉登(1535~1612) 大禹治水图画跋,局部


如乾隆所言东晋顾恺之、隋代展子虔和五代朱简章、南宋赵伯驹等人都曾作大禹治水图,但与此图相比,顾、展之作显然更为高古,朱作则无可查考,王世贞认为所谓赵伯驹画作似为南唐周文矩手笔,而此图风格与周氏画作笔意相仿。故是图又称“唐人大禹治水图”。


图片

▲王鸣盛(1722~1797) 行书 题王翚绣谷图长歌


上下滑动查看作品释文详情


纸本 横披
1764年作
识文:栗里辋川与盘谷,十九名泉还二曲。孤筇芒屫良苦辛,凿险梯空太幽独。不如随分占池亭,水熨冰奁竹敲玉。米颠袍笏石频拜,懒瓒梧桐手亲沐。逸人高韵不可攀,肯共时人徒逐逐。桃花坞近亚字城,活碧清溪尘涨曲。君家卜筑始孝廉,皆隐耽吟爱逃禄。题名土里出苔碑,旧号新园一翻局。贤孙经营乞妙绘,好事留题千兔秃。男儿堕地落尘鞅,得失鸡虫看除目。初入津津不觉疲,日久思之殊烂熟。毂丹真堪赤汝家,篾束径须烦一幅。车中闭若新妇藏,牢里豢同豚豕蓄。何如一如能自专,静处忘年共云木。疏畦架壑已数世,不改先人旧茆屋。锦贉翠㡧满香厨,散帙鱼干几编竹。忆昔已午此下榻,卷内诸篇我烦读。闲却一双渔钓手,挥翰翻教玉堂宿。从今誓墓或可期,那复首涂戒车輹。先生风流今已往,顾我行藏自堪卜。诸郎颇能问奇来,谈经老尚思折鹿。绍初右芬应平并,树存先生孙从余受业。
款识:乾隆二十九年,西庄居士王鸣盛续题,谨次卷中查悔余先生原韵。
钤印: 王鸣盛印(白) 西庄居士(朱)
题跋:嘉定王西庄先生题吾郡蒋氏绣谷园长歌墨迹,石渠我兄关心乡邦文献,于乡贤手泽尤所珍惜,因捡此为赠,即请鉴定。二十六年四月吴县潘厚识。钤印:潘厚(白) 博山(朱)
签条:王西庄先生诗卷。
鉴藏印:博山审定(朱)
著录:1.《西庄始存稿》卷十七,(清)王鸣盛撰,清乾隆三十年(1765)三槐堂刻本 。
2.《苏州桃花坞诗咏》P160,山东画报出版社,2011年。
说明:潘博山、滕石渠旧藏。潘博山题跋并题签,题跋为滕石渠上款。
按语:题跋中“蒋氏绣谷园”为蒋深(?~1737)之园,蒋深与其子蒋仙根都曾在绣谷园举办雅集。康熙三十八年(1699)己卯,蒋深在绣谷园交翠堂举办送春会,王翚参加并作图纪念了此次盛会,王翚之作现不存,但另有苏州画家释上睿作《绣谷送春图》(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可见,上有王翚题跋,清代梁章巨曾传绣谷园为王翚所修,想见此园时之盛况。至乾嘉时,名人争为饯春之会,其中有沈德潜等人。还有类似《张忆娘簪花图卷题咏》等大量诗词篇咏留传至今。绣谷园几经转手,后毁于兵燹。咸丰十年,园内刻着“绣谷”的巨石被蒋氏后人收得后移入虎丘山塘蒋参议祠中。

65×32.5cm


作者简介:王鸣盛(1722~1797),字凤喈,号西庄、西沚、礼堂,嘉定人。乾隆十九年榜眼,官至礼部侍郎。告归居苏州,三十年不与当道交接。于钱大昕齐名。偶作画,亦秀逸可观。工诗,宗盛唐。善书法。
鉴藏者简介:1. 潘博山(1904~1943),名厚,一名承厚,字温甫,号博山,别署蘧盦,江苏苏州人。吴门潘氏之后,藏书丰。
2.滕石渠[近代],曾与潘博山一起接应吴湖帆审查故宫博物院南京所藏古书画。

⩓⩔








是卷为王鸣盛题王翚绣谷图长歌,所提及“绣谷”为蒋深之园,蒋深与其子蒋仙根都曾在绣谷园举办雅集。


蒋深(1668~1737),字树存,号绣谷,又号苏斋,诗人、画家,康熙年间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朔州知州等职,居官有政声,晚年致仕回苏州。蒋仙根,字蟠漪,贡生,官黄州同知,书法家。王鸣盛(1722~1797),字凤喈,号西庄、西沚、礼堂,嘉定人。乾隆十九年榜眼,官至礼部侍郎。告归居苏州,三十年不与当道交接。于钱大昕齐名。偶作画,亦秀逸可观。工诗,宗盛唐。善书法。


关于“绣谷园”,记载亦是颇多。民国《吴县志》卷三十九上收录蒋垓《绣谷记》,《绣谷记》记云:“丁亥(1647)秋,卜筑桃花坞西偏。”建造园林,“本东坡‘绣谷锦潭’之句”,以“绣谷”名园,后遭兵燹之乱,园毁四十余年,易主多人。


另据清严虞惇《重修绣谷园记》等文献载:清康熙中叶,蒋垓之孙蒋深购回绣谷园,重修之。民国《吴县志》卷三十九上也收录清孙天寅《西畴阁记》,《西畴阁记》载:“先生(蒋深)自朔州结组归,即绣谷之西偏,拓比邻隙地,疏泉垒石,栽竹莳花,建阁于其上,而命名曰西畴,良常王篛(箬)林先生为之题额,盖取陶令《归去来辞》意也。”


可知,蒋深为园主时,绣谷最盛,一时为吴中名园。康熙三十八年(1699)己卯,蒋深在绣谷园交翠堂举办送春会,王翚参加并作图纪念了此次盛会,王翚之作现不存,但另有苏州画家释上睿作《绣谷送春图》(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可见,上有王翚题跋。


图片

▲释上睿作《绣谷送春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另王鸣盛跋中所言,“题名土里出苔碑,旧号新园一翻局。贤孙经营乞妙绘,好事留题千兔秃。”有徐珂《清稗类钞》园林类绣谷园为证。


是书载“苏州阊门内有绣谷园,嘉庆中,为福州叶晓崖河帅所得,后归谢椒石观察,又后归王竹屿都转。此园在国初为蒋氏旧业,偶于土中掘得绣谷二大字分书,遂以名其园,园中亭榭无多,而位置极有法,相传为王石谷所修。康熙己卯,尤西堂、朱竹垞、张匠门、惠天牧、徐征斋、蒋仙根诸名流曾于此作送春会,王石谷、杨子鹤为之图,时沈归愚尚书年纔二十七,居末座。乾隆己卯,又有作后己卯送春会者,则以沈为首座矣。”


可知园中出土有“绣谷”二字石碑,是园又传为王翚所修建,此外,彼时雅集之盛况,如徐葆光、惠士奇、朱彝尊、张大受、尤侗、王翚、杨晋、沈德潜等文人常聚于此,争为饯春之会。


梁章钜《浪迹丛谈》卷一中亦有载。


图片

▲王鸣盛(1722~1797) 行书 题王翚绣谷图长歌,局部


题跋中“先生风流今已往,顾我行藏自堪卜。诸郎颇能问奇来,谈经老尚思折鹿。绍初右芬应平并,树存先生孙从余受业。”


其中“树存先生孙从余受业”应为蒋深孙子蒋业晋从师王鸣盛,其为乾隆举人,官汉阳县知县、修补同知,有《立厓诗钞》七卷。其女善文墨,持家甚谨,人称“贤内助”,嫁状元、授翰林院修撰、都察院左都御史陈初哲为妻。


而王鸣盛跋款识“西庄居士王鸣盛续题,谨次卷中查悔余先生原韵”其中“查悔余”即查慎行,也可知王翚作《绣谷图》彼时有多人唱和。


蒋深为文官,曾与王翚、王原祁三人受朝廷之命,共同完成了《书画谱》的纂修,其妻李静芳,字又淑,号纫兰,聪惠漂亮,幼得母孙氏之传,工翰墨,点染花卉与折枝蔬果,俱称精妙。


是卷为潘博山、滕石渠旧藏。潘博山题跋并题签,题跋为滕石渠上款。


图片

▲潘博山题跋并题签,滕石渠上款


此卷著录于《西庄始存稿》卷十七,(清)王鸣盛撰,清乾隆三十年(1765)三槐堂刻本,更为难得。


图片

▲《西庄始存稿》卷十七,(清)王鸣盛撰,清乾隆三十年(1765)三槐堂刻本 


西泠2020秋拍,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另有其余佳制,笔者仅撷选其中部分雅集题跋唱和者,以飨读者,也难免挂一漏万,好之者可莅往预展现场,一窥究竟。


图片

▲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







参考资料:

郭明友:苏州怡园建于吴宽“复园”旧址说考证

苏州日报:苏州怡园为明代状元吴宽故居,曾名为“复园”

杨丽丽(故宫博物院):试析明人《五同会图》卷

刘中文:苏州古典园林的“归来意”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集雅迎春玉器及书画拍卖会
集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20日-23日
预展地点: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
法宝圆明——历代佛经、佛
北京伍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15日-16日
预展地点:北京伍伦网拍
同文妙迹——书法一瞬斋精
北京伍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15日-17日
预展地点:北京伍伦网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81%当前指数:7,169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对话|岳敏君:我们无法看清这个世界
  2. 2 专稿 | 忻东旺:我希望自己的绘画具有
  3. 3 “画卷·中国”当代书画名家新媒体数
  4. 4 無同空间2021年首展陈子丰个展“阁楼
  5. 5 艺术号·专栏 | 朱浩云:抽象胜具象
  6. 6 【嘉赏佳句】心疑骑日月 身已到蓬莱
  7. 7 【保利拍卖 • 网拍第四季】看尽鹅黄
  8. 8 溪山翰迹·黔游心影——贵州中青年中
  9. 9 海外馆藏:康里巎巎《李白古风诗卷》
  10. 10 在困顿的时光里感受艺术之美 ——邵帆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