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号·观点】乔晓光:陇塬社火

2020-02-10 08:58:01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乔晓光 
    收藏 评论

摘要:我们已经习惯了从汉字了解中国,从古史典籍、宫殿遗址、文物珍宝、圣贤精英、帝王将相去认识中国。但我们很少从一个农民、一个村庄、一个地域的习俗生活、一个口传的诗歌、一件民间艺术品——世界很少从民间去认识中国。——乔晓光乔晓光,中央美院教授、油画家、水墨与剪纸艺术家、民间美术研究学者,如果算上为中国剪纸申…

我们已经习惯了从汉字了解中国,从古史典籍、宫殿遗址、文物珍宝、圣贤精英、帝王将相去认识中国。但我们很少从一个农民、一个村庄、一个地域的习俗生活、一个口传的诗歌、一件民间艺术品——世界很少从民间去认识中国。 

——乔晓光

乔晓光,中央美院教授、油画家、水墨与剪纸艺术家、民间美术研究学者,如果算上为中国剪纸申遗而四方奔走的十年经历,他又可以称作社会活动家。20世纪的最后十几年,乔晓光沿着黄河流域两岸的土地,深入村庄,踏上民间艺术考察的漫漫长途。在中国传统村庄文化流变衰退前的最后一段岁月,乔晓光怀着按捺不住的向往和感动,记录下一路遇见的自然风土、村庄习俗、民间艺人,记录下那些在村庄里传承了无数代的民间艺术。

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透过乔晓光的文字、绘画、剪纸和照片,回望那段不算太久远的时光,不由蓦然惊觉:当初激情满怀的礼赞,原来竟是最后的挽歌。有幸的是,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获得乔晓光老师授权,连载《沿着河走:黄河流域民间艺术考察手记》这本已再版了三次的著作。今天为大家推荐的是第七篇《陇塬社火》。

陇塬社火

正月里来正月正

正月十五秧来燕麦青

——陇东民间社火小调

腊月里,陇塬上许多乡村演练社火的锣鼓就敲了起来。

地处黄河中游的甘肃陇东,曾是华夏始祖轩辕黄帝一族的乐土,是周族的发祥地,也是戎、狄、羌、匈奴等古老民族聚居之地,这里诞生了灿烂的古代文化。但时过境迁,不绝于史的天灾人祸,使陇东高原的自然生态平衡受到严重破坏,许多乡村成为名副其实的穷乡僻壤。我们去的环县,地处陇东环江流域,山大沟深人口少,北部山区严重缺水,是甘肃省十八个干旱县之一,许多村子全靠吃雨水生活。偶尔在川沟里看到条小河,多半是碱大的苦水,驴不喝,蛤蟆不往里跳。环县是个半农半牧的穷县,当地有俗语曰:“吃饭靠糜子,穿衣靠皮子,走路靠驴子。”正是在这些穷乡僻壤保留了丰富深厚的民间艺术传统,残存着更原始的文化生存形态。乡民们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自娱自乐、自生自灭地生存着。

2C4CuDcZPqNpjqe9iOizwNc2ONN5dV44GG2XoBgA.png

陇东环县的大山大川,交通不便,村民出行全靠这毛驴儿(摄影/乔晓光)

正月里,我们赶往环县曲子镇双城村社火头儿郑志俊的家里。郑家就在公路旁的山坡上,雪后初晴,大山上、房顶上还残留着片片白雪。我们进入郑家院里时,演社火的娃娃们正在化妆,院里摆满了演社火的道具。化了妆的娃娃们熙熙攘攘,粉艳艳的脸儿像三月盛开的桃花。远道而来,少不了乡俗迎客的款待,辣呼呼的臊子面,翠绿绿的小腌菜,呼啦啦半屋子围观的社火娃娃,社火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社火在黄河流域的乡村十分普遍,其源头可一直追溯到商周时代,和古老的傩祭风俗一样历史悠久。古代以“后土”为“社稷神”(土地之神),祭祀社稷神的节日称为“社日”,迎神赛会的民间社火活动就是由古代社日祭祀仪式演变而来的。至宋代,民间社火已十分盛行,《东京梦华录》、《武林旧事》中都有民间社火的生动记载。此后,社火便成为春节习俗中久盛不衰的民俗活动。民间社火有多种形式,马社火、车社火、山社火、芯子社火等,环县遍布大山深沟,为演出方便,乡村多半是步社火。双城村的社火年年演,这曲子镇上也就年年闻得锣鼓声。

双城村的社火队,几乎清一色的娃娃,郑家二女子也在其中。娃娃们爱热闹,正月里放假空闲着,演上一正月的社火,就能挣下个学费钱。环县乡村的社火,都是夜社火,天一黑,社火队就出来走村串户,一场场直闹到鸡叫头遍。每天傍晚,郑家门外燎鼓的草烟一起,队伍就要做好出发的准备。锣鼓敲响,六七十人的社火队伍便游蛇般行出郑家。

社火队前头是春官、害婆娘开道,随后是打锣鼓的、扛旗的、举灯的,以及长长的青布龙、跑马人人、扎彩花的旱船、牵驴的“羊窝”(方言为呆傻娃娃)、坐在驴背上抱着狗的“丈母娘”、拉着驴尾马的“跛子女婿”……往年社火演得红火时,队伍里有一二百人,什么柳木腿(高跷)、戴面具的神将、鬼精、穿戏装的戏剧人人都出来了。社火队一上路,锣鼓声便引来了看热闹的乡民和娃娃们。夕阳下,空旷的雪塬一派素装,长长的娃娃社火队,神气、威风、顽皮、嬉闹,火红金黄的社火装,鲜艳的娃娃脸,好不俊俏。

dhZdtlKiJbPuWehxh8XYXyiOvWev7VuaiVwSrViP.png

陇东环县的娃娃社火队(摄影/乔晓光)

环县的乡村社火,每年从正月初五开始,直闹到正月二十三才偃旗息鼓。据说,当地旧俗称社火为“夜胡狼”、“夜火郎”或“踏庄”,现在叫“嚷院”或“镇宅”。村上谁家盖新房了,娃娃生病了,或者家里头不顺,就请社火队来踩踩院宅,图个吉利。

社火初五始,要先到村庙里请神神。社火队在庙院里烧香表,点炮仗,演上社火的四大套(花鼓、跑马、龙灯、耍狮),春官还要说诗请神:

进了庙里抬头看

各路诸神在里面

双城社火来起将

保佑平安万万年

请了神神,这凡人的社火队伍,也就成了神神的队伍。有些乡村的社火要抬着庙上的神神走。有了神的参与,社火队“嚷院”、“镇宅”,自然是神威而又灵验了。社火结束时,要到庙上去谢神,重演请神时那套仪式。最后,社火队要把演社火的纸马、纸船、纸面具等纸扎道具,在庙院里一把火烧掉,以示送神还俗身,不然神神附体,凡人会不得安宁。

社火队串到哪家,哪家都要放炮仗迎接。社火队先是龙起拜年——耍龙的点三下龙头,然后,在欢快的锣鼓声中,春官开口说诗:

曲子的街街两头宽

东沟里有个夏鞭杆

前院的骡子后院的马

这才是一家好人家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的媳妇是个乖旦旦

生下儿子能作官

生下女子考状元

春官一句诗,锣鼓一阵点,紧紧凑凑,嚷上几段,跑马人人穿堂似的踩踩院子,演上一个小节目,然后社火队出门来,继续走坡爬山,串村串户去了。

社火队一家家地走,春官的诗一户户地说,演春官的真要有即兴说诗的本领。春官是社火中的首官,地位重要,他穿袍挂须,手执羽扇。春官的角色,应是从古俗迎春祭典中鞭打春牛的地方官形象演化而来的。春官实际上是说春祝吉的角色。郑家人告诉我,演社火主要是“春官说诗”和害婆娘的“一扫”。民俗里的故事就是这样,感情的秘密就隐藏在民间艺术中,古老的民间社火久盛不衰,不仅因为社火能给节日增添喜庆娱乐的气氛,更因为社火具有驱邪保平安的吉祥文化功用。

害婆娘是社火中的丑角,在演出中串场逗乐,但她实际上是个神婆婆,最重要的职能是扫灾避邪。害婆娘都由男人扮演,一手拿神刀,一手拿棒棰,都是避邪之物。当地巫俗中,神婆婆驱鬼也是拿这些东西。乡民说,害婆娘是个疯婆子,手执火把疯跳疯喊,对上不吉利的人家,人家就吉利了。相传害婆娘是天上的扫帚星,手拿扫帚一扫,把灾病都扫净了。环县民俗剪纸中,就有双手执笤帚的扫天婆,遇上淫雨连绵,黑云不开,人们就剪一个扫天婆,祈求天晴。实际上,刀、剪刀、扫帚、棒棰等都是民间传统的避邪之物,清代人已考证出,著名的钟馗就是古傩驱鬼时用的大棒棰“终葵”。环县有些乡村社火中的害婆娘,一手提篮,篮中装一根棒棰,另一手执一把笤帚,见人就用棒棰捣,用笤帚扫,乡民认为这样能赶走身上的邪祟,扫掉一年的疾病和烦恼。春节里,男女老少都愿意让害婆娘扫一扫,让春官、害婆娘摸一摸娃娃,以求大吉大利。社火里能避邪的还有狮子,锣鼓声中,耍狮的进院,宅主要烧香表迎狮子进屋,乡民称之为“狮子打扫”。

环县的民间社火,分文武两大类,内容十分丰富。文社火包括民间小戏、花鼓、舞蹈、小调、杂耍等,传统的节目有《赶毛驴》、《钉缸》、《张莲卖布》、《地围围》、《十八姐担水》、《陈香跑四川》、《两亲家打架》等。文社火的乐队里,主要使用唢呐、板胡、二胡、笛子、三弦等民族乐器。

wpoEdZJVqfJIQ8rHq8BgkcfDO9E7EnhBxYNVA3xp.png

晚上走巷串户沿街演出的“马马人”(摄影/乔晓光)

说起民间小调,陇东的道情民歌调十分著名,《咱们的领袖毛泽东》这首道情调民歌,就是曲子镇刘旗村著名民歌手孙万福创作,1943年在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大会上唱起来的。1950年代,环县的民歌手还到中南海唱过。

文社火中的《地围围》,是当地经典的传统民间舞蹈。赵沟门村的《地围围》由四个十多岁的女娃娃表演,娃娃们身挂拖地的莲花灯,腰系长长的红绸带,迈着姗姗的小碎步,在场中游走穿行。黑黑的冬夜里,四盏幽亮亮的莲花灯托浮着四个美丽的小仙女,仙女们挥舞着长长的红绸带,如水中行,如云中飘,在嘹亮缓慢的民歌伴唱中,把人带到了一个远离尘世的仙境里。但旧俗里的《地围围》是男娃娃演的,因为敬神不要女的,灯也不是莲花灯,是四方形的白纸灯。男娃娃的《地围围》穿古装,演古戏,常演的剧目有《桃园三结义》、《三英战吕布》、《西湖借伞》等。

武社火的队伍里有戏剧人物、耍狮、跑马人人等,其表演方式多为动作式的哑剧,传统的节目有《游西湖》、《杀白生》、《黑虎伴三霄》等。武社火的乐器包括牛皮大鼓、钹、铰、锣等打击乐器,用来伴奏开场子。旧俗中的武社火还有戴木制面具和纸面具的,双城村的旧俗中,则用面糊在脸上,上彩开红作为面具。

环县社火多采用戏剧脸谱式的化妆,老辈子脸谱样子失传了,新一代演社火的年轻娃娃们也只是画个“精神”。我在木钵镇看社火队化妆,只见他们毛笔一挥,简括洒脱,红沉沉的关公脸上,像民瓷写意那般寥寥几笔,提眉、圈眼、勾鼻翼、扫两撇胡子,黑红相间,英俊大气。

双城村的社火化妆就更加随意朴拙了——大娃娃给小娃娃画,春官给害婆娘画;“羊窝”的脸上画个豆豆嘴、桃鼻子、三角眼;春官的脸上画个日月,额头上画个鳖;害婆娘脸上画条蜈蚣;跛腿女婿脸上画条蛇……其实,民间的随意只是形式和趣味上的,在内涵上往往不离民间地域文化的大谱,双城社火脸谱上的日月和动植物形象,正是陇东原始古老的图腾文化和传统习俗信仰物的残存。

UaqLk6COWBKT8uvOnl5dGVfceivasO4hbS7jcO3I.png

​双城村的社火队每日下午聚在郑家,画脸换装,准备晚上的演出(摄影/乔晓光)

在环县考察民间社火,方圆一百里,来回跑了十多天。早春的瑞雪连着下了两场,给这干旱的陇塬增添了几分湿露露的春意。几天来,塬上坡下,村里庄外,每夜看社火,听眉户,哼道情,问乡俗,真有些春社暖心醉。

我们爬上环县附近塬上的白草原村时,乡民们正往地窖里收雪。塬上开阔如平原,田地连着田地,残雪中长腿的“咕咕灯”在慢悠悠地觅食,远处的山脉恬淡如画。塬上村庄里只有人家三两户,稀稀落落。俗语说,“相隔五里是近邻”,听说赵沟门的社火还是演到这塬上来了。我问一户乡民,为什么不搬到塬下环江附近,他们说那里没有种田的土地……

下塬时,暮色渐至,塬下散居的村落里,家家立杆悬挂着红红的大灯笼。侧耳一听,不知哪里的社火队又在串村子,隐约的锣鼓声、炮仗声远远传来。天黑下来了,塬下的红灯笼如一颗颗熟透的红杏儿,时间仿佛凝固在陇塬的春夜中。

(1994年冬 · 甘肃环县)

本文引自《沿着河走——黄河流域民间艺术考察手记》,乔晓光著,青岛出版社,2015年3月。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昌盛国际第三期网络拍卖会
天津昌盛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5月29日-6月1
预展地点:昌盛国际网拍
嘉德四季第56期拍卖会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6月18日-19日
预展地点:嘉德艺术中心(北京
中国书画 防伪 备案 在线拍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5月29日-6月6
预展地点:赏苑艺拍网络拍卖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品高艺自超——汪友农画集序
  2. 2 吴鸿:沙数
  3. 3 佳士得高层拆解“2020+”、“全球连线
  4. 4 佳士得香港七月拍卖中国瓷器及工艺精
  5. 5 【雅昌专稿】三位企业家谈“禅”与禅
  6. 6 佳士得“丹青荟萃·中国书画网上拍卖
  7. 7 【雅昌专稿】线上毕业展 考验毕业生
  8. 8 专访仇国仕 | 拆解苏富比HK$3.5亿「
  9. 9 直播回顾 | 陈俊良LIVE!制书实话
  10. 10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2020窗口档案 征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