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巍:“虚拟帝国”的拟像世界

2020-12-31 17:55:20 来源: 雅昌发布
    收藏 评论

摘要:摄影是通过反射,记录现实的一种方式。它反射的不仅是图像本身,还是生活的镜像。纯粹客观的纪实摄影可能并不存在,但对于艺术家来说,探索和处理这种非真实的反映,亦或许是触及真实的一种迂回路线。对于摄影艺术家张巍来说,摄影从诞生之日起就是用来“说谎”的,因为一个瞬间或一个视角的记录反而会遮蔽更多未见的内涵。…

摄影是通过反射,记录现实的一种方式。它反射的不仅是图像本身,还是生活的镜像。纯粹客观的纪实摄影可能并不存在,但对于艺术家来说,探索和处理这种非真实的反映,亦或许是触及真实的一种迂回路线。

对于摄影艺术家张巍来说,摄影从诞生之日起就是用来“说谎”的,因为一个瞬间或一个视角的记录反而会遮蔽更多未见的内涵。正因为如此,他愿意用摄影编织多重纬度的“谎言”,用一幅作品体现一群人的生活状态,打造比传统摄影更为真实的虚拟世界。

467VUdpSBnfIdcZ6VHb0186X3OBoVc5WwlD3UBu7.png

《人偶档案》-出厂设置Puppet Archive-Factory Settings 2019

荒诞的时代

张巍1977年出生在剧团大院,妈妈是国家一级演员,小时候的生活也都围绕着看剧。那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年代,也是一个因为刚改革开放发展变化特别快的年代。剧团从演出传统戏曲,到“样板戏”这样的中国故事和人物宣传,再到后来载歌载舞的小型晚会,演员们为了生存,学习各式各样的表演,因此展现在舞台上的拼贴感使演出变得不伦不类。

对于同龄的孩子们来说,不断变化的形式所带来的的新鲜感让他们觉得很好玩。但在张巍看来,整个年代就如同他眼中看到的戏剧一样荒诞。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整个乱套了,简直是魔幻现实主义的世界”。剧团的成长经历慢慢形成了张巍自己独特的思考和看待世界的方式,不安现状的他也渐渐培养了对艺术创作表达的热情和敏感度。由于童年的记忆充斥着各类扮演与观看,他之后的作品中常伴随着虚构和表演的因素。

A8TyNvVIKuV5LbARTsrcXzNSUZ40u73EW7bKQqSm.png

《伤逝》 DEATH MOURNING 2002-2004

《伤逝》- “碎片化”的起源

2002年之前,张巍大多运用画笔创作,虽然那时也爱摄影,但是没有正式拍过作品。直到2002年他去了北京电影学院进修,才开始正式涉足摄影来进行创作,拍摄了最早的《伤逝》系列作品,主题与青春残酷有关。这批作品将一系列照片重新调整,采用拼贴手法将之组合在一起,素材包括扫描的老照片、别人给他拍的照片、为别人拍摄的照片、偏行为艺术的自拍等。

《伤逝》是张巍最早开始观看和观察世界的摄影作品。他认为世界是由这些作品里的“碎片”组成,这些“碎片”都与他有关,并构成了他对世界的认知。所以,他把他们框定到了一个作品里。这也是他后来的作品中“碎片化”概念的起源。后来,他把观看世界的方式与后期制作技术结合,用拼贴的方式,把拍摄的“碎片化”的素材巧妙的融合到一起。此时的作品与当时自己对政治和社会环境的懵懂认知有关,反映了年轻时期创作中较为迷茫的一面。

DkqFqo0NomTQKJj2StjIMev6uBsx69lRnZ3MYY9N.png

DEyibC7wqlwHV9r7YDguHYLeYGrxSSo2GGwgAnAl.png

《无聊日记》 展览现场 首尔昌 ART画廊 2008

《无聊日记》- 探索创作道路的开端

张巍的第二个作品系列《无聊日记》也从2002年开始,也是持续了这样一种迷茫的状态,只不过变换了一种更直接的方式。这个系列创作持续到2008年。

在他的学生时代,受史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影响,周围的人都在拍观念摄影,即摆拍,造剧情等。在当时,成熟的观念摄影师大有人在,张巍尝试了一遍各种主流观念摄影的方式之后,意识到那是别人走出来的路,并不适合自己。他坚定地认为,自己决不能随波逐流,必须走出自己的摄影之路,于是开始毫无顾忌的拍摄《无聊日记》。

《无聊日记》属于偏写实,纪实的摄影,去除了装饰作品的形式感和作品性,摒弃精心设计和安排,接近于一种私摄影。张巍运用了他很喜欢的闪光灯直闪,拍摄身边的人,记录无聊的生活:整个世界,一切都是无聊的。当时大批年轻人刚刚迈入社会,生活上大多没有着落,而敏感的他们往往从自身的生活体验开始创作。而这种无聊,茫然的感觉恰恰是那个时代最真实的写照,并不需要额外的“内涵”。

这个系列中出现了很多神情呆滞的人物。这些人物的表情引起了张巍的好奇,于是他萌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拍一组中国人的肖像,并把它们放大。这个想法延伸出了他之后的代表作之一:《临时演员》系列。

itHQ8hrK2ODZv4yLeBycGdF41Rp6l42sGnhWg8Zz.png

《白色礼服》 (03) white suit (03), 2007

《白色礼服》 - 临时演员的“自我修养”

2007年,在《伤逝》和《无聊日记》的创作间隙,张巍还拍过名为《白色礼服》的一组作品。此系列源于一次坐地铁的过程中,他看见了一个“特别有仪式感”的人:一身劣质的白西装,搭配白手套,头发弄得很光亮;在地铁里,那人跟所有人都不一样,或者更准确的说,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荒诞感。这种戏剧化的荒诞感给了张巍启发,于是他立马订做了一身白西装、手套,让模特站在各种场景里,试图找到那种感觉。

vbgsG3jTzKyLxdxJ3rD2Wyoysnqm5F8vWQph7919.png

《白色礼服》 (07) white suit (07), 2007

《白色礼服》中的人物也都是很呆滞的状态。张巍想要营造一种画面的突兀感:就好像一个人特别在乎,特别正式的去面对一件事,而在周围的人看来却是极其荒诞,格格不入。在那个时代里,大多数人为了生存,维持自己的“体面”,需要在社会中随时转换自己的“身份”,就算是临时演员,也要有“自我修养”,立刻进入状态。

虽然《白色礼服》之后并没有继续尝试,但张巍把“临时演员”的观念和思考继续延伸了下去,并结合了从《无聊日记》中萌生的新的想法,进一步创作了《临时演员》系列作品。

8ue9Be3Q9GWLuk5toE5eF2hd3bRCmRCnl9dCYz8m.png

《临时演员》 Temporary Performers  (8) -- 童话 fairy tale (8) 2008

v2MGBSNhK8MEGg7ArNe2VGNsYc2cUK9fggxolOz1.png

《临时演员》 Temporary Performers (9) 2009

《临时演员》- “造人”与“集合”

2007年,张巍在北影门口招募临时演员,拍了非常多的人物素材,创作了《临时演员》系列,展现了当下中国人的一种精神状态和面貌。

《临时演员》是他第一个完成度较高的系列作品,第一组就达40多张,由4x5的大底片拍摄,冲洗扫描后再进行合成。为了强化现实影像的魔力,他用电脑合成的办法把人物肖像的五官拆开,随机互换,意外地让每一个人物都拥有相似的超现实病态特征: 呆滞、无表情中透露着无奈,恐惧和焦虑。所有的五官都不是来自一个人,这种视觉上的扭曲就如同人在物化时代里精神上的扭曲一样。

no1Vn1gOKzLlerTrIB3JoXMXvpLJSu8wzzT48yEM.png

《临时演员》 Temporary Performers (2) 2007

7Um6fjCiWrga2ap8Rr9QjId6rk6aIuqZqpTx5RXm.png           

《临时演员》Temporary Performers (3) 2007

这个系列第一次出现了“造人”的概念。现实中的“临时演员”们信息来源单一,大多活在“楚门的世界”中,精神上被拽入别人创造的“虚拟”世界中。正如张巍所说,“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经济高速发展,所有的人的生活随时变化,所以人人都活在临时的状态中,活在妥协和迎合的麻木中。”

第二组则是08年拍摄的儿童系列《童话》,灵感来自他儿时的记忆和成长经验。在他的印象中,周围的孩子,缺少了应该有的自我和童真。张巍觉得,虽然他没办法让人亲身接触那个时代的孩子们,但可以通过视觉化的表达,用直观的视觉刺激来引导观众。

6HMzkqT65uOm3XdJHV7o25SsI2NXMVpuAbhOlqtt.png

某一死者的画像 2010

《某一个死者的画像》- “去神圣化”的改编

从2007年开始创作《临时演员》,张巍中途想突破自己,尝试做了很多个系列将《临时演员》进行延伸。作品的延伸包括各个方面,其中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他根据荷尔拜因的一张油画“《墓中基督》(The Body of the Dead Christ in the Tomb)” 改编古典油画,从而创作了“某一个死者的画像”系列。

43O8WDVfdARjUFRVQS0Y5oPPszU7aBNob2I3WHer.png

《墓中基督》(The Body of the Dead Christ in the Tomb)

原作中,耶稣躺在一个密闭的石棺材里面,让人感觉他不是神,而是一具尸体,也没有办法复活。原作是一件很绝望的作品。在此基础之上,张巍将它改编,赋予了原作中耶稣各种中国人的身份。而这些被替换进去的中国人,就如同原作中的耶稣,绝望地躺在冰冷的棺木中。这个系列与《临时演员》相似,还是关于中国人当下精神面貌的表达,他的作品最终都回到一个对现实的思考。

虽然“某一个死者的画像”系列只是属于《临时演员》延伸的一个小分支,但却是张巍在探讨当下中国人活着,生存的意义中的一个重要尝试,对之后的作品《人工剧团》 也有不小的启发。这个尝试的过程中也产生了很多失败的作品,张巍从中挑选了比较满意的作品,参加了伊斯坦布尔双年展。

《人工剧团》-  集体肖像的重塑

在完成《临时演员》的同时,他还想利用收集到的300多张中国普通人的肖像素材去尝试新的可能性,于是就有了《人工剧团》,先是塑造名画中的妇女形象,然后延伸到名人的肖像。作为一名资深游戏玩家,《人工剧团》的灵感来源于他2008年时玩过的一款日本电脑游戏《人工少女3》的启发。

在网络游戏中,玩家可以塑造自己喜欢的虚拟形象和角色,这种“捏脸”的过程启发了张巍后来用电脑对普通人的五官局部重新进行拼贴和重组。从而对这些众多无名氏进行了神化和再创造。张巍虚拟化、淡化了人物本来的社会身份,将他们重新塑造成社会阶层上的标志性人物如领导者、大明星、英雄、古典油画中的经典形象。赋予了他们截然不同的身份地位,使其“表演”的成分更加荒诞,达到一种戏剧效果。《人工剧团》给观众带来了多次思考的角度与立场,包括对个体身份和价值的一种追问,以及一种消费时代中对身份生产和消费的反思等。

hKkeyjE9qYxAeau95QsSItzS2xpKbSA2pUYzm32k.png

yWaAY2pNzzE1rStAOM53lX2f7w1LfZ0XEF7zjoUM.png

757HW9KUFU9uwSGtMfhVfCD0RVZUn8rQsXTlJko4.png

13UWpRFGmwVyHQGyRK0vi2qb9KUeg4x1Glcl7sWY.png

《人工剧团-昂山素季》原素材对比图  

这些作品解构了不同的被神化了的虚假图腾,重塑人们对于这些经典形象的记忆。在张巍看来,这些知名人物往往是某些意识形态的代言人和宣传品,有着与普通人一样的人性与情感,但他们被无情地利用、消费和玩弄,这也是每个时代不可回避的悲剧之一。

相比《临时演员》的半真实半虚拟,《人工剧团》整个变成了张巍的全虚拟“造人”。作品中的肖像用的是别人的五官去拼凑,并未100%真实还原,间接也产生一种扭曲感,看着略显怪异,而这种扭曲感是艺术家特意为之的,虚拟的假不可能变成真,如同现实世界中的人寻求在虚拟网络世界中找到自我满足和成就感,体现一种变态扭曲的矛盾心态。

t93xf2vPphmgW2bJ6bLDeKxFxqwSaVgsxRVdVKZe.png

日内瓦摄影中心(CPG)展览现场

其实,由于工艺繁复,张巍的这个系列陆续做了很多年。最早做名人肖像时,每幅作品都要花一个多月才能完成。他渐渐发现如果眼睛相似了,别的地方也就跟着惟妙惟肖起来,所以便开始从眼睛入手,从双眼皮到瞳孔,细致入微。在掌握了诀窍之后,做脸反而变成他创作过程中最容易的部分,也练就了“鼠绘达人”的技能。

在张巍看来,技艺一定需要服务于观念,承载艺术家的故事和想法。技术向任何人开放,大家都可以PS名人肖像。虽然图像的合成与重现是他作品的重要一环,但最关键的还是在于集体的合成,肖像的集合。这也是他从《临时演员》开始一以贯之的核心。

MyAygyvrSP9rTuJ4qIkxUv8YeeF8ane33TTT6AQ9.png

《人工剧团》--不知名妇女肖像

YIBnYHt9dnwTkKAtyIjUKiBD7i9YdtYzBRSP71oQ.png

《人偶档案》-士兵 Puppet Archive--Warrior 2019

EYl3f5IhAX52hGX4hof5gQvy9u5zaAqgnZqx6jqe.png

《人偶档案》-测试 Puppet Archive--Testing 2019

《人偶档案》- 从“造人”到“造世”

从《人工剧团》制造一个人到《人偶档案》制造一个世界,是张巍非常重要的突破。想要创造虚拟帝国的想法已经在他心中萦绕了十多年。当时做《人工剧团》的时候,他就想模拟这种多人环境的作品,但碍于技术限制,想法不成熟,并未真正实施。通过这么多年积累,直到近期才得以实现。《人工剧团》跨度好多年,这个作品系列给他打了一个特别好的技术基础,为他现在正在创作中的《人偶档案》带来了自由改编的底气。2016年他有了《人偶档案》的初步创作想法,并着手资料研究的工作,绘制了草图,2018年来美国之后才正式开始启动。

《人偶档案》依然是延续了他之前模拟一种仿真效果。在这个新系列中,他想让这些身体零件寄寓在某一个看似真实的赝品图像中,肢解了历史资料、电影绘画和纪实摄影中的“合理性”,用夸张的戏剧和荒诞建立了一个虚幻的帝国。作品中,张巍用玩偶团体来模拟人、事件和行为,在错乱时空中构成一种虚假的文献。他试图去尝试多人物场景设置,将熟知图像转化、编造、再生成,使作品更具有奇异的疏离感,成为一部伪历史的碎片蒙太奇和政治寓言。

这个系列和之前的《人工剧团》有很大区别,需要场景、动态设计、服装、各种道具,人物素材也需要更新。2018年张巍来到纽约工作,那里有多元而千奇百怪的人物,更新了他单一的肖像素材库,博物馆和街头巷尾,也成了他用之不尽的道具库。技术进步和素材多元帮助他获得了更自由、更天马行空的表达。

1TiM0UOEI4TYwEOWB9Csj0WR8CSuTg7l1SEhZlsY.png

人偶档案-机械娃娃Puppet Archive—Mechanical Dolls 2019

张巍在这些作品中力图展现一个架空的平行世界,利用了“赛博格”元素,努力营造一种虚构和怀旧的超现实感。借助趣味和剧情化表达,《人偶档案》对于身份的生产和消费循环都有强烈的反讽。为了营造陈旧过时的年代感,将观众抽离现实,艺术家运用了很多机械元素。张巍表示,作品中所呈现的机器和科技,其实都是些二手的破铜烂铁,并没有科技含量。事实上,这种二手不光是指机器和科技,也暗含舶来的思想和陈旧的观念,还有整个历史的背景。

作品中的一部分有人物动态和编排的参考,如《机器娃娃》参照了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西雅图儿童医院的护士在检查一名小儿麻痹症的幸存者的照片,张巍将其改编成了由“人力部”展示的两个不同世代的机器儿童的现场。《技能展示》组合了三张以上的图片,将其改编成当梦露在博览会上看见自己无比夸张的复制品之后露出的尴尬微笑。

jCSB9QhoPwKWot0Ub7y3gYQl9Itmcti1MHEFd6bI.png

人偶档案-技能展示Puppet Archive--Skill Display  2019

除了虚构的图像本身,张巍还自我塑造扮演了一个来自低阶层的记者兼摄影师的角色,以报道的口吻为每幅作品都配有专门的说明。这些说明看似随意,但事实上都有精巧的设计。虽然整个作品包括文字和内容全是虚构的,但却带给人一种“真实感”,或许印证了一句老话,“谎言说了一百遍就成真的了”。编造一段话再配上图片,大众核实信息的渠道有限,肯定会主观认为是真的,这是一种对现代信息社会高速发展带来的信息虚假,从而试图操控大众想法和认知行为的一种反讽和揭露。

张巍之前的系列大都具有超现实影像的特点,但距离纪实影像较远,而新的《人偶档案》系列中,戏剧化的场景将两者联系在了一起。这一组作品主要就是模拟纪实摄影,是对我们生活的真实世界的再定义和再思考。新闻纪实作品往往能通过粗糙的真切感能调动人的情绪。因此,张巍故意用直射光去除作品的精致感,模拟抓拍黑白新闻的直闪,达到一种更接近现实的效果,营造一种现场感。

现在的这批新作品相比之前的系列作品是观念升级,更加富有了创造力,整个画面,包括作品的叙事都更加的生动,打破了之前略显单一的叙事。但他并不希望成为自己作品的导演,更希望展示一个虚构世界的瞬间,由观众作为导演,随意联想和解读面前的作品。

OCapu1l7VBbRPNrx3ofplASD1WfSVnUwbjbt2dsU.png

《人偶档案》- 小国王Puppet Archive-Little King 2019

未完待续的“帝国”

从2002年张巍24岁时开始的摄影实践到现在已经18个年头了,他有着常人少有的专注,并依然保持着初心。他的作品始终有一条脉络,像俄罗斯套娃一样前一个系列启发下一个系列,不断慢慢往下推进,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他也试图通过作品来梳理生活,通过这种方式缕清自己过去对世界的认识。

极具耐心和探索精神的性格或许是决定张巍作品成功的一大因素。他在创作过程中会花很长时间在构思和观念上的。他会为达到作品想要的效果尝试各种途径,研究资料,很细心专注的去钻研。而一旦想好了如何改编,几天就能完成草稿。工作室里摆放的作品全是他未做完的半成品。整个后期处理过程他都很冷静,几乎全是鼠标操作完成,近似于一种笨拙而熟练的操作。张巍有自己的一个理想世界,每做一个作品出来,他很享受那种成就和满足感。除了《临时演员》、《人工剧团》等几个广为熟知的系列,张巍在艺术探索的过程中还尝试了很多形式,也经历过多次失败。

如今,张巍将携新作《人偶档案》系列即将在法国正式展出(因为法国疫情严重展览推迟到2021年2月)。目前此系列推出有12张,算是刚刚完成了“前言”的部分。他说这个计划估计还会做3-5年,并希望把它做成一部档案,12张为一组,完成至少100多张的内容,去实现自己脑海中的帝国。此外,他也希望做些尝试,以及在现有的风格上有新的突破。

文/谢筱鄄(纽约独立策展人)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iART 第67回拍卖会
iART 拍卖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2月17日-19日
预展地点:〒105-0004日本东京
第55期 名家书画(同一藏家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23日-2月2
预展地点:赏苑艺拍网拍
文房至宝——笔墨专场拍卖
北京伍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1年1月22日-24日
预展地点:北京伍伦网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83%当前指数:7,203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保利拍卖 • 网拍第四季】​古代书
  2. 2 逝者|西安美术学院教授赵步唐因病逝
  3. 3 中西方画中女子大比拼,绝了!
  4. 4 快讯 | 董希文作品《王玉芳大娘像》入
  5. 5 行者老贾|冰冻鸿燊湖上的“一条小溪
  6. 6 2020年,谁是价格飙升最快的中国艺术
  7. 7 2021年迎春书画作品网络系列展
  8. 8 乌中文化合作与友谊当代艺术展开幕式
  9. 9 姓国名画
  10. 10 咖啡在普洱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