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中贸圣佳艺文志:胡定放游弋书画五十载

2020-02-12 10:13:38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收藏 评论

摘要:胡定放游弋书画五十载采编|吴铭胡定放《圣佳艺文志》:据了解您从事煤矿经济工作四十余年,为什么会对书法和收藏感兴趣,是否与您的家庭背景有关?可否谈谈您最早接触书法和收藏的经历?胡定放:我父亲胡岩龙原来在北京人民铁道报做编辑,写些文章,他早年读书时候喜欢收藏地方名流的作品,因为老家在金华,离黄宾虹很近,…

胡定放游弋书画五十载

采   编 | 吴   铭

NUsFRWFyHR6loVzTQH0nXjriSMvx8E3mJPDyWx4h.jpg

胡定放

《圣佳艺文志》:据了解您从事煤矿经济工作四十余年,为什么会对书法和收藏感兴趣,是否与您的家庭背景有关?可否谈谈您最早接触书法和收藏的经历?

胡定放:我父亲胡岩龙原来在北京人民铁道报做编辑,写些文章,他早年读书时候喜欢收藏地方名流的作品,因为老家在金华,离黄宾虹很近,因而就收藏一些同时期画家的作品。直到他92岁去世,留下了一些藏品,我保留了两件,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收藏的山水画,画上都有岩龙上款。可能是潜在影响吧,虽然父亲本人从未刻意交代过,但是我也喜欢写毛笔字,写点小文章,收藏也陆陆续续地进行着。

因为解放前有些历史问题,五十年代初,父亲被调到南京铁路分局医院当办公室主任,我们一家也跟着到了南京。因为喜欢书法,我在七十年代末有幸接触到了一些大书法家,比如林散之和萧娴,有时候我会拿自己写的毛笔字请他们指点。林老被誉为当代草圣,学生很多,要求也很高。如今回忆起来感觉非常遗憾,遗憾的是没有恒心,那时候因为工作忙,将书法只当做业余爱好,没有坚持下来,以至于林老对我的临作业不太满意,为了督促我上进,林老甚至亲自题了一幅字给我,“学而不倦,甲子年十二月,为定放同学,散耳。”这是我收藏林老的第一幅作品。

ZGKiO1b4TuNbdfTR0cUnR7pFkVfLKaKcdeqFnygO.jpg

林散之  草书《风雨送春归》

水墨纸本 立轴 113×35cm

《圣佳艺文志》:可否谈一下您个人的收藏体系,主要以什么类型的收藏品为主?您对收藏品的判定标准是什么?

胡定放:收藏体系谈不上,我只是喜欢收藏罢了。我收藏的大部分是书法和绘画,另外还有一些实用为主的红木杂件。其中书画作品多数为书画家赠予的,都有我本人的定放上款。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没有什么经济观念,老先生们赠画全凭高兴,随手题了上款就送给我了。对我来说这些作品的意义更多是当中包含对老先生们的深情厚谊,所以几十年来我并没有卖过一张有定放上款的字画。

最近这五年,我开始重点收藏手卷,因为手卷不仅方便把玩和携带,而且在制作的过程中,能够给我能够带来很多快乐及成就感。一幅好的手卷除了作品本身之外还要请人题卷首,题跋,在形成这个手卷完整性的过程中,发生了不少有意思的故事。比如我收有一幅周京新画的《鲁智深故事图卷》,请了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孙晓云题卷首,而题跋则请了方俊、宋玉麐、徐乐乐等名家。方俊是南京艺术学院的博导教授,曾经教过在南京艺术学院读书的周京新,跋文中他写到了画家水浒人物的风格和形成的过程,其中蕴含了很多师生的情意。宋玉麐在题跋中主要介绍了周京新的成就,徐乐乐则用非常生动诙谐的语言来形容周京新人物画作的特点。总的来讲这幅作品,从画本身艺术表达和题跋的意义就形成了很多绘画语言的关系,同时也产生了许多生动的故事语言。近年来我还陆续收藏了陆俨少,林散之,徐乐乐等画家的手卷,还有数十件手卷尚在制作的过程当中。

至于收藏标准,我个人认为有三点比较重要,第一就是“真”,我收藏的作品多数来自艺术家本人,无论是赠送或是购买,一定是流传有序的;第二,我会优先选择代表艺术家本人风格特色的作品;第三,我更看重题跋与画作本身的联系,在一幅完整作品成形的过程中,找与艺术家本人有直接联系的艺术家题跋,使作品能够加深观众对作者绘画的理解。

《圣佳艺文志》:您曾经编辑过一册《红楼梦诗词书法集》,其中收集了众多书法家的作品,请问您出这部书的初衷是什么,又是如何完成的?

胡定放:我年轻的时候看过《红楼梦》,当时正值文革中,《红楼梦》是一本禁书,只能在好友之间传阅,当时只是对书中的故事感兴趣。等到文革后再读,我发现书中的诗词、曲赋、对联等也非常有意思,特别是蔡义书中的诗词、曲赋、对联等也非常有意思,特别是蔡义江先生的《红梦诗词曲赋评注》出版后,我对红诗的理解有很大提高,也开始收藏红诗。

至于如何收集了如此众多知名书法家的红诗作品,其实当年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我曾先后做过中国煤矿文联理事、中国煤矿书法家协会的副秘书长、秘书长、副主席,参与较多的书法活动与会议。与众多书法家往来频密,八十年代后期,以煤炭为主体,成立了书画函授大学,徐州设有分校。分校经常邀请书画家、专家来学校指导工作,当时启功、沈鹏、欧阳中石都来过函授大学,我也请过武中奇,陈大羽等老师来校指导。由于喜欢红楼梦诗词和书法,因此在与书法家接触的时候,常常递上一两首红诗,请书家落墨成作品。得到了众多书画家的支持,渐渐的红诗作品积累了七八十幅。九十年代未,有老友看到这些作品后提议这么多的好作品不应独自赏玩,而应该面世,让更多喜爱红学和书法的朋友们一起欣赏。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用诗词曲赋,歌谣等诸多文体进行创作。就以诗而论,有五绝,七绝、五律、七律,排律、歌行,咏怀诗,咏物诗,怀古诗,记事诗等等,五花八门,丰富多彩,是其他小说中未曾见过的。以书法艺术来表现曹雪芹的丰富多彩的诗词曲赋是件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除了自己的多年收藏之外,我又请了书画界的老友周俊杰,梁东,刘恒,吴振立,黄惇,李天池等先生协助征集,成就了这一部较完整的当代书法家的红楼梦诗词书法集,由世界图书出版社出版对世界发行。出版时更以中日英三种文字注释红楼梦诗词,方便让更多的外国朋友也能领略红楼梦的诗词和中国古老的书法艺术。

《圣佳艺文志》:年轻一辈的画家里面您最欣赏的是哪几位?可否聊一聊您在与他们相处过程中的一些趣事?

胡定放:首先谈谈周京新吧,他的头衔有很多,江苏省国画院的院长、全国美术家协会的副主席、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的主席、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的院长等等。他以纯粹的水墨艺术表现形式,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艺术语言,专攻水墨肖像为专攻,善于将书写和塑造结合起来,用笔墨的机理和水的晕化,表现人物身份和性格,他的笔下的人物都有种让人不可忽视的存在,所以他也多次在全国获奖。与周京新结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他在深圳举办个展,我那时正好也在深圳印刷《红楼梦的诗词书法集》,所以才有幸同行。他参加完个展的开幕式之后,又陪我去印刷厂看《红楼梦的诗词书法集》的油印定稿。相处两天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们谈论了很多,周京新有空的时候会画些速写,其中有一张画的很有意思,后来就送给了我。

U3kQUlRuwAJgE1K2Qe5n02UYxUYJsdoql19bYtNk.jpg

胡定放与萧娴等在贵阳“翠微园”萧娴书画艺术馆开馆活动

范扬也是南京出去的画家,曾经在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做院长,现在供职于国家画院。他曾经邀请我来北京做客,在他家中喝茶赏画。范扬将新作品拿出来与我共赏,其中有一个手卷,是他在山东威海海边的写生作品,伟岸的山峰和海水,非常奇特。看到我很喜欢,范扬就很爽快地送给了我,并且当场题跋将赠画经过简单记述下来:“右成山头写生稿,乃我丁亥夏赴威海采风得稿,画东海无涯驚涛裂岸柱石矗立海天一色,画毕頻为得意藏之自家秘不轻示人也。今定放老友来京访友叙旧,茶余把玩展卷称奇欲收入囊中入编胡氏集藏册,老友有求我欣然应之割爱持赠并赘数以记兹事。丁亥范扬客京华”。这个手卷后来我又请周京新题了卷首,目前尚未完成,计划还要请范扬熟悉的名家题跋。

《圣佳艺文志》:在您跟画家接触的过程中应该收到过很多他们的赠画,有没有您印象比较深、比较有意义的几幅?

胡定放:很多老一辈书画艺术家都是非常平易近人的。比如刘海粟先生,我们是通过上海国画院的张桂铭副院长介绍相识。当时海老住在上海樱花度假村,我想请给他我题个斋号——“翔云楼”。但是递给海老的纸条上面“定放”的“定”写的潦草了一点。海老落款的时候把“定放”写成“宝放”,而这个“宝”是繁体的“寶”,在一旁看的夏老发现不对就请海老另外拿纸写了一个“定”字,尺寸差不多,夏老跟我说,装裱的时候把那个“宝”字裁掉,把这个“定”字补上,看上去也没两样。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把原作和那个补的“定”字都留下来了,一直保管到现在,也算是一桩笑谈。

我与唐云的结识是通过亚明先生引荐,唐云不仅是著名的画家,也是收藏家,解放前家里开药店,因此又自号“老药”,我对他的收藏非常感兴趣,借出差上海之便拜访“大石斋”。因为是亚老的引荐我受到了热情的招待,唐老屋里摆满了各式古董,就像个小型博物馆,他带我参观了阁楼中各个时代大小不一精美的青铜器,并将博古架上的紫沙壶等一一介绍,之后又从抽屉中拿出了刚从日本带回来的宝贝与他共赏,是一个汉代的玉鱼。我依稀记得在徐州邻居老汉的烟袋上就挂着这样的玉鱼,而且比这件好看。唐老眼睛一亮非常感兴趣托我去寻。而我也不负所托,用两条中华烟换回了两个玉鱼。唐老见到很高兴,解释说“你的鱼虽然好看,但輩份太低相差一千多年差一千多年,是明末清初之物。”尽管如此,他依然很高兴的对我说“我也送你两条鱼吧。”即兴铺纸作画,不到半个小时荷花游鱼跃然纸上,最后题道“定放贤友以双小玉鱼见赠,虽非远古之物,亦可喜也,作此报之。八二翁杭人唐云并记。”

aWUEjXyg2FDvDsynWAHhdX0ThLfTGoCH067gZQ23.jpg

唐云 《鱼乐图》设色纸本 镜心  30.5×44cm

《圣佳艺文志》:您觉得老一辈画家的作品中有什么独特的魅力,他们身上又有什么难得的品质?

胡定放:萧老的特点是在平凡当中显得伟大。在这些老一辈的书画家当中,我接触时间最长的就是萧娴老人。萧老将他的弟弟、儿子、女儿都送去当兵,为祖国的建设,国防做贡献,只将孙子江重光带在身边。萧老待我们像家人一样,我也称他为奶奶,因为他的孙子与我同年,我们也是好朋友。后来重光因为车祸,情绪不太稳定与奶奶时常闹点情绪,萧老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来开解重光的情绪。重光生病我联系住院请高明医生治病,重光身体好转之后,萧老的心情也好起来。有一年她家的梅花正在盛开,我刚好上门拜访,萧老心情极佳让我将个板凳搬出来,本以为萧老指哪一棵我上去去剪下来就可以了,谁知道萧老竟担心别人不会剪,八十多岁的老人一定要亲自爬上去剪腊梅。

1993年8月,萧老的家乡贵阳建了一座萧娴书法艺术陈列馆,启功先生题的展牌。贵阳市请萧老去参加开幕式,萧老点名让我和庄希祖陪她去。下了飞机贵阳市的四套班子都在机场迎接,非常重视。第二天一起参观贵阳的黔灵公园。回到家乡的萧老非常高兴,她看到一个大的寺庙“弘福寺”,想进去拜拜家乡的佛,但是囿于自己共产党人的身份不太方便,怕被记者拍到,于是令我在门口看着。萧老出来的时候还为我求了一个平安符,非常暖心。

jtqymNcz4f6LFh27yWg6zHNCLPbsHAkCrKCZ80Gq.jpg

萧娴  隶书李煜词

水墨纸本 镜心 97×35cm

最后,还有一位著名书法家,就是费新我,他是浙江湖州人,供职于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画师。但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突患结核腕节炎,致右手残疾不能作画,改为左手执笔作书。费老的书法,从晋唐入手,上溯汉魏,碑帖互练。费老以“岁月如流,不断新我”自勉。1982年,费老在日本举办了个人书法展,名声大震。而我与费老相识是在1986年江苏省国画院筹建30周年新址落成的活动中,费老送给我一幅红楼梦诗词书联,非常的流畅灵动,逆中有顺,巧拙互用,干湿自然,构成费老书法的特色美。也收录在《红楼梦的诗词书法集》中。

费老来南京开会时谈及的家乡要恢复他父亲的墓,他父亲是当地的个名人,墓碑是于右任题写的,文革当时被砸坏了。但是他还记得墓地位置待寻出遗骸恢复墓地。我听后向费老建议:因为年代久远,地貌也发生变化,遗骸难以分清,如出错就非常不好了,还是恢复衣冠冢为宜。费老點头称是说:父亲的尚有怀表、钢笔、母亲的梳子等遗物可整理出来重建衣冠冢。后委托我为他翻拍照片,将那个墓碑上的文字放大描摹下来,套用了于右任的印章,我将这个材料都寄给了费老。为这个事情费老给我写了好几封信。去年受湖州的邀请,我将这些往来信件、照片、明信片等总共有十几件藏品,全部捐献给湖州费新我纪念馆。这捐赠品当中,有一件很珍贵,是费老用楷书亲笔写的父母的生辰八字的原件。

有一次我从上海回来,路过苏州,去看望费老。不料看到费老门上贴了个纸条,大意是费老年事已高,希望来者,不要多留。于是我跟费老打了招呼,自然也不敢多留很知趣的起身要走,哪知费老却说“这是对那些闲扯的没事儿的人呢,你是远道来的客人,不能走,还有一事麻烦你,画院基本建设需要几张字即写了寄去,不知何故没收到。请少候我现在就写请你带画院交喻继高”。后收费老信函中还专门提及“烦转书件,画院也早报领到,在此函谢"。

费老曾给我看过一封陆俨少的信,大意是:抗战前在离湖州郊区上柏山购地建房种树,风景很美有些上海的书画家,企业家在那山中安了家,费老与陆俨少隔涧为邻,垒石建屋后因抗战军兴此事逐废……陆老的房子被炸了,费老的房子沒建起来。该信是用宣纸手卷形式写的,陆俨少灵动的笔线还印我的脑海中。

费老与林散之也有交情。湖州有位华侨,捐资为费老建了一个座“新我亭”和“费廊”,而“新我亭”这三个字是请林老写的。亭子建好了,费老要跟林老报告一下进度,还是由我陪同去林老家。两位老先生见面,互相作揖,都很高兴。于是两人扯起了旧账,费老说,“您给我写过字,过去你答应给我画一副山水画,这么多年了,也没看到”。林老说,“你也给我写过字,你的画我也没见过。”这时候,林老的大公子林昌午插话说,“费老画鹅画的好,您画30只鹅来换山水如何?”费老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十多天后,费老给我打电话,说他给林老画的鹅画好了,令我方便的时候来拿,并嘱咐一定要亲手交给林老或者昌午。于是我从上海回来路过费老家,取了这幅画。我还特意数了有一下有29只半鹅,有一只鹅是从笼子上面伸了半个头出来,非常活泼。但是我将画交给了昌午时,没想到昌午却说林老在医院,等身体好了以后就落笔。可惜这一病就是大半年,答应费老的画还未完成林老就去世了。这是两个老人的憾事,也是我的憾事。

结语

回首数十年的收藏生涯,胡定放觉得有一位先生对他影响很大,就是年长他四岁的宋玉麐,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谓亦师亦友。宋玉麐是宋文治的儿子,受过诸多名家指点,画风独具一格,是一个开门立派的画家,也是著名收藏家。每当在收藏上遇到困难时,有看不懂的画,他就请宋玉麐指点。宋文治的作品,胡定放也请他来鉴定。

宋玉麐认为“收藏家也出画,画商做生意的也出画,都是把经手的画卖掉,区别在在于,收藏家是为了调整提高自己的收藏结构收藏的方向,为了更好地收藏。而画商是为了盈利。所以看起来都是一样的事情,但是目的是不一样。”受宋玉麐这种收藏观念的影响,胡定放开始以藏养藏。毕竟书画收藏的面太广,他想尽量确定方向,收藏的精一点。正好他现在喜欢手卷,希望有日形成一个真正的百卷堂。

文摘选自

《圣佳艺文志NO.09》

(责任编辑:陈小利)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中贸圣佳 萧娴 胡定放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中国书画·近现代当代保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4月2日-5日
预展地点:预展网址:
西泠网拍·四月大拍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4月19日-24日
预展地点:www.yesauc.com
2020春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北京鼎兴天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20年7月3日-4日
预展地点:北京亚洲大酒店二层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老来红”的乔治•康多:他完整了美
  2. 2 易英:翻越阿尔卑斯山
  3. 3 写字不如画画
  4. 4 太和:守望诚信 播种理想
  5. 5 《我所理解的四川美术学院的传统》系
  6. 6 段炼:我的第一堂现代艺术课
  7. 7 不依靠传统,依靠创造力(三)
  8. 8 廖上飞:Venus
  9. 9 无主之地——岳敏君“名画系列”分析
  10. 10 今天不存在单纯的“水墨问题”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